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身负重伤的人
诺言丶彡然2019-01-18 18:096,727

  我们很快来到了监狱大门,但是那里的守门人看得很紧,我问绚:“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她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然后悄悄伏低身子,翻越过高高的围栏,在我不知名的情况下刺穿了两名守卫的腹部,随后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我跟上。我对她微微的笑了笑,这个女人比想象中的强多了。

  “呐,我能问个问题吗?”

  “说。”

  “你的能力是什么?啊,不要误会我没有其他想法,只是为了方便我们配合攻击。”

  “看到这个空气了吗?”

  “看到?我怎么可能看得到?”

  “你转过身来。”我照她的指示做了,然后她将我击倒了。我感到头一阵眩晕,不过很快明白了她的能力。绚之所以问我能不能看到空气是因为她的能力就是控制空气。而她利用了平常人看不见的这点有效的至死对方,这是和我差不多的技能,只不过我是无声无形的罢了。“我明白了。”她将我拉起,我们朝监狱内部看去。

  这里潮湿干燥,空气中充满了难闻的气味——汗臭味,排泄物的气味,还有时不时的鞭子声。

  “下一步怎么办?”

  “当然潜进去,找一个人问问看。”

  我紧跟着这个经验丰富的杀手,然后她领着我来到了一个人的面前。只不过这个人不是平常人是守卫,对于我们来说这种杂修和平常人没什么区别。我转移到了他身后,轻声问道:“呐,我问你,这张通缉单上的人关在哪号牢房?”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我压制在地,我的手紧紧的掐住他的脖子。“告诉我,我可以饶你一命,但是如果不告诉我,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守卫紧张的点点头,我松开了我的手,听他徐徐道来:“这个人我不大认识,不过我们的军长可能认识,你看那个有光亮的牢房,咳咳~那就是军长在的地方了。我说的这些都是实话,请不要……”

  下一秒没等守卫说完,我就利用能力杀掉了他。我反身向绚做了手势,然后再指了指那所亮光的地方,她明白了我的说法,很快就跟上了我的脚步。

  我们背靠着打算传送进去。

  “躲起来,他们要来了。” 绚压低嗓音说道。

  我说:“没必要。”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我轻而易举地松开,对她保证:“我会活着回来的。”随后我大步走进了牢房,我笑着对他们说:“晚上好啊大哥哥们,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们唉。”“现在是闭牢时间,有什么要看的明天早上再说。再说了现在已经很……”其中一个士兵被微笑着的我用眼神杀死了,他倒下的瞬间我还清楚地看见他的嘴巴缩成了“O”字型,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接下来……”“你这个家伙,你干了什么?”我的身体开始不停使唤:“没干嘛,就想打听个事情,你如果不想与你同伴一起下葬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个地方我也不想待……待太长时间。”为了绚着想我知道我一开始就不该说去营救这种蠢话。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为了绚的这种心情……

  他看了看尸体抽搐的面容,毫无伤口的死去,不禁开始害怕起来。于是他老实的交代了一切,因为我保证过我不会杀死他的。

  “这个人在1156地下室的监狱,那里都是重罪犯,我这种低级的职位可管不了那么高级的地域的,所以我并没有那里的钥匙。”等他说完,我没有履行承诺,而是痛快的杀掉了他。绚对我又喊又叫:“为什么杀了他,你明明答应了他的。”“对敌人来说并没有为什么对吗?这个残酷的世界也没有必要解释。”我说教一般的指点她。然后保持了沉默。对于杀人我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地下室怎么走呢?还得稍微摸索一下这个大概的区域范围。

  一路上绚解决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让我得到了足够的休息,当我们再一次找到地下室的入口时,我发现我不想下去了。里面的气味远比外面的气味,难闻很多。潮湿昏暗,甚至没有一点灯光。我问绚:“现在是下去还是找个俘虏下去?”

  “如果你想的话我不建议你抓个好的帮手来。”

  “就这么办吧。”

  我把一位犯人移出了监狱,她拼命地感谢我,我多次说过不要这么谢我她依旧这么说:“谢谢小姐的救命之恩。”

  “我既然把你救出来了,现在你能带我们下去了吗?”

