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是你的亲儿子吗?”
Shuang2018-11-06 10:184,278

  富人家的孩子富养,穷人家的孩子穷养,不管怎样,荣荣也渐渐地长大了,这一年,她三岁。

  “妈,现在大家都在用自来水,已经没有人从地下打水了,我们小区也说,要安装自来水管,其余邻居都把钱凑齐交上去了,就差我家了,你说,我也得赶紧把钱交上,别耽误大家喝水,可是这钱我们实在是拿不出来了,你看看能不能拿出来点,如果你也没有的话,能不能看看帮着借点。”荣荣父亲不好意思的说。

  “老五啊,不是妈不借你,你看看,你爸呢最近身体也不好,三天两头去医院,咱家米啊面啊什么的刚没,这都需要钱啊,还有,小刚(老二的儿子),小焕还都得上学,这哪哪都得用钱,我们实在是没有钱借给你啊”荣荣奶奶比较为难的说。

  “那好吧,那我先走了。”说完,荣荣父亲就要离开,当他起身的时候看到了那台全新的大彩电,摇头笑了。

  出了家门之后,荣荣的父亲若有所思的下着台阶,顺着窗户望下去,一对母女正站在那里,顿时举步维艰,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点了起来。

  “怎么样,钱要到了吗?”荣荣母亲急切的问。

  “我妈他们也没有钱了。”荣荣父亲低着头回答。

  荣荣母亲心思细腻,察觉到了什么,“我上去说,你们家还欠我钱呢不是,2000块啊,这个钱总该还吧?”荣荣母亲气冲冲的就要上楼。孩子他爸一直拦着,“他们都那么说了,可能是真的没钱了,咱们走吧,回家吧?”荣荣父亲没有拦住,最后还是让孩子妈妈上了楼。

  荣荣妈妈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进去之后,首先看到的便是那台全新的大彩电,气的直哆嗦。

  “哟,小芝来了,刚才怎么没进来呢?”孩子奶奶看似关切的问。

  “妈,我为什么上来,想必你也知道,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我们家要安装自来水管,现在没有钱,我来这不是来管你借钱的,只是想要拿回当初结婚的时候你们答应给我2000元的彩礼钱,不过分吧”孩子妈妈咬着牙说出了这些一直想要说但是又碍于自己丈夫的面子迟迟不肯说的话。

  “小芝啊,这件事呢,我刚才也跟老五说了,家里呢实在是没有钱了,两个小孙子呢还要交学费,所以我们这也拿不出来了。”

  “什么意思啊,现在我们平房区就差我们一家没交钱了,大家都等着呢,你们就这么想看我们笑话是嘛?”孩子母亲怒发冲冠。

  “我们是真没有钱了!”

  “好,这是你们说的,你们给我记住了”孩子母亲拉着孩子便冲出了家门,眼睛里含着泪水走了。孩子父亲紧随其后,闷不吭声。

  晚饭过后,大家在外面开始闲聊起来。

  “怎么样啊,钱凑够了没?”一个邻居关心的问

  “还没呢,正在想办法呢?”孩子母亲一脸发愁的说。

  “小芝,我……”

  “唉呀妈呀,小芝,你快看,你家保权怎么了,怎么口吐鲜血啊”一个邻居从我家门前路过,看着孩子父亲正在艰难的往外爬。

  孩子母亲赶紧跑了回去,看到孩他爸正在大口大口的吐血,吓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赶紧打电话,打120啊”,“我打,我打”,“这是怎么了呀”左右邻居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孩子母亲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吐血,只能一边哭一边说,“咋整的,怎么办啊,你可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有事的话,这个家就彻底倒了,天都塌了啊……”

  “你们在这看着,帮帮忙,我去上前院把小芝她大姐给找来,人多好干事”一个邻居说,“好好好,你快去快去”。

  咚,咚,咚,“开门啊,小芝大姐,开门啊,出事了”邻居很是着急的敲着门。

  “怎么了,什么事啊,外面怎么这么吵?”孩子她大姨夫问。

  “不知道,我出去看看,你先吃”说着,孩子大姨便跑了出去。

  “你怎么了,这么着急?”孩子大姨夫问

  “小兰说,保权出事了,吐血了,咱们赶紧过去看看。”孩子大姨快速的收拾好,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小安呐,你快点啊。”

