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扭曲
诺言丶彡然2019-01-21 13:118,255

  “起床了!”

  “诶!!!!”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我有些不适地摇了摇脑袋,看见小然正俯身在我的身旁,“啊,真是的,弑干嘛这么早叫我起床啊,我还没有睡够呢。”

  昨天那一番折腾真的很让人受不了。

  她突然不禁思考的将额头靠在了我的额头上,这个距离,让人有些兴奋不已。我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啊讨厌,不会被她听见了吧?多丢脸啊。心中这么想到。现在的话我的脸肯定更加通红了,明明……和小然一起睡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再说现在居然让她来喊我起床,这简直是梦寐以求的。

  “呐,你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倒在了床上盖住了被子,假装什么也听不见。

  “额……那个,这个嘛……我记得好像是做……”其实说实话我根本不想做任务,我想和你待在一起啊!

  “没错,就是做任务的日子,然后,你打算怎么办?”

  “先,先去吃个早餐之类的吧?”

  “不对,你忘记了今天一早就得先去打探消息吗?”

  “啊,啊?是这样啊。”

  “真是的。”

  我掀开了被子,悄悄地说:“弑,你,你要不先出去吧,我穿好衣服就会出来的。”我赶忙随便收拾了一下自己凌乱的造型,然后穿起了衣服,大步地走出房门,却没想到小然一脸茫然地蹲在地下,抬头看着我。可是我穿的是裙子啊!那这样的话她不是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吗?

  “pia”

  不禁意间扇了小然一巴掌,说实话这一巴掌扇得我着实很心疼,到后来才想起我们都是女生看到了也是没有关系的啊。

  “为什么啊!受伤的总是我。”她不满地抱怨。

  “你怎么不看看你刚刚做了些什么?变态!”

  “诶!我,我是变态吗?”

  “是,是,还是个超级超级大变态。”

  我一脸不屑,“等等!那边不能去啊。”

  “为什么?”

  到之后我才觉得小然说的是对的。之前救出的那两个女生正在互相……该说是殴打还是什么呢?用胸撞人算是打架吗?总感觉好像打扰到她们了,于是我赶紧下意识地转身。“什么!?”我的嘴唇被封锁住了,被小然的嘴唇封锁住了,我被她按在了墙上,我看见她瞳孔中的倒影印出了自己害羞的模样。她娴熟地将手慢慢地靠近了我的背部,然后挪开嘴唇。

  小然的嘴唇有股甜味,好香,好舒服,不想离开。

  小声地对准了我的耳朵吹气:“我不是早说了不要打扰她们吗?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就像她们不打扰我们一样,呐?”

  不好,腿失去知觉了。

  果不其然我倒在了地下。

  “出来吧,刚刚那只是个意外,你们不要想太多了。”

  她们两个居然躲在一旁看我们的好戏!

  “好了,接下来我开始分配任务。辰告诉我的是你们两个是一组,相信你们已经知道了吧?然后这次任务我来当负责人,所以说你们的任何行动也好,想法也好都不能只经过自己考虑,必须我们共同商量后才能执行,懂了吗?”看着小然英俊的侧颜我似乎有了心动的感觉。

  “是!”

  “好了,下面我说一下各自的任务,额……光和晴等到夜晚的时候,我和绚放好了信号枪之后就去护使的房间将我们这次需要的密码给带出来,切记不要被发现,一定要等到我们放了信号枪之后再行动,而信号枪的位置就是他房间的位置。记住了吗?”

  她说了什么吗?小然的模样深深地吸引着我呢。以至于我完全听不见她的声音。眼里全是你的模样。

  “明白。”

  “那么现在,你们可以去增长感情,啊说错了。”她假装咳嗽了几声,“你们可以去附近逛逛熟悉一下地形,主要还是注意别被发现就行。”

  “保证完成任务,那我们俩也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来,不急不急。”

  “绚,能起得来吗?”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在喊我。

  “绚,还能起来吗?”

  这时候脸又靠得好近啊。啊!!!不行了,感觉身体都要融化了。

  “诶?能,能,能!!!!先把我放下来啦!?”

