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路归不2021-09-24 12:463,617

    月恨•逐日(四)

   又一天,夕阳薄暮,他的希望一点点消失在地平线下,满月洋洋得意地笼罩着大地。洛瀚已经跑了好久,每日都是一边大喊着‘阿年’,一边疾跑,拼劲全力,只为那一回眸的嫣然。可是,他又累又渴,再也站不起来,连坐的力气都没有,明早······明早,怕是不会再醒来。

  “阿年!阿年!阿年!······”虚脱地躺在干裂的土地上,身上的汗意瞬间蒸发,他倔强地挺着头,一声声地哀吼着,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洛瀚!我可怜的孩子!你怎么会······”一个玉貌花容的女人踉踉跄跄地跑近,大呼小叫地扶住洛瀚的头颅。

  “母亲,你怎会在这里?封狄··他···他肯放你出来了?”唇裂嗓干的洛瀚,激动地一把抱住自己的母亲馥姫,感受着她怀里的温暖和清香。

  “傻大个,为什么那么傻?你没看出来,有人在害你吗?”

  “阿年!阿年!我的阿年!我终于见到你了······”

  “哈哈······馥姫,这就是你跟后羽的好儿子······哈哈······的确继承了他父亲的见异思迁,锲而不舍,还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馥姫,你应该欣慰!”银发纷逸的封狄开怀大笑,万分的意足,一挥手将戚戚欲泣的阿年定在原地。

  “是你在害我的儿子?”馥姫恨恨地说道。“你终究不愿放过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

  “馥姫,你说错了,是我们在害你的孩子,还有我们的孩子!”柔若无骨的姮娥冷硬硬地笑道,用芊芊玉指将三人指了个遍。

  “你?你!······”馥姫立时了然,脑中一片哀绝的空白,将口中的怨怼之词咽了下去。

  “你不是碧潭的水神?你们一直在骗我?”痴沉的洛瀚终于了悟,不愿相信地问道。

  “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碧潭的水神,但我真是水神,洞庭湖水君!如假包换!”银发纷逸的封狄笑盈盈地说道,面色无比舒畅地指了指姮娥。“是我和阿年的母亲在害你,跟阿年无关!她一直生活在月神宫,根本不知道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还有同父异母的你。她是真的喜欢你,可是她是你唯一的妹妹,你们不可能在一起!”

  “阿年!妹妹?不,不,不······你们骗我?”洛瀚躺在母亲馥姫的怀里,痛苦地挣扎起身。“你是骗我对不对?阿年!你告诉我,他是在骗我是不是?”

   阿年一动不动地望着他,眼里欲流的泪一起被定住,连同她重重的思念,沉沉的担忧。良久,洛瀚的眼瞳暗涣,嘴角挑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弱弱地说:“阿年,不管你是谁?谁的女儿?谁的妹妹?我····我依然将你留在心里,你只是我的阿年!阿年!阿年!阿年···好想你···”

   阿年没有回应他!还是依然不肯接纳他的真心?他抛弃了一切,搭上了自己一条命,难道都是一厢情愿,自娱自乐?她到底有没有一点在意,哪怕一点点?随着一声低一声的呼唤,洛瀚无力地闭上了双眼,安心地躺在了母亲的怀里,嘴角噙着一丝无奈的浅笑,静静离去。

  “痛苦吗?恨极了吧?馥姫,我姮娥所受的一切,今日都还给你!从今后,月神宫不会再冰冷,池水会长流,桂花会常开,而我和后羽的女儿,也会永永远远地陪着我,沧海桑田,地老天荒·······哈哈······”姮娥长袖一舞,将不能动弹的阿年卷入怀中,一旋身,飞向了皎皎的圆月。“封狄,从此后,你的馥姫就只能陪着你一人了!她心里惦记的,都不存在了,你可以放心了······哈哈······”

   “啊!······”馥姫仰天哀嚎,一声连一声,震天动地,震得远飞在穹空中的阿年一阵阵绝望,一点点心碎。

   自此后,月神宫中冰封尽消,清静冷凄,池水长流,桂花常开。吴刚依旧整日卖力地砍着开了花的桂树,姮娥依旧驻足池边整日透过水镜眺望着人间,只是怀中多了一只雪白瘦小的兔子。

  “阿年,你还在怨恨母亲吗?他的肉身已经化作一片桃林,魂魄打入轮回,并未烟消云散,为何你还流泪不止,生生泡红了双眼?难道,只有将你困在一只兔子体内,才能让你留在母亲身边吗?”

   碧海青天夜夜静,姮娥一夕夕地抱着阿年,喃喃地重复着相同问话,却从没有得到一声回应,只有一滴滴滚烫的泪珠划过她雪白的手背,那么灼。(完结)

  ***************************************

  短篇小说《月恨•逐日》的灵感来源于几个大家耳熟能详小传说,而它的后续是长篇小说《落日的倒影》。

  《落日的倒影》为防止与别人的作品有重叠,在角色、情节等方面会有些许的改动。两位主角将在现世再重聚,将未完的宿孽了结,期望大家喜欢。谢谢!痛斥盗版!痛斥抄袭!支持原创!

  ****************************************

  《落日的倒影》楔 子

  清晨早过,晨练的人们渐渐散去,锦湖公园里新来了打发闲暇时光的又一批访客。环绕锦湖的步道上一圈垂绦绒绿的柳树欣欣向荣,树下置着一圈环湖的木长椅或多或少地坐了人。

  “话儿说,锦湖公园建在锦湖之南,先有锦湖,后建的锦湖公园。然而,锦湖原先却不叫这个名儿!你们知道叫什么吗?”

