第14章 夜探宅院
吉他高手2019-05-07 13:181,722

  苗凌感觉自已的心都快跳出胸腔了,他眯着眼看向花小鱼,只见他盘腿闭着眼睛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苗凌抻手悄悄拿起包袱,想起身走,但转念一想,如果这花小鱼是那个盗贼,此时自已走,他肯定会发现自已,如果惹火了他,一定会对自已下毒手,想到这里,苗凌的脊背冒出了阵阵冷汗。他躺在床上怎么能睡得着,只希望花小鱼赶紧睡去。

  花小鱼每日都要打坐练功,师父夏鸿飞教了他一套内功心法,要他每日练习,一来可以御寒,二来可以强身健体。花小鱼来到中原后,也每日坚持这个习惯,中原温暖的气候让他练习此功时更是舒畅无比。

  此内功心法名为“七星决”,乃是夏鸿飞早年在中原行走时,得一高人所传,此功分为7重,分别是初元、碧空、映日、影月、千星、金羽、创世。一般人能练到第三重,都已经是内家高手,如果全部练成,江湖上几乎无人可敌。夏鸿飞日夜苦练,也只练到第三重,花小鱼练习了不到两年,还在第一重打转。

  此时他进行着吐纳之法,片刻之后觉身体开始燥热,全身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似乎都在呼吸,之前因为饮酒而晕晕的头很快清醒了,闭上眼晴的同时,耳朵也似乎更加灵敏,苗凌在做什么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莫约一盏茶工夫,花小鱼长吐了一口气,只觉得丹田里的一股热流四处乱撞,然后流向四肢百骸,浑身充满了力量,他睁开眼睛,发现苗凌已经睡着了。

  不知怎的,他对这个叫苗凌的少年,有一种好感,这可能是他们俩人有着相似的经历,都是无家可归的人,这种感觉让花小鱼觉得他很踏实。

  他合衣在地上躺了一会,突然想起苗凌说的大户人家的事,又想到白天猖狂的两个家丁,花小鱼不由得心里一阵火起,下人都这样,可见主人也应该好不到哪去。

  不如……

  他突然有一个想法,去镇东走走。

  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哪知江湖恶与险。

  他见苗凌已经熟睡,便起身拉开房门向外走去,又轻轻把门掩上。

  往镇东走了一里路,前面出现了一个宅院,借着月光,见门口有两个拿着木棍的家丁守着,穿着和被自已教训的两人一样,门上写着“刘府”两个大大的字,看来是这里没错了。

  门口有人富士康着,花小鱼不敢靠近,他绕到宅院的旁边,这里有几棵大树,他想从这里跳进去,但转念一想,不行,人家在抓小偷,一定守卫森严,自已盲目进去万一给人家抓个正着,不是有口难辨吗?再说自已是突好玩,想看看这个宅子有什以特别,并没有其他目的,这样的事还是别做了,还是看看就回去吧。

  他躲在树后,准备爬上树去看看宅院里的情况,在转头时,朦胧的月光下,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后,一个人影闪了一下,他心里一惊:有人,自已被发现了?

  他屏住呼吸,躲在树后,悄悄把头伸出去。

  月光下,他看见一个人,正是苗凌。

  “噫,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又跟踪我?”

  “这小子,看我不吓他一吓。”

  他转身利用树的阴影做掩护,悄悄靠近苗凌藏身的树木。

  花小鱼刚出门,没有睡着的苗凌马上爬起来,拿起包袱开门就走,在他心里已经确认花小鱼和刘府的失窃案有关,没想到自已居然一个窃贼一起吃饭,苗凌心里憎恨不已。走了几步又想,如果这花小鱼真的是这名窃贼,他偷东西就是为了自已享受?可是他为什么要请自已吃饭叫,他就不怕我发现他是小偷而去报官吗?不行,我得去证实一下,如果他真是那名窃贼,爹说过,就算穷,也勿与贼人为伍。

  苗凌正聚精会神的张大眼看着前面,他刚看见花小鱼的身影闪了一下就不见了,心里正在奇怪,冷不防身后一只手抻过来搭在他的肩上,他吓的魂飞魄散,转头一看,“啊“字还没吐出来,嘴就被花小鱼给捂住了,他想挣扎,浑身却没力气。

  花小鱼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轻声道:“别说话,有人。”

  他话音刚落,只听头顶树叶哗哗响,一个黑影从树稍飞向了宅院里,几片被踩掉的树叶落在他俩头上。

  花小鱼放开手,对他道:“你不是在睡觉吗?来这里干什么?”又见他背着包袱,不眉头一皱:“你背着包袱干嘛,想走了吗?还是你包袱里有价值连城的东西,怕掉了?”

  “我……我……。”苗凌结结巴巴说不出话,他刚才被花小鱼吓的够呛,一时还没缓过来。

  “好了不要说话,你看见有人从树顶飞进去了,我敢断定这人一定就是那名窃贼。”

  苗凌点点头,他知道自已错怪花小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