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版:伏羲忘川死+女娲入云殿(伏羲篇)
路不通2019-07-30 10:352,566

  再回头时,只怕是尘世已远了…

  孟婆本是孟姜女,孟姜女原为天庭公主静转世,孟婆跳了忘川。

  天庭西王母来求太昊帝相约在瑶池,太昊帝是西王母杨回之父,瑶池是西王母的后花园。

  “不知回儿叫为父前来,有何事?”太天帝昊天大帝从远远处看着,想起与太元的旧事,旧时。

  “女儿有一事求与父帝。”杨回跪到了地上。太昊帝见此,立马说道:“女儿快快请起。”

  “父帝,杨回之女跳了忘川,你可知道?”杨回眼里含着泪,晶莹烛花剔透,这泪落地成一粒粒珠子。

  “我刚刚知道了,有人来禀报过了。”太昊帝说。“请父帝救救杨回女儿。”西王母杨回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求他的父亲也应该是唯一的一次。

  “你先起来,这事我自有打算。”太昊帝回答道。杨回听这样说,也没有什么信心可以救自己女儿:“父帝是已经有什么打算了吗?”

  吾决定让伏羲去,太昊道。

  “这恐怕不合适吧,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怎向妹妹交代?”杨回说,太昊帝看着她,让她继续说下去,杨回接着说道:“这毕竟还是救我的女儿,要不,我去吧!”太昊帝是肯定要让伏羲去了:“不用你。”

  太天帝昊天大帝召:人皇伏羲氏即刻去救公主静,若成功赐婚于东王母女娲,失败则永世不得见东王母女娲。

  人皇伏羲帝受昊帝令下黄泉入忘川救西王母杨回之女公主静。

  孟婆在忘川河中正在被忘川水所侵蚀,伏羲帝一下子把孟婆拉出忘川,但一下跌入轮回,伏羲帝被忘川水困住,正在留下最后的倔强。

  十七天后,东王母女娲终于得到消息赶到黄泉忘川河。

  “女娲,你来了。”伏羲远远的看到女娲赶来说道。女娲娘娘立刻停了下来:“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伏羲正离,你快出来,你在哪儿?”女娲蜷缩在地上,如同一个小孩一样。

  “我在忘川,我在忘川。”伏羲的声音响彻了黄泉路。“好,好,你等着,我马上就来。”女娲立刻赶到忘川河边,看到了伏羲。

  “正离,我不要你死。”女娲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将要消失,一股儿思穗涌出。

  “我不愿,我不愿离开你,事已至此,你走吧,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狼狈的样子,可是如果你想见我最后一面,恐怕就要留在回忆里了,回忆里的我们都是好的,但是也有不同,或许你不认识我了,忘了我了,可是我希望这个梦继续做下去。”

  “不要,我不要。”女娲就这样看着伏羲一直看着。 冥入一日,又去一日。

  十八天过去了,伏羲氏正离还在忘川撑着。

  女娲看着伏羲正离,突然想到了,这一响仿佛是希望,好像更是绝望。

  女娲娘娘对伏羲说:“你千万不能放弃你,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好,我等着,我等着。”伏羲正离用残存的气息回答。

  东王母女娲娘娘来到了太昊帝的住所,跪在宫殿前高喊:“女娲求见太昊帝陛下——”一声音,一落珠。

  昊帝和旁的天兵说:“方便就见,不方便就不见;不方便见,不如不见;方便了没见,证明不必见,你转告东王母,我不见。”天兵疑问的问:“需要我将昊帝的话全部复述给东王母娘娘听吗?”昊帝思索了很久:“算了,你和她说,总有离别的时候,我不便相见。”天兵一声:“是。”走出了殿房。

  “东王母娘娘,太昊帝说,总有离别的时候,现在与你不便相见。”天兵完整的将话复述了下来。东王母女娲站了起来,对着大殿高呼着:“不见,你怎能不见,我与正离已经定终身,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会在这地方待下去的。”东王母女娲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离开了太昊帝住所。

  东王母女娲立刻回到了忘川,伏羲正离就要坚持不住了,东王母女娲远远的看着他:我等到花开了,等到雨停了,等到一切都安静了,只有你,我空等了一辈子,没有你,这辈子不在了。

  伏羲正离死于忘川,忘川河水流曼陀罗华花开,花开花盛终有时,花落花败终须一别。

  女娲娘娘看着伏羲氏正离的灵魂一点点消失,可能你只是我生命的一个过客,你走后,绝不会有其他人了。

  他们现在只有几座望乡台的距离,伏羲正离没有刻意寻找亚次百花·女娲。

  东王母女娲娘娘在张艳痛失苏瀚宇的同一时刻失去了人皇伏羲氏正离,这或许是天意,或许本该如此,有得有失。

  东王母女娲在忘川看见张艳葬夫的一场,觉得这就是命啊,如果没有正离,如果没有静公主,这一切又要如何变化。

  忘川正迎来了苏瀚宇,苏瀚宇在冥界做了一个鬼吏。

  “此次静儿又入轮回,恐又要饱受人间的疾苦了。”太昊帝对他的这个孙女还是喜爱的。西王母想起了一件事:“人界苏瀚宇死于昌姬青侯妇诅咒,现在静儿又是一个人了,我道是希望耿黎能下凡去和她一起同度。”太昊帝回答说:“如此也道,还算可以。”

  东王母女娲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伏羲正离因为公主静而死,入忘川,入不了轮回,而公主静却安然无恙的继续活于世间,凭什么,于是,东王母女娲破门而入:“你们太过分了。”

  太昊帝见到东王母进来:“你怎么来了?”东王母这辈子为了一人得罪了所有人:“一颗心要伤多少次,才会被迫选择放弃;一个人要傻等多少回,才知自己只是多余。你们两个我希望永远记得,我夫为静而死,因你们而亡。”

  太昊帝如春目的眼神看看东王母,说:“死就死了,又如何,你难不成要弑父?”

  “有什么不可说的。”

  太昊帝一语可谓是彻底惹怒了东王母女娲:“我惹不起你,可是我躲的起。”

  “你先退下。”太昊帝对西王母说。东王母女娲立刻马上说:“你我姐妹之情今日彻底断裂,此生为敌。”西王母刚刚想说话,太昊帝阻止了赶快让她出去了。

  “将杨回撵出去干什么?”东王母女娲对太昊帝说。他很高大,浓眉发黑,下巴上有着一些密密麻麻的胡渣,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好像用红钢铸成的,宽宽的额角上,深深刻着儿条显示出坚强意志的皱纹。

  “我想让她出去,不行吗?”昊帝望着东王母女娲。

  “行,我也走。”女娲转身就走。“你走?你要去哪里?”昊帝道。

  “我去哪儿都行,只要不在这天庭之中。”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这又有何?”

  “你可愿意失去现在的所以一切?”

  “我宁愿四海为家,也不愿在这迂腐的地方继续荣华富贵!”

  昊帝令:东王母女娲关于苍茫。

  “你是困不住我的,我宁愿死,陪正离一起。”刚刚关于苍茫的东王母女娲娘娘自尽于苍茫,不入轮回,不下忘川,入云殿了。

  花神落与东王母女娲一起敢到了云殿,去送东王母的最后一面,花神落为主自尽于云殿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