  一位满头白发的大爷坐在环湖的木椅上,外斜着身子跟旁边木椅上坐着的两位大妈津津有味地说道。“锦湖原来叫‘落日泡’,传说后羿射下来九个太阳,其中的一个太阳坠地,砸出来好大一个坑,经过日积雨累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大水泡。再后来临海市市区重新规划扩张,这‘落日泡’被开发商看中,深挖广阔了好一阵子,建成了临海市最大的水上公园,‘落日泡’正式更名为‘锦湖’,水上公园便随着锦湖取名为‘锦湖公园’。”

  “哦!原来还有这样的来历,真不简单呢!”挨的最近的大妈满脸吃惊地讶道。

  “可不是嘛!每天傍晚,你就来锦湖旁边看,残阳斜照湖面,一片橙光似锦,光彩熠熠,余霞成绮,好不醉人!”白发苍苍的大爷眉开眼笑地夸赞道。“开发商在锦湖东边盖了好大一片房子,正因为这锦湖的美景,可赚了不少钱!”

  “啧·啧·啧·扯淡···扯的真好!一个破水泡子都能扯出神话传说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懒散散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柳树上,抱着膀子听得直晃头。“阿年,你听听!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你说,扯就扯吧,可不得尊重一下被借名的神仙!你亲爱的便宜老爹竟然给改了名字!”

  十七八岁的少女身量不高,一头红棕色的头发高高盘起,鬓边插一朵白色彼岸花,外罩一件唐式红色大袖衫,内里是绿色齐胸襦裙,一身红配绿的风媚俏艳。她的旁边站着一位身材略高些的年轻女子,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身白色长衫长裙,雪白的长发无风轻舞,一脸的淡然与恬静,灵动雅美。

  “你那个便宜老爹,好歹曾是天界响当当的神箭手,天帝亲封的‘铉羿神将后羽’!怎么到了人界,连名字都给改了?后羿··后羽··后羿··后羽?”十七八岁的少女抱着膀子继续嘟囔着,全没注意到旁侧被称为‘阿年’的白发少女,周身气息微敛,眼睫毛轻颤不止。

  “朝合,你真的确定‘铉羿神将后羽’不是我的亲爹?我与追日的夸父族首领···洛瀚···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真的不是兄妹?”阿年依然一脸的淡然与恬静,而一头雪白的长发却无风自舞得更加纷扬。“那我··我的亲爹是谁?”

  “我这一天都跟你说了八遍了,你怎么还在怀疑?我再说第九遍——你跟那个傻了吧唧、追着太阳一直跑的夸父族首领洛瀚···既不同父,也不同母!你们两个没有一点关系!你们是纯粹而又单纯的路人甲与路人乙!”朝合抱着膀子将身体转正,面对着阿年很严肃地说道。“我朝合,六界之内唯一的诅咒之神,威名赫赫,深孚众望!我为何要骗你一个无品、无级,在六界连排名都没有的、还能自己炼丹把自己吃成满头白发的、早已丧失全部法力的废材仙子?你家是有灵泉宝矿吗?我会稀罕?至于,谁是你亲爹,我觉得····这个得问你亲娘!你等下一回,我师父再喝醉了,我再帮你套套话···兴许能问出来呢!”

  “我信你!我真的信你!”阿年脸上显出一片哀色,白色长发恢复妥帖,柔顺顺地垂下。“谢谢你告诉我真相,也谢谢你把我带出月神宫,我被困得···太久了!太久了!”

  “不客气!谁让阿年你是我在六界内唯一的朋友!为你两肋插刀是应该的,只要你不插我两刀,一切都OK!”朝合从宽大的袖子中掏出一个金油油的大橙子,捧在鼻尖下悠哉哉嗅着,貌似十分喜欢橙子的气味。

  “借我一点法力吧,朝合!”阿年忽若醒然,一把拽住诅咒之神朝合红艳艳的大袖子。“我这四千六百多年···法力全失,连破除最简单的禁止都难,更别说走出月神宫!如今···既然有机会再次来到人界,寻到了洛瀚的踪迹····我想··我想给自己一次机会。求求你!朝合,借我一点法力吧!”

  “你是认真的?”诅咒之神朝合从橙子的诱惑中抬首,很不解地望着阿年。“你要知道,每一个选择便会产生一个转折,转折后的结果会千差万别,甚至会截然相反,所以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不用了!我已经后悔了四千六百多年····够长了!”

  “唉!凡人有句话说,吃一百个豆不嫌腥,应该说的就是你!倔强的像个驴子!”朝合将黄油油的大橙子塞回袖子中,抬手将鬓边插着的白色彼岸花取下,放在额头轻触。“成全不代表赞同,以后不管结果如何···你··你都不要求我、怨我、恨我!你自己的选择,必须自己承担!”

  “我明白!不会怨恨!我需要的是···再一次的机会,心甘情愿的再一次机会!”

  “唉!愿你···称心如意!”

  一朵白色彼岸花被诅咒之神朝合随意地插在阿年的耳后,眨眼间,一层血色秒速将白色彼岸花侵浸。些许是有些痛,阿年的眉头微蹙,猛地玉身一震,一股灼热的力量自痛处袭遍全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恨逐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恨逐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