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琳琳2021-08-08 09:023,717

  尽管南京的百乐门不比上海的大上海是晚上大街上依旧灯红酒绿,人来人

  往,聚集着南京里来消遣享受的达门显贵,婉转动听的《夜来香》,嘹亮好听的

  爵士乐,从“百乐门”传来。

  门保站在那里接待往来的客人彬彬有礼,虽然战争已经开始却丝毫没有降低

  这里的热闹气氛。

  门口稍左站在那昏黄的路灯下站着两个人二十来岁模样。男子一身时髦的西

  装高大帅气,女子身着一身紫红色的旗袍上面绣着雅致的金菊,含苞或怒放,朵

  朵精致大方,沿着一边蔓延到胸口,漂亮的展现出女子玲珑有致的身姿。

  “我想和你好好的,夏溪”男子紧紧拥着女子,好似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

  “是吗?”女子不动声色的挣脱他的怀抱,从手包中拿出口红和粉饼盒补了

  一下妆,莞尔一笑。她轻轻的踮起脚尖,亲吻他的额头,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口红

  印子,便转身要走。却不料男子拉住她的一只手,一把将她再次拉到身边。

  “大少爷,闹够了没?”女子依旧撒娇笑着说。

  “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那都不许去!夏溪”

  “是吗,我不信。”她甩他的手甩不开,眼神轻蔑的笑瞧着他:“薛大公子,

  可别忘了我只是个百乐门的歌女。”

  他终于松开她的手,她笑了。

  “薛大公子还真是可笑,这整个南京城有谁不愿高攀薛家。可大公子偏偏喜

  欢我这风尘女子,真是家门不幸。”轻轻的甩甩手“你与我本来就是走个过场,

  又何必这么认真冲动?不怕坏了门风啊。”轻笑,指尖轻挑薛家明的下颚。

  “夏溪,你够了!你究竟还要我怎样?要怎样?”抓住她的手气急甩开,这

  一下夏溪没有站稳往后重重的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倒。

  她终究没回答他,泪眼看了一眼扶住她的那个男人二人便一起进去了,嘴角

  闪过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笑,只剩下薛家明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门口。

  后台

  “夏小姐过来了,您先换衣服我一会给您补个妆”化妆师站在一边让开过

  道。

  “好”夏溪站在衣架上扫了一眼,随意的取下了一件红裙。

  “夏小姐,马上你要唱什么歌曲?我去给您准备。”

  “《月圆花好》”

  “夏小姐,这是客人送的花篮给您放着”

  “嗯,知道了。你放着吧,我给你说一会……”

  酒色靡靡,歌舞菲菲,音乐响起觥筹交错,她站在舞台上歌声甜美,便是人间

  最美的花好月圆。“清浅池塘,鸳鸯戏水。红裳翠盖,并蒂连开……”一个转身,

  一个回眸,一个微笑宛如勾魂的小夜莺,挠的人心直痒痒。一曲毕刚才携她进来

  的男子点点头,嘴角轻轻一抹笑意转瞬,坐在他身边的人赶紧低声讨好说:“唐

  委员这是百乐门的台柱子夏溪,人美歌甜,多少名门公子对她趋之若鹜,可人家

  不在乎。”一杯尽饮,旁边的男人赶紧殷勤的倒第二杯,可唐壬升按住杯口示意

  不用准备起身离开。 【唐委员名叫唐壬升,30岁,有名的政客,是国民党第四

  届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并推为中央宣传委员会委员。】

  侍应生托着酒盘恭敬地走到唐先生座位前 “您好先生,这是您的酒”

  “不好意思我们要走了,而且我们并没有续酒,你看是不是弄错了?”

  “请问您是 35号桌?”

