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身后的危险
子袊2019-02-09 11:073,241

  陈队似乎比我更加的着急,让我取回草人就赶紧来这通知他,然后一起去我家招魂。

  出了警察局,整个人都轻松了,刚刚那感觉就好像是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就快进去了被人又拉了回来,真是爽呆了。

  外面的空气可真新鲜呀,我可不想去牢里给朴苗作伴。

  刚出来,外面的太阳已经不是那么的大了,至少不会那么热。

  无意中,透过一丝夕阳,我好像发现胡白儿的身后有个什么东西,可是等我近距离观察的时候却啥都没有,害的我被胡白儿大骂了一通,说我是变态。

  也许是我多心了吧,没怎么在意。

  这次去虎村在让我走的话打死我也不干了,除非我想好几天都不能动。

  在和胡白儿商量好的情况下,我们包了辆车过去,回来的时候她施法带我回来就成。

  白天的虎村完全没有晚上那副狰狞的模样。

  给人的感觉很安定,像一座古村,四处环山。

  “这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其实我没觉得这里有啥不对的,看了看四周,除了没有人,没有什么小动物,一切正常。

  “别想多了,走吧,拿完东西就撤。”轻轻拍了拍胡白儿的后背。

  胡白儿自顾看了看周围,没说话,便跟在我的身后一步一步走着。

  再来这小木屋,我可没多想,反正里面什么都没有了,直接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和昨天晚上的布局一个样子。

  “等我下,我去拿个草人就走呀。”不知道为什么,胡白儿看了房间里乱糟糟的,没有进来,大概是怕脏吧。

  我记得,昨天晚上桌子上的布被我给抽出来裹在身上了,上面的东西也都散落到了地上。

  凭着记忆,蹲下身,慢慢寻找小草人来。

  应该很好找,毕竟昨天晚上看了一眼,那两个草人身上都是焦的,乌漆墨黑的,应该很好找。

  只不过我翻了好几遍,愣是没见到草人的踪影,真是奇了怪了。

  “怎么会这样?”

  难道有人来过这里吗?怎么唯独那两个草人不在了?

  “找到了吗?”胡白儿在门口处催促着。

  我摇摇头:“等一会,我在找找,我明明记得就在这一块,怎么不见了?”

  没有理由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快一点,我总觉得这里不对劲。”胡白儿似乎越发的着急,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可是当我把这间一眼可以望穿的小木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见到有什么草人,就连根稻草都没见到!

  在门口处看着和疯子一样寻找草人的我,胡白儿的脸上写满了不安,咬了咬嘴唇,走了进来一把将我拉了起来:“快别找了,快回去,这里真有问题。”

  我很不甘心,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个好机会能洗清自己的嫌疑,能让我以真面目视人,可是为什么现在什么都没了!我真后悔昨天晚上为什么不顺手把那两个草人都带走!操!

  “滚,别烦劳资!”不知道为什么,当胡白儿拉起我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整个人火到要爆炸,一把甩开她的手臂,继续趴在地上不停的翻着,我总感觉那草人会在我下一个找的地方出现,可每次都是失望。

  胡白儿愣在了原地,她不知道自己作错了什么,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凶她!

  “韩佑,你发什么疯!骂我做什么!”

  愤怒,我从来没有感觉过自己还能这样的愤怒,她不让我继续找草人,就好像是有人想要我命一样。

  停住身形,转眼死死的盯着胡白儿:“你懂个什么东西,如果找不到草人就不能证明我的清白!我不想每天都这样用着另外一个人的样子来面对所有人!我想回家!我要找到我爷爷!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我需要我的亲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就是感觉整个人都不好。

  当我说出这些话,就连我自己都没明白为什么会对胡白儿这样说,好像自己的嘴巴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不管是什么话自己就这样冒出来了。

  可是当我看向胡白儿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了,看周围的一切变的通红,怎么会这样?难道说现在和胡白儿说的一样?有危险?

  还不等我说话,胡白儿气的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但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愤怒:“韩佑,我这些天好心帮你,四处奔波,到头来还要被你骂!我看错你了!”停顿了一会儿,胡白儿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没想到你现在倒好,眼睛都红了,是想杀了我是吧,来呀!我是只狐狸,你是阴阳先生,你杀我是很正常的事情,动手呀!憋着干嘛!你是男人嘛?”