  “我说一下我们俩个的任务,首先白天我们需要去打听有关护使的消息,打听道他在哪里之后,就把他引出来下面就是暗杀了。尽量别被护卫队发现就行。当然我相信他只是个宰相,应该不会有什么护卫队的。”

  我继续盯着她的脸颊。好像我已经看入迷了,时间似乎停止转动。

  “你到底知道了不啊。”

  “我知道了,嗯,知道了。”我更加着迷了。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仔细看她了。

  “那就行,那么我们走吧。”

  刚刚说了什么?我全都不知道啊!“诶?去哪?”

  “跟着我走就对了。”她叮嘱我,并牵住了我的手。

  我们漫步在街道上,虽然初升的阳光有些刺眼,但这毫不影响我们的对话。“呐绚。今天天气真好啊?”像是在找什么话题似的,是有些尴尬呢。

  她见我没有理会,直接跑了上来使劲抓住了我的手,“你干嘛啊,现在正在做任务呢。”

  “我知道。”她低头答到。

  “不,你不知道、唔呀!”

  “你……”她又抱住了我,今天的小然好奇怪啊,像是……像是以前那样恢复了自己独特的性格。不是吗?

  街道上的行人愈来愈多,我的心情愈加烦躁。

  “绚,发生什么了吗?”终于,小然还是打破了这沉静的气氛,我摇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却想要过去看看,我本想着这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归我们管辖的,但是她却告诉我让我先去打听消息。

  这让我有些不爽快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我仍要遵守任务要求,既然是辰布置的任务那么对于复仇来说是一定有铺垫的。所以,每一次的任务,我都必须以最好的姿态完成。

  我来到了贵族区。没错,这充满了罪恶的区域。

  小时候的记忆又扑面而来,我不会忘记,总有一天要结束这一切。那个老人……正在被一群贵族殴打啊。面前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她的脸角已经泛起了条条皱纹,她的衣角已经破烂不堪,我犹豫地望着远处的她。到底要不要救?

  救了的话,老人就活不下去了。

  不救的话,她可能现在就死了。

  于是我选择了救。

  我以最快的速度传送到了他们的身后,做出了手枪的姿势瞄准了其中最大的一个人的脑袋上,之后就是鲜血四溅,随后我又传送到了另一个比较矮小的人的正上方,他还未反应过来眼前便是一片血红。

  另两个人看见同伴都被杀掉了,似乎觉得愤愤不平,但是也并没有因此放弃进攻,反而是毫无规章制度的用匕首朝我刺来。我翻身一滚,然后又运用空气杀掉了他,另一位年轻的人落荒而逃。我真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要残害这么一个高龄老人。双脚一踢,将尸体处理完毕。

  “你没事吧?”我向老人伸出手,她却没有回应我,看得她很害怕。

  “那个,你是怎么了吗?”我尽量将语气放温和,朝她微笑。

  老人的双手亦是布满了皱纹,干巴巴的嘴唇已经很久没有被水沾湿了吧?

  “老奶奶,要不我先扶你起来吧?”

  “不用了。”她终于开口了。

  “那你的家人呢?”

  “抛弃我了。”她面无表情地咕哝。

  抛弃,被抛弃了吗?这句话我似乎也在哪里听过,我也被人抛弃过呢、背叛。逐渐厌恶,逐渐冷淡了。

  “老奶奶,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和我很像,我们都被抛弃过。”说到这里心情一下子跌入了最低,愤怒似乎要溢满出来。但是索性我压制住了。

  “真的吗?你能确定你不会像他一样伤害我吗?”看样子老人已经相信我所说的话了。

  “嗯,我不会伤害你。话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她终于肯被我拉起。

  “因为我的儿子杀害了他的父亲,而我也没有什么理由留在那一座虚无的城堡中了。他变得冷酷无情了。”说到这里,老人的表情一下子变化了。从无助变为了愤怒。

  “那他为什么杀害……”

  “他的父亲并没有做错什么啊!他的父亲只是为他提取了一些建议,而他居然可以残暴地杀害自己的亲身父亲……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吗?!用一些软趴趴的纸张就可以欺骗我们的亲情,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啊!”她打住了我的话,一个人不满地抱怨。

  “老奶奶,那你所说的他是指?”

  “他是这个国家的护使,也就是我的儿子。”

  没想到护使居然是他的儿子。看起来有一段不好调理的关系要发生了。如果,我杀害了她的儿子,那么她也会因此自杀身亡吧?

