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死因
不器2018-12-27 12:453,231

  过了很久,吴无病的耳边传来妇人的啜泣声。在昏暗的光线中,吴无病睁开眼睛看到被烟熏得发黑的茅草屋顶和正趴在房梁上用小眼睛盯着自己的老鼠。看到吴无病睁开了眼睛,那老鼠哧溜一下跑掉了。 吴无病艰难地转动着僵硬的脖子朝着啜泣声的源头望去。一个头发花白稀疏,身着破旧衣服的妇人正趴在吴无病躺着的木板床边上哭泣。

  吴无病用虚弱的声音问:“我这是在哪?”妇人听见声音一下抱住吴无病用不敢置信的声音问:“儿子你还活着?!儿子你还活着?!”

  吴无病望着这个妇人问:“你是谁?”

  妇人颤抖着说:“儿啊!你连妈都不认识了?”

  吴无病这才想起传魂珠和师父魏盖州的事。沉默了一会,吴无病问:“我是谁?”

  妇人说:“你是我的儿子张大强。”

  ……

  大乾朝,有一个罗亭县,县上有户人家只有母子二人,母亲张王氏,儿子张大强。张王氏三十八岁但因长年劳累看起来有五十多岁。张大强十五岁在王富豪的米店里做伙计。张大强因为长期营养不良且工作繁重,人长的矮小、黑瘦。

  有一天晚上七八点的样子,张大强还在店里打扫卫生,收拾东西。一切都干完之后,张大强对米店店长,王富豪的小舅子的叔叔卜世仁说:“老板,今天我要早点回家,我妈过生日。”

  卜世仁说:“不行,还有事需要你做。”

  张大强说:“可是我妈过生日。”

  卜世仁说:“你妈又没死,你急什么。今天新进了一批大米,你去把大米熏了。”熏大米就是在米仓里点燃一种药物,然后密封米仓。经过熏蒸的大米无论放多久,看起来和吃起来都和新米差不多。这可是王富豪的秘技,王富豪凭借这个秘技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富豪。熏大米只要一会就好了,但张大强实在不愿意去做这件事。因为他知道,熏大米用的那种药有毒,他曾经亲眼看见老鼠啃食了那种药立马暴毙。而且店里做熏大米这种活的人,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被辞退。这些人在被辞退后,往往在三年之内都会因各种疾病死亡。但张大强却不敢在这件事上说一个字,因为王富豪和知县大人、知州大人甚至京城里的尚书大人都有很深厚的关系。王富豪还经常做慈善。譬如:给官老爷们子女上的家塾捐款捐物。王富豪多次被朝廷表彰为百姓楷模。张大强可不敢抹黑王大善人。不过张大强不想成为受害者,所以他决定挣扎一下。

  张大强说:“我不去。”

  卜世仁两眼圆睁说:“你不想过日子了!你要是不去做,我立刻辞退你。没了这份工作,你和你妈都要挨饿!”

  张大强说:“你要敢辞退我,我就把大米有毒的事说出去。”

  卜世仁冷笑一声说:“谁说大米有毒的?不要凭空污蔑”,接着从柜台里拿出一些钱扔给张大强说:“这是你的工钱,给我滚!”

  张大强没想到卜世仁竟然会真的解雇他,只好说:“我会去官府告发你们,说你们卖的米有毒。”

  卜世仁笑笑说:“官老爷们吃的米可都是我们米店专供的上好的没有熏过的米。再说我们的米已经卖了很多年,也没见吃死过人。你还是不要自找麻烦。”

  张大强只好恨恨地说:“你等着。”然后离开了米店回家。到了家里,张大强并不敢把被辞退的事情告诉母亲,只是拿出白天花钱买的猪头肉伺候母亲吃了,陪母亲说说话。

  第二天,张大强告诉母亲去米店做事,人却跑到县衙门击鼓告状。知县秦寿正在睡觉听到有人击鼓,感到一阵心烦“这些刁民没事就给老爷我找麻烦。”

  秦寿坐在公堂上看着又黑又瘦的张大强,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他说:“左右先拖下去给我打十大板。”

  张大强一下就有些懵了大喊道:“冤枉啊!老爷我是来揭发奸商的。”

  秦寿不耐烦地说:“你看看你,长的黑瘦又穿的破烂,这不是抹黑我们罗亭县的形象吗?这次先打你十大板,记得以后要白白胖胖穿着得体地出门。”

  衙役们一拥而上架起张大强把他按在一张血迹斑斑的长凳上,脱下他的裤子,高高地举起粗壮的大木板,猛力地朝着张大强的屁股砸下去,板子声和张大强的惨嚎瞬间充满了挂着明镜高悬的衙门。衙役们打得如此狠力,主要是张大强没事给他们找事做,必须狠狠地惩罚一下这个刁民。打完板子,张大强的屁股已经皮开肉绽,人也晕了过去。衙役们从凳子上把张大强拖了下来,扔在公堂上,又泼了一盆冷水,张大强这才醒转过来。

  秦寿一拍惊堂木喝道:“为何击鼓?”

