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朴家朴苗
子袊2019-02-06 23:323,251

  我站在一旁都看傻了眼,真是奇迹呀,这孩子到底是什么人,这本事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呀。

  我估计连我爷爷或者是张邪都没看见过这样的事情,真是绝了!

  随着最后一丝煞气的消失,天云竟然还满意的打了个饱嗝,感情他还真的把这煞气当成了宵夜!

  “大哥哥,这煞气真不错,你要不要来一点!”

  此时我满脑袋黑线,这玩意可不是我能吃的,我连忙摆手,此时我再也不会给他当成一个小孩子来看了:“我不吃,我不吃,你吃,你觉得好吃就好,你吃。”

  封老在一边看着大笑。我以为我的眼睛够怪胎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怪胎!怪不得他那么亲近我!

  “好了,天云,能感觉出来它的本源吗?”

  小天云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转了下:“大概在那个方向。”

  走到阳台上,注视着天云指的方向仔细想想在那边有些什么地方,可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来,我只记得那边有一个中学,记得去年爷爷突发奇想想让我上学,结果去那边报名人家还不收我,其他的我到也是不怎么记得。

  封老点点头,似乎对于天云的判断没有一点怀疑,当然我也不会去怀疑一个连煞气都能吃的人。

  掏出了一直都插在后背的铜钱剑,真是苦了这老兄弟了,跟着我以后一次也没风光过,这次要是找到了真相一定要让它出出风头,怎么说这也是除妖利器呀。

  我听从封老的话,将镇尸符贴在了女尸的额头上,用封老的话来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谁也不知道在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世事无常。

  眼看时间还早,已我的本意是想现在就赶去找那什么本源,但是封老去拦住了我,说这么晚去还指不定发生什么,最好还是明天白天和警察一起去。

  对于这点我就有点搞不懂了,我觉得一般做这样的事情不都是晚上悄悄进行吗?

  对此,封老只是淡淡的一笑:“小伙子,你还年轻,要懂得利用身边的一切,不要每次都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也许是当时太年轻,没听多明白,只是隐约有些道理。

  不过我现在还有事情做,那就是将尸体给送回停尸间,我可不想和这尸体共处一室度过一晚,不然那样我真的会睡不着。

  我告诉封老学校大概的方位,他们便先过去了,说好了在学校的大门口等我,而我则是要把尸体给送回去,没办法,只有我有这个力气,总不可能叫天云那个小孩来背。

  开始回来的时候是和封老一起的,至少还有个人说说话什么的,现在倒好,一个人背着具尸体走在各种小路上,这场景真是怪异。

  一路上,什么都没发生,平安的松尸体到达了停尸间,只不过给我可累坏了,这不刚送完尸体,现在又要马不停蹄的赶往学校那边。

  等我到学校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是大汗淋漓了,可是却不见他们两人的身影,难不成他们迷路了?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去找他们的时候,天云的身影先一步出现在我的眼睛里。

  “大哥哥。”

  我摸了摸天云的头:“你爷爷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这老头总不可能马虎到大晚上的让孩子一个人在路上?

  天云指了指身后:“爷爷有点不舒服,说让我先过来找你,他等会就到。”

  我点点头,没想太多,还没过几分钟,封老才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我们的身边,透过昏暗的路灯,不难看出他的脸色有些惨白。

  “您没事吧。”当心他的身体。

  封老摇摇头:“没什么,老毛病了,过一会就好,天云,找到那煞气本源确切的位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封老此时比我还着急,我记得开始他和我说过,会等着警察和我们一起去,现在倒好。

  天云还小,毕竟没有像多少,听了自己爷爷的话,很开心的点点头,连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只见他大大的张开嘴巴,轻轻一吐!

  竟然有一团拳头那么大小的黑气从他的口中飘了出来。

  那团黑气,像是昏迷才醒的人类一般,先是在原地转了转,接着飞速钻进了我们身后一栋楼房内。

  “在里面,上去看看。”封老的眼睛很好,带头走进了楼房内。

  跟在后面抱着天云,新乡这个人也真胆子大,就住在学校边上!

