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 相似的人彼此吸引
冰克若文2019-01-26 19:173,809

  Chapter9 相似的人彼此吸引

  “乾乾。”

  金子煦和章乾面对面站在警察局门口,气氛只能用尴尬二字形容。

  上一次两个人见面,还是半年前在B市的机场。

  当时章乾到B市因公出差,刚下飞机就看到金子煦给祝心好拿着行李,鞍前马后为她安排去北海道度假的行程。

  那次见面,祝心好对于章乾一如既往的视而不见,反倒是金子煦问了问章乾的近况。

  那时候,金子煦和祝心好还没有离婚,他还是章乾的姐夫。

  “你们什么时候离婚的?”章乾刚才听到了曾燃的祝贺。

  金子煦看着章乾那张瘦脱相的脸,凸显的眼睛更大了,眼神中的倔强与孤独更甚。他总是不忍骗她,“两个月前。”

  “司令知道吗?”

  “你姐应该告诉他了。他前些日子在边境进行联合军演,最近刚回C市。”

  “所以只有我不知道,或者说,你们根本没想告诉我。”

  章乾的话很平静,却让金子煦有些心慌。

  “乾乾,你知道的,如果你愿意,我永远是你的姐夫。”

  “我这辈子都不愿意你是我姐夫。刚才那个女的说的对,恭喜你离婚,摆脱了我姐,摆脱了我们这个家。”

  章乾说完刚要走进公安局,被金子煦一把拉住胳膊,章乾没有回身,盼望着金子煦能说出她想听的那些话。

  “乾乾,我从来没有觉得你们家、你姐姐是负担,你也不要这么想。我昨天见过司令了,虽然他没说,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对你的关心。这么多年,从你成为一名缉毒警察,他的担心就一直没断过。你也要……体谅他啊。”

  每一次章乾对金子煦的期待,都能被他亲手粉碎成渣。

  “谁又能体谅我呢?” 章乾咬着牙,不想让自己的眼眶泛红,她甩开金子煦的手,终究没有回头,大步走进了公安局。

  金子煦看着章乾瘦弱却依然挺拔的身影,一如十年前初见她的那样。

  章乾平复好心态,走进禁毒支队办公室。

  同事小马哥看见章乾回来了,急忙凑过来,“哎,章乾,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刚才回来的时候不说在门口看见家里人的车了吗?好久没见你这么高兴了。”

  “我看错了。”

  小马哥见章乾又恢复了平时冷淡的样子便不再招惹她,识趣的走开。

  是啊,章乾好久没有那么高兴了。

  刚结束了三天两夜的潜伏工作,回到局里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她日思夜想的白色奥迪Q7,章乾还以为她自己看错了,但他的车牌号,她倒背如流,怎么会看错呢。

  章乾回到办公室,急忙拿湿巾擦了脸,兴冲冲的就往外跑。

  她以为,他是来看她的。

  一次次满怀期待的走向他,又一次次失望而归,章乾已经习惯了。

  有什么办法呢,喜欢就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更何况她还是单相思。

  章乾本想尽快从这种自己不可控的情绪中调整出来,堆了一桌子的报告刚要开始看,这时手机上收到了一条金子煦发来的信息:乾乾,你太瘦了,多吃一点,注意身体。有空给你爸打个电话。

  章乾看着这行字,还是湿了眼眶。

  十年了,他的温暖,从未改变。

  ……

  十年前的那个周五下午

  已经住校一个月的章乾不得不背着脏衣服回家。

  一进门,章乾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和父亲介绍改良版军需用品的金子煦。

  二十二岁的金子煦笑着和十五岁的小章乾打招呼,章乾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表情,只依稀记得,脸烫的仿佛要烧起来。

  后来章递忠留金子煦在家里吃晚饭,那是章乾第一次,盼望着家里的晚饭时间。

  但是晚饭时,突然不想去约会的祝心好回来了。

  二十岁的祝心好,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穿着章递忠给她买的最新款式连衣裙,出现在金子煦面前,金子煦的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这美丽的洋娃娃。

  坐在祝心好旁边的小章乾,洗的泛白的校服袖子,被生生攥出了褶子。

  晚饭间,金子煦果不其然对祝心好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好感。

  祝心好向来懂得如何让喜欢自己的男人更迷恋自己,坐在主位的章递忠也是面带笑意的看着郎才女貌的一对,甚是满意。

  那一刻的章乾,比独自住在学校空荡荡的宿舍更孤独。

  金子煦是个好男人,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小章乾的格格不入,试图把她拉入这顿温馨的晚饭。

