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虫宗传人
洛哲儿2019-02-11 08:273,292

  大概花了四十多分钟,我和田子秋、马平远终于走到了树林的边缘,从前面的山路下去就是蛇镇老村了,冬日的阳光照在村子里,整个村庄显得宁静而安详。

  三个人在林子里的溪流边洗了把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根据一路商量的结果,我们要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以免打草惊蛇,回到村子后,找借口搬到山下的新村去住,然后暗中调查暗算我们的人。

  我起初坚持把“暗算”这个词换成“谋杀”,并且建议直接报警,但是被田子秋和马平远一口否决了。田子秋反对报警也许是担心警察介入后打乱他的寻宝计划,但马平远也表示反对,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

  田子秋将兵工铲和手雷埋在了树林的边缘,那里有一棵碗口粗的歪脖子柏树,极好辨认。虽然经历了一劫,田子秋仍然没有放弃寻找宝藏的念头,看来真是掉进钱眼里了。

  我们在村子里走的时候,一路上遇到七八位蛇镇村民在田间劳作,语言不通,我和马平远朝他们笑笑,他们也笑着回应,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地方。

  到了村长家,我看见秦村长正在院子里和来时给我们领路的梁老头说话,梁老头见我们走进了院子,和秦村长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秦村长则马上迎了过来,脸上挂出了爽朗的笑容,关切地问:“你们昨晚上没有回来住啊?我正向梁老头儿打听你们去哪儿了,他儿子在开蛇镇到凤凰县城的客车,说昨天到今早晨都没见你们离开。我寻思着你们的行李还在屋子里,该不是在后山迷路了吧,准备叫村民去找你们!”

  “呵呵,没事呢,我们带着摄像机到附近村子拍了点新闻素材,那边老乡很热情,让我们无论如何留宿一晚!”田子秋笑呵呵地说,说完扬了扬手上提着的摄像机。

  “原来是这样,穷乡僻壤的比不上大城市,蛇鼠虫蚁很多,你们出门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啊!村子里老赵家的大儿子赵朗聪明精干,你们可以让他做向导,他对这方圆十里地儿熟的不得了。”秦村长一脸的诚恳。

  “秦村长,这两天很感谢你的招待,你还把自己住的屋子空出来给我们住,我们真有点不好意思。本来还打算厚着脸皮再叨扰秦村长两天,但我们写了稿子要传回报社,老村这里没有电不方便,我们打算搬到山下的新村去住!”田子秋打着哈哈,话说得头头是道。

  “这样啊……对了,阙家和赵家打了一批野味,下午就抬回村里,要不你们住到明天再下山?蛇镇的村民好客,尤其是阙家,前天你们来,他们家没出菜,说这次一定要给你们补上,还请三位大记者领了他们的情!”秦村长真诚挽留道。

  这一席话让我们有些感动,于情于理都不好再拒绝,因此一齐向秦村长表示了感谢,同意明天再下山!

  “对了,戚记者,阙家的女儿云素来找过你,好像有事,让我知会你一声,说是下午会再过来一趟!”秦村长乐呵呵地说。

  “哦,谢谢秦村长传话!”听到云素两个字,我的心底浮起一丝暖意,云素送的香囊不仅缓解了我的耳病,还在关键时刻帮打听了阙家所在,我打算回房稍作休整,就亲自去阙家一趟。

  之所以要先回房休整,并不是想睡觉,是想看看手机有没有信号,如果有信号的话,我马上给袁妮打个电话!在被困的生死关头,除了我的爸妈,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她了。

  回到房中,翻出行李袋中的手机,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机,应该是没电了。这意味着我要等到明天下山才能给袁妮打电话了!唉!

  我进行了简单的漱洗,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向田子秋和马平远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动身前往云素家。

  云素家住在村东头,是四合院式的房子,一共五间屋子,院子四周用竹子编成的低矮篱笆代替了围墙。我站在篱笆墙外面,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声:“云素!”

  我话音刚落,一个妇人的身影出现在中间那间屋子的门口。妇人四十多岁,上身穿着一件葛青色的收腰棉衣,下身一条浅褐色的及膝碎花长裙,一双……

  在院子里和云素聊了一个多小时,仍不见娥姑和文秀回来,云素的脸上起初还有笑容,渐渐地浮现出一丝担忧,到后来说话也变得有些心不在焉,清秀的脸庞整个笼罩在忧虑之中。我知道再呆下去有些不合时宜,便安慰了一下云素,让她等娥姑的消息,然后起身准备告辞。