  张大强用颤抖的声音说:“小人张大强,是王富豪米店的伙计,我来揭发王富豪用毒药熏蒸大米毒害群众。”

  秦寿一听就大怒道:“大胆刁民竟然敢污蔑百姓楷模王大善人,本县就吃的是王大善人的米,这些衙役都吃的是王大善人的米,有没有毒。我不知道吗?”

  张大强胆战心惊地说:“青天大老爷,小人怎么敢欺瞒您。你们吃的米是没毒,但普通百姓吃的米可都有毒,请大人明鉴。”

  秦寿一听更加恼火说:“有毒?我怎么没听说过毒死人。”

  张大强只好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可能是毒性比较弱,普通百姓吃了也没多大问题,但长时间吃肯定对身体有所损害。还请知县大人派差役大哥去查验!”

  听到张大强如此说,秦寿的怒气消下去了,脸上甚至浮现出微笑,衙役们的脸上也带有了喜色。张大强看着老爷们的笑容,恐惧的心情才有些放松。秦寿让人给张大强搬来一把椅子,让他坐。张大强的屁股已经烂了,他倒是宁愿趴在地,但又害怕惹恼知县大人,只好忍着疼痛坐在椅子上,向秦寿说:“谢谢,知县大老爷!”。接着秦寿就派了张三、李四这俩个最亲信的衙役去米店查验。衙役们对于这种差事很是欢喜,没能去的衙役只好用羡慕、妒忌的眼神目送张三、李四。张三、李四到了米店,卜世仁好酒、好茶、好菜招待又塞了些银钱。张三、李四回到了衙门,向秦寿回报大米无毒。

  秦寿当堂宣布,张大强诬告罪成立,判坐牢三年。张大强一听到判决,立刻高声喊叫着冤枉,但还是被衙役们拖着扔进了大牢。这件事被王富豪知道后,他在自家豪宅设宴款待秦寿。席间秦寿王富豪互相以兄弟相称,秦寿说:“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王富豪听后说:“多谢大哥罩着小弟,以后但有用到小弟之处,小弟唯大哥马首是瞻。”然后王富豪朝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拍拍手,几个仆人抬了一个箱子出来,放在秦寿的面前。

  秦寿打开箱子,箱子里白的黄的在灯光下闪耀着光芒,直晃得秦寿两眼都眯了起来,笑呵呵地说:“兄弟你太客气了。”然后一挥手让仆人们把箱子抬到自己的家里去。

  王富豪看秦寿收了金银又说:“秦大哥,那个张大强虽然被您收押了,但他出来后又乱说乱咬该怎么办?”

  秦寿微微一笑说:“兄弟,大哥办事你放心,来喝酒。”

  此时,张大强正趴在牢房里的草席上,扇自己耳光。张大强感到悔恨,他不该揭发王富豪的大米有毒,连累了母亲。这几日张王氏每天都来看望张大强,母子俩隔着牢房的门只是不停地哭。仅仅几天张王氏的满头黑发已变的花白。看着母亲悲苦的面容和花白的头发,张大强觉得自己活该被打活该坐牢。

  又过了几日,牢房的门忽然打开,又有几个囚犯被关了进来。这几个囚犯一进来,就立刻围住了张大强。张大强感到大事不妙,立刻高声对着尚未离开的狱卒大喊:“救命啊!救命啊!”狱卒回过头却说:“太吵了。”

  其中一个囚犯立刻从地上抓起一些不知名的肮脏物胡乱地塞进张大强的嘴巴里。一个好像领头的囚犯对张大强说:“兄弟,别怪我们心狠,冤有头债有主,要怪你就怪那些想要你命的人,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记住下辈子投胎的时候找个富贵人家。”说完,几个囚犯把张大强面朝下按住,一个囚犯抽出一根粗大的棒子朝着张大强的后脑勺连砸了几下。张大强抽动了几下就不动了。领头的囚犯怕张大强不死,蹲了下去把手伸到张大强的鼻子下,确定张大强没有了鼻息,这才站了起来。

  张大强死在牢里。张王氏到牢里领尸体,牢头说:“张大强和牢里的犯人玩捉迷藏,不小心撞在了墙上死了。”

  张王氏看着儿子的尸体,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然后猛地扑向牢头,抓住牢头喊着:“你杀了我儿子!你杀了我儿子!”

  牢头厌恶地一把把张王氏推倒在地上说:“你要再胡说八道,把你也关进去。”

  张王氏不敢再说话,只是哭着。他还想着要把儿子好好地埋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