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版:青侯妇薨+瀚宇入冥(黎明2)
路不通2019-07-30 10:483,584

  月色如稠的墨夜,宣帝终于做好了饭菜,端到了郝诞己的宫中,这是他自己做的,也是他自己端的。

  郝诞己开始喜欢把自己隐藏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可以不再有任何顾忌独自尽情放声哭泣。宣帝逐步走进,夜初静,人已寐。一片静谧祥和中,这是死寂的祥和。“诞己,我做好了。”宣帝踏入宫殿,曾经金碧辉煌的宫殿,如今虽然说呀还是不变,但是总觉得冷清了。

  “你真的做了~”诞己看看饭菜,绷不住的眼泪如同珠子似的散落。走这一遭,回来才发现原来自己爱的不是苏瀚宇,而是宣。

  “快吃吧!等你养好了,我们还要生孩子,你做我的皇后,好吗?”宣帝温柔的,一生注定是要两个人,宣帝感动了温柔,诞己不问归期,惊艳了时光。

  “我想现在就做你的皇后,宣!”郝诞己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因为这个时候她想起了一件事情,锦妃送给自己的香囊,绝对不是只有字那么简单。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在晚上大出血,郝诞己想想,仿佛她要开始她的计划。

  “行,行,只要你好起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哪怕我不要这天下的,只想做你的丈夫。”宣看看正在发呆中的郝诞己:“你说行吗?”

  “天下不是陛下的,而陛下却是天下的。你不能放弃皇位。臣妾有一件事情,想请陛下明查。”宣帝沉寂的。郝诞己立刻说道:“此次,臣妾痛失爱子,绝不是巧合,是必然。”

  “为什么这样说?”

  “前几天,锦妃送与臣妾一香囊,上面写了郝文嫔,这绝对不是想只气气臣妾的,我觉得这个香囊有问题。”郝诞己继续想着,想到了这里,就立刻把丫鬟叫来,让他把香囊找到。

  不久,丫鬟找来了香囊,郝诞己对她说:“去,把太医请开,不要泄露此事,就说我不舒服。”

  宣帝看着香囊,也叫来了很多人:“立刻封锁消息和锦妃的宫殿。”

  太医大跨步地走来,郝诞己见到了太医就立马和太医说:“这里面的东西能不能使我失去孩子。”

  丫鬟心中一惊:“哦,哦,是那日,锦妃宫中的落娘将香囊送来,我们娘娘看到了香囊上的字,就把香囊扔到了地上,当时娘娘让我扔了,袋子已经破了,就是当时遗落的。这都是锦妃的阴谋,请陛下明鉴。”

  郝诞己从床上缓缓的到了地上,跪在了地上:“请陛下,请陛下,给臣妾做主,杀了这个心思歹毒的贱妇。” “即刻将锦氏和她的所以下贱人带来。”人皇宣气的吐了一口厚厚的血。

  “陛下,小心龙体。”郝诞己演尽了所有的悲欢离合,却也没有发现自己的丈夫即将落幕了。

  “时间最无情,我还是看透了你的心。”锦妃从宫殿外走进,被压着走进。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郝诞己从地上站起,握住他的胸口衣裳:“我要你一命抵一命,为我儿陪葬。”

  宣帝命令锦妃跪下,随后说道:“你在香囊里放的麝香,然后将香囊送与诞己,你可认罪?”

  “臣妾不知,臣妾不认。”锦妃这样说。

  锦妃见大势所趋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们曾经年少如歌,我来不及年轻就与你了,待我明白过来时,我也只能将我的后半生放在这后宫之中度过了。”锦妃被压往天牢。

  “我没有,我没有。”落娘被压着准备就地正法:“是锦妃,一切都是锦妃,如果我不配合她的话,她就会杀了我的丈夫,我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我不想再听你们这群杀人凶手的任何话,即刻杀之,以正宫纲。”郝诞己怒斥。

  落娘被杀于殿前,一束光使落娘魂飞魄散,可是她是人,死后不会魂飞魄散,郝诞己和正在被押往天牢的锦妃看到了天上的事情,对了,还有一人,张艳。

  天台五色石花神落归位仙班,她们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锦妃已经知道她的结局,而花神落是东王母女娲的人。

  昌艾看看西王母,一脸的不屑,心中自以为有天帝罩着她,也认为天帝陛下对她有愧,应该罩着她:“不知西王母殿下将我这寝殿围住是有何用意?你可知我不仅仅是青王遗孀;我又有何罪,让你如此?”

  “我奉劝西王母殿下一句,快快将你这些人撤离我的宫中,然后登门向我赔礼道歉。”

  “好,好,都依你。”西王母杨回看看这个崭新的宫殿:“即刻将昌姬青侯妇压入天牢,听候昊帝处置。”西王母一语,听的昌姬青侯妇心中一震:“你敢!我可是邹青王遗孀,岂容你这么侮辱,还把昊帝搬出来压我,休的放肆。”

  “我要见友人,我要见天帝陛下。”

  如今,昌姬青侯妇将要入云殿了。

  话音刚落,张友人带领一大波天兵天将来到了这里:“西王母娘娘,你在此如何?”

  西王母看看这么多人,笑了笑,她在笑什么,笑友人愚钝:“你带来这么多人,想干嘛?”