  “应该就是这里了。”来到五楼,封老停住了脚步。

  我点点头,放下天云,刚准备大脚踹开房门,封老一把拦住了我:“别冲动,我来。”

  只见封老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料,咬破手指,在布料上画起符来。

  “急急如律令,开。”话刚说完,大门应声而开,我去,真是神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五鬼开锁符咒?第一次见,真是神奇,看来封老要是去当小偷的话,没有什么是他偷不到的。

  就在我还胡乱猜想的时候,天云已经从我们的中间溜了进去,我立马就急了,加入被人发现那不就完了。

  可是还好,等我们进去之后,发现屋子里并没有人,只是在客厅中间摆满了法器。

  在一张供桌上,摆放着三个草人以及三张写着不同生成八字的黄纸贴在草人上面,还有一只香炉。

  “三魂七魄归煞法。”封老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了口。

  “想不到还有人会使用这样的邪术,虽然不完整,但是想害一个人绝对是够了。”说完,封老咳了几声。

  小孩就是小孩,无所顾忌,见到这屋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到处看,见到什么就拿什么。

  说实话,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有人给房子里布置的和道场一样,屋里里贴满了符咒,就连我们给灯打开来,那颜色都是红色的。

  看来人不在这里,我和封老决定这里的东西什么都不动,既然人不在我们就不能引起他的警觉,我们先回去,反正知道地址了,等天亮了叫上陈队,来抓个正着。

  可是世事无常,就在我们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大门打开了,一身随意打扮的中年男子腰里搂着一个女孩就这样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和我们撞了个正着。

  我们两边的人都愣了一下,我清楚的看见,他怀中的女子身上还穿着校服,此刻应该是昏迷状态,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就算是白痴也能反映过来他要干吗。

  二话不说,想起王叔夫妇死去时候的样子以及刚刚那名坠楼而死的女生,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抽出铜钱剑,将童子眉往上一抹:“急急如律令!”

  铜钱剑不止能对付那些妖魔鬼怪,对付这些炼邪法的人同样也是不可缺少的武器。

  男子反应极快,见我一见刺来,连忙将怀里的女子当成了挡箭牌往身前一推。

  “草!”急忙收手抱住女孩,如若不然不是我的铜钱剑坏了就是女子被我刺伤。

  男子见我收手,一个箭步从我身边溜过,站到了供桌之前。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闯入本道爷的家里,找死吗?”见我们一个小伙子一个老头,还加上一个小孩,这男子似乎一点也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非常镇定的质问着我们。

  “朴家人,难道都是这样色胆包天吗?”封老这时站到了男子面前,冷不丁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男子闻言,眉头一皱:“你是谁,为何知晓道爷我的姓氏。”

  封老嘿嘿一笑,极为神秘:“朴顺应该是你的父亲吧,而你,应该就是朴苗吧。”

  看那男子的眉头川字慢慢的形成,就知道这封老猜的绝对没错。

  “普天之下出了你们苗家人能有这样的色胆,我还真想不出,只不过你们家出了你这么个逆子。”封老突然非常严肃,我看上去怎么都像是长辈在教训晚辈,有点搞不懂。

  朴苗咬了咬牙:“嘁,别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坏了我的好事,今天你们就留在这吧!”

  一段不知命的咒语从朴苗嘴中麻溜的念出,周围的灯光竟然开始忽亮忽暗起来,周围的空气也随之急速下降。

  见状,封老连忙拿出一根红绳,在地上迅速摆了一个圈:“带着他们进去,千万别出来!”

  我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只能抱着那女孩带着天云走进圈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封老和朴苗,看这样子,是要斗法了!

  “三申敕令吾魂归,草人断路摄阴阳,王氏夫妇,速速听令,敕!”

  供桌上的两个草人被朴苗这样一指,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竟然双双立起。

  两个黑气从草人身上不断的往外直飘,慢慢的形成了两个人样!

  王叔!沈阿姨!

  “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能破我的双魂煞!去!”

  王叔和沈阿姨的魂魄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双双幽幽的飘向封老,速度极快,只在眨眼间,两魂魄已经站到了封老的面前。

  封老负手而站,好似完全不把双魂看在眼里,咬破舌尖,一丝鲜血喷了出去。

  这看似就和吐口痰的动作,竟然就这样轻易的逼退了双魂。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斗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