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小天使的磨难
月亮狮子lotus2018-10-30 18:173,901

  十五

  圆觉寺旁,马良弼每天都教唱弦月新流派音乐——安富祖流,而毛凤仪却在一旁目不转睛地欣赏她的绰约仙姿。有一天,擅于丹青的毛凤仪还决定开始为弦月的舞姿作画。就从那一天开始,毛凤仪都在不停地为抚琴歌唱的弦月画画…。

  看到毛凤仪每天都盯着弦月的画像浮想联翩,月岭的心里那真是越来越不是滋味!“为何每天毛弟弟都‘天使妹妹’‘天使妹妹’地叫个不停!一看到他们二人眉来眼去,卿卿我我的情状!我简直恶心地吃不下饭!”醋意大发的月岭甩头就跑到 “弁财天像”(司航海安全)女神神像旁,痛哭流涕!

  这时,在圆鉴池的“藏经阁”内,宫中的老嬷嬷——霍嬷嬷正不断地翻阅着各种琉球古籍……。听到外面的哭声,霍嬷嬷从圆鉴池的“藏经阁”中走出。一看到霍嬷嬷,月岭就气冲冲地大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霍嬷嬷却快步上前一把捂住了月岭的嘴。

  “哎呦!我的小祖宗!您可小声点儿!这里可是不许大声喧哗的‘藏经阁’!”

  “我不管!我什么都不管!那个毛凤仪!每天就会找机会围在‘天使公主’的左右邀宠献媚!还有那个马良弼!自从尚宁王让他负责教授‘天使公主’新派音乐之后,他都不正眼看我一眼!甚至我的那个亲姐姐兰丛!每天就只想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连跟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月岭越说越生气,只见她把头扭到一旁,掐着腰赌气似地嘟着嘴。

  “谁叫你自己不争气!”

  霍嬷嬷冷冰冰地把月岭拉回到她的寝殿。在遣走侍女,关上大门之后,霍嬷嬷便神神秘秘地从怀中掏出了手抄圣典。她别有用心地指给月岭看…。

  “什么?嬷嬷!我原来以为只有你真心疼爱我!原来!你还在逼着我读书!”正在气头上的月岭翻着白眼儿气愤地翻开典籍。可是只读了一两行,月岭便惊讶地捂住嘴巴!

  “原来,在这上面竟然详细记载着“闻得大君”的世袭体制!”

  “没错!”霍嬷嬷低沉地叹了一口气。“你看明白了么?祖上先王尚真王施行‘祭政一致’之制。仅次于国王地位的‘闻得大君’必须由‘祝女殿内’世袭出任!如有长公主则长公主出任,若无长公主则由国王指定人选……。”

  “可是!我就是真真正正的长公主啊!”月岭听到这里又气鼓鼓地说道。

  “没错!”霍嬷嬷再次低沉地叹了一口气。“您可是先王尚宁之女!未嫁的长公主!被久米岛大祭祀女巫预言出生的‘天使小公主’顶多是个掌管首里‘三间切三平等’的大阿母志良礼之一——‘阿应理屋惠’!或者是地位再低一点的‘大阿母’!那个职位只是总领各地方祭祀的低级祝女而已!”

  “哇!气死我了!”气急败坏的月岭一边跺着脚一边叫嚷:“我原来只知道!‘天使公主’抢走了我的风头和人气!没想到!连本来就属于我的‘闻得大君’她也在抢!我一定要找姐姐姐夫算账!”

  “慢着!”这时,霍嬷嬷一抬手,阻止了月岭。

  “长公主!我太了解尚宁王和王妃了!你以为他们二人会全然不知么?他们只不过是爱女心切而已!他们只不过想把最好的全部给自己的女儿而已!通过这么多年来对‘天使公主’的精心栽培,您还看不出来他们夫妇二人的良苦用心么?”

  “那我呢?谁来替我做主?难道?!我就这么看着本该属于我的‘闻得大君’拱手让人么?”

