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 殊途同归
冰克若文2019-01-31 19:113,755

  Chapter20 殊途同归

  看完电影,边铮开车把曾燃送到小区门口。

  车停后,曾燃解开安全带,礼貌的道谢:“谢谢你送我回来,今天很开心。我先走了,你开车注意安全。”

  曾燃下了车,没想到边铮也下来了,便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送你进去吧,正好聊几句。”

  曾燃没有拒绝,因为她也有话要说。

  曾燃和边铮并肩走在小区里。

  “对不起。”两人同时开口。

  边铮停下脚步,看着曾燃,“你不需要道歉。”

  曾燃也停住脚步,却没有勇气看边铮,“我知道我私自逃走,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人总是会被自己身上的责任所束缚,你不是真正的军人,所以不必自责。”

  “我只是没想到,当真的面对这世界的黑暗时,自己会如此不堪一击。”

  边铮见曾燃低着头,情绪低落,安慰她:“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边战第一次上战场回来后,死活不敢睡觉,我在操场上给他唱了十几遍《小星星》,他才敢闭上眼睛。”

  曾燃一直以为边铮是个很严厉的哥哥,有时候在训练中严厉到让曾燃觉得他对边战太过分了,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么温暖的一面。

  “那天他睡着后,我挺后悔的,后悔当时没拦着他报考军校,没阻止他进入部队,没反对他被选入阿波罗突击队。”

  边铮仰着头看向夜空。

  B市近几年空气质量不好,很少能有看到星星的时候,很幸运,今晚有几颗星星点缀在空中。

  曾燃也抬起头,发现今晚不止能看到星星,月亮也很明亮。

  “虽然我和边战接触时间不长,但我能感受到他很为自己能成为阿波罗突击队的一员而骄傲。”

  “是啊,所以后来我要求他比要求别人更严苛,只有这样,才能在战场上救他。”

  “我猜边战是因为你才当的兵,那你呢?你为什么当兵?”

  曾燃在公安局见边铮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个天生的军人。这不是因为他长时间在部队里所拥有的军人气质,而是他给曾燃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曾燃不自觉的心生敬畏。

  “五岁的时候,我妈带我出门,结果在路上突然要生边战了,救护车赶来之后拉走了我妈,把我落在了街上。我找不到回家的路,在街上一人走了很久,当时正好有辆军车路过,就让我上了车,说要送我回家。当时车里十几个军人,可能怕我找不到家害怕,齐刷刷的唱着军歌安慰我。从那时候起,我就想成为一名像他们一样的军人。”

  不是所有军人的志向从一开始就是保家卫国,边铮最初只是单纯的想成为一名像那十几个人一样的兵,守护着平凡百姓,让他们不会感到害怕。

  后来经过部队的洗礼,边铮变得强大了,他成为陆军特种部队的一枚钢钉,统领阿波罗突击队血拼沙场。

  尽管如此,他想成为一名军人的原因,依然没有变,今天感受的每一秒平淡与安逸,都是他最初想要守护的。

  “我最开始,只是想通过‘太阳计划’实现自己的事业追求而已,这个项目最初于我而言,就是一个能证明自己的作品。后来报到那天你的那番话,才让我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浅显,它并不是一个我自己可以私有化的东西,它应该更有价值。无论从项目的执行能力,拍摄的技术,还是心理承受能力各方面来讲,我和路誉朋都不是最适合它的人,至少我不是。”

  齐小钊的事发生后,曾燃除了对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的反思,也思考了很多别的问题。

  和阿波罗突击队一同训练的这半个月,她清楚的感受到军人生活不是儿戏,她和路誉朋不成熟的计划,落后的身体素质,片面的思考角度,都会阻碍这个项目的顺利进行。

  况且,她不是一个专业的纪录片导演,她只是对于这个项目有一些想法构思而已。“曾燃,既然是为了事业追求,有那么多题材,你为什么不做个喜剧片,而想做‘太阳计划’?”

  曾燃看向边铮,不明白他的意思。

  “执行能力,拍摄技术,心理承受能力,这些都是可以弥补培养的,但你对它的初衷,没有人可以替代。我承认一开始我对‘太阳计划’很排斥,但后来我明白了金子煦和司令员为什么会同意做这个项目。”

  初衷。

  曾燃最开始想做‘太阳计划’,是因为看了一部军人题材的电影,它激起了曾燃的爱国情怀,让曾燃意识到军人的伟大,发自内心的想要为他们做点什么。

  这是曾燃提出‘太阳计划’的初衷,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她不知道边铮是如何知道的。

  边铮将视线移到曾燃脸上,“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算每个人爱国的方式不同,但殊途同归,我们在做的事,都是源于对国家的热爱。因为这份热爱,便不能轻易放弃,因为这份热爱,就必须变得强大。”

