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天火之灾
愿乘行云2019-04-15 14:023,961

  因司母庚之丧,求雨结果也没人去追究,事实上,这场雨确实下了,但却是在乞雨仪式的第四天上下的。众人以前为旱灾揪心,这场雨下后却为水灾而操心,因为这场雨一连下了十几天,直到司母庚的葬礼前几天才停……

  巫人说,这是苍天在悼念司母庚,所有的人都相信是的,武丁自己也深信不疑,他认为司母庚的灵魂已经成为天神的一员,所以得到了苍天的感应。他派人为司母庚新修母庚宗祭祀母亲。

  事实上,这场霖雨真正的作用却是延缓了子画的起兵时间。因为这场雨,子画的外援迟迟不能到达,子画的军械粮秣迟迟不能配发到位,道路也泥泞难行,眼看天气一日凉似一日,若是深秋一至,就不便于行军征战了,难道他要等到翌年?

  雨终于停了,子画下令加快军械粮秣发放,同时派人催促援军,令贞人占卜选择吉日(1),以便起兵。

  子竹急令人向王邑报告。她的讯息和各奉命去探听军情的至人送来的急报在一两天之内全部到达王邑,武丁急召甘盘傅说师般商议。

  不过,他仍然要遵从自来的习俗,就是出兵必占卜。这种做法现在人看来非常可笑,但在那时,却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且商朝军队与后世军队相比,有一个最大特点,后世军队中基本上没有什么非战斗人员,而商代军队中却是各种人员都有,既有奴隶,也有女子,更有不少神职人员。

  至于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人在军中是否会影响军队的机动性和战斗力,在那个年代倒不是问题,因为当时所有国家军队都这样,既然大家都是如此,也就无所谓影响不影响了。

  商代军中并不忌讳有女子存在,这就是与后世最大的不同,所以妇好及后来的妇妌从军征伐,没有遇到将士们太大的阻力。将士们最大的担心是她们的能力问题,而不是忌讳。

  那些数量众多的女子在军中当然并非都是征伐人员,虽然其中确实有一些是可以征战的,但大都是些——巫女!军中带巫女,现在看来当然非常奇怪,在那个年代却是天经地义的。这些巫女要在军中施巫术以乞求胜利,而奴隶则是用来从事搬运武器粮食修筑工程侍奉主人的,军中带女子奴隶这种事情在西方一直延续到近代。

  武丁一直都在做着准备,这些工作从前是交给傅说和甘盘的,他暂时没有告诉师般,因为他了解师般的性格,如果他派遣师般去征伐子画,只怕子画活不成,师般在外,未必会遵从他这个国君的命令。将领征战在外,国君之命有所不受,这是古训。

  他最终决定派亚臿(2)和亚吴去征讨,而只让师般从事一些军兴(3)工作。这个提议,却是妇好向他建议的。

  自从确定子画叛乱的大致日期之後,武丁便与妇好常常论及军事,他对妻子在军事上的见解大是佩服,便让妇好去协助傅说准备武器糗粮(4)等工作,同时监督训练战车。

  商军对车战士卒要求极严,这些士卒不仅需要有持戈搏击的武艺,还应当有在高速飞驰,崎岖颠簸的战车上拉弓放箭,准确射中的能力,即使在从小训练,尚武精神极盛的商代贵族子弟中,精通战车搏击射箭的人也为数有限。

  妇好亲自训练将士。令这些商军将士惊讶的是,妇好身为女儿身,竟然精通搏击车射之技,长戈伸处,对方士卒立即落车,飞箭射出,对方士卒无不伏倒,她于战阵训练更自有一套,对士卒步列配合,战斗协调尤其深得三味。商人尚武,对勇武之人向来尊敬,妇好又禀性严毅,不仅严格执行军法,又自新定约束(5),行之有效,上下凛然,未过数日,营中将士都对她另眼相看,心悦诚服。

  原来妇好在家之时,因子方地居要冲,四战之地,与周围各方国及杂居其中的戎狄人士多有冲突,几乎年年征战,举国男女尽皆尚武,以应对征战。她的亲生母亲㚤在生下她和䧅郾之後便染疾去世,当时她还只四岁。过了两年,她父亲㳄续娶了母亲从女弟妇娀为妻,这位只比她大了十岁的继母兼姨母和温柔斯文的生母不同,不喜针线庖厨,偏偏喜欢驭射弄戈,有一身的好武艺,又深明大义,生性仁爱,对女兄留下的两个儿女怜爱超越亲生子女,自小带在身边,教习武艺兵略,妇好与这位继母,不仅是母女,还是师徒、好友,甚至是战友的情份,她对继母的尊敬亲近远超过对父亲㳄。

  妇好天份极高,又勤学肯练,到十几岁时已经有一身的好武艺,尤精驭射之技,十六岁时便独自决断,带兵乘夜衔枚渡河,奇袭敌军,救父亲于危难之中,一举成名。此战之後,她父母对这个女儿更是另眼相看,刻意培养其兵略,她于军兴安排、行军路径、士气激励、安营驻扎、军法约束、天时地利、临阵决疑自有其独到之处,非但女子无人可及,即便男子也多所不及,而且她有胸襟有气度有见识,凡事以大局为重,公正贤明,子方军中将士无不钦服。她的名声传到司母庚耳中,司母庚知中商内忧外患,认为武丁需要一位通兵略的女子为偶,在反复比较权衡下,最终从上千名贵族女子中选择了她为武丁司妇。

