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佳人有功报天子(4)
愿乘行云2019-10-21 13:193,929

  我忙对正走过来的稽留斯说:“发生什么事了,派人过去看看。”

  稽留斯道:“我马上派人去。阏氏和喀莎,都不要离开大帐,以免发生意外。哼!总是有人对大王居心不良。传令下去,各营准备,让他们看看我们雄驼草原儿郎的威风!”

  片刻之後,各营将士俱都披挂完毕,满山遍野,一望无际,人人精神抖擞,人似虎,马如龙,矫健剽悍,刀箭生辉,气势如虹,好一支威武之师!看起来比单于本部的军队更为兵强马壮。

  稽留斯道:“阿各头骑长,你带一百人先去看看!”阿各头应声而出,带了一百名骑士便向东而去,刚走到坡前,却见吐久伐带着一队人簇拥着左谷蠡王转了过来,我不禁松了口气,左谷蠡王远远驰来,奔到我们面前,道:“你们干什么?”

  稽留斯道:“大王,我以为……”

  左谷蠡王低声道:“稽留斯,单于是不会杀我的,你尽管放心,不用召集兄弟们,让他们回去休息吧。你带好军队就是了,今晚单于要宴请我和季姜,明日上午,送走老弱女眷,下午我们便带大军去左部,和左贤王合兵,对付汉军!你好好准备就行了。别的,不要多问,不要多想。”

  我暗地里吃了一惊,心想:单于和左贤王杀了他的母亲,他却还是要听从单于调遣?看了看三兄,他的脸上虽有惊讶之色,但更有钦佩之情。

  我说:“刚才,云娜被人推到河中去,差点淹死。”

  左谷蠡王剑眉一挑,道:“云娜没事吧?”

  稽留斯道:“喀莎没事,赵王阏氏跳到河里救了她!”

  左谷蠡王道:“季姜居然会游泳?难得,多谢你又救了云娜一次!”

  我说:“大王对我的恩情,我今生难报,若能略报一二,正求之不得之事,何敢当大王谢字。”

  左谷蠡王道:“尽搞这些动作,有意思吗?要想杀我,明着来又不敢,千方百计给我扣罪名!又杀我唉起,哼!大家先回去吧,我去看看云娜。”

  说完向我和三兄招招手,道:“季姜,王司马,你们也陪我一起去。”

  左谷蠡王伸手揭开帐门,云娜一看到他,从榻上站起,一头扑进他的怀抱,哭道:“兄长,我……”

  左谷蠡王一手搂着她,一手轻抚她的长发,道:“云娜,你不用担心,这一切都是我连累了你,这种日子很快就会结束了,只要你遇到了汉军,他们会带你平安回长安的。到时候,不会再有人来害你,汉人会好好待你。”

  云娜道:“我舍不得兄长!”

  左谷蠡王道:“你归汉,是唉起的意思。你迟早得离开我,我不可能照顾你一生一世。王司马,在漠北两年,我待你如何?”

  三兄道:“若没有大王屡次相救,我和季姜都活不到今日。”

  左谷蠡王道:“你记得这份恩情就好。我从没有想过要你报恩,施恩忘报,此是市恩,我不屑为之。我只想请你记得!”

  三兄道:“大王恩义,禹终生铭记!”

  左谷蠡王微笑道:“有你这话就好。我平生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览雅云娜,她年幼失怙,在这个世界上,我是她最亲的人,也是她唯一的依靠,我向来宠她,可能宠得她有些任性。关于大汉礼法之事,我不会教,帛珠也教不来,她是野气了些,望王司马多多包涵。我的身份,终归不能到汉地去照顾她,王司马,我希望你能替我照顾好她!”

