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风波过后
王羊捕狼2019-02-07 21:452,165

  夏侯事件告一段落,吴戎离开了淩州继续为明前司东奔西走。开火则留在了农发府养伤,而农发府邸也已经严密保护起来以应对轩国可能的刺杀。

  淩州多日紧张的局势并没有因夏侯丹的死有所放松,而是愈发激烈。谁都知道,这件事很难善了。轩国一定会有动作,而南方战天也始终虎视眈眈。只为了抓一个人,最终引起三国大战,谁也不好说值不值得。

  农发府,开火与蝶儿腻在一起。

  “蝶儿,为了你,你看我这一身的伤。”开火撒娇。

  “还不是你自不量力,夏侯叔叔带出来的人自然不可能弱,放你一马你还死追不舍。不过我很开心啊。”蝶儿情不自禁。

  “你这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如今回想还是心有余悸,那是夏侯丹啊!这样的人出门我们居然没有得到消息,暗殿这方面也包括小觑啊。”

  “夏侯叔叔这种人让我们得到消息了那才叫不可思议呢。他肯定有替身的。”

  “现在好了,人死在了这里。我生怕什么时候就冒出来两个刺客。

  “放心吧!我时刻都在,况且外面现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你是不好动身,不然你就知道你现在的待遇有多高了。”

  “是嘛!”开火有些兴奋,可转念一想,有什么好高兴的,天天担惊受怕的。他无奈道,“还是我太弱啊!要人保护,甚至连自己女人都护不住。”

  蝶儿用手堵住他的嘴,“别说了,你那天追那么远,我很高兴。再说了,修为这东西,你和淩家没法比的,又不是你不努力。放心,如果这还有人能进来,还有我呢。淩家强者不少,但圣境也不会太多,不可能都为你而来的。”

  开火听到蝶儿的开解,心里释然不少。“好蝶儿,给我讲讲你们有多少圣境呗。”

  “嗯,其实圣境也同样有生老病死。现今应该从我往上数有四代吧。其实从我爹往上基本不用考虑,他们不会对我动手,叔叔也叫不动他们。我爹这一辈,出了七个圣境。”

  “咝”开火吸了口冷气,“七个!这这这也……”

  “对啊!我们家很强的,但是当年随父亲战死了三个,加上我爹是四个。那边还有三个左右,我叔叔肯定不会出来,剩下两个都是掌军大将,也不太可能。这几年可能他们这一辈应该还能出一两个,但这种靠长时间积累而突破的都不会太强。我这一辈现在最多也就一个,感觉我已经把这个名额占了,但不排除还能出一个天资非常好的。这么一算,也就两三个,这都是家里的宝贝,能派出一个,不对,他们知道我已经破镜入圣,那最少也会派两个过来,但这基本上不可能。夏侯叔叔都栽在这里,他们谁能和夏侯叔叔比?”

  “可那天夏侯的几个随从我感觉都超强的,他们还这么年轻。”

  “放心吧,都是二品上,淩家有很多一辈子都卡在这里的,超凡入圣,不是那么容易,即使在我们家,一代最多的也就出现过10个。”

  “十个还不够?”开火惊讶道。

  “那你知道王家吗?他们每一代平均能出十二到十五个圣境。”

  “好吧。”开火点点头,“血统强大啊!”

  “其实王家开始也不是那么强,人家经营的好,子嗣众多,枝繁叶茂,又注重培养,自然强者不会少。虽然不与人争,地盘、影响却越来越大。这一点,我家比不上。”蝶儿说。

  “这么说,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开火说。

  “对啊,只要注意不要中了阴招,咱们又不出去,有什么好怕的。”蝶儿说道。

  “蝶儿,你们这么强,以前为什么要依附华国啊?”开火不解。

  “不要小看华国,华国很多古老家族的。人家每一代圣境强者也不少,不过是家族整体水平不如我们两家。如果说我们两家血脉中有尚武的因子,他们的血脉更加可怕。”

  “哦,那有多可怕?”开火来了兴趣。

  “大家都知道啊,华夏两族是龙的传人。”

  “你是说,”开火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传说,难道这是真的?”

  蝶儿点点头,“据我所知,华夏本是一族,当年划分天下之后,两族独立,血脉逐渐弱化。你知道为什么夏国灭亡,夏族还能在华国繁衍下来。是华国出兵救走了一位王爷。只有两族联姻,血脉才会加强。现在华皇婚配都是与夏族人。”

  “好可怕,”开火惊叹,“我们这种凡夫俗子,怎么和你们这些血统高贵的人比啊!出生就不在一条起跑线上!”

  “血脉强并不能决定一切啊!华国领土越来越小不就是明证吗?我淩家也远远不是陌国的对手啊!”

  “蝶儿,那华国还有哪些强大家族啊?”开火好奇。

  “当年华夏开国十二姓,每一家都有传承。还有一些远古血脉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华国绝对是各国中最难打下来的。”

  阿元一行扶棺出境,夏侯被以国礼迎回京师安葬。

  宫中,淩冲仔细了解了事情经过,沉默许久,让阿元几人下去。几人走后,淩冲突然拔剑劈断御桌,跪倒了一众内侍。

  淩冲把剑插回剑鞘,说道,“都起来吧,夏侯一死,朕如断一臂,这仇一定要报。传旨下去,让夏侯全接任暗殿首座,替他父亲报仇。”

  夏侯府早已披麻戴孝,灵堂盛大庄重,前来祭拜的官员也是络绎不绝。圣旨传下,更让许多原本观望的官员匆匆赶来。就算夏侯丹死了,夏侯家依然深得陛下器重。

  一身孝服的夏侯全接过圣旨,心情复杂,自己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位子终于到了手,却是因为父亲的离世。往后这个家就要靠自己扛起来了。

  夏侯全看着大厅两侧跪着的家人,目光后移,找到了阿元。她的已经已经哭肿了,整个人都很憔悴,看来她是真的爱着父亲。夏侯全转过头,跪在父亲棺旁,他其实一直觉得阿元跟着父亲可惜了,看来,是自己想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