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塞北霜雪裂坚冰 (八)
愿乘行云2019-07-24 10:214,943

  左谷蠡王不愿意再在这里多待,便下令连夜开拔。数日後回到了雄驼草原。

  此时雄驼草原稼穑已熟,左谷蠡王命所有男子皆下地收割,令女子放牧与为诸男子造饭,送至地里,免误农时。

  左谷蠡王自己也拿着镰刀下了地,王禹和董憙不愿袖手,也都去地里相助。大阏氏则带着所有女眷在家造饭,午时送到田里去。凌惠和琴瑄捐之等人也都在去帮忙造饭。彼时匈奴人与汉人相同,只早晚两餐,但于农忙之时,却要加上一餐,以补充体力。

  凌惠见左谷蠡王用起镰刀来颇为熟练,并不比他用弯刀来得差了,显然他不是第一次下地干农活。地中一片金黄,收割好的黍成捆成捆地堆成小山,有人赶着车把这些黍拉到城里去处理。

  左谷蠡王说去年郅居水涨水,将他种的稼穑冲走不少,收获惨淡。今年八月即下雪,明年或许又会涨水,便打算右城休耕一年,移至左城去种,三城轮种,可以让土壤得到休养,增加肥力。凌惠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暗暗佩服。她本是农家女出身,虽然因父亲向来疼爱她,家里也不缺田奴,她很少到地里帮助干农活,但耳濡目染,对农业知识却也了解不少。而农忙之时为父兄送饭,她在家之时也如此,倒是觉得很是自然。

  粮食收割之後,接下来的便是加工储存,黍脱皮之後,黍皮拿来喂鸡,黍米储藏起来,食用的时候,用石磨磨成粉,加工成饼①。而黍杆则晒干,用来饲养牲畜,还会烧掉一部分次品,埋到土里去,增加土壤肥力。他们也种有豆类和蔬菜,并把豆做成豆豉,蔬菜做成酱菜或者用盐腌制好。匈奴人从汉人处学到了农业知识,也拿来如法炮制。

  丰收之後,左谷蠡王召开了一次庆功会,令他手下所有臣民都去庆祝丰收,在会上吃新黍制作的食物。许久没有吃到黍米饭了,加上桌上的酱菜豆豉,加上一点用黍米酿的米酒,整个一个汉家风味。凌惠等人与所有人都吃得津津有味。凌惠也履行诺言,为云娜及左谷蠡王造了不少黍臛,吃得众人赞不绝口。

  凌惠吃着黍臛,想到她在未央宫中吃到的美食,何时还能再去未央宫宴饮?若是她能哪去,陛下一定会赐宴于她,还会赏赐给她很多食物带回家吃。可他交给自身所任却无着落,她有何面目见天子?有何面目见家人与霍将军?百感交集,边吃边暗自饮泣。

  吃过饭,左谷蠡王命令奏乐,男男女女都在场中载歌载舞,左谷蠡王和他的阏氏们也加入其中。

  凌惠等人坐在一旁看着,董憙道:“王司马君,我意欲去歌舞一场,王司马君意下如何?”王禹道:“君可先去。”董憙行了礼,加入匈奴人中歌舞。

  王禹转头对妹妹说:“我等亦去歌舞。”凌惠道:“男女无别,此事不能……”王禹笑道:“入乡随俗。在汉地,我绝不会令汝歌舞,可此乃匈奴。昔禹之裸国,裸入衣出②。圣人尚如此,汝又何拘礼如此?我乃汝兄长,令汝去跳,父亲不在,兄长为尊。汝歌舞精绝,自可随之一舞。”拉了拉凌惠的袖子。

  凌惠心里其实也很想跳舞,遂半推半就地跟在王禹身後,兄妹二人与早已在场上歌舞的琴瑄捐之云娜一起,混入人群中,随着音乐起舞。

  在大汉凌惠从未参加过这种群舞,她非是歌舞者,除友人或家宴之外,即使是皇帝也不会令她去为外人歌舞,更无论与陌生男子共舞了。事实上,她在汉宫一年多,总共也只跳过三次舞,而且都是独舞。一次是第一次被召见之时跳,周围观赏的男子都是自家亲戚;一次是在渐台上跳给诸侯王子看,他们也是皇家亲属,而且人数也少;还有一次是在王寄的生日上为姊姊庆贺歌舞。

  左谷蠡王突见凌惠也在场上歌舞,不由一阵惊喜。却见她仰俯回旋,衣带当风,纵情恣意,确是跳得极好,他停住舞蹈,凝神细看。大阏氏在他身边边舞边问:“大王何以不舞?”左谷蠡王这才发觉失态,忙继续歌舞。

  王禹在妹妹身边一边跳,一边说:“季姜歌舞,场中无人可及!亦令匈奴人明白,我汉家女儿不仅女工远胜彼等,歌舞音乐亦远非夷狄可及!”凌惠听到兄长之言,心里却想起另一事,问道:“三兄,将军……歌舞亦精绝乎?”王禹明知妹妹问的是谁,却故意笑道:“季姜所言将军为谁?”凌惠顿时脸一热,不敢再问,王禹道:“我大汉诸位将军皆歌舞精绝!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前将军后将军左将军右将军无不擅歌舞!唯惜者汝不能去军营一观!哈哈。”随着舞步跳开了。凌惠又羞又窘,悔不该问兄长此语。

