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朕为你画的
七吴2019-01-17 14:271,125

  (八)

  日子慢慢地过

  这天,在御书房,皇上放下手中的笔,拉起在一旁的刘婕妤的手,轻轻地按着。

  “燕儿,累不累?”

  “回皇上,臣妾不累。”

  “来,燕儿。”皇上一把将刘婕妤抱入自己的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随即将书桌上的一幅画打开:“看,这是朕为你画的,喜欢吗?”

  刘婕妤吃惊地看着这幅画,画中的女子亭亭玉立,旁边的男子高大威严。这不就是自己与皇上吗。

  “皇上,这……”

  “朕知道,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辰,这是朕为你准备的贺礼。”

  刘婕妤的眼眶慢慢有些湿润,想要站起来给皇上行礼。皇上抱着她不让她起来:“朕不是说过了吗,就你我二人之时,不用行礼。”

  “嗯,谢皇上。臣妾十分感动。”

  “喜欢就好,摆驾。”皇上高兴地把东西收起来,让林公公将东西送到刘婕妤的寝宫。

  这一晚,皇上宿在刘婕妤的寝宫。

  这有了第一次之后,就有后面的很多次。皇上依旧是翻刘婕妤的牌子,但是已经不单单是在御书房了,时常留宿在刘婕妤的寝宫,或者直接在皇上的寝宫。而刘婕妤又一次次的晋封,现在已经是刘妃了。

  “落雁,我提醒你,你是落雁不是刘燕,你别忘记了你该做的。”落雁想着落兰愤愤地警告自己的话语。是阿,我是落雁,不是刘燕,怎么就渐渐地忘记了。每次想下手的时候,是什么阻止了自己呢。

  是那人每次给自己惊喜时孩子气的模样,还是那人每晚抱着自己呢喃着燕儿时给自己的温暖,亦或是那人其实早就知道我非刘燕,却还是待我如初?

  (九)

  欢爱过后,皇上抱着刘妃,在她耳边说:“燕儿,做我皇后可好?”刘妃颤抖了一下:“皇上,此事万万不可。臣妾没有那个能力。”

  “燕儿,怎么又叫我皇上,我比较喜欢你叫我阿政的模样。”皇上翻身到刘妃身体之上,勾起她的嘴,狠狠地吻了下去。“唔……”在刘妃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皇上放开了她:“这是对你的惩罚。”刘妃眼神迷离的喊了一句:“阿政。”皇上翘起嘴角,摸摸了她的脸:“乖,睡吧。”刘妃看皇上已经闭上的眼睛,于是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阿政,对不起。

  (十)

  天色阴沉沉的,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沉重地仿佛要坠下来。刘妃寝宫的下人们都在紧张的忙碌着,因为皇上一会就要来这用晚膳。刘妃坐在房间里,想到昨天晚上阿政说要封自己为后的话,看着窗外黑压压的天,心中不免有一丝焦虑。

  “皇上驾到。”林公公尖细的嗓音在门口响起,刘妃不禁吓了一跳,赶紧起来走出去给皇上请安。

  “阿政今日来的好早。”刘妃扶着皇上走进寝宫。

  皇上笑着握起刘妃的手:“这不是想燕儿的想的紧,下了朝就早早的赶过来了。”刘妃害羞的低下了头:“阿政总是喜欢讲这些话来哄我开心。”

  “我说的可是心里话。”皇上拉着刘妃款款落座。

继续阅读:听闻皇上驾崩时,手里一直紧握着一幅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