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覆师杀将
愿乘行云2019-04-18 21:554,444

  商王宫大部被焚毁,连宗庙都被烧去一部分。天火正砸在武丁的王寝上,所以那里烧得最惨,虽然宫中侍卫全力扑救,却也未能解救,几乎全部化为乌有,但当时武丁正在大室与众臣商议国事,本人自是无恙。

  王寝被毁,妇好本想让他和自己同住一寝,但武丁却不同意,他正在为母亲服丧,却在这时候与司妇同居,岂非引天下之讥,他更不愿意天下人说妇好是嬖女,便暂时另住一寝。妇好也只得由他。丙给子画写的信如石沉大海,子画一直未回复。

  王邑中谣言四起,说武丁一意孤行,获罪于天,内忧外患齐至。子画派在王邑中的探子趁机蛊惑人心,鼓动王邑中人向子画投降。各里尹(1)急忙向武丁禀报。

  武丁知道自己若不当机立断,控制住王邑形势,后患无穷。他立即下令师般逮捕各散布流言者,一共逮捕了十八人,又到宗庙举行占卜,行人祭之礼!以从前所俘羌人为祭,火烄二人,又以斧钺腰斩散布流言者十八人,徇(2)之于市,王邑人人恐惧,流言渐息。

  三公同时上表,立即另建新宫,示于天下诸侯。

  武丁即刻批准,绝不犹豫。虽说现在中商王室财政有些吃紧,但该用的钱还是要用的。

  他亲自占卜选择地利,择定了工匠,在洹水之南紧邻洹水之处另建新宫(即今之安阳小屯村),先举行了奠基仪式,按当时的习俗,向祖先神灵奉献了几名奴隶,砍下他们的头颅做人祭,在新宫的大门前埋下了他们的人头。

  出了这件大事,出兵征伐子画的事被耽误了两天,因子画在西,武丁便在城西垒土为台(3),召群巫来祭,贞人占卜,测天官(4)选择吉日,又到宗庙祭礼先祖,举行出兵礼。祭祀完毕,决定出兵时间之後,立即登人(5),举行拜将仪式,召来臿和吴,授之斧钺(6)。臿是主将,领右人,吴是副将,领左人(7)。商人一师通常是三千人,左右二师便是六千。在那个时代,这也不算人少了,武丁时期最多一次出兵也只三万人。

  军中同时带有贞人和巫女,以供卜筮施巫术之用。巫姞主动要求随去,她留在王邑,常自伤心,此次随军,既可为武丁做些实事,如若万一死于沙场,正好解脱。武丁知她心意,令她兄长吴去劝她,但巫姞心意已决,武丁知不可违,也就由她。

  妇好在军营中练兵,师般颇不以为然。他认为妇好身为司妇,管理好后宫即可,整天出入军营,这不是司妇的首要责任。武丁便让他亲自去看看妇好所练之军,师般见其军队列整齐,军法严整,进退有序,大为惊讶,不由佩服,也就没有再多说了。

  臿和吴领军出发,丙因收不到子画回信,又知他已经正式起兵反叛,哀伤欲绝,却又不便去找武丁,便将自己关在室中,与子画妻妇媶天天饮泣。

  妇好知道这事,她知武丁不便出面,而司母庚又已去世,自己是最合适人选。不用武丁吩咐,每天结束军中训练后,都去服侍丙,亲奉饭食汤水,又赠送了妇媶不少珍异之物,陪她们说话,令丙很是感动。子眉知晓了此事,每天散学回来,也去孝敬二母丙。武丁知道二女苦心,便令几位王妇同去。

  妇好这样做,一来是做给天下人看,素王孝义,不忘先王恩德,二来也是给收降子画留个退路。她知道在臿和吴出兵之前,武丁叮嘱过他们,尽力保全子画性命。她曾经听人说过子画射术极精,他必然刻意训练手下射技,特意叮嘱臿于军中多带射人,为他挑选了名闻王邑的神射手射㢴(8)等人跟从。

  子画安排妥当,与我方、土方、羌方等几个方国一起出兵,带着五千军队进攻王邑,鬼方则只派了几十名勇士相随,鬼方毕竟离得太远,武丁早有准备,在边境就扼住了鬼方的军队,让他们无法派遣大军相助。但饶是如此,在那个年代,五千军队也是一个大数目了。军队所过之处,掳掠当地各方国各邑,当地人无不叫苦连天,日夜盼望王师前来。