  左谷蠡王随着舞步跳到凌惠身边,道:“季姜,汝舞蹈果真精绝。单于帐中汝所舞剑舞乃武舞,不想汝可刚可柔,跳此文舞亦如此佳妙。汝不惧旁人言汝失礼?”凌惠道:“入乡随俗!有如此多之汉人男女皆在歌舞,我舞于其中亦当不显。”左谷蠡王笑道:“如此汝便可尽情一舞!”随着舞步跳开了。

  是日晚间,左谷蠡王命令点起篝火,众人围着火直跳到了半夜才各自散去,凌惠跳得脚酥手软,但她的心却非常愉快,她得到的,是一种魂灵深处的自由。下半夜,天上又飘起了雪花,滋润着广阔的雄驼草原……凌惠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好像还在跳舞,一个人在草原上尽情尽性地跳……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雪也越下越大,草原上开始有了积雪。凌惠从未见过长安下过这么大的雪。云娜却对她说,这雪不算大,在漠北,这雪只能算小雪,今年冬天,定然极冷,不知有多少可怜之人畜无法过冬。大阏氏遣人给众人送来了狐皮衣,凌惠看着镜中穿着皮衣的自己,觉得自己象只熊……幸好此乃匈奴,她如此穿着,在大汉如何能见人?

  过了数日,左谷蠡王带着他的军队到山中去进行了大围猎。匈奴人的狩猎有着严格的规定,完全按照战争规则来办,谁在狩猎中丢失失箭或者惊吓了猎物都要受到重罚。左谷蠡王身任总指挥,他将队伍分成无数小队,每队都有自己的任务,哪些队伍合围,哪些队伍驱赶,哪些队伍猎杀,如何服从统一调配,都一一做好规定。

  在汉人眼中,匈奴人打仗无章法,一哄而上,输了便鸟兽散,但事实并非如此。真要那种一哄而上的乡巴佬打法,匈奴人如何能够征服如此之多的民族国家,成为一个“百蛮大国”,幅员一度还超过大汉?大汉军队还长期不是对手?

  他们将野兽驱赶到包围圈里,逐渐缩小包围,这期间,很少有人说话,以免惊吓野兽。猎杀的工具通常是箭,但也有剑刀和长矛之类的。男人们狩猎之时,女人和老人孩子远远守在外围,等会帮他们收获猎物。打猎和处理猎物都是男人们的事,他们获得猎物之後,按等级加工好,分配给所有人,包括老人妇女和孩子。

  凌惠与大阏氏等一群女眷远远看着那些男人们在林中追捕刺杀,耳中听到野兽之惨叫,人的喝呼之声此起彼伏,偶尔也听到人之惨叫,显然其中有人受了伤。

  王禹与董憙被左谷蠡王婉言劝回去休息,他始终是在防范这群汉人,匈奴人围猎实是一种军事训练,王禹与董憙都有大汉军方背景,王禹更是匈奴人眼中的大敌霍去病麾下将士,他当然不能让他们去看。凌惠不过一女子,不用亲自参加狩猎,只能远观,料她也看不出个中机密。左谷蠡王见识过凌惠的军事技能,也不过是略知皮毛,她所会的军事知识,在他眼中,实不足一晒。

  第一天围猎捕杀了上千头猎物,以鹿类居多,也有狐狸狼豹熊猞猁,还有两只老虎。第二天,转战另一处山林,又猎杀了近两千只各类猎物,另有老虎十余头,兔獭鼠之类猎物实在太小,平常经常捉到,大围猎的时候反而把它们给忽略了。包围野兽猎杀一阵之後,便网开一面,放剩下的兽类逃走,以便为来年留下种兽。绝对不能把包围圈中的兽类杀光,这是匈奴人历来的传统。

  围猎回来之後,人人都分到了部分兽肉,现在冬天很冷,这些肉也不易腐坏。

  大汉以十月初一为岁首新年,而匈奴使用的历法却是夏历③,以正月初一为新年,匈奴人自认禹王之後,祭祀时祭昆仑神,祭禹王,祭龙神,所以必须以夏历为正统。

  稽留斯从左城传来消息,说乌桓人前去掳掠了左城,左城人手不足,请大王派人相救。左谷蠡王手下人数虽众,但大皆散于各处,各自游牧,他手下真正能够随时支配的常备军不过二三千人。左谷蠡王早已探知乌桓人的异动,本来就打算在大雪降下之前去处理此事,见乌桓人抢先动手,自然立即决定带人去救。因中城城墙曾为洪水损坏,暂时未能修补完毕,便令手下女眷暂且迁至右城,遣一千人前去保卫,以直勒堂相邦为统领。右城城墙城防完备,刚收割的新粮也储存有一部分在右城,这些女眷迁去当无所忧。