  左谷蠡王这不就是在为云娜向我兄长提亲吗?云娜将脸藏在左谷蠡王的怀里,可我却看得清楚,她的身子好像在轻轻地发颤,脖子都红了……

  三兄迟疑半晌,道:“大王,不是我不答应,只是我担心……万一我父母已经为我盟定,那我岂不误了云娜?我着实难下决定。”

  左谷蠡王笑道:“这么说来,你心里是肯的了?你仔细想想,我不会强迫你,过几天你再答复也行。”云娜一直将头藏在左谷蠡王怀中,不让我们看到她的脸庞。

  左谷蠡王道:“你们下去吧,我跟云娜说两句。”

  我和三兄退出帐中,我笑着说:“三兄,大王是在暗示你,让你赶快提亲。你是真不喜欢云娜吗?云娜一定比你从前的那个冯郦强!”

  三兄道:“你没见过冯郦,你怎么知道云娜一定比冯郦强?”

  我说:“我只知道象云娜这样的美人儿,这个世界上不多,在我看来,云娜的容貌不输给二姊!别人想都想不到呢,我不相信冯郦会比云娜还要美。何况,云娜的品性纯良,身世又挺可怜的,她兄长对我们的恩情我们这辈子都还不了,只有报答在云娜身上了。无论是报恩还是还情,兄长,你都应当仔细想想,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云娜?”

  三兄道:“季姜,别逼我,你让我仔细想想。男儿不可轻许承诺,一旦承诺,终生决不可改!”

  我说:“三兄,我们在离开匈奴之前必须决定,这事情,你已经犹豫了一年多,真的不能再拖了。要接受,你就直接向大王提亲;要不,你直接拒绝也行!不能这样拖着,刚才云娜差点发生意外,你不担心吗?”

  三兄道:“我知道了。我的事好办,倒是你……”

  我说:“三兄,我的事既无开始,也无结束,这本来就是注定了的事,我反而可以轻松些。这本来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三兄道:“你倒是想得开。季姜,你丧期已经满,回到汉地便是自由之身,父母当会为你另择佳偶,岂会让你孤苦一生?你先回去休息吧,晚上单于还要宴请你。”

  回到自己的寝帐,琴瑄和捐之都问我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我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事,大王已经回来了。今晚单于要请我去参加宴会,明日我们就走,大王说,汉军已经出塞,最多再过二十天,我们便可以遇到汉军了!今年六月,我们就可以回到长安。我们应该高兴才是。”

  不知怎么的,我心里没来由的感到烦燥,我告诉自己,如果今日晚上我再不能拿到斩蛇剑,我便是空跑一趟,白吃这两年的苦,可我怎么可能自己去单于的帐中?左谷蠡王倒是说过愿意助我,可是他虽然口口声声说过要报杀母之仇,却到现在还听从单于调遣,他到底想怎么办?是找单于还是找左贤王复仇?或者他只是嘴上说说?

  我拨动琴弦,反复弹奏幽兰操,却始终静不下心来,眼见黄昏已到,左谷蠡王派人来请我,要我随同他去参加单于的宴会。

  原本左谷蠡王应该带他的阏氏去,但左谷蠡王的阏氏一个都没有随来,我这个赵王阏氏成了他帐下唯一够身份能够参加宴会的女眷,单于便把我叫去参加。

  又要见到伊稚斜了,我想,这大概也是我今生最後一次见到他了。

  单于的大帐里面点着灯,灯光摇曳,帐中诸人的脸忽明忽暗。这大帐中男男女女有上百人,和上次龙城大会上的轻松娱悦相比,这次这些人的脸上多了一层凝重,少了一些随意。

  伊稚斜带着颛渠阏氏并坐在上首,那个自次王陪伴一旁,四王各坐一桌,除左谷蠡王外,也都带了自己的妻子并坐。我则坐在左谷蠡王的下手,单独坐了一张桌子,我这人身份特殊,混在这一群匈奴人中,怎么安排都似不大妥当似的。

