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 意外(2)
冰克若文2019-01-29 19:095,104

  Chapter16 意外(2)

  边铮六人背着背包进入窝点,按照原计划分散开,各自移动到自己负责调换毒品的区域。

  窝点内异常安静。

  边铮敏锐的观察着四周。

  “队长,没发现看守人员,1区域发现一件学生校服。”

  无线电传来黄越凯的汇报。

  “检查军刀,注意警惕,开始行动,发现异常及时汇报。”

  因为这次的行动要避免被发现,所以边铮要求大家轻装上阵,只许携带多用途刺刀。

  “是。”

  分散的队员们纷纷回答后,各自检查军刀位置,确认没有问题,迅速到达指定位置开始调换毒品。

  九分钟后

  六人在窝点中心集合。

  “1区域校服边上少一箱锅巴,二十袋整,其余的毒品数量一切正常。”黄越凯汇报完情况,把校服递给边铮。

  边铮接过校服,眉毛挑起。

  丁伟楠:“3区域墙上发现半人高的洞,应该是一直被纸盒子挡着,昨天踩点的时候才没有发现。”

  李迅分析道:“情报说明天交货前没有任何交易安排,少这一箱,会不会……”

  边铮握紧手里的校服。

  “看来在咱们来之前发生了计划外的事,十分的看守还没到,应该还没人知道少了一箱,先把货补上。”

  ……

  上午八点

  司令员办公室内

  一件校服赫然摆在章递忠的办公桌上。

  边铮和陶沧南站在办公桌前,神情严肃。

  陶沧南:“线人确定昨晚没有交易发生,而且窝点的看守也没有报过丢失一箱锅巴,早上对数一切正常,买家报告说下午交易正常进行。”

  章递忠的视线集中在校服上,“也就是说,在阿波罗突击队行动前,有人拿走了一箱含有LSD的锅巴,目前没有任何人发现。”

  边铮:“是。我们怀疑,可能是昨晚的看守人员监守自盗。”

  章递忠沉默了一会儿,下令:“陶队长,你们禁毒支队按原计划准备下午的交易和抓捕行动。丢失的那箱毒品,我们来负责找到。”

  “是,那就辛苦了章司令。”陶沧南说完与边铮点头示意,走出司令员办公室。

  “昨晚任务完成的不错,丢失的毒品与你们无关,幸好你当机立断补齐假毒品,才确保下午交易顺利进行。今天元旦,给大家放个假。少的那箱毒品,你和李迅单独出去跑一趟,尽快把东西找到带回来,尽量不要有太明显的动作,防止节假日引起市民的恐慌。”

  “明白。”

  ……

  上午十点

  购物中心刚开门,曾燃就一个人进去逛街了。

  这半个月在部队养成了习惯,她每天早上五点半准醒。

  曾燃这两天借住在路誉朋家,连路爸爸和路妈妈都是七点后起床。

  曾燃好不容易熬到九点半吃完早饭,想让路誉朋再带自己出来逛逛。

  晚上就要归队了,路誉朋死活不和曾燃出门,非要在家睡一整天。

  曾燃实在闲不住,就自己搜了搜路家附近的购物中心,准备逛逛街happy一下。

  新年第一天,大部分人都不会起这么早出门。

  购物中心人少的可怜,曾燃挨家店逛来逛去,试各种衣服,简直比训练还累。

  但好在基础训练这半个月都在做改善体能的练习,曾燃觉得自己逛街的战斗力比以往大增。

  路过一家运动品牌专卖店,曾燃本想直接走过,突然想到要不要给阿波罗突击队的战友们买些新年礼物。

  上次平安夜,曾燃和路誉朋不过送了大家几个苹果,每个人都特别开心。

  想来也是,特种兵一年都不一定能回家一次,除了迅哥的妻子和孩子在老家,包括边铮在内的五个人都是单身狗,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怎么会有人给他们送礼物呢。

  曾燃越想越觉得战友们可怜,当即走进专卖店,决定为每个战友准备一份新年礼物。

  衣服、裤子、鞋、帽子部队都有,曾燃走进来逛了一圈发现竟然没有什么可送的。

  刚要打电话问问路誉朋的建议,就看到了架子上摆着的一排运动手套。

  曾燃他们每天都要在健身房内做一些基础训练,部队只有作战手套,是不配备训练用的运动手套的,曾燃见到过黄越凯和米承训练时用自己买的运动手套,但是黄越凯的已经被磨的不成样子,米承的也洗褪了色。