  刚想开口,突然感觉一阵阴风从我耳边吹过,还没等我说出话,胡白儿竟然在我面前直愣愣的后倒着飞了出去,双眼瞪大,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白儿!”我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见状,我连忙冲了出去。

  胡白儿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呼吸十分急促,血液不停的从口中流出。

  “白儿,你别吓我,刚刚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急了,真的急了,看着胡白儿现在这样,我完全失去了方寸。

  双手拖着胡白儿的脸,任凭鲜血流在我的手上,却没有一丝办法。

  “小心,有人要杀我们。”胡白儿受了重伤,强忍着疼痛,轻声对我说出。

  此刻不用她说我也看出来了。

  扭过头,满脸愤怒的我环视着四周大声吼道:“操你妈的!是谁!出来,不是要杀老子吗?给老子滚出来!”

  “天煞的人,怎么都喜欢做缩头乌龟,有种面对面的来!”我放下胡白儿,独自站起身,我就不信了,都他妈是一条命,谁怕谁!不就是会点邪术,老子还会法术呢!

  “六丁守身,六甲护魂,唯吾三魄,入定乾坤!”在遇见这些事情之前扯开上衣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了。

  “就这么点本事还敢这么嚣张,果真你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望向声音来源,一名身形和煞灵差不多的银发男子真站在小木屋的屋顶上,双手环胸藐视着我们。

  又是白头发?

  “你是谁!”

  “我?煞灵堂主坐下风妖杨青旭!”

  天煞!又是天煞!

  “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真不知道为什么上面人会这样重视你,明明只是一只蚂蚁!”杨青旭飞身从屋顶跳落在我面前,仿佛我连得到他正视的权利都没有。

  不过他确实有这样的本领,刚刚击中胡白儿的那一拳速度太快了,力量也是相当的大,如果那一拳是打在我身上恐怕必死无疑了,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先攻击胡白儿。

  “今天可没人帮到你了,你小子运气到也不错,上次我们堂主来的时候张邪那个煞星竟然会在你身边,也算是你捡了一条命,不过今天,我看你是在劫难逃了吧!哈哈!”杨青旭很猖狂,不过他也有这样的本领。

  我什么话都没说,安静的咬破手指,在右手上画了一道破煞符。

  “本来还想多看会戏的,不过好像你小子竟然能慢慢的让我的迷香散去,也算是比较特别吧,如果不是那只小狐狸一直想走,坏了我看戏的心情,我可不会出手。”

  看戏?看什么戏?不过现在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

  “你的话太多了。玉卿破煞掌心符!急急如律令!”

  此时的我连和他多说一句话的心情都没有,要是换个人,说不定我还想从他嘴巴里问出点什么消息,可是现在的我一点心情都没有。

  他竟然敢将胡白儿伤的这么重!

  见我冲过来,没想到这杨青旭不闪也不退,而是和我一样的动作,咬破手指在手上不知道写了什么。竟然同样也朝着我打出了一掌。

  是要比力气了?谁怕谁!

  本以为我们的手掌会接触到一起,没想到就在还有两里面的距离是,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怎么也不能碰到他的手,而他也是一样。

  此时的我不能在前进分毫,而我的手臂,也在慢慢的朝后退着,似乎他的符咒更加的厉害。

  一咬牙,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回顶,我不想在让任何人保护,我想要能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见我和自己相持不下,杨青旭皱起了眉头:“还敢和我对掌?不想活了!死吧!”突然,杨青旭大叫一声,我就感觉好像迎面冲来了一辆汽车,一股气流竟然直接给我转飞了!

  重重的摔在地上,眼睛里直冒金星。

  眼前血红的景色慢慢褪去,世界原本的色彩重新映入眼帘。

  而此时,站起身来的我,能清楚的看见,在我左手掌中还抱着纱布的伤口处慢慢的泛着红光。

  这不是幻觉,也不是梦。

  难道这是血尸眼给我带来的力量吗?

  用力一握拳,红光散去,在下一秒,散去的红光竟然包裹住了我整个拳头!

  “杨青旭,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 血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