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版:孟姜女事+张艳出生(重生1)
路不通2019-07-30 14:405,212

  始皇帝一统六国,孟杏姜生二人辞官回家,孟家堂屋里住下一对巧燕。

  三年后,在三月,没见自家住的燕子回来,一家人都很挂念。

  李氏安慰着孟杏说:“怎么会呢,一定会回来的。”

  素布看着远远的天空中有燕子直直向这儿飞来。

  “老爷你看,那是燕子。”素布指着天空,甭提有多高兴。

  孟杏瞧见燕子的右腿缠着一道红布,心中一惊。“那是……”

  他小心地把红布解开。一看,红布里边裹着一个小纸包,上面写着“种上”二字。

  一看,原来里边包着粒饱盈盈的葫芦籽儿,他二话没说,就把种子种在了朝阳的墙根,每天都要看上一遍,仅几天,长出一棵又青又壮的葫芦苗,孟杏全家很高兴。施肥浇水,精心养护。

  葫芦秧越长越旺,越长越长,很快地就爬上墙头又拖到了姜家院里长。姜家也是精心照料。说来也巧,就在秧子中间,墙头顶上结了一个葫芦,孟姜两家都怪喜欢。商量着待葫芦成熟后一锯两半,一家一半做个瓢用。

  到秋后,葫芦长熟了。两家正准备摘下来锯瓢的时候,只听“嘣”地一声,葫芦崩开了,从葫芦里蹦出个小女孩。

  这女孩长得十分俊美,很招人喜爱,孟姜二人欢喜不尽,商量着给小女孩起个名字。

  就按两家姓氏取名叫孟姜女。

  二十五年后,从前的那个小女孩,现如今已是心灵手巧,又很懂事。

  二十五岁,正是提亲的踏破门槛。

  两家的老人为孟姜女的婚事也都非常着急。

  春天到了,燕子却再也没有飞回来。

  一个讨饭的乞丐来到孟家门口。

  “官人可喜欢?”孟李氏问着。

  孟杏看着这书生,很喜欢,可心里还是不想让女儿嫁与这样的人。

  再看那人虽是衣服破烂,但仍然不减潇洒风度。

  孟杏让家人把他叫到屋里去了。 “这还得问问姜生啊。”孟杏心里不禁一段感叹,如若当初没有中下种子,心里想着,落下泪来。

  却是怎么也没想到,姜生姜府邸里的春耘将这乞丐请回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孟杏想不出什么来解释。

  “去看看不就行了吗?”李氏对孟杏扶不下来的面子真是多加哀怨那。

  “你是谁家的,字写的这来好,肯定不是乞丐。”姜生说话间自己写了一个女字。

  “我是范府的范喜良。”范喜良不禁感叹,又止不住的泪下。

  “范府,可是范世安大人?”姜生好像想起来些什么。

  “正是家父。”

  原来这书生是孟姜俩人的当朝好友范世安之子范喜良。因秦始皇听信奸臣馋言将其父杀害,母亲气绝身亡,剩下范喜良无依无靠才落到这步田地。

  “二十几年前,我与孟大人劝说范大人同我们一起辞官回家,可是你的母亲怎样也不愿意,当时她还是个……”孟李氏打断了他们的说话:“既然都是同僚,不如我们将女儿许配给你。”

  孟姜二位大人对范喜良的不幸遭遇深为同情,当即收留了他,又把孟姜女许配给范喜良,了却了二位大人的一桩心事。

  婚礼前一天,范喜良睡不着觉,在房中歇息这:“天有不测风云,万一我哪天也没了,留下孟姜女来可怎么办呀。”

  就在范喜良和孟姜女成婚的第四天,秦始皇下令在全国抓派壮年劳力去北方修筑长城。

  范喜良在地里干活时被抓去了。

  孟姜女听说后哭得死去活来:“什么,我的夫君……”

  一转眼就到了冬天,这年冬天又特别冷。孟姜女听说一些事儿更是坐卧不安。

  “女儿必须走。”连夜赶做了几件棉衣辞别父母上路了。 孟姜女一路上,饥了吃带的馍,渴了喝口凉水,日夜赶路。

  这一天,终于来到长城跟前,四处打听丈夫的下落。

  打听许久,得知丈夫死了,埋在长城底下。

  孟姜女一听,心里很悲痛,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天,孟姜女正失声痛哭,只听“扑嗵”一声,长城倒塌了,更是泪流不止。

  长城被哭倒一事,很快就传到秦始皇那里。

  便亲自坐车来到长城脚下查看,见一女子痛哭,便上前去看。

  秦始皇一看,这女子长得俊秀无比,真有沉鱼落雁之容。

  想把孟姜女封为宫中娘娘。

  孟姜女不肯依从。

  可秦始皇逼着不放,竟然说:“要不从,就是违抗圣命,违抗圣命就要来杀九族,你看着办吧!”