  这种心情无时无刻不再纠纷着我。

  “老奶奶,那个……”

  “请你救救我的儿子吧!”她抽泣着,又将我的话打断了。

  “怎么救?”

  “能让他恢复成以往的样子吗?哪怕我们没有那皱巴巴的东西了,我也希望他能够恢复成以往的样子。我真的不希望他这样了。”她几乎是咆哮。

  “我会尽力的。”

  “今天是他的生日。”

  “诶?是,是吗?”

  “我想为他带一件礼品,但是现在我却做不到了,你能代替我去送给他吗?”

  “啊,可以。”说到这里,因为我刚好也要去杀掉他,但是我撒了谎。一个不杀人的谎。

  “拜托你了。”她从她脏兮兮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块崭新的手帕,“小姑娘谢谢你。”

  “那他的生日场所在?”

  “很抱歉小姑娘,我不知道。”她叹了口气向我感谢之后就走掉了。望着她已经弯曲的背影我不禁感到了心疼。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可能亲人什么的远远不比钱重要……

  所以……我会杀掉他。就算老奶奶如何祈求,但是这个罪孽深重的男人是必须死去的。

  我回到了宿舍,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小然正在和另一名陌生的女子……

  我的心脏突然停止似的。一把拉开了她,“你自己穿吧。弑不会帮你穿的。”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小然不紧不慢地开口说。

  “你说什么?”我几乎是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她。

  “弑,你为什么要救我。难道是因为想和我做H的事吗?”那个女人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小然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啊。

  “诶?不,不是啦!只是单纯的觉得你是好人所以我才救你的。”

  “但是我们都素不相识。”

  “额……凭感觉。”

  “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我假装毫无生气地玩弄着桌上的衣服。

  “怎么办。当然是跟着弑走啦。”那个女人不考虑的快速回答了我的问题。

  “你要跟着她走?她是我的你不能抢走!”这句话脱口而出。因气愤我不小心损坏了她刚刚整理好的衣服。“人家是病人,还没有回复,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见小然这么处处维护她,着实有些不舒服。

  “但是……”我的声音哽咽了。

  “没关系的,我感觉她和我们一样,都不是坏人,所以你要来吗?来我们的组织。”她坚定地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没事的,不用勉强自己哦。只是,你看看你自己的意愿吧,要是你要来,我们都会很开心。”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害怕这个世界,害怕这个世界的每个人,但是自从遇见了你,我就改变了。”说完后她做出了更过分的事情。“那来吧,我们欢迎你。”她居然扑进了小然的怀里朝她撒娇……明明我都没有这么做过!

  “然后,你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

  小然宠溺地摸着她的脑袋。

  “那,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小然的声音开始有些打抖,“明衣……”

  明衣,这个名字怎么了吗?我是觉得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让她这么恐惧。支配身体的动力逐渐失去,她开始抽泣起来。在小然到来之前,绝对发生了什么。而她们会被在森林里找到也绝对不是一个巧合。她,恐怕就是杀掉了那叛变组唯一所剩的成员。

  看见她绝望地抽泣,我的心也紧张到奔溃。

  “那今晚就要开始动手了是吧?”

  “对,如果没有失误的话我们大概今天就能杀掉护使然后逃离这个地方。”

  “逃离路线请F组再确定一下。”

  “确定完毕。先是从地下水道的入口进入,然后从地堡出来后E组会和B组回合。没问题,接着来到城门按照计划所做的杀掉守门人然后逃到城郊,接下来在城郊外的营地会有迎接我们的人。营地位于地堡的正右方,而护使的所在地正是自己举行的庆祝台,杀掉他之后顺着11号大街往前大约奔跑15分钟即可看到地堡,穿越过地堡便是城门。”

  “大概所有的程序就是这么多,各位记住了吗?那么开始行动吧。”小然边走边说到。

  今晚的任务终于要开始了,虽说这之前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我们都艰难地挺下来了。但让我刻骨铭心的事情还是小然那惆怅的表情。为什么,一提到明衣这个名字就流露出这么难过的神情呢?

  此时我们已经来到了11号大街的指定位置,这里人山人海,让我感到呼吸困难。

  从远处眺望,我发现了会所的所在地,没错,正位于我们的前方。太多贵族了,一望无际似泉水一般从入口喷发。

  “弑,你看。”我指了指会场。

  她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

  “呐,绚。”

  “怎么了?”我好奇地回答。

  “这些钱我们该怎么办?”