  “小姐,乐意之至。”

  “那么请吧。”我做了一个你先的手势,随后我们跟着她来到了-1层。刚刚的守卫并没有告诉我们在第几层,唯一知道的就只有1156号监狱,问题在于这间监狱在地下室的多少层。据我观察我发现这是一个圆形的监狱,地下室一共5层,要找起人来非常的困难,所以我打算直接带着这两人来到最后一层去找个人问问,她们也纷纷表示同意我的看法。

  但是对于作战方式我可没这么擅长。

  在来到最后一层的时候我们偶然遇见了10个正在巡逻的守卫,当时的尴尬我已经不想在回忆。只是我们的突然出现也使这10个人比较吃惊,所以趁着吃惊的一瞬间绚杀掉了4个,然后我也跟着杀掉了4个,但眼睛还没有缓冲过来,剩下的两个人却已经缓冲过来了,他们乱无章法的朝我拔剑砍来,我躲来躲去,最后竟然是刚刚救出的奴隶杀了他们。

  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问:“你的名字是什么?”

  她羞涩的低下头。我接着说:“你说,没事的,我不会嘲笑你也不会伤害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伙伴了。”

  “诶?”绚呆滞地愣在原地。

  “光,我叫光。”

  “挺好的名字啊,我叫弑,请多指教。光。”我对光微笑着。她的手触碰到了我的手,很快就被另一只手分开了。

  是绚的手。

  “怎么了?绚。”“你不是只对我这样吗?” “哈?这不是指针对你,我对人人都是如此。”她生气的甩过头去,我发现我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很快低头道歉,为了赔偿绚我也和她握了个手。

  她怎么了?我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就是这种表情和明衣一样。蕴含着嫉妒和羡慕。就像我和悠那次,明衣对我也是如此。

  说完题外话之后我们回到正题。在这种环境下也是亏我们能开出玩笑。光接着领着我们前进,一路上我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要问她。比如你为什么知道这个监狱的区域这么熟悉?或是你到底什么来历为什么会被关进监狱诸如此类的话。可是我并没有开口,因为我知道这会破坏我们之间刚刚建立了友谊。为了不使这友谊再一次被我的无知摧毁,我打算保密,即使不知道也好,知道也罢。

  “弑君,你看前面的光,看到了吗?恐怕那就是这个人所在的位置了。”光用着温柔的语气对我说道。我摆摆手,接下来我和绚传送了进去。

  第一出现在眼席中的是一位全身赤裸的女人。果然是她、通缉令上的为什么是个短头发的男人呢?搞不懂这点,不过这个时间大概是绚与她的叙旧时间了。我把她解绑,随后她一把抱住了我,我说:“不要客气,我们是来救你的。你怎么样,没事了吗?”她瞪了瞪绚,然后对我说:“没事,只不过胸口有点喘不过气来。”“诶?为什么?”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啊!别动好疼。”

  我低下头,发现自己的手肘正好碰到了她柔软的胸部,我就说是什么东西这么软呼,一开始还以为是抱枕之类的东西,但是转念又想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抱枕啊!发现后立刻制止了我的做法。“抱歉抱歉,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我拉起她,把自己的披风解开为她披上。绚说:“快走吧,这里看起来……”

  震耳欲聋的爆炸。

  我的耳朵短暂性的失去了听觉,只是看见了空气中弥漫着灰尘。绚带来了光,我们往楼上迅速奔跑。一次性我带不了这么多人回到陆地。于是绚叫我先带她们俩走,随后再来带她走。我不敢这么做,因为我不放心。她逼迫我这么做,我也就只好照着她的想法做了。

  带着两人回到陆地上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回头,请快跑,跑到政府总部门口的那间酒店,我们在那里回合。”虽然两人眼神中透露出不舍与担心,但是我还是推了她们一把。

  我的耳鸣还没有消失。

  我眯着眼睛再次传送回去,只见绚正在顽强的抵抗。与她对立的是另一个陌生的女人。

  “弑。你怎么回来了?”

  “为了救你,我回来了。我是不会抛弃你的。”

  女人开口道:“啊勒勒,真是纯洁的友谊,但是,到此为止了。你们的死期就是今天,可恶的‘晨’,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已经害死了多少人家破人亡,为了你们那所谓的自由与和平?不可能的。再这样下次只会有更多的死亡和鲜血,放弃你们无畏的抵抗乖乖被杀吧。”

  一时间我已经来不及听完她说得条条有序的话,所以率先开启了攻击,不料中途被她的伙伴:另一个女人挡住了。

  “你的对手是我。”她嚣张的挑衅我。当然我也不会中她的圈套,这只是激将法罢了。于是我说:“为什么你们要残害无辜的人,难道你们看不清现在的局势吗?好比监狱里无辜的生命被一点一点地摧残。”“你不明白,那是他们没有遵守国王的制度,而制度从一出生就是拿来遵循、维护的。”听她说道这,或者换个说法,听她唠叨到这,我的内心已经愤怒不已。