  曾燃拿起运动手套,为每个人挑选了一个颜色,还特意为自己和路誉朋也买了两双,虽然他们俩在部队里不会呆很久,但是曾燃觉得,一起训练带一样的装备,才能更有集体意识。

  曾燃付了钱,精心在每双手套的标签上写上了战友的名字。

  红色的那一双,她特意单独留到最后,工工整整的在上面写下‘边铮队长’四个字。

  她还记得边铮说过“军人对红色都很敏感。”

  曾燃写好后,请店员帮忙寄快递送到部队。

  礼物,就是要从天而降,才会有惊喜。

  曾燃刚买完东西,手机上出现一条好友认证申请。

  曾燃点开一看,发现头像居然是昨天的红头发。

  当时因为没有现金,曾燃只好用手机给他转帐。

  曾燃看着红头发的好友认证,不打算理会。

  突然屏幕手机再次弹出他的认证,这次上面还多了一行申请文字:救救我,齐小钊疯了,他要杀了我们,我不能打电话,不敢报警。

  曾燃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有几条红头发的好友认证弹出来。

  我说的是真的……帮帮我……没有人能救我们,没有人管我们……

  曾燃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一行行文字,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慌。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前一天红头发在小胡同虐打齐小钊的样子,还有齐小钊看着他们离开时不甘的眼神。

  曾燃刚要拨打110报警,又意识到万一红头发是在骗她,那报警后损失的只有自己。

  定了定神后,曾燃在手机上找出自己让齐小钊留下的电话号码,曾燃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拨通键。

  一个很俗的彩铃声响起……

  曾燃足足等了将近三十秒,没有人接电话。

  曾燃觉得可能齐小钊就没给她留真的电话,毕竟对于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又是自己的债主,谁会留真的电话呢。

  曾燃刚要挂断电话,彩铃戛然而止,电话接通了。

  “喂,齐小钊?是你吗?”

  曾燃试探的询问。

  电话那头只传来很凌乱的杂声。

  “齐小钊?你能听到吗?”

  曾燃又问了一遍。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仿佛手机掉到了地上的声音,吓了曾燃一跳。

  紧接着,是一声很焦急的呼救声。

  “救命啊,救救我……”

  曾燃努力听了听,似乎是红头发的声音,但她不确定。

  “我们在学校库房,求求你了,帮帮我们吧……”

  声嘶力竭的哭喊,曾燃依旧不确定是红头发。

  “齐小钊,我错了,那箱货我不要了……钱也还你,四百,不,一千,都还给你,你放过我吧……求求你,齐小钊,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啊……”

  喊叫到沙哑的声音,曾燃通过断断续续的话语内容基本确定,是红头发。

  但是齐小钊怎么会要杀了红头发呢,明明昨天他被打得很惨。

  “喂,有人能听见吗?齐小钊你在吗?”

  曾燃试图与电话那头沟通,但是回应的只有一声声凄惨的喊叫。

  十几秒后,又一声巨响后,电话突然断了线。

  曾燃惊慌的情绪被刚才的通话刺激成惊恐,她的手不自觉的颤抖着,重新给齐小钊拨过去,却一直是忙音状态。

  曾燃努力回忆着刚才通话的细节。

  学校库房……

  曾燃记得电话里提到他们在学校库房,她赶紧用手机给路誉朋打电话,但电话一直没人接。

  曾燃有些绝望,路誉朋睡觉的时候手机会调成静音模式。

  站在空旷的购物中心,曾燃感到一阵眩晕,突然边铮的脸出现在曾燃脑海中。

  他说,有事给部队办公室打电话找他。

  曾燃强忍着不适,用手机给部队办公室打电话。

  电话接通了。

  曾燃急切的说:“我找阿波罗突击队的边铮队长。”

  电话里传来办公室机要员的声音:“抱歉,边铮队长今天外出,不在部队。”

  “他外出了?能把他的手机号给我吗?我是阿波罗突击队的曾燃。”

  “抱歉,边铮队长的私人号码我们不方便透露。”

  “我是他的部下,找他有急事,麻烦您通融一下。”

  “抱歉,我们有纪律。”

  曾燃下了出租车,站在一中的校门口。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齐小钊的电话打不通了,路誉朋不接电话,联系不上边铮。

  曾燃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只能先到一中来。

  站在因为元旦放假的一中门口,曾燃心乱如麻,电话里传来的哭喊声一直在她耳边回荡。

  曾燃一遍遍翻找手机通讯录,在C市她基本谁也不认识,连金子煦的电话她都没有保存。

  曾燃开始没来由的后悔,后悔自己狭窄的社交圈,后悔自己前一天多管闲事,后悔自己训练半个月,连战友电话都没有……

  曾燃突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了部队办公室的电话。

  “我找阿波罗突击队的副队长李迅。”

  “抱歉,李迅中尉今天外出,不在部队。”

  “那阿波罗突击队的其它队员呢,丁伟楠在不在,边战米承黄越凯在不在,他们只要有一个在就好……”

  “您稍等,丁伟楠少尉在部队,您需要找他吗?”