  “别急长公主!”霍嬷嬷淡淡一笑,拍拍胸脯说道:“我从小就抚养你长大!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么?”说到这里,霍嬷嬷推开了窗,指着屋外的景色对月岭说:“你啊!先静下心来好好观察一下这一座被纯金镶嵌的‘观莲桥’!它们早在尚真王在位期间就被铸造!可是,您知晓‘观莲桥’和‘藏经阁’究竟由何人所造?”

  听到这,月岭越发焦急地问:“何人?”

  “高丽人!”霍嬷嬷一拍拳头,斩钉截铁地回答:“没错!正是那些来自高丽国的最富才华的能工巧匠!而被纯金镶嵌的外壳则体现两国牢不可破的友谊!在你父王在位期间我就听说,朝鲜王李昖曾和你父王约定在未来结成亲家!只可惜,尚永王英年早逝,这个约定变得不了了之了……。”

  “什么?竟有这等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月岭望着窗外的‘观莲桥’和‘藏经阁’,她再次惊讶地睁圆双眼!

  “呵呵!你还不知道?哦!准确来说,你除了服饰和品味之外,不上心的事情还多着呢!”霍嬷嬷揶揄着讥笑着,渐渐地背过身去。

  “万历七年,五月初四,明朝的夏子阳将从中国出发!目的就是为了给尚宁王举行‘封王典礼’!而李昖的二王子——光海君李珲到时候也会一同庆祝尚宁王加冕!我听说,这个李珲王子也是个恣情纵欲的纨绔子弟!如果,他要是知晓‘天使公主’的美色以及当年双方父王的约定的话……,那么,我们就能顺理成章地把那位碍事的‘天使公主’远嫁他国!到时候,你就是下一个全琉球地位最高的神职女性——‘闻得大君’!”

  “我终于明白了!”月岭激动地跳了起来!“到那时便是我月岭翻身之日!”

  “那你现在还不快快以王妃妹妹的身份给高丽国的李昖国王写信!你还等着他的儿子空手而归么?”霍嬷嬷用书拍了一下月岭的脑袋。而月岭却整理了一下衣裙,一脸局促地回答:“可是,嬷嬷!我不知道该怎么写!”

  “你就说:自万历朝鲜战争结束后,高丽王急需增强国力!如果,将凭借‘神’之灵力而被琉球万民赋予圣名却尚未婚配的‘天使公主’嫁到高丽国的话,必能保高丽琉球两国长治久安!”

  “谢谢霍嬷嬷!我这就好好准备去!”

  月岭激动地提笔写信。一口气写完后,她又气喘喘地跑回“圆觉寺”旁。只见,她一手抢夺去毛凤仪刚刚完成的画像,撇着嘴讥讽道:

  “哎呦!你看这画像!都把‘天使公主’画丑了!啊!不对!是因为‘天使公主’平日里的着装朴素的要命!不久之后,中华大使将来我国举行册封大典!‘天使公主’身份高贵!何不在中华大使来临之际身着在中国代表喜庆的大红妆欢迎夏大使的到来!我来负责为您准备装束!”

  “大红妆?”弦月心想:“怎么,这个高傲的月岭公主平日里不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么?为何这次竟会如此细心和体贴呢?”

  还没等弦月作何反应,马良弼便拍手迎合着月岭说:“妙主意!妙主意啊!夏大使将于万历七年再度被万历皇帝钦点为中华册封大使!他将于五月初四启航,六月底始达琉球,而后举行隆重的封王典礼。我听说,这次,尚宁王将重新铸造‘龙头船’!为的就是邀请夏子阳大使郊游龙潭,赏味美景!到时,搭配红妆的‘天使公主’必舞姿轻灵,神态动人!就如同飞来的凤凰,好似降世的精灵!那绝世独立的气质定会让所有人流连忘返哪!”