  “她可是朝廷命妇,不能杀。”张友人看看昌姬青侯妇,却不知道那些烟花女子的事儿。

  “她可不止是朝廷命妇,她还是你友人,友人的初恋啊。”西王母看着张友人,张友人一时突然说不出话来。

  昌姬青侯妇见到张友人,觉得自己还有救,一个翻身跳到张友人的身后:“友人,救我。”

  西王母杨回真的是一般无奈,难道所有的事情都要说破吗?“那就不已天帝喻了,以昊帝令,王母诏,将邹青王遗孀昌姬青侯妇昌艾关入云殿。”关入云殿相当于死啊,比轮回还可怕,云殿之中,不断的恶魂,恶灵啊。

  “我看谁敢。”天帝张友人一声令下,将整个宫殿团团围住。

  “谁敢?我敢。”说话间,正是那些将整个宫殿团团围住的人将天帝张友人和昌姬青侯妇昌艾捆了起来,西王母杨回又一次看看友人和昌艾,或许当初她不该拆散他们,如果能重来一次,可惜没有重来。

  这天宫中,都是王母的人啊,死亡是结束现有该结束的一切,而开始即将开始的一切。

  “今天没有人能阻止我杀她。”西王母杨回又一次看看张友人,那种莫不可测的眼神啊:“包括你,张友人,还是友人,友人啊。”

  时间不长,邹青王遗孀昌姬青侯妇昌艾被关入云殿,张友人再被放开的时候,立马向殿外腾云驾雾的走了。

  “宇,艳吾艳,陪你一起走。”张艳跑到了苏瀚宇棺材上,看了看这个世界:“埋吧!”

  雪花依旧,那份心随之入土了。“把她给我拉出来。”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苏天也忍不住哭了,如此之年,忍如此之痛。

  “苏瀚宇,瀚宇,带我一起走,瀚宇,苏瀚宇。”张艳被强拉起来,苏天一声:“填土。”

  “不,不,不要,不要。”张艳看着土一点点的埋下,那份情如此,心随着走了。

  有能耐决定生死的,才是真正的阎王。一阵风波终于过去了,风吹起时,再也没有见到当初的故人。

  我曾在风中等你,那旧时的语言,萦绕耳房。

  “你过得凄凉,我必笑的猖狂。”郝诞己虽然现在不爱苏瀚宇了,但是这一直是他心头为解开了锁。那份曾经的友谊也一并消散于天空与沧海之间。

  张艳被拉走后,苏天没有看着完土就实在受不了走了。

  那年我们风华正茂,张艳望着窗外,“书上说,你讲,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如今这宴席是散了,以前说啥同走天涯的人,如今人走茶呢?”天底下确实没有尽头,张艳看着那窗外,若有所思,想去看看苏瀚宇了,那亡夫,天电,她将要去墓地了。

  苏瀚宇下葬后的第七天,这是他死的第十五天了。

  午夜十二点,苏瀚宇走在街道上,知道自己死了,看看苏府,从苏府走到张府,又去了皇宫,最后回到了拜堂成亲的地方,可是这些地方都空无一人。

  苏瀚宇觉得有人在跟着他,就跑了起来,突然撞到了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头上顶着一顶高帽子,看看这人的脸,吓得苏瀚宇往后跑,又撞与一人。

  这两人便是谢必安和范无救,苏瀚宇死于雷电,谢必安和范无救说了一句:“你该走了。”

  苏瀚宇也明白了,自己该走了:“我知道,我该走了。”

  谢必安和范无救听此说:“行,走吧。”苏瀚宇留恋这看看人间,那些曾经的誓言,随此即将消失于茫茫之中。

  “午夜一旬的门就要关了,你若是再看,就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即使是还有机会,他也想再看看。

  走黄泉路,苏瀚宇和黑白无常说:“我的艳儿可怎么办呀!”黑白无常笑笑:“哦,怎么办呀!你放心,她可是王母的女儿,这一辈子都回平安的,即使死了也能入魂天庭,再不济也往生极乐。”

  苏瀚宇走到忘川河,那里排着一大堆的人,只为一碗汤,可是却没有熬汤的人,苏瀚宇说:“熬汤的人呢?”谢必安回答说:“熬汤的叫孟婆,她可是你妻子啊!她在冥界入了忘川,前来救她的伏羲还在那里,你看。”

  这一路走的,看着困于忘川的伏羲,孟婆就是张艳,那鬼魂自己舀上一碗忘川水,留一滴泪,便如同孟婆汤了。

  望乡台,那个地方啊,又一次看看人间,即将要去的地方却是看不到的,看看张艳,还一人在窗户上盼望,范无救也看到了张艳:“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王母的女儿啊,我还是头一次见,真好看。”苏瀚宇看看范无救:“她好看吧,我拥有过。”苏瀚宇很知足的,可是有一个问题:“我要去哪里啊,两位上神。”

  范无救说:“什么上神,我们也就是下神。”谢必安回答说:“你可能永远也入不了轮回,或许你有入轮回的那一天,可不是现在,你会在冥王的手下当差的,一世的荣华富贵,还不如这冥界的一份差事。”

  “苏瀚宇,是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