  什么钱?是入场的钱吗?看样子是的。我心中这么想到,于是脱口而出:“我们可以把他们给杀掉,或者直接威胁他们交出金钱不就可以了?”本来我也不打算留着这种小人的性命,对于我来说人类都是冷酷无情的,我现在的首要目标是复仇。

  所以

  无论什么,都阻止不了我复仇的决心。

  “照我说的做行吗绚。”她看了看我,“听着,现在不是钱的问题,重要的是护使会在这巨大的、金碧辉煌的场所出现在那一块较为显眼或者说是较为隐蔽的地方,我们最主要的问题是杀掉他不是伪装进去。因此现在可以开后门进入,说难听点就是直接利用我的能力。”

  看得出,小然在保护他们。

  其实你还不知道那些贵族的险恶。所以你才会这么说的吧?

  “真拿你没办法。”我点了点头。

  谁叫你从小到大就是这么好心呢?

  她冷不丁地抓住了我的手,手心的余温好暖和。在寒冬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宝贵,给予我一种安全感。她带着我传送到了一间狭小的更衣室内。只不过这里实在太黑了,以至于我什么也看不清。唯独只能感受到小然的喘息。

  “绚,忍耐一下,这里的空间太小了,但是我们也只能靠这点空间来刺杀护使。”

  “呜呜~”我的身体正在拼命地反抗。

  我感觉到她似乎垫高了脚尖打开了什么东西,一瞬间一股凉风迎面扑来。

  “看到了吗,那个演讲台,恐怕那个混蛋就要在上面出现,等他出现的时候我会率先杀死他,接着你帮我打好掩护逃出去。”

  隐隐约约有着一阵巨大的脚步声。

  我看见了小然对我做出的警告,提示我有人就要来了。于是我立刻安静下来。

  “来了……”小然轻声说到。

  我应声点点头。

  门被打开了。

  在一声清脆的脚步结束之后,小然抓回了一名“俘虏”将她迅速地捆绑了起来,“你们的护使大人多久出场?”

  “没事的,你可以说出实情吗?只要你说出实情我们会放你一马,但如果你不说……”

  这位女孩子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娇小。看起来不像是会做坏事的人。

  当月亮升上了高空中央,倒挂在窗户的玻璃上时,我才清晰地看见了女孩身上遍体鳞伤……也许是太过于害怕,她正在蜷缩发抖。

  “绚,帮我拿一下绷带。”她命令我。

  我从背包里翻出了绷带,随后递给了小然。

  看着她帮女孩仔细地包扎。

  “绚,帮她松绑吧。”

  “可你刚刚不是说要杀掉……”话音未落她连忙堵住了我的嘴。

  果然小然就是这么好心。无疑刚刚她也看见了女孩的伤口。而她的想法正是和我一样的,再这么下去这位女孩可能会自尽因为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当然也不会因为什么而死去。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吗?”她望着她空虚的眼神。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谁。”女孩的声音很好听,像是糖果含在嘴中的香气快速蔓延开来,“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帮帮我。帮帮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实在受不了那个混蛋了。”

  “他怎么了嘛?”

  “我是被他买来的,可以说是连仆人都不如的苟活在这里,他一天要虐待我们好几次,除了晚上他不会对我们进行殴打,但是会对我们做身体上的补偿,我实在受不了这种人了。如果你们能够杀了他,请一定要杀掉那个混蛋。他会在广播响起后的5分钟登上演讲台,而那个时候就是杀他的最好时机。”自尊心无比强大的女孩。

  我们收获到了有利的情报。这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乖乖等着,我会救你出来。”说完我们披上了风衣,朝大礼堂走去。

  广播骤然想起,令我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舞台上方看见了所谓的罪人,果然名副其实。光是看着就会觉得恶心作吐的,难怪刚刚的女孩看起来这么的难过。

  谁又会想到他还没有开始演讲就被心急的小然给杀掉了呢?我们很完美地击杀掉了他。应该吧?看得出现在该开始实行计划了。于是我率先跑到了楼梯间,利用“空气子弹”收掉了几个人头,随后看着小然安全地通过了。而之后迎面而来的是十几个强壮的士兵,他们看起来没少受福利。

  “绚,要来了!”身后传来了小然的声音。

  我答应之后,原地翻滚,毫不费力地躲过了其中一个较为瘦弱的士兵的攻击。然后看着小然正打算运用能力,于是射出了“空气子弹”她也发出了自己的技能。我们两个的技能结合在了一起。

  原本空白透明的空气子弹在小然的能力下显得附加了一层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他们随之倒下。

  “快走绚,我把你传送到指定位置,你去放信号枪。”

  “那你怎么办?”我转过身去问到。

  “我还有事没有处理完,这边你先走吧,我不要紧。”

  “但是……”内心中无比纠结,要是又拖累了你怎么办?

