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2
路不通2019-04-04 19:26828

  张艳焦灼着,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梦里那个似曾相识的人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张艳的梦中,是日有所思的眷爱,还是灵魂喊喊的召唤,张艳百思不得其解。从小对自己好的张诞己姐姐如今入宫了,还被皇上改了姓氏,皇上为什么会叫她郝诞己,张艳实在是不相信对前郝文嫔娘娘的思恋,对她如此爱之深切,还只是嫔,而如今诞己是妃。

  这些众多的事情交错着,张艳想做一个安静的人。

  刚刚上早朝回来的苏瀚宇在房外偷偷的扒了个小孔看着焦虑的张艳,苏府的丫鬟万晚看着苏瀚宇在那里,想也没想就叫了一声:“大人。”张艳听到了,立马回头看了看,看到了正在对万晚让她小声说话的苏瀚宇,千来百步回头看:我们都有能力去解决别人的问题,却没有能力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看什么呢!”张艳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局面,风寒气鼓,外面的冷风吹来,苏瀚宇冻得瑟瑟发抖,张艳一言:“还不进来。”苏瀚宇示意万晚赶紧走开,因为他想有一个二人世界。

  “张艳,是吗?”苏瀚宇看着张艳说。张艳无奈的:“生活敞开了心扉,让你拥有我,你居然不认识我了,也真是有意思。”苏瀚宇当然很开心,因为张艳说他拥有:“我拥有你,你确定吗?”

  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一帆风顺的人生是永远不可能存在在跌宕起伏的海洋中,要想活的精彩,就要从心出发。又一夜,苏瀚宇拥有了张艳。

  张艳看着苏瀚宇,说:从有所保留到倾尽所有,我决定去做的事就会义无反顾。苏瀚宇回答说:“你为什么那么焦虑呀?最近几天你都闷闷不乐了,明天我们就要回张府了,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如果不能患难与共,还配称作夫妻吗?”张艳不想让自己的夫君徒增烦恼,自己梦里的是自己家族的事,一切如眼前烟云,都过去了:虽然是都过去啦,但梦里的事一直缠绕着张艳。“如果我们不配称作夫妻呢?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苏瀚宇看了看,既然张艳不想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

  张艳从小以为她是天煞孤星,从出生,自己的娘死啦,自己府中的大娘子也死了。她还是因为自己的出生不详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