  女奴送上酒肉,单于道:“各位请!此次宴会之後,我们便要迎击汉军,也许有的人再不能相见,各位不妨尽情一醉!”乐队奏响了音乐,几名少女歌舞助兴。

  左谷蠡王低着头,不停地喝酒,对周围的一切仿佛视若不见。右贤王和右谷蠡王也都只顾低头吃喝,左贤王却似乎心神不定,我随便动了几箸,颛渠阏氏道:“赵王阏氏,你就要回去了,以後我们也再见不着,你虽未必喜欢吃我们匈奴的酒肉,但今日的离别宴会上,你还是多尝尝,也算是一段回忆。”

  我说:“多谢颛渠阏氏。”低头抿了几口酒,这酒并不是奶酒,好像是葡萄酒,并不是特别烈。颛渠阏氏又命女奴赐给我一些器物,都是些异域食品衣饰之类,说等会送到我帐中,让我带回汉地做个纪念。我不住称谢,她对我倒真不错。

  酒过三巡,只听单于道:“都隆奇,你还不快向霸给敬酒!”

  左贤王站起身,走到左谷蠡王桌前,端起酒尊,双手奉上,递给左谷蠡王,左谷蠡王冷冷地看着他,并不伸手去接酒尊,帐中本来喧闹,却突然安静下来,人人都注视着他们,看左谷蠡王是否会收下酒尊。莫非,左谷蠡王和都隆奇的恩怨大家都知道了?

  左谷蠡王突然拿起桌上的刀,刀刃朝着左贤王,轻轻切下一块肉,放入自己嘴中。我离他们很近,却见左贤王的脸蓦然变色,双手轻轻发抖,抬头看着单于和颛渠阏氏。所有帐中的人面面相觑,更无一人出声。

  我在匈奴两年,也知道了些匈奴人宴会的礼节,用来切肉的刀,在切肉的时候必须朝着自己,断不能朝着别人,以示对人的尊重。刀刃朝着别人便是宣示这人是仇人,不死不休!

  伊稚斜道:“径路啊,你,你不肯原谅都隆奇?他是诚心向你道歉的?”

  左谷蠡王道:“大单于,为了大匈奴,我带领我手下所有的将士听从你的调遣。可我此生,绝不能和都隆奇握手言和!我上午已经说过,现在依旧是同一句话!单于若是认为我违背了你的命令,可以现在就下令赐死我!只是,我和都隆奇的仇恨,断无和解的可能!”

  伊稚斜道:“径路,你在逼我啊!我怎么能够失去你的帮助?我也不能杀都隆奇啊!”

  左谷蠡王道:“我知道你不能杀都隆奇!我没要你杀他!你要我和都隆奇一起去抵御汉军,我会去的,这点大单于敬请放心,我会全力以赴。这些话上午我已经说得清楚,现在还是一样!”

  左贤王猛地扔掉酒尊,道:“单于,左谷蠡王太过份了!这是当场羞辱我!按我大匈奴的律法,他应该被诛全家!”

  左谷蠡王猛地站起,道:“你杀了我生身之母,又杀了我的阏氏芙利、阿茈奴(即从前的二阏氏,勾罗王子生母),逼我杀了白云,间接害死了我的结发之妻帛珠。这样的仇恨,谁能放下?大单于,你说我该不该报仇?”我心里一惊,心想:我一直以为芙利和阿茈奴是犁汙王所杀,难道我错了,杀这两个女人的是左贤王?或者是他指使的?一想到阿茈奴死状之惨,可怜的勾罗幼年失母之苦,不由对左贤王更是痛恨。

  左贤王冷笑道:“为几个女人要死要活,枉顾大义,你也配做男人!”

  左谷蠡王哈哈大笑,道:“都隆奇,若是你仅仅害死了我的几个阏氏,我也忍了!可你害死了我的唉起!我绝不能忍!我若置杀母之仇不顾,我枉为男儿,有何脸面为人之子,有何脸面生于天地之间!”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佳人有功报天子(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望长安(穿越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