  孟姜女为了姜孟两家只好假意应允了,说:“皇上将我封宫是民女的造化。不过丈夫尸骨还没有收敛就随你进宫,恐怕天下人耻笑我贪图富贵,没有人情,还恐怕有人说皇上为了一个宫妃失去礼仪,要我进宫得答应我三件事。”

  秦始皇一听,急忙说:“你说的在理,别说三件,十件八件件件应承。”

  孟姜女说:“头一件,埋葬范喜良时要满朝文武披麻戴孝,第二件把范喜良金鼎玉葬,请皇上放我回家告知我家。”

  随后,秦始皇按照孟姜女说的下了圣旨。

  樊少心和韩邱两个御林军赶着车子拉着孟姜女上路了。

  这一天,走到大山之中,那山道是又窄又弯,车子行到一山崖拐弯处,少心在后边喝水没跟上来,只有韩邱一一人坐在车子前边。

  孟姜女一看前后无人,手掀车帘,乘韩邱一不防备使劲一推,就把他推到山涧里去了。

  只听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飘向远方了。

  等到樊少心赶上来看,便哈哈大笑:“死得好,死得好,这回没人碍我的事啦。”

  又往前走了一段,樊少心这家伙顿生歹意,要糟塌孟姜女。

  孟姜女想:我要和他打,一个弱女子是打不过他,我要自杀,让他活着回去怪便宜他。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说:“好”,说着就走下车来。

  孟姜女看到路边的沟有一丈多深,走到沟边手一松,就把手巾掉到沟里啦。

  忙喊“哎呀!我的手巾掉啦!”

  少心忙问:“掉哪啦?”

  “那不,掉到那里啦。”说话指了指沟。

  “咱不要啦,等到城里我给你买一块。”

  “不!不!买的没有我的好。”

  “那咋办?”

  “你给我拾上来。”

  “一个小手巾不值得费恁大劲。”

  “你要不拾,我就不答应你!”

  “好,好,我去拾。”

  说罢,就跳下沟去拾手巾。

  孟姜女一看,时机已到,搬起石头就往下砸,一砸、两砸、三砸,“少心”头上开花去找“没肺”去了。

  孟姜女独自赶车往前走,边走边想:当今皇上昏庸无道,害死我夫,又来害我,丈夫尸骨未寒,皇上就要封宫,如若不从,违抗圣命,还要家灭九族,思来想去,还不如随丈夫一同前去。

  这时,车子正走到一江边,孟姜女下车后高喊一声:“范郎,为妻随你去了!”便跳江自杀。

  天帝听闻孟姜女一事,便说:“这个凡间女子,不简单。”不禁一笑。

  天帝之妻王母生气的说道:“对自己女儿都这么狠。”

  天帝听闻不屑的说:“你懂什么?你的女儿犯了天条,王子与庶民同罪。”

  王母更加生气的说道:“王子与庶民同罪,啊,她可是你的女儿呀,你就这么忍心?”

  “我这个天帝当了也不是第一天了,又不是事事顺心如意!”

  “从二品夫人张姜氏文淑夫人到。”外面传来了仙兵的话。

  刚刚走的王母从拐角竟然听到了,待姜氏进光明殿以后来到了光明殿的门前。

  天兵正要汇报,王母娘娘一下子把它的口给封住了。

  心里想着:“差点儿坏了我的事情。”

  光明殿内,天帝见姜氏到了,姜氏正要行礼,天帝便忙说:“爱妃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臣妾不能失了礼数啊。”姜氏开心的说着。

  没有想到,姜氏竟然做到了凤位上,这可是王母娘娘才能坐的。

  王母娘娘在门前越看越气,就要破门而入了。

  “唉,要不是爱妃,朕竟然不知道这公主与灵族人有了私情。”

  “陛下,我只是说出了实话。”

  “这公主只能嫁天族人,她又不是不知,朕也不想。”

  这时候王母娘娘破门而入,竟然直接用法力将姜氏狠狠地掐住了脖子。

  “我是鸟族公主,你竟然敢……”姜氏快说不出话来,说了一句话没想到还被王母娘娘打断了:“鸟族又怎么样,我乃是天后。”

  “你,你敢。”姜夫人此时心惊胆战。

  “家夫是天帝,家父是太帝,谁敢与我作对。”王母娘娘的话响彻云霄。

  “天帝,天帝救我。”姜夫人又说:“我,我是鸟族公主。”

  “原来,公主……哼,唉。”天帝出去了光明殿。

  “不要,不要。”说话间,姜夫人暴病而亡。

  王母娘娘心里不禁感叹:“不同路死。”

  孟姜女死的第七天,就要轮回了。 在百转千回的轮回中,下旨的天兵终于找到了孟姜女。

  孟姜女正式接手孟婆一职。

  人固有一死,也包括千古一帝秦始皇。

  在轮回中孟姜女见到了秦始皇。

  “始皇陛下你可终于来了。”孟姜女见到这一位杀死自己丈夫还有侮辱自己的人,心里的愤慨说不出来。

  “你是哭倒我长城的孟姜女?!”