  “小飞,你是不是要离开蛇镇了?”云素见我起身,脱口问道。

  “哦,我们明天要搬到山下去住,也许一两天后就回武汉吧。到时候我……

  “云素,你是怎么招待客人的?不好好陪着客人品茶聊天,胡言乱语做什么!”娥姑的声音蓦然在院门口响起。我回头一看,只见娥姑在前,文秀扶着连三在后,三个人进了院子。连三的面色红润,看来已经没有大碍了。

  “妈,连三中的是什么毒?”云素起身问道。

  娥姑闻言也不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连三身上的毒还没解?”云素大惊失色。

  “有人让梁老头送来了解药,已经没事了!”文秀在一旁接话道。

  “戚记者,秦村长说有事要和你们三位商量,你回秦家大院一趟吧,”娥姑脸上重新浮现出端庄的笑容,对我温和地说,“对了,差点忘了说,我们家捕获了一些野味,待我晚上做成菜肴之后给你们送去尝尝,农家小菜,还请不要见笑!”

  “谢谢娥姑,上次吃了云素做的菜,手艺特别好,娥姑的厨艺肯定也好的不得了,是我们有口福了!”我一点儿也没客套。

  告别了阙家人,我径直回到了村长家。推开院门,发现秦村长正在院子里等着我,田子秋和马平远也在旁边来回走动。

  看我进了院子,田子秋假装正经地告诫道:“小飞,阙家的女孩虽然青春靓丽,可是你小子已经有袁妮了!”

  我盯了田子秋一眼,没有说话,此时此刻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秦村长,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蛇镇绝不是一个寻常的村落,我们三个呢,也不是普通的记者,如果蛇镇有事需要帮忙,到时候还请秦村长挑明了说,我们定趋万难!”田子秋对着秦村长咋咋呼呼地来了一句,让我和马平远面面相觑。

  “田记者侠义,三位既然都到齐了,还请先听我讲一个故事,然后或去或留由你们做决定!”秦村长的眼中焕发出一道精沛的神彩。

  “我们蛇镇主要是由秦,阙,赵,连,梁五个姓的村民构成,定居在这孟诸岭已经有四百多年了,数代人都在追求普通百姓的宁静生活,希望守着这孟诸岭享受桃源之乐,可惜饱受纷扰,难得安宁。近三十年蛇镇人总算过上了平静的生活,可是天道妒人,见不得我们蛇镇人过上好日子,如今又降下一劫!”秦村长无限感慨。

  “我们五家的先祖原本互不相识,明嘉靖三十四年,倭寇流劫数省,并深入内地、攻掠徽州、芜湖、南京,所至之处掘坟墓,掳妇女,杀掠甚惨。五家先祖因习虫宗秘术,一并被征召到浙江前线救治伤兵,在军中结为兄弟。同年,戚继光将军调往浙江,招募新军进行训练,五家先祖协助戚将军创立攻防兼宜的鸳鸯阵,在浙江、福建取得台州、横屿、平海卫、仙游等战役的胜利,秦,阙,赵,连,梁五家先祖累立战功。”秦村长讲起先祖的事迹,脸上无比自豪。

  “戚继光字元敬,号南塘,晚号孟诸,此地叫孟诸岭,想来也是和将军有关吧?对了,秦村长家祠里面的那尊主像也是塑的戚继光将军吧?”马平远插话道。

  秦村长闻言连连点头。

  马平远想来是早就认出了那尊像,所以才让我也一同上香。戚继光将军绝对是我们戚氏一姓的骄傲,蛇镇的人竟然和戚将军并肩作战过,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过的!

  “戚将军彪炳史册,对我们几家先祖更是恩同再造,所以先祖家训,子孙累世祭扫将军灵位!”秦村长朗声答道。

  “不知发出了什么变故,让你们先祖蒙此冤屈!”田子秋沉声问道。

  “唉,有奸人上报戚将军,诬陷我们五家的先祖私藏了一笔截获的倭寇宝物。戚将军虽然一时并没有听信奸人之言,但是为了查实真相,当即将五家先祖停职审查……将军有所不知,虫宗的人对世俗的财物根本不感兴趣,如果想谋财,简直轻而易举,何必去战场上冒生死之险呢!”秦村长一脸叹惋。

  “奸人诬陷?那么是你们的先祖得罪了人?”田子秋问道。

  “这里面说来话长啊!”秦村长欲言又止,“虫宗已经秘密传承了上千年,支脉众多,门人广布。但虫宗之所以能维系千年,却是由于有幻宗这个世仇的存在,强烈的危机感和复仇愿望使得虫宗一代代地发展壮大。虫宗和幻宗仇恨的源头门内鲜有人知,但两派上千年来都势不两立,行同水火。”

  “我们的先祖在战火洗礼下认识到生命的价值,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瞳人语之南诏遗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瞳人语之南诏遗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