  这倒不是子画无谋略,按当时习俗,本国军队是绝不掳掠本国人的,但对于其它方国,即使是王师也会毫不迟疑地掳掠抢劫,以补军需,各方国各邑并不是子画的盟国,忠于武丁,在子画及我方羌方等国军队看来,这就是敌人,所以走一路抢一路,凡有反抗者,不是车裂便是剜眼剥腹,着实残杀了不少人。

  因为商军中大都是步兵,军中的车辆除了少数战车之後,其余的都是辎重车,而且军中还有不少乱七八糟的老人巫女等神职人员,速度当然快不起来,每天只行二三十里,好在子画也是如此,直到二十多天後,两军才相遇。

  臿按照堂堂之师的军礼,当天下了战书,约定时间地点要与子画交锋。吴是後军,翌日才到。因此臿的战书定下的时间在第三日。

  两师本来人数倒是相差无几,但装备却各有千秋。王师武器自然精良些,子画军中的射手却更多,他的画邑因有铜矿,制作出了不少铜箭簇,但也配了一些骨簇和蚌簇、石簇。

  臿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将领,他选择了一处疏树林外地点扎营,那里离水源也不太远。扎下营之後,安排了警卫人员,便令众将士休息,以待后日决战。

  这是当时习俗,一般战斗都是交战双方下战书,选好时间地点,各排阵势一决高下,奇兵突起的事例也是有的,但并不多。臿虽经历过多次战斗,但几乎都是以堂堂之师决斗分胜负的,很少有用奇兵的事,他认为子画总算是多子族的一员,当然会遵守军礼,故此并没有特别设防。

  岂知当日夜半之时,子画军竟然夜袭了臿的大营,虽然警卫及时发出了信号,但商军毕竟未曾防备,仓促之间,各凭感觉而斗,在面对子画有备而来的严整军队面前,商军很快溃不成军,射㢴驾着车,凭着自己百发百中的射技,带着一行(9)队伍,拼死保着臿逃了出去。

  对面火光闪耀,火光之下,臿看得清楚,站在车上的正是子画。臿骂道:“你枉为多子族人,先王嫡嗣,竟然使用夜袭这种卑劣手段!”

  子画笑道:“用兵之道,奇正相合!你要与我起堂堂之师而战,我是同意了,可是我手下将士不同意啊!我方羌方的盟军不同意啊!你可看清楚了,奇袭你的可不是我画邑的军队!我只不过在後方接应而已!”

  臿气得差点昏去,从一士卒手里拿过长戈,令御手驱车,向子画冲去。子画哈哈一笑,让过他的战车,道:“我中商军律(10),覆师杀将,你的右师损失七成以上,与覆师无异。你即使回去,也得伏社主之诛,受斧钺之刑(11),我与你拼命何为?”令身边将士挥动火把(12),通知各军将士放臿逃走。

  射㢴跟在臿之旁,见子画洋洋得意地挥动火把,勃然大怒,偷偷抽出一支箭,一箭便向子画射去,臿大惊,他受了武丁的密令,让他保全子画性命,以㢴的射术,子画定然无幸,他岂不是违背了王命,因此他伸手一推㢴,㢴这一箭便从子画身边划过。

  子画也吓出一声冷汗,不由恼羞成怒,他的射术也不差,他从士卒手里接过弓箭,也向㢴射去,㢴听到风声,闪身躲过。也就在这一瞬的时间里,两车已错过,㢴带着一行将士逃出重围。子画也没有去追,毕竟天晚,穷寇勿追的道理他也是懂的。

  天亮之时,臿也逃出了数十里地,人困马乏,他收集残兵,清点损失,三千人马,只剩八百余人,军中巫女贞人竟无一人跟来,臿悲从中来,他从来没有遭受到如此大败!按中商军律,若战损七成以上,便算覆师,覆师杀将,乃是自来的规定!他自觉没脸见武丁,拔出短剑,便欲自杀。

  㢴赶快拦住了他,道:“右师(13),千万不可!胜败乃兵家常事,岂有一败便死之理。左师在後,待左师赶到,我等还可再战!”