  “主意甚好!真是给我们琉球长脸!”毛凤仪也走到弦月面前。他恭敬地一鞠躬便问:“不知,天使妹妹可否赏脸和我共同为国王和王妃演奏由幸地亲方贤忠——夏德庸创立的琉球古典音乐门派——“湛水流”?”

  “真的么?毛哥哥也这么想?”弦月看了一眼毛凤仪,笑着点头说:“那便好!我记得祖奶奶说过,‘弦月’这个福名也是拜夏大使所赐!为了感谢夏大使的到来,我和毛哥哥真的应该好好准备才行!”

  “好啊!”此刻的毛凤仪无比兴奋,连眼睛都熠熠闪烁神采!“时间仓促!我们现在就赶紧彩排练习吧!”

  看着毛凤仪的眼睛一刻也没有从弦月的身上移开,月岭却静立在一旁紧紧地捏住画像。她咬牙切齿地说:“哼!看天使还能辉煌多久?!我现在就将“天使公主”的画像悄悄送到高丽王子下榻的‘迎宾馆’!”

  就在月岭从各国大使集中居住的“迎宾馆”返程之际,她却在“育德泉”处撞见了来此地视察兰丛王妃。

  “月岭!你这么慌慌张张地干嘛去了?你知不知道,尚熙刚从中国回来!他正在到处找你呢!”

  “找我?他又要找我干什么?”

  “你呀!”王妃瞥了一眼毫不识趣的月岭,讥诮道:“这么多年,尚熙王子的心意你还不知道么?每次出海归来,他总会给你带上数匹你最喜爱的布料和丝绸!你看看你身上穿的衣服简直比我这个做王妃的还要精贵奢侈许多呢!”

  只见,月岭机灵地眨着眼睛,随即便应答:“姐姐啊!我现在很忙啊!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

  “你再忙,也得照顾尚熙的感受!你不能只为了你自己活着!”

  “我只为自己活着?!哈!姐姐!那你可就说笑了!”说罢,月岭便附身去接“育德泉”的泉水……。

  “看到没有啊!我这是在采集‘育德泉’的珍贵泉水啊!因为,只有用‘育德泉’的泉水才能沏出好茶!到时,我会让筹备宴会礼仪的清风苑侍女们把新沏好的番石榴茶,蕺菜花儿茶,三品茶,月桃茶,长命草茶及与之相配的金楚糕,里桃饼,汀砂松风,水山吹和千寿糕都准备齐全!”说到这里,月岭还自鸣得意地暗自窃喜!“这些可都是琉球特产茗茶及美味又传统的老菓子!保证让各国大使吃的开心!”

  “什么?!竟然是这个原因!”

  听到这,王妃突然感觉有些自责。随即,她便将头上的一支银簪摘下来送给了月岭。她感激地看着月岭说:“我现在理解了!为何这段时间你总是忙忙碌碌又显得心不在焉的!原来,你是在默默地支持此次庆典活动啊!看到妹妹为这次册封大典如此尽心,我和你姐夫深感欣慰!看来之前,是我们错怪你了!”

  说着说着,王妃就把银簪子插在了月岭那一头乌云般的秀发上。

  “等一等!”

  出乎王妃兰丛的预料,一向爱美如命的月岭此时却一把将簪子拔了出来!她仔细地看着这个精致的簪子,喃喃自语。

  “哦!这个簪子这么美,应该送给‘天使公主’啊!她可是这场盛宴的女主角呢!”

  “哦?此话怎讲?”

  “姐姐!现在月岭可不能说…,只是,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说到这,月岭就要亲自把簪子送到弦月的“天使公主”寝殿…。望着月岭走远的背影,王妃不禁感叹地对侍女蓉儿说:

  “看来啊!这宫中传说的什么两位公主在平日里不和的话都是妖言惑众!传我命令,谁要再敢在那里无事生非嚼舌根,我就把他的舌头割掉!”

  蓉儿:“遵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