  “是的,那就没错了。这是一位女士送您的,只说是为了感谢您,另外您今

  天的账那位女士也已经为您买过了。”

  “这?”一脸献殷勤的男人一脸迷惑,唐壬升点了点头示意侍应生可以离开,

  扶了扶眼镜框又坐了下来慢慢品酒,抬起头说道“你的是我知道了,你不让用多

  说什么做好自己的事,面上能过去特派员那里也能过去”。

  “是是是,谢谢唐委员的大恩大德,以后直观有需要您吩咐就是了”那男人

  也是个知趣的人,道过谢意便开心地离开了。

  唐壬升坐那呢里里听着歌,放松开自己紧张的神经。一曲歌毕下面的客人尽

  喊着安可安可,夏溪朝着唐壬升的方向微微一笑,站在舞台上说:“谢谢大家对

  我的喜欢,下面我就为大家带来一曲《玫瑰玫瑰我爱你》”伴着欢快的音乐,夏

  溪欢快地唱着:“玫瑰玫瑰最娇美,玫瑰玫瑰最艳丽……”台上的她顿时如同一

  枝娇艳的,热烈的火热浪漫的玫瑰花。歌毕,夏溪去后台卸完妆换了身素色淡雅

  的短款小旗袍,刚走出来就让薛大少拦了个正着,又见夏溪的一身穿着火冒三丈

  二话不说就来这夏溪往门口走,夏溪自是不愿意这一下惊动了好些人自然也有唐

  壬升。

  坐在角落的胡少钧喝着小酒无聊的瞧着,在一旁的侍应生端着一杯红酒为客

  人送去后,不动声色的离开,出了百乐门后还不忘吐糟一句:“女人就是祸害,

  红颜祸水呀!”便打了个黄包车离开了。

  唐壬升走过去一把拽开薛家明的手,“先生,请你自重。”夏溪赶紧躲到唐

  壬升的身后。

  “你是谁,你拼什么多管闲事?”薛家明对着唐壬升仔细瞅了一下“哼,刚

  刚在门口的不就是你!”

  “对就是我!”话还没说完,薛家明一拳头就抡了过去,打的唐壬升脑子一

  懵嘴角流血,夏溪赶紧扶着唐壬升到一边坐下,用手帕轻轻地为唐壬升才去嘴角

  的血迹。

  “打人了!打人了!”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喊里一句,人群开始骚动,不一会保

  全便赶了过来不由分说把薛家明请了出去。

  夏溪走出去的时候紧紧的挽着唐壬升,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鸟。唐壬升轻轻地

  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夏溪安心,一起上车离开送夏溪回家一直送到家门口,然后

  绅士的离开。

  灯火晦暗可是她拭过泪水的脸庞泛着微微的红,那一抹朱丹仅仅是轻启却如

  同罂粟一般美丽致命,她的美就这样不经意间如火般肆虐 的悄然的入了他的眼。

  之后几天唐壬升也一直如此,他安排专车接送夏溪回家,却很少再亲自出面,

  而夏溪也是一如往常的去百乐门上班,薛家明也渐渐地不再找她了,日子渐渐归

  于平静,她也婉拒了唐先生司机的接送。

  夜幕降临,大上海门前灯火通明,到处都是进进出出的客人,不管是在什么

  时代都少不了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不过是什么政局,也有人纸醉金迷。百乐满

  就是这样,一个销金窟,一个风月场所。

  忙碌了一个晚上,终于下班,谁知天空镜下起了大雨,漆黑的夜晚本来就没

  有几丝光亮,再加上狂风暴雨更是看不清。夏溪站在百乐门门前,她没有拿伞,

  是呀她从来也没有拿伞的习惯,以前都是薛家明拿伞的,不论是下雨天遮雨,还

  是晴天遮阳。

  她往前迈了一步准备打个黄包车回家,可是雨水打湿了她的的衣服,泥水沾

  脏了她的高跟鞋,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雨越下越大,她还是打了一个黄包

  车准备回家,坐上黄包车落下遮雨棚,黄包车夫在雨中不停地奔跑。一天下来,

  她有些疲惫,尽管风湿那样冷,雨是那样的大,她在黄包车上轻轻闭上眼睛。

  车声渐远,人声渐远。

  “小姐,你该下车了。”

