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2)
路不通2019-04-04 18:33727

  “这还得问问姜生啊。”孟杏心里不禁一段感叹,如若当初没有中下种子,心里想着,落下泪来。

  却是怎么也没想到,姜生姜府邸里的春耘将这乞丐请回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孟杏想不出什么来解释。

  “去看看不就行了吗?”孟李氏对孟杏扶不下来的面子真是多加哀怨那。

  “你是谁家的,字写的这来好,肯定不是乞丐。”姜生说话间自己写了一个女字。

  “我是范府的范喜良,只是家族被始皇帝构陷。”范喜良不禁感叹,又止不住的泪下。

  “范府,可是范世安大人?”姜生好像想起来些什么。

  “正是家父。”

  原来这书生是孟姜俩人的当朝好友范世安之子范喜良。因秦始皇听信奸臣馋言将其父杀害,母亲气绝身亡,剩下范喜良无依无靠才落到这步田地。

  “二十几年前,我与孟大人劝说范大人同我们一起辞官回家,可是你的母亲怎样也不愿意,当时她还是个……”孟李氏打断了他们的说话:“既然都是同僚,不如我们将女儿许配给你。”

  孟姜二位大人对范喜良的不幸遭遇深为同情,当即收留了他,又把孟姜女许配给范喜良,了却了二位大人的一桩心事。

  婚礼前一天,范喜良睡不着觉,在房中歇息这:“天有不测风云,万一我哪天也没了,留下孟姜女来可怎么办呀。”

  从姜府开始到孟府迎亲,这真是最短的婚礼路途了。

  就在范喜良和孟姜女成婚的第四天,秦始皇下令在全国抓派壮年劳力去北方修筑长城。

  范喜良在地里干活时被抓去了。

  孟姜女听说后哭得死去活来:“什么,我的夫君……”

  一转眼就到了冬天,这年冬天又特别冷。不断有人从北方捎信来,说皇上只顾早日修好长城,不顾民工死活,冻饿而死的不计其数。孟姜女听说这些信儿更是坐卧不安。

  “女儿必须走。”连夜赶做了几件棉衣辞别父母上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