  就这样,我打算开展一场激烈的战斗。

  而绚也同意了我的想法。

  我的对手先是跑回了自己的那边,然后对我大吼:“我们换个地方打,总不可能让你把整个监狱都毁了吧?”我也仅此同意了她的这句话。

  随后我将她转移到了监狱后的花园。这是一个养殖场。

  足够我攻击了,这个时间。当她还在沉浸在之前的地区时,我已经利用“阐释者的血”率先将她击倒。一瞬间我以为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不过她和别人略有不同,看起来很强因此没有被我一击毙命。

  “有趣,真有趣。你的能力很稀有特殊呢?呐。你要不要也看看我的能力呢?”等我回过神来她已经操控地下水将我的手捆在了一起。这些水组成了像栓绳一样的东西,待我似走狗般捆绑。

  暂时不能动弹了。

  左眼并没有放弃抵抗,我清楚地感受到它的颤动,接下来瞳孔一缩,水被不明的化解了。这是新能力吗?化解对方的攻击。如果是,那么有了它我将会更有利的杀死她。我这般想到,却忘记了她并没有使出全力。下一秒她让天空下起了雨。

  “呐。知道吗?这里的花全都是可以听从我的能力指控的哦。”说完,一朵鲜艳的玫瑰朝我迎面扑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没有必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迅速地以刚刚的能力化解了它飞在空中的刺。

  果然是个好对手。她并没有让我失望。

  没时间废话了,“你还有什么招式就使出来吧。没必要和我客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她脚一蹬地,把我推到在地,刹那间,一个水牢侵蚀了我的全身,我处身与水牢中。水的温度和氧气不足使我再也说不出话来。现在不知道能够用什么办法逃出这个圈套。但是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想法。

  我照着我的想法这么做了。

  但是却不见得太大的效果。因此我感到有些绝望。

  我把她转移到了水牢中,然后我迷迷糊糊的瞄准外面的方向转移出去。刚出去的瞬间,我的肺在急速的疼痛。在水中的时间太长,差点使我没有了呼吸。而她呢?在水牢中似乎能够自由呼吸,不过我大概明白了,她的能力就是操控水。

  同时我也在尝试能够用“切灵”杀了她吗?但是根本没有效果。一旦我发出技能,她的身体就犹如水一般的消化,最后从新组成一个完好无损的自己。这究竟怎么回事?难道物理攻击不起作用?这可怕的能力说实话还是我第一次见。要比上次的敌人强大得多。

  处于好奇,我想问:“我问你一个问题方便吗?”

  “说吧。”

  “我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国王的护卫队,也就是人们口中的佼佼者。‘游’对吗?”

  “是啊,我就是游的一员,有什么不对吗?”

  和我想的一样。游的成员都是能够和我们各自匹敌的强大能力者。当然只是不知道能够这么快就遇见他们罢了。

  说完话之后,她又发动了一轮进攻,这次呢,她又利用我身后的一束仙人掌,企图用它的刺能够刺伤我的动脉。但是我很快发现了,于是轻松的躲开了。随着时间的消逝,我们各自都显得比较吃力,空气中弥漫着粗粗的喘气声和嘈杂的物品破坏的声音。

  我躲在了一颗大树上,伏下身子爬上了树,随手抓了一把树叶遮住了我的身体。一边想着怎么杀掉第一个人,一边又担心绚那边的情况。可能现在我比较处于下风,我的呼吸很快暴露了我的位置。所以她很快找到了我。

  她的水正中的打中了我的肩膀。肩膀顿时感到一阵疼痛。只是我没有想到这水竟然如同枪一样也能杀人罢了。顾不上顾忌疼痛,我只好龇牙咧嘴地忍住,血液很快从我的体内流向体外。我用手背轻轻的摸了摸嘴唇,打算开始认真的对待这一场令人期待的比赛,却忘记了原有的人性。每次都是这样,体内的那个我总是在我危险的时候出来救助场面,但是同时我也会失去意识一段时间。

  在我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

  只是——感到我的左眼正在炽热地燃烧,这让我有些吃惊,它竟然又开启了第二阶段的模式。这次的模式我称为“死亡模式”火焰远比之前的更加凶猛地燃烧着,毕竟这次的对手比较难缠,这也是一半的原因。

  “什么啊,你那只眼睛。”

  “别逼我开右眼。”

  忘记了说,在这里我的右眼还是平常的模式,一旦开启了死亡模式那么它将会变成另一个我的右眼。也就是说,右眼可以随意操控瞳色及模样,唯独左眼不行。

  “能的话,我不建议你来试试。”

  “那就试试看吧~”我闭上双眼,等到再次睁开的时候,果然变了,因为我能感受到。身体的疼痛全然消失,现在敌人只有一个,我得抓紧时间杀了她然后赶回绚那边去帮忙。

  既然如此,那更得全神贯注了不是吗?