  “快一点,我很着急,谢谢。”

  ……

  “喂,我是丁伟楠。”

  “楠哥,我是曾燃,我在外面遇到突发情况,有急事找队长,你能给他打个电话吗?说我在一中,请他过来帮帮我。”

  “好,我马上向队长汇报情况,你先别着急,自己注意安全。”

  曾燃站在一中门口打了好几分钟电话。

  一中的门卫大爷走出来询问她:“姑娘,今天闭校,我看你在校门口站着半天了,有什么事吗?”

  “大爷,您知道学校库房在哪儿吗?”

  “库房?学校里没有库房啊,你说的是学校后街那个破屋子吧。”

  曾燃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地方,她只能紧紧的拉住大爷的胳膊,“大爷,您能带我过去一趟吗?我认识的弟弟好像在那边出事了,我不知道怎么过去。”

  大爷见曾燃一脸焦急的样子,便同意带她过去。

  ……

  曾燃和大爷走到后街的破屋子,大爷一把拉开破屋子的门。

  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曾燃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

  屋子里昏暗不堪,两个人躺在屋子中间,看不清楚脸。

  一个瘦削的身影靠在正对着门的墙上,耷拉着脑袋也挡住了脸。

  透过外面的光,曾燃清晰的看见,那身影上的红毛衣,正是齐小钊昨天校服里穿的。

  大爷也被吓坏了:“哎呀,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不会死人了吧! ”

  “报警,快报警,叫救护车! ”

  大爷听了曾燃的话恢复一丝理智,急忙往门外传达室跑。

  从小到大,曾燃都在曾爸曾妈的呵护下长大,从没受过委屈,也没被别人欺负过。

  她不曾见过这种情况。

  曾燃脑袋里的那根弦儿感觉马上就要绷断了,她知道出了大事,她害怕,她恐惧,她甚至不敢动一下。

  突然屋子里躺着的人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救……”

  曾燃害怕极了,她后退了好几步,捂住自己的嘴,才强忍住没有叫出声音。

  有人在求救。

  曾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步一步走进屋内。

  屋内地上到处都是没有拆开的袋装锅巴、酒瓶和碎玻璃碴。

  曾燃刻意躲避着玻璃碴,壮着胆子向靠在墙上的齐小钊走去。

  走近后,曾燃看到红色毛衣领口的脱线,真的是他。

  齐小钊周围散放着几袋拆开的锅巴和锅巴碎,他的两只手鲜血淋淋,其中一块碎玻璃还扎在他的手腕处。

  “齐小钊……”

  曾燃试探的叫了一声。

  “齐小钊……”

  曾燃鼓起勇气轻轻推了他一下。

  齐小钊渐渐有了反应,抬起头,眼神迷离的看向曾燃。

  李迅正开着车,副驾的边铮接到了丁伟楠从部队打来的电话。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一中。”

  边铮挂断电话后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脸色异常凝重。

  李迅知道肯定事情很严重,不敢耽搁,狂踩油门。

  边铮赶到学校后街库房的时候,曾燃被只有一米六的齐小钊抵在墙上动弹不得,手里的碎酒瓶马上就要扎到曾燃的脑袋。

  “齐小钊,你清醒一点……”

  曾燃费劲的说着话,她不知道瘦削的齐小钊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齐小钊的眼睛血红一般诡异,如同着了魔一样。

  边铮冲进屋内,三两下将齐小钊手里的酒瓶打落,曾燃跌坐在地上。

  齐小钊反抗得很厉害,身上多处有伤口,边铮都不得不双手谨慎的制伏他。

  李迅也冲了进来。

  边铮命令道:“先救人。”

  李迅急忙跑到倒在地上的两个人旁边。

  被制伏的齐小钊渐渐没了力气,身体疲软瘫在地上,不住的流口水,眼神涣散,边铮不敢松手,四处打量着周围环境。

  拆开的锅巴包装,散落在地的锅巴碎片,这个孩子不正常的状态……

  边铮判断,齐小钊应该吃了大量含有LSD毒品的锅巴,导致毒品中毒。

  曾燃听到屋外传来警笛声。

  她的视线开始模糊,有警察和救护人员不断走进来。

  曾燃突然感觉手很疼,她看到自己的手掌扎满碎玻璃,血肉模糊。

  曾燃觉得自己的意识也模糊了,身体向一边倾斜,马上摔倒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她。

  曾燃努力的睁开眼,但眼皮却越来越沉重,边铮的脸渐渐消失在她眼前。

  ……

继续阅读:Chapter17 不辞而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