  几位逃回来的行长射人都聚在一起,纷纷劝阻。臿想想也有道理,便一面派人到王邑将此战情形报给武丁,一面安抚将士。

  商军中负责运输辎重的是奴隶,用奴隶做卫士甚至战士在商代是正常的事。以敌军和非自由人充任国家军队在现代人看来很不可思议,但在当时,世界各国尽皆如此。和商朝几乎同时的赫梯和埃及也都这样。

  臿这次失败,军中负责运送辎重的奴隶大都失陷,商军将士自己是从来不携带辎重粮草的,几百败兵聚在一起,吃饭喝水顿时成了个大问题,好在当时生态良好,动植物都非常多,要找吃的并不难。臿便令人去山中狩猎,并派人去告之左师。

  吴接到臿大败的消息,吃惊非小,不敢怠慢,急令左师去接应败军。

  他这次是首次以主将身分出征,他发誓不辜负武丁信任,非常谨慎小心,行军驻营,军中警卫,严格按照军律军规行事,搞得将士们都暗暗叫苦,却又不敢抱怨。

  武丁在旁室接到臿大败的消息,气得差点就要拍案而起,中商即使倾国之力,最多也只能拉出五六万军队来,一次损失两千余士卒,他怎能不气?但他向来沉稳,喜怒不形于色,放下手中竹简,对至人道:“你退下!”

  妇好知前有军报到来,便到旁室中来探听。武丁将竹简递给她,道:“你一看便知。”

  妇好看了军报,对武丁道:“素王欲待如何?”

  武丁冷冷道:“覆师杀将,乃我中商军法,否则,予如何给予战死将士家属交待?”

  妇好道:“此败在妾看来,素王你也有责任。”

  武丁道:“予有责任?”

  妇好道:“你叮嘱臿万不可杀子画,臿于用兵之时自然会有顾忌,如何敢全力以赴?若非如此,㢴恐已射杀子画,即使覆师,此功也可相抵。”

  武丁道:“你要予饶他?”

  妇好道:“暂且饶他一次,令其将功折罪,以待後效。素王,妾以为,应另派将领带援军前去,臿先败,士气已衰,吴又略无经验,只知照章办事,但妾观子画为达目的,已是不择手段,完全不依军礼。非出奇兵不可制之,臿和吴皆不足胜此任。”

  武丁皱眉道:“你觉得谁合适?师般或是子戬?”

  妇好微笑道:“素王,妾愿为素王伐子画!”

  -----------------

  (1)里尹——商代王邑居民聚里而居,其管理者称里尹,犹如后世的里正或里长。

  (2)徇——指杀人暴尸,令众人观看,以警示大众,称徇。先秦时贵族徇之于朝,常人徇之于市,军人徇之于军。至秦汉时,无论贵族平民凡被处死者,皆徇之于市,称弃市。

  (3)城西垒土为台——先秦时,凡敌人从哪个方位来,就在哪个方位进行祭祀礼,然后出兵。子画在王邑西方举兵,故在城西祭祀。

  (4)天官——指天文星象等。

  (5)登人——商人指召集军队。

  (6)授之斧钺——商代军队由商王掌握,平常任何将领不能调动军队,只有当商王准备派将领出兵之时,授之斧钺,这个将领才有的调动军队的权力。一般战罢即收回兵权。

  (7)右人左人——即右师左师,商人习惯上呼之为右人左人。

  (8)射㢴——㢴(音西),射,官名。射㢴,即一个担任射官的名叫㢴的人。

  (9)行——商军中的编制,约一百人。

  (10)军律——即军法,商人称律

  (11)社主之诛,斧钺之刑——夏商时代杀贵族,多杀于社主之下,君主亲征,也带有社主,军人也会被杀于社主之下。当时的观念,阴主刑杀,而社属阴,故杀人于社主之下。夏商周至西汉前中期,因为生产技术的原因,一般不用刀杀人,而是用斧钺,通常是腰斩或者斩首,受刑者解去上衣,伏于质(质,指木板一类的物事)上受刑,而不是仰面朝天受刑。腰斩非常残忍,魏晋之後除军队外,民法已少有施行。但军中腰斩刑罚一直保留,宋代就曾一次性腰斩士卒一百八十名。

  (12)挥动火把——古代军队指挥系统,白天是旗鼓钲,晚上是灯火鼓钲

  (13)右师——商人以官名为称,臿为右师之长,故称右师

继续阅读:十五 专杀之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域彼四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