  “好,我这就过去”孩子大姨夫赶紧收拾,就要往外走,走了一步,突然想起什么事,又回到了屋子里,拉开了抽屉,里面有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盒子里面有一沓子钱,他拿起了钱,快步往外走去。

  手术室门外静悄悄的,此时此刻,孩子妈妈满身是血,瘫坐在地上,似乎被掏空了一样。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好人有好报的,没事的”邻居们七嘴八舌的安慰着。孩子母亲或许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一言不发,呆呆的坐在那里。

  手术门开了,孩子母亲,大姨,大姨夫赶紧上前询问。

  “病人是胃穿孔,也就是胃漏,需要动手术,有可能需要胃的三分之一均要被切除,这是手术同意书,请家属签字,然后去交费。”

  孩子母亲嘚嘚嗖嗖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脑袋嗡的一下,家里哪还有钱了。

  “没事,我去交钱,这里,你先照看着。”孩子她大姨夫镇定的跟孩子她大姨说。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灾难原来不是一个一个来的,而是成堆成堆来的。

  手术门开了,“希望各位家属,可以做好准备献血,病人是O型血。”一个小护士出来说。

  “你干嘛去?”孩子奶奶问孩子二大爷。

  “我去查查我是什么血型?”孩子二大爷着急的说。

  “你去干啥,你看看你瘦的,让他们家人去,他们家人一个个都胖,输点血没问题的。”孩子奶奶偷偷的说。

  手术之后,孩子爷爷来到医院,焦急的问“怎么样了?”

  “没事了,手术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靠治疗恢复了。”一个邻居说。

  “那就好,那就好”孩子爷爷深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每一天,大夫都会来病房拿着各种仪器,伸到孩子父亲的胃里进行探测,明明是冬天,可是孩子父亲的额头上却始终有着汗珠。那是疼的,肉眼可见的疼。

  “过段时间病人可以进食了,但是要记住,吃一些清淡的,有营养的,易消化的流食。”大夫叮嘱说。

  “好,我们知道了,谢谢大夫。”孩子妈妈一边点头一边说着。

  这一天,孩子奶奶送来了大碴子粥,孩子妈妈一勺一勺的喂着孩子爸爸,孩子爸爸每咽一口,就疼一下,是那种扎心的疼。每每看到这一幕,孩子妈妈都会眼含泪水,虽说不忍心,但是总得吃饭不是。

  “没事,我不疼”孩子爸爸坚强的说着。

  “大姨,我爸爸妈妈呢,好久都没看见他们了,他们去哪了?”荣荣很疑惑。

  “爸爸生了点病,妈妈在照顾他,很快就回来了”大姨回答。

  “奥,那我是不是可以去医院看看他们呢?”孩子很担心的问。

  “没啥大事,过段时间就出院了,而且医院空气不好,你从小身体就弱,医院还是少去。”大姨心里想着:可千万不能让孩子去医院啊,他爸爸正在遭罪,可不能让她看见。

  一个月过后,孩子奶奶端着一大盆大碴子粥来到了医院,进了病房。

  “还是大碴子粥啊,已经喝了一个月了,我喝倒是没关系,可是你看看保权,他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孩子妈妈心疼的质问着孩子奶奶。

  “大夫不是说,现在他只能吃一些流食嘛”孩子奶奶狡辩的说。

  “奶奶,这个鸡腿不好吃,你吃吧”苏小焕拿着鸡腿推开了病房的门,跑着进来。

  “不好吃啊,不好吃那咱就不吃了,走,奶奶去给你买别的好吃的去。”说完,便拉着孙子走了。“哦,对了,这个粥我就放这了,你们趁热吃啊。”

