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婚礼
子素zisu2018-11-10 16:162,824

  阿修罗王回到宫殿后将成婚的日期告诉常美公主,并命人开始准备婚礼事宜。

  “常美,今天起你就要好好修心养性,勤学礼仪,到了天宫很事情就不能随心所欲了,一切都是谨言慎行,知道吗?”阿修罗王担心地叮嘱着,生怕她任性洒脱的个性会在天宫闯祸。

  “大哥,我心里有点兴奋可是又觉得好紧张,我怕我适应不了新环境,如果我想家了,可是随时回得来吗?”

  “常美,你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整个阿修罗,你身上肩负着阿修罗与天道和平的使命,所以千万不可以只想着个人利益,意气用事,你在天宫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着整个阿修罗的命运的。”阿修罗王认真的说。

  “好吧,知道了。”常美听到常有说得如此严重,心里感觉到压力,但也只好默默接受。

  阿修罗公主能够嫁入天宫让整个阿修罗道都感到欣喜,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殊荣的事,阿修罗宫殿为此精心布置各处庭院,整个宫殿都张灯结彩,洋溢着一片喜庆的气氛。但在帝释天宫里却不像阿修罗那般的热闹,在天宫的各主干道和入口挂上了彩色绸带和摆放了鲜花,只有在迎阳殿才算勉强看得出来是在办喜事,除了绸带和鲜花还贴上了窗花,可殿里的主人却一点儿欢喜的心情都没有。

  摩罗看到宫殿里的摆设,心像被千斤石头压着一样沉重,他无法想像自己怎么开始即将来临的新生活,常美公主就像一个枷锁,将要锁住他本该美好的未来,而他却没有能力摆脱这个束缚,掌握自己的命运。

  离婚礼还有两天,对现状的无奈和方真的内疚,让摩罗的心情压抑着始终得不到释放, 茶饭不思,郁郁寡欢,成德王妃虽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却无能为力。

  她安慰道:“儿啊,阿修罗公主还没有进家门,你就这样了,以后可怎么是好,既然我们都无法改变事实,那就姑且去接受它,即便你当这个婚礼是一个形式也好,任务也罢,都要去接受它,而你其他真正想去的事就尽管去做就好了。”

  “母妃,我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见到方真。”摩罗苦恼地说。

  “那就去吧,这样你会感觉好些。”成德王妃握着摩罗的手说。

  “我怕……我怕她难过。”

  “你不见她,她一样会难过,或许她也正在等着你呢?”

  摩罗看着成德王妃,像受了鼓舞一样,突然有了勇气,于是来了芳华苑,依旧有点惶恐的摩罗慢慢踏入了院子,见到方真正背对着他蹲在花丛边。

  “方真!”

  方真听到声音没有立刻回头,但这一声久违的呼声已令她瞬间泪流满面,摩罗走到她跟前,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心疼不已,他用手轻轻擦干方真脸上的泪水,将她揽入怀中,抚摸着她的肩膀,吻了一下额头。

  “对不起。”

  方真听到这句话,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身体轻轻地抽泣着,摩罗将她揽得更紧。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无能为力,但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唯一的妻子,是我唯一的挚爱,任何人都无法取代你。”

  过了良久,方真抬起头来望着摩罗,包含深情地说:“是我不争气,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想到你要和她……和她……我就很心痛很难受。”说完,方真的眼泪又倾盆而泻。

  “不,我全身心都只属于你,我发誓!如果我没……”摩罗刚想说如果没有专一于方真,就坠入无间地狱,永劫不得超生,就被方真的手按住了嘴。

  “我相信你。”

  “别再哭了,你一哭,我的心就跟着痛。”摩罗亲了亲方真脸上的泪痕,方真破涕微笑,小捶了几下他胸口,脸红着转过了身,背对着摩罗。

  摩罗从背后环抱着她,把下巴放在了她细嫩的脖子上,静静地感受着她的气息,方真十指紧紧地扣在摩罗手上,两颗心从来没有如此靠近过,他们享受着从未有过的亲密时刻,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与方真情意绵长的时光终究还是要告一段落,很快摩罗迎娶常美公主的日子就到了,这天,摩罗骑上白马,携同六名傧相随行,腾驾至阿修罗,为示阿修罗对天道的尊崇,阿修罗宫众国戚和常美公主早早食过惜别宴后就在宫门广场等候了。