  用力一蹬地,然后瞬移到了她的身后,她立马发现了,转过身来用水遁保护住了自己的脑袋。真可惜,不然她现在就已经死掉了。随后我发现后并没有停止攻击,而是消散了她的水遁,“左之轮”很好的击中了她的右臂。原来她也会感到疼痛——她疼到在地下尖叫起来,手臂已经被我拾起,而我将它顺道踢到了池塘中。接着她又原地翻身,靠着假象成功的迷惑到了我。她作出了许多的分身,我被分身们死死地包围着,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我打算将她们全都杀掉,这样的话也可以解决本体了。也就这么想着,切灵在一个很不错的时机发动了。在我起身跳跃到空中,眼睛瞪着地下的她们的时候。

  她似乎反应过来了,又用了水遁防御,没等我落到地下的时候就已经将水刺中了我的身体,不过还好我注意到了躲避,所以仅仅只是划破了我的脸颊。“不赖吗?既然能够强制用物理攻击切掉我的手臂,不过你到底是怎么切掉的?明明没有看到你攻击啊。”我没有理会她的胡言乱语,这只是一味的挑衅罢了、她很快就会死掉,我会给她一个痛快的死法让她不会那么痛苦。落下地后,我脚跟往后,稍微的平缓了一下冲击力,站稳脚跟后,食指被拇指给扳断了。一身清脆的胫骨活动声传到我们的耳畔。“那么下面,认真吧。”

  她听完我说的话后立即行动起来,即使只有一只手臂仍然挡住了我的一踢。我打算踢她的腹部可是她好像什么都预感到了似的防御了下来。接下来的一刻她朝我迎面扑来,我对准了她的心脏打算给予最后的一击。谁知道当她来到我的面前的时候瞬间分身了。并且这些分身都踢中了我的身体。一口血从我的嘴中喷涌出来。但这并不算是疼痛,这只能算是刚刚开始的宣誓言而已。

  仅此而已吧……

  分身们并没有停止攻击。趁着我倒在地下的时间用水刺中了我,很好的利用地形制造出一株巨大的仙人掌刺穿了我的腹部。好在这些疼痛我勉强还是可以忍受的,于是我眯着眼,咬着嘴皮,将模糊的视线对准了她的身后打算转移。转移成功后,我的第一行动是阐释者的血,在她们被火焰覆盖的瞬间,我启动了新技能:“鬼魅”这次打斗使我研发出了新的技能,这也是不错的。因此启用后我毫不犹豫的闭上了右眼,慢慢走向她们,每当我撇一根手指她们就会遭到无比严重的攻击。很快,这个技能让我发现了真身,果然真身就是我脚下的这个。我蹲下来,把她残缺的头抬起,她对我狠狠的微笑着,紧挨着我说道:“还没完哦、”“什么?”

  听到这我又有了不好的预感,“我。我还有技能、你……你已经快死了,而我也快死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同归于尽吧。”

  她说她会自爆。她说完时,身体果然发生了一些变化,带着沾满了黏糊糊的血液的牙齿以及凌乱无比头发的她自爆了。我难逃一劫。爆炸声是那么的响亮,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我猝不及防的再一次耳鸣。这一次远刚刚的爆炸,这个声音刺激着我的耳膜耳骨,似乎它们就要脱开我的摆布独自逍遥,我的大脑正在震颤着,头晕眼花的视线让我恶心作吐,不过我逃过了爆炸。在死亡模式下的我攻击、速度会远远比平常提升几倍,所以在她身体发生变化的时候,我就趁机扭头已转将视线瞄准监狱上方的旗子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送了。这里离花园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就因为这样我才得以保住一命。

  随后我用手背抹掉了残留在脸上的淤血,然后起身前往帮助绚,只是但愿她还没有死……黑夜的月光凝照在我的身上,体内的伤痕是那么的显眼,即使乌云遮盖了残缺的一部分但是微风却还是很好的让它显现了出来。路边的植物随风摇曳,我清楚的明白我的肚子被划破了一个大洞,而我却感觉不到疼痛……此刻我只想立刻赶到她的身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