  但金子煦的好,有时候会给章乾带了更大的伤害。

  章递忠对她的冷淡,祝心好对她的视而不见,原本章乾努力想要漠视的一切,被金子煦的到来和有意挽回再次放大。

  直至现在,章乾还一直会想起那顿晚饭,每次回忆,她都坚信自己的人生一定不会比那时更惨了。

  金子煦又何尝会忘记那顿晚饭,除了对祝心好的一见钟情,还有那个咬着牙吃完一顿饭、让人心疼的小丫头。

  其实初见时章乾羞涩却明媚的笑容,金子煦一下子就看穿她也是一个阳光温暖的人,和自己非常相似。

  后来成为章递忠的女婿后,金子煦慢慢也了解了他们父女三人这样的原因。

  章递忠的妻子生下祝心好后本就身体很差了,但是不忍章家断了香火,章夫人冒死怀上章乾,结果死于难产。

  章乾如果是个男孩,章递忠这些年都不会这么怨恨她,偏偏章乾是个女孩。

  章递忠将对妻子的不舍全部转移到与母亲相像的大女儿身上,并为她改了妻子的姓氏姓祝,从此宠爱有佳。

  而他给章乾的,只有这个妻子临死前留下给儿子的名字。

  章递忠的态度对祝心好影响很大,比起妹妹,祝心好更把章乾当作一个让自己失去母亲的外人。

  这些年,金子煦知道章递忠对章乾不是没有后悔过,但老爷子在部队当了那么多年领导,实在低不下头和女儿和解。

  金子煦屡屡充当他们父女的润滑剂,但结果都差强人意。

  章乾确实很委屈很让人心疼,但金子煦清楚的知道章乾喜欢自己,所以很多事他无能为力,不能去做。

  无论以前还是现在。

  ……

  阿波罗突击队终于归队了。

  边铮带着五名队员笔挺的站在司令员办公室。

  虽然少了鲍凤强,但全员已经将状态调整到最佳。

  军人,流血牺牲在所难免,剩下的人必须擦干眼泪继续努力向前进,因为国家和人民依然需要他们。

  章递忠看着眼前精神抖擞的六名年轻人,心里一阵感慨,国家有这样的士兵,他有这样的部下,是何其荣幸。

  归队报告完,除了边铮,其余五名队员回到寝室休整。

  “边铮,我找你说几个事。”

  “您说。”

  章递忠看着边铮一本正经的站在办公室里仿佛接受命令一般,不禁被逗笑。

  “是私事,你放松一点,坐下吧。”

  边铮得到司令的批准,板正的坐在沙发上。

  “这次休假回家了吗?”

  边铮摇摇头。

  “为什么没回B市看看家里人?”

  “习惯了,我和边战不回去,他们反而更放心。”

  “30了,想没想过成家?”

  边铮没想到司令会说这个话题,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没有,我目前只想做好一名军人。”

  章递忠满意的点点头,从抽屉里把章乾的警官证件照放到桌上,直言道:“这是我小女儿,C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一名警察。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以接触试试。”

  边铮看着章乾的照片,没有接话。

  “边铮,你给我个态度,成还是不成。”

  敲门声适时的响起,金子煦带着‘太阳计划’的策划案来找章递忠。

  边铮看完‘太阳计划’的策划书,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突然闪过那个在公安局门口偷偷骂自己水平差的女人。

  曾燃的策划案里有很多被忽略的实际问题和操作上的漏洞,她是怎么能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水平差的呢,边铮实在想不明白。

  金子煦:“实际问题肯定存在,这也是我来部队的原因。我不想‘太阳计划’成为一个空想主义,我也向司令和边铮分别保证过,这绝不是一个商业化的项目。所以既然要做,就要解决这些问题,落实到实际当中。”

  边铮将策划案放在茶几上:“我个人认为,这个项目,不需要阿波罗突击队这样的国家特种先锋部队来配合,新兵连就能完成。”

  金子煦反驳道:“确实是这样,但我想强调一下,‘太阳计划’后期的策划中,是有需要贴身取材拍摄实际作战画面的。这是纪录片项目,不是真人秀,只需要装装样子就可以了。”

  “老金,你应该清楚,战场不是闹着玩的。实际作战中,没有一个军人能做拍摄人员的贴身保镖。”

  金子煦早料到边铮的担忧,拿出了一份申请书,“所以,我向司令员提出申请,参与拍摄的两个工作人员,按流程申请参与为期三个月的基础军事培训,增强自身的军事素养和体能,这将算作‘太阳计划’的前期筹备工作的一部分。”

  章递忠翻阅着申请书,连连点头,“参与基础军事培训,是个不错的提议。‘太阳计划’这个项目呢,我也和各单位负责人讨论过,大家一致觉得确实可以尝试一下。边铮,你带着阿波罗突击队参与这个项目未尝不可。一来,阿波罗突击队需要时间物色一名新的爆破手。二来,整个军区,能兼顾队内训练和这两个工作人员培训的,就只有阿波罗突击队了。”

  章递忠话已至此,边铮服从命令,站起身立正,“是。”

  金子煦见边铮表了态,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边铮和金子煦正准备走出司令员办公室。

  章递忠叫住边铮:“把这个带走,联系方式和个人信息在后面,你自己看着办。”

  边铮看一眼章递忠递过来的章乾的照片,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金子煦没有说话,先走出了司令员办公室。

  金子煦和边铮并排走在走廊里。

  金子煦刚才注意到了边铮的犹豫,询问道:“不喜欢?”

  “没感觉。”

  边铮说话从不拐弯抹角,金子煦明白章递忠这配对的计划要落空了。

  “那不用勉强。”金子煦将两份个人资料递给边铮,“我这两个人,以后就是你的兵了。”

  边铮接过资料,曾燃的证件照一下子映入他的眼帘。

  ……

继续阅读:Chapter10 突如其来的军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