  左谷蠡王派大阏氏相邦带着凌惠等一干女眷同去右城居住,自带诸裨王诸将去左城对付乌桓人。

  王禹因从前在军中训练时右臂受过伤,漠北寒冷,旧伤复发,疼痛难忍,巫医嘱他不可劳累奔波,只得暂留在中城,欲待伤势暂缓再去右城。他不放心妹妹,令董憙随去保护,凌惠却不放心兄长,反劝董憙留下照料王禹。董憙左右为难,因听凌惠说王禹不过数日便能痊愈,遂答应留下照顾王禹。

  凌惠与兄长依依惜别,王禹安慰妹妹,自己过数日便来右城。云娜站在凌惠身後,望着王禹,欲言又止,凌惠低声道:“兄长,汝与云娜告别乎?”王禹苦笑了一下,对云娜道:“喀莎一路小心,多加自爱。我数日便来右城。”云娜大喜,低声道:“王司马君务当自爱,我在右城待君早日前来。”上车之时,云娜不时回望王禹……

  董憙见车队消失,对王禹道:“喀莎对王司马君恐是有情……”

  王禹道:“董郎中,此事我甚是心烦,敬毋多言。”董憙便不再说。

  到得右城的第二日,直勒堂相邦得到消息,有两个部落因争夺水源火并起来,还出现了死伤,只得令手下且渠旦居蒲暂代统领,自己带了两百人去处理。

  不料,直勒堂相邦离开的第二日夜间,旦居蒲便接到报告,数千乌桓人已离此不过数十里,行将包围右城!旦居蒲大惊,他从未经历过此等大事,一面急遣人求救,一面来找大阏氏帛珠汇报,谁料他刚说了两句,便脸面发红,昏倒在地。巫医检查之後,说旦居蒲因太过着急,心疾④发作,已经不可救药!

  帛珠急得无法可想,此时右城中只剩几个位卑言轻,从无实战经验的骑长,数百将士及几千老弱妇孺,旦居蒲又死,谁能指挥守城?她可从来不懂军事!左谷蠡王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看来这些乌桓人本来就是冲着自己这群女子来的!若乌桓军一来,右城失陷,城中老弱妇孺任人宰割倒也罢了,若自身等成为人质,大王岂非会受人挟制?

  三阏氏突道:“还有赵王阏氏!大姊姊如何忘却赵王阏氏?赵王阏氏乃大汉天子女骑队率,大王亦说过赵王阏氏通晓军事,大姊姊何不将她请来一试?”

  大阏氏喜道:“多谢三妹妹提醒。来人,速去请赵王阏氏!”凌惠本在右城房中为王禹缝制臂衣⑤,欲待过数日王禹来时给他以保暖,不知外面发生了大事,听到大阏氏派人来请,急忙来到厅中。

  大阏氏向凌惠说明清况,又道:“大王、诸裨王皆不在此,我等皆是妇人,岂知如何守城?此处只赵王阏氏乃汉军军人,必然知晓军事,请赵王阏氏千万勿推辞,救我等于水火。”

  凌惠无奈,此时时机紧迫,也容不得她再推辞。她本系女军,不参加野战,也未学过野战知识,但女军除了仪仗之外,也有守城之责,所以凌惠倒是学过一些守城之法。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从前自己在未央宫中学到的关于守城的知识,便道:“请大阏氏将兵符授予我,赐我调兵之权!”凌惠穿上戎装,召诸骑长进帐,宣布大阏氏对自己的任命,立即颁布军令,凡有功者不吝千金之赏,有过者当有弃市之诛,叛者罪夷三族。

  她首先命令先将城外的人畜全部赶进城中,按照冬天城中的安排,将牲畜集中到城北。令专人收集畜类粪便,同时遣士卒护卫粮仓,靠近者杀无赦,又遣卒昼夜看护城中每一口水井,严禁闲杂人等接近,以防水源被污。复又令城中之人调查陌生人,凡非左谷蠡王属下又说不出来历无人作保之人全部囚禁,若敢反抗,立即杀掉,以防混入间谍。同时命城中男女组织起来,各派任务,将守城用具带上城墙。

  大阏氏及诸位阏氏看凌惠指挥得井井有条,都十分佩服。凌惠自己却觉得她好像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但到底是什么错,她却又想不起来,问过众人,众人还不如她,均不知道,只得暂且放下。

  ————————

  ①汉代的饼的概念和後世不同,指用米粉麦粉做成的所有食物,见《中国农业通史•战国秦汉卷》。

  ②《吕氏春秋•慎大览》:禹之裸国,裸入衣出。

  ③夏历:夏商周秦历法皆不相同,夏历以正月为岁首,殷历史载以寅月为岁首,但据学者以甲骨文考证,实以五月为岁首,周以十一月为岁首,秦汉(武帝太初改历之前)则以十月为岁首。匈奴人自以禹王之後,所用历法为夏历,以正月为岁首。

  ④心疾:汉人指心脏病。

  ⑤臂衣:汉代称袖套为褠,俗名臂衣。

继续阅读:第八章 塞北霜雪裂坚冰 (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望长安(历史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