  常美公主身着红色金丝边长裙,半透明的披纱从肩膀延伸到脚后五米有余,上面绣满了淡金色的莲花,脚踩着一双绣有金色莲花的步履,发鬓插着红宝石流苏步摇,胸前戴着夜明珠坠帘,雍容华贵又不失纯真可爱,精致的脸庞粉黛过后更是瓷肌明眸,朱唇微启,似要摄人心魂。

  摩罗的水晶云轿落在宫门外,众人高兴地直呼:“新郎到了!新郎到了!”

  年高多福的“好命婆”赶紧给常美公主盖上薄纱头巾,此时的常美心情激动又紧张,按照着好命婆的指示,在广场上叩拜祖先,叩别兄长,好命婆扶着常美公主来了到云轿前,摩罗努力挤了挤一抹笑容,常美公主透过头巾看到了那一抹冰冷的笑容,内心的激动顿时化为失落,黯然地走进了云轿里坐着。

  摩罗下马向阿修罗王和常胜王及众国戚一一道别,阿修罗王在摩罗上马后又请求道:“太子殿下,常美自幼备受宠爱,生性娇惯,到了天宫一时半会儿怕会不适应,如有冲撞之处,常有在此代为谢罪,还请太子殿下海涵。”

  摩罗礼貌地微笑着说:“在天宫不像阿修罗,无需辛苦劳作,一切衣食、珍宝随她可用,更无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只需她守分懂事,遵从夫家规矩,一切都会顺心如意的。”

  “那就好,那就好。”

  摩罗娶亲一行腾云而起,阿修罗宫门开始大燃鞭炮,响了足足有半个时辰。

  到了帝释天宫城门,云轿落下,摩罗用扇在轿顶敲了三下,伴嫁侍女无双扶着常美公主从轿中走出,天宫的好命婆递给了他们一个彩色的丝绸花球,俩人各执花球牵绳两端,好命婆在前头领着摩罗,常美公主在后面拖着长长着披纱缓缓地跟着走进了前庭院,帝释天宫众天人已分列两队站在庭院主干道两旁迎亲,摩罗和常美公主从中走过,径直来到帝释天王和成德王妃跟前,他们正端坐在龙椅上。

  帝释天王满脸笑容,而对摩罗疼爱有加的成德王妃却是勉强地微笑着,摩罗和常美公主手执花球并列跪着对天王和王妃三叩首,俩人起身,常美公主等着好命婆喊夫妻对拜,但却没有听到,就被好命婆领至迎阳殿,但她并没有再细想,或许天宫的婚礼就是这样简单的。

  其实在婚礼前,摩罗特意与好命婆商量免去夫妻对拜的礼节,因此对天王和王妃叩首后并无再对拜,这是摩罗对方真以表忠心的承诺,只有摩罗唯一的妻子才能有的礼节。

  常美公主被领至迎阳殿后,摩罗在婚宴上招呼着各位天人,这场令他感到沮丧的婚礼让他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十分煎熬,他只想快点结束,摩罗借着忧愁酒一杯杯地敬,一杯杯地往自己肚子里灌,终于他头晕目眩地踉踉跄跄快要跌坐在地上,五仗赶紧扶住了他,心里的难过随着这酒化为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但他强忍了下来,堂堂天宫太子在这大喜之日怎么能掉泪。

  摩罗被五仗扶进了迎阳殿寝殿,常美公主正端坐在床头,还顶着未掀开的头巾,摩罗看着冷笑了一声。

  “五仗,你走吧。”

  常美公主双手握得紧紧地,等待着摩罗掀开她的头巾,谁知,摩罗一股脑倒在了床上晕睡过去了,但此时的摩罗怎么睡得着,他背对着常美公主,紧闭的双眼却淌泪水,把被角都浸湿了。

  常美见状没好气地自己一把扯下头巾,看着倒头睡着的摩罗失落而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有名无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牵三界之六道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