  黄包车夫把雨棚拉开,一条幽深无人的小巷,暗黄的路灯一闪一闪的似乎马

  上就要断了电一样,淅淅沥沥的雨声,寒冷的风。

  夏溪有点害怕,雨水将她打湿的彻彻底底,穿着旗袍的她身材暴露无遗。

  黄包车夫,露出丑恶的嘴脸,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抵在夏溪的脖颈上,夏溪

  往后一退背后却是只剩下一堵冰冷的墙。

  声音颤抖“你,你要干嘛!我不曾得罪过你啊?”此刻的她是这般狼狈,无

  力。

  “是要钱吗,我给你”

  “我给你啊,你不要杀我!不要”说着把手包丢在地上,黄包车夫嘴裂横脸

  一笑“早就听说,“这百乐门里面姑娘香艳得很那!”

  那一刻她眼中曾有一丝绝望“你不可以……”那大汉说着就要撕扯夏溪身上

  的衣服,她绝望地闭眼,洁白的脖颈就要往那刀上伸去,也许下一秒就会被划破,

  鲜血喷涌而出。

  她在赌。

  是的,她就是在赌。

  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赌什么,但又知道自己在赌什么。

  忽然,前方一束白光,她顾不得这灯光是从哪来,只是想借着灯光看见一

  张脸。

  她想她大概赌赢了。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哪个不长眼的,还想不想活了!” 司机从车上下来骂骂咧咧的,倒弄的黄包车夫一愣。

  “干什么?识趣的就赶紧给老子滚开,要不然老子就连带要了你的命?”

  “是吗,小六别让他污了我的眼”坐在车子后座的男人的说道,他的声音平

  平淡淡,却透着威严。

  “是唐先生,说的是。”一副献媚的嘴脸。

  一眨眼那原来抵在夏溪脖子上的刀,便已经插入了黄包车夫的心脏,直挺

  挺地倒下。夏溪一晃神,腿一软,往后一退没有站稳,跌倒在泥水中,久久站不

  起来。

  他从车上走了下来,雨也渐渐地变小了。

  他走到她身边抱起她,将她轻轻的放在后座上,交代好小刘后,开着车往

  一处公寓驶去。

  “你要带我去哪?”

  “这是我的一处公寓,平常不会有人来这里,今晚你就先在这里休息,那都

  别去了。”

  “唐先生,谢谢你。”

  “夏小姐,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唐壬升将夏溪送到房间后,交代过保姆张妈后便离开了。她去房间里洗了

  一个澡,吃了一点东西后,躺在床上便沉沉的睡去了。

  夜里她做了噩梦,惊醒,从床上爬起,才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睡着的唐壬升。

  她从床上拿了一床被子给他盖上,又轻轻地踮起脚尖回到床上慢慢睡去。

  她不知是否已经取得他的信任,可是这条路既然已经开始就必须走下去。

  清晨的阳光犹如穿墙的利剑,透过窗户,透过窗帘,直直的射到床前。那种

  明亮的刺眼,将唐壬生从睡梦中唤醒,被子从身上滑落,看着床上熟睡的夏溪他

  脚步点轻离开。

  “先生起来了!”一旁的保姆恭敬的说。

  “嗯,我去吃点东西,一会等夏小姐醒来了你把吃的给她端过去。”

  “是。”

  夏溪在床上醒来,睁开眼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调整了一下睡姿,打个哈欠

  又有些睡意欲睡去 。

  门口的小丫鬟不知站了多久,听到屋子里有响动便准备敲门送早餐,可不一

  会屋子里又没了动静。手上的早餐晃了一下,差点就要掉到地上,吓小丫鬟一跳。

  “把东西送进来吧”小丫鬟哆哆嗦嗦把早餐送进来,规规矩矩的放到一旁的桌

  子上。

  夏溪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可爱,好笑。青涩的小模样,就像当年的自己一样。轻轻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幺儿,夏小姐。”

  “很高兴认识你!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等风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等风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