  “你看看,这就是你妈,同样都是儿子,看看她是怎么对待你几个哥的,我就奇了怪了,不是都说,家里老末最吃香,怎么到了你家倒是反着来呢?”孩子妈妈也不好太深说。孩子爸爸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看着那一盆大碴子粥,落下了男儿泪。

  过两天,孩子她大姨来到了病房,开心的说“小芝,今天你姐夫赶早去了个市集,买了一只鸡回来,让我顿个鸡汤,你尝尝,我没敢放太多的盐,你看看,保权太瘦了,该好好补一补了。怎么,你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啊”

  “没事,姐,保权睡了,等他醒了的吧。”

  “你怎么了,这样吧,我们出去说。”

  “还不是医药费、住院费的事,医院说,之前交的钱只够住到这周了,如果周末还没有交钱,就得强制出院了。”

  “这样,我先看看回去还能不能给你张罗点,你啊,千万别在保权面前说这件事,他本来就难受,缺少营养,身体不愿意恢复,要是他知道了,就该上火了。”

  “放心吧,姐,我不会跟他说的,钱你也不用管了,之前的钱都是你们交的,这回这钱,也该他们家出了。”孩子妈妈无奈的说。

  “妈,医院说了,如果这周末再不交住院费的话,保权就得强行出院了,我们这实在是没有钱了,你看,你能不能帮忙凑点,总不能让保权拖着引流强行出院吧。”孩子妈妈满心惆怅。

  “小芝啊,真不是我们不帮你,而是家里真的没钱啊,我们也没有办法,亲戚什么的也都不会借给我们钱的。”孩子奶奶回答。

  几天后,由于没有补交上后续的住院费,没有办法,孩子爸爸只能拖着引流被迫出院。

  一天,荣荣的父母带着荣荣去了孩子奶奶家。大家坐着聊了会天。

  “保权,这两天怎么样,身体还好吗?”孩子奶奶关切的问。

  “没事,慢慢养着吧。”孩子爸爸长吸一口气。

  “大夫有没有说为什么会得胃溃疡啊?”

  “可能是之前在饭店工作的时候不按时吃饭吧。”

  “找到原因了就好,等身体养好了饭店厨师的工作就别干了”孩子爷爷说。

  “再说吧。”孩子父亲又长吸了一口气。

  “看来,身体还是没有恢复好,说话都觉得伤口很疼”孩子二大爷心疼的说。

  “咚——咚——咚”

  “谁啊”

  “送货的”

  “奥,等一下”孩子奶奶出去开门。

  “哟,这买的什么东西啊?”孩子妈妈好奇的问。

  “老四家的电视坏了,又新买了一个给他们”孩子奶奶看着新买的大彩电,开心及了。

  孩子父母看着奶奶家新买的大彩电,莫名其妙的笑了。

  “小芝,咱们走吧。”孩子父亲拉着妈妈就要起身。可是却看见了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神。

  “什么意思啊,救你儿子的时候,没钱,如今,家里买了一台这么大的彩电,怎么就有钱了,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知不知道保权当时是因为没钱才拖着引流出的院啊,你们有没有良心啊,他是不是你们的儿子啊,我们家连安装自来水管的钱都没有,你们倒是好,当初抢救的时候,你们连血都不输,天底下还有谁能像你们这样做的,自己儿子都不救,你们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以后他不是你们家的儿子了,是我们老徐家的。”孩子妈妈满腔愤懑。

  “好了,别说了,以后,这个家,我们不会再来了。”说着,拉着孩子妈妈和孩子便离开了孩子奶奶家。

  “如果,你以后敢自己一人来你奶奶家,我就把你腿打折。”孩子父亲对荣荣说。

  父亲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荣荣在未来的十年里,对“奶奶”这一词有了陌生。

  在很多年以后,荣荣上了学,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奶奶接,奶奶送,还炫耀着奶奶有多么的好,可是为什么自己却对这个词那么陌生,明明,自己也是有奶奶的啊。

继续阅读:第6章 “铁树”开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似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