  因为这份热爱,便不能轻易放弃,因为这份热爱,就必须变得强大。

  曾燃躺在床上,心里默默重复着这句话。

  原来他,早就看懂了连她自己都未曾真的了解的内心。

  曾燃翻来覆去躺在床上睡不着,索性爬起来,裹着件衣服跑到书桌前,打开电脑搜出最近很火的一部美食纪录片开始看。

  曾燃以前对纪录片并不了解,她甚至昨晚都想好了,要让金子煦去找最专业的团队来接手‘太阳计划’。

  但边铮的话让她推翻了自己放弃的想法。

  殊途同归。

  因为这份热爱,她不能放弃。

  因为这份热爱,她必须不断充实自己。

  只有这样,才能守护住千千万万个齐小钊这样的孩子。

  凌晨,曾燃终于看完了这部纪录片,在纪录片的最后,导演说:‘纪录片这种东西,总是需要特别多的人,每人都做一点点事,这是一个共同创作的过程。’

  曾燃关上电脑,看着窗外沉思。

  或许‘太阳计划’就是这样的一部作品,需要特别多的人,共同来完成。

  窗外开始飘起小雪花,B市从一个月前就开始酝酿的雪,想不到还是等曾燃回来了才下。

  此刻的曾燃,看着外面缓缓落下的雪花,倒是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

  第二天傍晚,B市的雪已经下得很大了。

  曾爸曾妈坚持要送曾燃去机场。

  她回来这几天,曾爸曾妈自始至终没问过她在C市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的受伤回来,又为什么突然决定回去。

  曾燃明白,爸妈虽然担心她,但是不想让她有负担。

  所以在前一天订机票的时候,她特意让边铮白天先飞回去,自己订了晚上的票,好留在家一整天陪陪父母。

  三人到机场的时候,时间还早。

  曾燃想不到会在机场门口看到边铮,她以为他上午就回C市了。

  “你怎么白天没回去?”

  “我难得休假一次,当然也要陪陪我的父母了。”

  边铮回答完曾燃的问题,主动从曾爸手里拿过她的行李,向曾爸曾妈自我介绍。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曾燃的朋友边铮,C市军区陆军上校。我和她一起在C市工作,您二老可以放心。”

  今天的边铮穿了一件长款卡其色大衣外套,里面内搭黑色高领毛衣,下身配深色牛仔裤和英伦风工装鞋。

  相比十二月曾燃和他在公安局初次见面的时候,边铮的头发长长了不少,所以人看起来并没有那时候那么刚硬了。

  曾妈毫不客气的上下打量了边铮好几遍。

  曾燃见爸妈用一种看女婿的眼神盯着边铮,急忙挡在他前面向爸妈解释:“这是我部队的队长,我的直属领导,你们懂吧,不是一般的普通的随便的朋友。”

  曾妈一把推开曾燃,不满道:“什么叫一般的普通的随便的朋友?谁家交朋友还分那么多种类。人家小伙子看起来多精神,你别挡着人家。”

  曾燃尴尬的被推开,边铮顺手拉住她的羽绒服帽子,没让她被推得太远。

  曾妈左看看精神又利落的边铮,右看看裹得像个小熊一样邋里邋遢的自家闺女,既想叹气又想欢呼。

  当初曾燃吵着嚷着卖房要去C市部队拍什么国防教育纪录片,曾妈就千个万个不乐意,无奈曾爸暗中给她上小课,说让她支持女儿的梦想。如今这部队的队长仪表堂堂,一表人才,曾妈觉得就算曾燃这纪录片拍不出来,带回这么个女婿也是极好的呀。

  曾燃就怕她妈误会,当初曾妈见到来给曾燃过生日的路誉朋时,那也是这副满意的要马上把曾燃许配出去的样子,不过好在后来曾妈及时知道了路誉朋性取向有待考证,这才作罢。

  “队长,你不要介意,我妈她这人就是这样,替我恨嫁。”

  曾燃小声在边铮旁边低语,边铮笑着没有理会她,反倒去帮曾妈拿手里的提包。

  曾燃看着边铮这和蔼的态度,和善的语气,和悦的神情,丝毫想不起那在部队里一直挑着仿佛要不满意全世界的眉毛。

  曾燃觉得,边铮一定是在军校里透彻学习了美男计的使用方法,在战场上无处施展,所以这两天全用在他们一家人身上了。

  真不愧是老兵啊,就是高。

  曾燃一家三口和边铮四人到了机场里,曾爸曾妈亲眼看着两人换了登机牌,托运了行李。

  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小时,曾燃盘算着要和边铮讨论一下她昨天整理的‘太阳计划’的后续安排,就对曾爸曾妈说:“时间不早了,爸妈你们也送到了,赶紧回去吧,我和队长还有工作上的事要讨论呢。”

  “还有两个小时呢,叔叔阿姨要不一起吃个饭再走吧。”

  边铮话一出口,曾燃便震惊的看着他,一双大眼睛写满了问号,扯住边铮的大衣袖子,咬着牙问他:“队长,您什么意思?怎么拆我台啊,不知道打配合吗?你们特种部队没这个战术吗?”

  边铮轻轻拍开曾燃的手,一字一顿的说:“休假时间,谁要和你讨论工作。”

  曾燃无语得简直说不出话来,这傲娇的感觉,确定不是被路誉朋附体了吗!曾经硬朗刚毅的那个队长去哪儿了!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吃个饭吧。”

  曾燃又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说这话的曾爸,瞬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交接仪式即视感!

继续阅读:Chapter21 强有力的后援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