  “对,我就是孟姜女,你入不入轮回全凭我说了算。”

  孟姜女第一碗孟婆汤给了秦始皇:“好了,你入轮回吧。”

  秦始皇入了轮回。

  “我在这里十余年了,也没有见到自己的丈夫。”孟姜女十几年前授天庭懿旨,在这里熬孟婆汤,孟姜女随即便答应了,只为了见到自己人间的丈夫。

  自己第一次哦汤的时候,喝了一碗,竟然一下子都忘记了。只记得要在这里熬汤,突然看见秦始皇又想了起来。

  “我不愿苦苦等待了。”孟姜女舀一碗忘川河水,留下最后一滴泪,熬了一碗汤。

  留在这里给过路人,自己跳下了忘川河。

  天庭王母的集仙殿内,王母娘娘听闻孟姜女喝了汤,进入了轮回。

  这时候,天帝张友人来到了王母娘娘的集仙殿,听到王母说这话就回了一句:“人都是要死的,怎么可能遇不上呢?”

  王母见天帝便立刻下去拜见:“参见天帝陛下。”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礼数总是要有的。不然破坏了规矩多不好呀。”王母娘娘似乎在刻意学姜夫人说话。

  紧接着王母娘娘又说:“你知道咱们的女儿又入轮回了吗?”

  “我听说了。”

  “听说?你就这么敷衍我吗?”王母娘娘气火攻心:“她可是你的女儿呀。”

  “我知道,下一世,我会给我们的女儿寻一个好去处的。”天帝道。

  “好去处!好去处!”王母娘娘似乎要摩拳擦掌,准备下一步动作了。

  “慌慌张张的干什么也不通报一声就进来了,还有没有点规矩啦?”张沈兴说道。

  “就是,把这个丫鬟给我拖出去仗大二十。”季氏随沈兴的话,觉得不会错。

  “不是,不是,不是。”一下子三个否定,又说了一句话:“老爷,我家主子生了,是个女儿。”夏枝慌慌张张的向前走了一步。

  竟然一下子摔倒了,摔到了就算了,还一下子摔在张沈兴怀里。

  张沈兴老爷并没有在意,而是去了屈氏所居住的房中,去看他的女儿了。

  屈氏见到老爷来了,就要下床请安了:“参,参加老爷。”真的是受宠若惊。自怀孕以来,姥爷就再也没有来过自己的房中了。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老爷似乎很不开心,因为它一共有三个孩子,三个竟然都是女儿,这是第四个。

  “老爷给孩子取个名字吧。”刚说完这句话屈氏倒在了地上。

  “产婆呢?!产婆呢?!”

  这时候进来一个丫鬟高声呼喊:“产婆来了,产婆来了!”

  “快,快。”

  产婆竟然发现屈氏肚子隆起,看了一眼慌慌张张地说:“还有一个。”

  这时候的张沈兴欣喜若狂:“什么,还有一个?”

  “老爷会出去 主子快不行了。”夏枝说着。

  “出去?”张沈兴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什么。

  “妇人生产,老爷一个男子怎么可以在?”夏枝说。

  “哦,哦。”张沈兴终于恍然大悟。

  天逐渐亮了起来,在外面焦急等待的张沈兴多么渴望这是个儿子呀。

  大雁南去,院子中唯了一群大雁,这时候,张沈兴想到给孩子取名字了。

  心里想着:“大雁,在我张府生产时竟然有大雁,不如就叫……”想到这里的时候房中传来哇哇哇的哭声,和之前生的女娃的哭声有很大的不同。

  “主子生了,是个男孩。”夏枝从房子中抱着孩子跑了出来。

  听到这句话,张沈兴在心里的一块儿石头终于落下了。

  “老爷给两个孩子取个名字吧。”夏枝说。

  “女孩就叫张艳,男孩就叫张石吉。”

  张艳出生了,在这一天。

  天庭中,王母看见孩子出生了,除了欣喜还有痛恨。

  王母来到光明殿,天帝正在和大臣们谈事。

  王母进来了就直接说:“都退下!”

  太上老君言语了一句:“我们正在谈和魔界的联姻,现在—”

  王母又说了一遍:“我说都退下听不懂吗?”

  商议完事情的天帝急匆匆地赶到尽羽宫,乐正氏已经暴病而亡。

  天帝知道这是王母娘娘干的,可他还是用法力看了王母娘娘杀乐正氏的过程。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天地后悔自己接着与大臣们商议事情。

  天帝也看到了王母娘娘的心狠手辣:“一个不留。”

  太天太后听闻便把王母娘娘叫到自己的玉京府中,太天太后是王母娘娘的生身母亲,而这个天帝是因为太天太后没有生下男子才得以继位。

  太天太后对王母娘娘说:“你可是王母呀。”

  “女儿知道。”王母娘娘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女儿知道她与杀害女儿公主的那个贱人是一伙儿的,她竟然还有了孩子,不过,这个孩子指不定是谁的呢。”

  “那你也不应该如此放肆。”

  “我是王母。”说完王母娘娘破门而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