  “走啊!没有但是,再晚增员就来了!快啊!”她咆哮到。

  “好吧。”我难过地打量着站在我面前的她。

  既然如此想必你一定有自己的做法了,那么我也就不再过问了。但愿……但愿我们还能再一次相见。

  她和我对视的瞬间将我传送到了附近的草坪上。

  微风徐徐吹过我的脸颊。

  我擦去刚刚溅在嘴角正在流淌的鲜血,然后转向看了看指定的位置。我顺利地放出了信号枪,她们似乎也成功地完成了任务。顿时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可是这并没有结束。我能感觉到,小然有什么隐瞒着我的事情。

  我想着回去帮助小然。我不希望她受伤。

  我照做了。传送到了城墙上。看见了护使的尸体。没错,刚才护使并没有死去,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那位老奶奶。虽然我对不起她,杀害了她的儿子,但是这种人就是该死不是吗?无论如何都是该死的。

  我朝下看了看,发现了小然和刚才的女生。

  她们在做什么呢?距离稍微有些远,我只能模糊的看见影子罢了。我传送到了城墙上的一个峭壁边,然后眯着眼睛看着她们。小然一脸宠溺地拥抱着那位女孩。

  诶?

  那我呢?

  那个位置……

  不应该是我吗?

  为什么,你们不是才见面吗?为什么就有着那么熟悉的,就像是相识了很久的感觉呢?哦,我忘记了,你已经将我忘记了啊。那为什么你们还发了那种誓言。而我恰好看见了。什么啊!我以为我可以抱有一丝期望。冰冷的记忆与空虚的世界,缝合着那些缺少的碎片。那些错误的事和讨厌的事,根本看不到尽头。

  那轮可怕的蓝月凛然升起之时,“不要离开我啊。”

  缥缈的天空像是塌落下来。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想说的话也没了呢?不过誓言与痛楚交织,现在想要反抗啊。我还能怎么办?所知道的,只有脉搏的跳动以及心跳。第一次被绝望吞噬。

  就像原来一样,用爱编制的理想完全破灭。世界里有两个虚浮的蓝月,把扭曲的笑容割去的瞬间。我的身体抽搐了。

  她们接吻了。

  呐,如果我不知道的话,谁都不会受伤了对吗?如果就此消失的话,明天是否能够轻松一点呢?无法消失的罪孽。尽管我们还是活着,我也不能对着那轮升起的梦想祈祷了。

  扭曲。

  眼前的东西正在扭曲。转啊转啊,转啊转啊……

  如果能将一切舍弃的话,这样活着也许会更加轻松。

  胸口再一次疼痛起来。差点说不出话来,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干脆将我的身体随你喜欢的处置吧。至少这样的话是我情愿的。你愿意抱着我不放吗?但是现在看起来都不可能了呢。

  我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约定呢。

  那样的喜欢,我并不认同。

  所以我希望你到我这边来啊。

  我希望你多给予我一点爱啊。

  什么是爱呢?

  是为爱作出任何事情都可以理解事情?还是说是以追求为前提的爱?或是说在远方这样远远的望着你们,光是远远地看着你就已经觉得很幸福、嫉妒是爱的话。谁来告诉我。这种事情,太残酷了,我根本不明白啊。不论怎样呼喊、尖叫,你还是已经离我愈来愈远了……你我的影子延伸得就像是扭曲的曲线。难以启齿的柔弱,为了保持坚强的自我,我选择逃避。

  戴上无法实现的愿望和毫无底气的声音,就此消失在这个世界吧。即使不能逃离到太阳系,但是我可以归咎为你的错吧?即使这些都是违背心扉的话,为了终究有一日你能够再一次像小时候那样斩断我痛苦枷锁,这些痛处我都可以在脑海中回转消失的哦。

  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好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