  䧅隁见妇好天天出入军营,猜到将要对子画用兵,子画欲劫妇好一事,他知道得清清楚楚,而子画数月不朝,甚至司母庚的葬礼也不参加,他思前想後,认为这次训卒,肯定是要讨伐子画了。他生性好斗,怎肯放过这样机会,他知自己年少,又有些鲁莽,要加入军队,女兄多半不会答应,便去求武丁,武丁知他力大勇武,只是缺少锻炼,倒是个可以栽培的好料,与妇好一说,妇好虽然担心二弟安危,但终于扭不过武丁,想到让他从军也是父母的意思,何况他迟早也得参加军队的,便同意让他随军训练。

  师般身为太师,类似于秦汉时代的太尉大将军,是国家最高军事统帅,若要用兵,必须经过他手。他长期掌兵,亲自带兵东征西讨,又是火爆性子,对这些叛乱之人最是痛恨,在得知子画之事后後,他的反应果不出妇好所料,大骂子画不忠,立即就要带领三师(6)去将子画击斩!倒是甘盘和傅说劝住了他。武丁的意思仍然是后发制人四字,这样能示天下诸侯,将道义主动掌握在自己这一边。

  他从大室回王寝,没走几步,却见母丙带着子画之妻妇媶站在庭芜之中,他暗暗叫苦,知道这事虽瞒了许久,终究还是让二母知道了。

  他从未想过要杀子画母妻,商人向来重血统,历代争权夺位的商王确是不少,但从来没有谁将争王位失败的王子家属杀戮的,最多也就是圈禁(7)。商人的观念,多父和多母皆为父母辈,他岂能做弑母之人?

  丙看到武丁走来,拉着妇媶就向他跪了下去,武丁大惊,急忙将他扶起:“二母如何行此大礼!昭儿不敢受!”

  丙道:“子画谋逆,依法该当处死,我不敢为他求情!只求素王再给他一次机会!让我劝他!”

  武丁苦笑道:“二母,予一直没有公开此事,便是希望子画兄悬崖勒马!”

  丙喜道:“如此说来,素王是同意了?我即刻给他写信!”

  武丁道:“若是子画兄不肯听又如何?”

  丙咬牙道:“子画若是真执迷不悟,随素王处置!”

  妇媶在後听着,哇地哭出声来。子画逃走数月,她独居寂寞,又听闻子画有疾回封地静养,不免伤感,生出一场病来,前些日子才养好。偏偏在这时又得知子画欲行叛乱的消息,她倒不担心自己,因为中商王族从来没有杀戮多子族家属的前例,她相信武丁也不会破例,但岂能不为丈夫担心?

  武丁道:“那请二母一试。二母,你如何得知此事?”

  丙道:“是有人告诉我的……”

  武丁道:“此人是谁?”

  丙迟疑半晌,道:“素王,他怕你责罚他,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武丁心中转了几转,心想:子画欲叛之事,知者并无多少,王邑中知晓此事前因後果者除三公,娆母外,还有谁?对,我居然忘了,还有人知晓此事,难道是……

  他暗暗生气,好在此人向丙泄漏了子画事情,丙的反应还算深明大义,没有找他闹事,他最害怕的就是丙找他大闹,他还不知如何处置。好在丙总算还是盘庚之妻,多少懂点儿道理,再说此事迟早也得让丙知晓。仔细想想,他把这事泄漏给丙也不算什么大事,让丙再试一试也行。不过,他得给那个莽童一点教训,以免他总是行事不知轻重!

  虽已五月(8),这两日天气还是挺热。丙的信使走了两天之後,前面消息还未曾传到,王邑却遇上一场怪异的天气,戊戌日午後,突然电闪雷鸣,妇好只得匆匆结束在军营中的训练,令众将士回军舍避雨。

  她站在窗前,望着远处的王宫。窗外雷电一次比一次紧,一次比一次响,骇电惊雷交织,天地似乎都在发颤。在她身後的女姃女媕被吓得脸色苍白。商人素来迷信,人人都在思忖,这个时候的雷雨意味着什么?是雷神在发怒?是谁做了错事引起雷神之怒?

  突然,妇好发现似乎有一个火球落在了王宫之上,刹那间,王宫便被烈火吞没!军舍中的将士们都拥到了营中空地上,冒着大雨雷电,站在原地,惊骇地望着王宫方向,他们每个人眼中都露出恐惧和询问之意,但他们没有人乱嚷,也没有人乱跑!妇好早就明定:军中喧哗,军中趋行者,即斩!谁也不敢违抗军令!

  女姃叫道:“糟了……”话刚一出口,便知不妙,压低声音颤声道:“司妇!王宫……”

  妇好道:“住口!军中严禁喧哗,不可再叫!传我军令,令众将士即刻整队上车,携带器具,到王宫救火!”

  这场由天雷引起的大火烧了两个时(9),即使大雨也没能把它浇灭,王宫被烧去大部……武丁的王寝也被烧毁……

  更糟糕的是,子画起兵的消息也传了过来,王邑人心惶惶,流言蜚语乱传……

  -----------------

  (1)占卜选择吉日——三代时出兵必须占卜选择出兵吉日

  (2)臿——臿,音插,武丁手下将领,据甲骨文记载,讨伐子画派出的将领是臿和吴

  (3)军兴——指后勤辎重

  (4)糗粮——商周时军队征伐时所携带的军粮,秦汉后称糒粮,据说类似于后世的炒面

  (5)约束——军队中将领自定的临时军法

  (6)三师——商军编制,商王直辖军队为右中左三师。商人以右为尊,右师通常由商王自将

  (7)圈禁——商代的王邑通常不设监狱,一般设于边鄙地带,一旦被囚,便是远离王邑

  (8)五月——殷历五月,相当于夏历九月

  (9)武丁初,商王宫确曾遭遇大火,後武丁另起新宫。此事考古发掘已经证明。

继续阅读:十四 覆师杀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域彼四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