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波澜起伏,情意升温]
孟汐2019-08-06 13:232,164

  顺街而挂的灯笼随风飘荡,灯下人影也萧瑟而荡。叶慎站得笔直向面前一身军装的人行着军礼,道“报告萧先生,未发现失踪人员的踪迹。”

  萧墙奕皱眉看着叶慎,思虑一会儿开口道“还有什么地方你们未曾寻找过?”

  “萧先生,剩下未查的都是一些民宅,我们不能私闯。”叶慎用眼神偷看着萧墙奕,观察他有没有发火。萧墙奕皱着眉头,看不穿在想着什么。今天失踪的人听说是裴二少夫人,但萧墙奕让他们出来找,自己也没有多大的表情,让叶慎有些摸不着头脑。

  萧墙奕刚想说话就被前方一队人给吸引住了眼球。他定睛一看是裴润铭,面上带着丝丝担忧与焦虑“裴二少,这大晚上的要去哪?”

  裴润铭听见萧墙奕的声音,停下脚步转而想他走来,面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开口道“萧先生,这么晚了,还外出办事?”

  “是,还挺累的。”

  “劳累了萧先生。萧先生来南城一个多月了,我一直抽不出时间去拜访萧先生。今日在这遇见也算缘分,改日我定专门上门拜访。”两人相互含笑看着对方,笑中掺着寒意。

  “这倒不必了。裴二少,你这大晚上的是要去哪?”萧墙奕看了看裴润铭刚开始走的路。

  裴润铭愣了一下,继而笑道“我今日戏瘾犯了,家妻这几日又累着了。我不忍心吵着她,就想着去戏园子。”

  萧墙奕打量着眼前人,白色的衬衫有些褶皱,带着斑斑点点的污迹,鞋面上沾满了灰尘。他勾唇一笑,道“那裴二少要多注意安全。我还有事,就告别了。”

  “那有机会再会。”裴润铭带着人像幽梦院的方向走去。萧墙奕目不转睛地盯着裴润铭的背影,对叶慎招手。叶慎快速走到他跟前,他附在叶慎耳旁说了几句。叶慎虽有疑惑但也照办了。

  裴润铭瞥见身后的几个小尾巴,不管也不顾,跨入幽梦院的大门。院中美妙的戏曲声直入他耳朵,他却失了那份欣赏的兴致。他进入二楼的包间,倚在古色古香的窗栏边,看着清江上寂冷的夜景。月下映耀的江水波光粼粼,浅浅流动,就似窗前人的眼眸有暗光流动一般。他轻吮一口杯中热茶也未曾消去心中半丝焦急。

  “润铭,这么晚你怎么来了?”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女子向他款款走来,那女子身着一身艳红的旗袍,头发用一根金簪子别在脑后,脸上添了些许胭脂。她温温柔柔地坐在他的对面,柔声问着他。

  “阮姨,醉儿被人抓走了,所以我想……”裴润铭还未说完,就被阮静香打断了“润铭,裴二少夫人只是暂时失踪了。若是被绑架了,对方必定会前来谈判。若你此时这么不明不了地动用暗色的力量循寻人。你的底会一五一十地暴露在敌人手中。”

  “可若这样拖下去,醉儿的危险就会多一分,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裴润铭想着江醉失踪至今仍杳无音信,心中焦急万般,难以忍受。

  “润铭,相信阮姨你妻子不会有事的。”阮静香用手拍了拍裴润铭的手背,来安抚他急躁的内心。

  “二少爷,二少夫人回来了。”门外裴府家丁的话语在裴润铭的心中激起万层波澜。他快速起身打开房门问,“醉儿可有受伤?”

  “没有,有人在家中后门处发现了昏迷的二少夫人。”裴府家丁恭敬的回答。

  裴润铭转身向屋中的人急急地道“阮姨,我先回府了,改日再来。”裴润铭顾不上其他的,领着家丁匆匆离开与刚刚赶来的阮初擦肩而过。“润铭……”她的声音随着裴润铭的身影一同消失在楼道。

  阮静香出门便看见阮初呆呆地站在那儿凝视着空无一人的楼道发神。她轻轻拍了一下阮初的肩膀,叹息道“初儿,将你的心思收起来,今后对谁都好。”阮静香下楼招呼着客人。

  阮初低着头,泪水滴答滴答地落在脚边,晕开在地板上随后又蒸发不见,她就在那孤独的站着。

  马车在街道上疾驰而过,直至裴府门前才停下。裴润铭掀开车帘,跳下马车,直奔揽梅院。他一进屋,就看见将这已醒来的江醉倚靠在床栏上,闻着手中的药,眉毛因药苦得皱在一起,看起来没有了平时那般清冷,倒是有几分小可爱。

  裴润铭微笑着走过来拿过她手中的药碗,勺起一勺喂至江醉嘴边。她有些不好意思,醒来听说他找了自己一天也不好拒绝,只得盯着碗中黑色的药,怎么也没有勇气张开嘴。她从小就怕苦,小时生病了喝一碗药至少要被追着转个完整个江家一碗药才会喝完。“我就是受了一点惊吓,其实可以不喝药的。”江醉将他手中的药碗往旁边推远了一些。

  “安神,刚好缓解你的神经,来把它喝了。”裴润铭笑着将手中的药再次喂至她嘴边,柔情地看着江醉。

  江醉看着裴润铭认真的模样,觉得他像极了小时萧蔷奕喂自己吃药时一丝不苟的样子,竟脱口而出一句“喝完之后我要吃南瓜糯米滋。”刚说完她有些愣住了,随即脸颊染上一层红晕,像极了雪中绽开的红梅,别样的美。“好,喝完我就给你。”裴润铭看着江醉害羞的模样,眼眸越发的柔情。

  江醉被裴润铭一勺一勺喂了药后,仆人果真端来一盘南瓜糯米滋。江醉再也忍受不住苦味,拿起一块就开咬。嘴中的苦味被糯米滋的甜味取代,她只咬了一口,就知道是柳记的。柳记开店是在早晨九点,这一会儿才五点左右,也不知道裴润铭怎么弄到手的。

  一盘甜食被江醉一扫而尽,裴润铭有些佩服江醉吃甜的能力。他用手擦掉江醉嘴边残留的细渣,用手抚了抚她的头发。

  江醉没有躲开,反而用懵懵的眼神看着他。他想起那时她缠着自己一起去玩时,用着也是这般的眼神,让人难以拒绝。他那时应下后却很少带她出去,他后悔自己那时的粗心。今生他必定会好好爱护他梦寐以求的女子,不再让她受到分毫伤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果·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果·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