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青3
路不通2019-04-06 22:371,081

  张艳看到苏瀚宇,都快要哭出来了,一进门就抱住了他。

  听说苏瀚宇要奔赴战场了,此次一去,生死未卜。

  苏瀚宇强忍着眼泪,扭头看看张艳,一下子相拥在一起:“别哭,不好看了。”

  张艳听到苏瀚宇的声音,一阵泪水涌上。

  张艳哭的更厉害了,苏瀚宇也忍不住了:“我又不是去送死的,堂堂男子汉,为国献身,又有何不可?如果我胜利归来,我们就要加官进爵,如果我在战争中死去,你肯定会被封为诰命夫人的,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有何不可?”

  张艳听着,她不要诰命,她要苏瀚宇,这个愿意一辈子的守护。

  张艳终于彻底崩溃了,他冲出了房门。

  夕阳西下,长亭外,你我相对而立,迟迟不肯离去。张艳看着苏瀚宇离去的背影,时间的车轮啊,请慢一点转!就让我多看一眼他,我要的一生的人啊。苏瀚宇多看看她熟悉的身影,我要将它们深深地刻在脑海里,让这份美好的记忆永远伴随在我的身旁:“我这一走可能就是永别。”

  一条大船漂在江边,苏瀚宇走了,只有一叶扁舟漂在广阔的江面上。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此时已不重要,也无从知晓。

  他赶赴边疆,他走时,送别的有张艳,张石吉和一群送别亲人的父老乡亲,唯独没有苏天。

  苏天可能不知道,再见的时候了。

  一页扁舟,承载着多少希望,那希望缥缈啊。

  人皇宣帝后宫中,锦妃在自己的空中徘徊不落座。

  郝诞己竟然怀孕了,人皇的后宫之中数十年来,也没有妃嫔怀孕,而她刚入宫就怀孕了。

  这难道是天赐的?不过,杨回在天。

  锦妃觉得自己应该讨好她了,叫来了忠心于自己的落娘,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低头下去可不是她的做派。

  落娘来到了正殿,锦妃正在座上坐着:“娘娘有何吩咐?”

  锦妃看到落娘已经来了,突然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想法,把手里正在抓摸着袋子给了落娘。

  “落娘,你去把这个送往郝妃处,这是送给她的礼物呀。”听到锦妃这样说,落娘也没有说什么,拿着袋子就往出走。

  不知何时,郝诞己睁开了眼睛,吃力的坐起来。看看窗外,天刚蒙蒙亮。

  沿岸杨柳依依,微微抬头,还有一弯残月,有气无力地向西渐渐消失,她的丫鬟看到她醒来就立刻把落娘送来的香囊给了郝诞己。

  郝诞己看了看香囊,觉得锦妃没有什么好年头,直接将香囊扔到了地上。

  香囊里的香料扣在了地上一点点,她的丫鬟就立刻把它捡了起来。

  郝诞己看着这个相当越想越气,越想越气:“给我把它扔了,扔的越远越好,最好扔在她的宫门前。”郝诞己其实是看到香囊上镌刻的几个字,郝文如艳。

  就是说郝文嫔和张艳相像,入宫这么长时间,郝诞己也知道了,锦妃写这么几个字,无非是想气气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