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你不值一块免死玉牌!
西红柿爱上番茄2018-11-06 06:053,326

  “如果你真敢拿整个任家跟自己性命来杀我,那我死又何妨,不过说真的任杰,以前倒是小瞧你了。不管你是真的纨绔也好,还是被高飞打坏脑子疯狂也好,你今天所作所为都已经触怒我了。别以为你是任家家主就没人敢动,你死定了,你知道吗,我要杀你就算有整个任家在背后支持你也死定了。不要以为只有你们任家辉煌过,你们任家是最近二十年辉煌过,我们高家最近两百年曾经连续辉煌过两百多年,就算现在也不比你们任家差多少,比底蕴你们差的远了。”这番话,高鹏是以神识传入任杰脑海之中。

  “现在为难的不是我,而是你,不管你是真疯狂也好,假纨绔也罢,你为自己挖了坟墓,你死定了,死定了。”高鹏是一个相当能容忍的人,他有太多秘密没人知道,但他同事也是一个很高傲的人,而今天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被任杰这样一个废材如此羞辱。

  死他不怕,所以他根本不怕激怒任杰,如果此刻真的因为他的死,能让任家灭亡让高家再度掌控足够的权力,那也没什么的。但如果不死,那他绝对不会饶了这个任杰的,必杀他。

  此刻他突然想起自己训斥高飞时候的话,如果这个任杰是装的,那一定要杀他,如果他真是被打傻、打疯了如此疯癫,自己竟然被疯子如此羞辱,更不能放过他。

  “任杰你个小儿,杀人偿命,这里是皇宫,就算你是任家家主也不能超脱皇朝法律之外,你要是敢动鹏儿,没人能保得了你,我高家也绝对不会饶了你,立刻放了鹏儿。”就在高鹏通过神识要挟的同时,高战渊也在外边大喊着。

  任杰能从高鹏眼神中感觉到那股杀意,但他还真不在乎这个,尤其是听过圣人论道之后,再看高鹏那种杀意也没什么感觉。

  “国家法律本家主自然不会违反,至于杀人偿命,狗屁,看看这是什么。”任杰说着,一抬手已经取出一块玉牌。

  一块通体纯白的玉打造的令牌,上边写着两个大大的字‘免死’,而在后边则有几行小字。在明玉皇朝银子跟黄金量很多,并不算特别珍贵,连一般大户人家的侍卫令牌都是金子做的,真正贵重的都是拥有灵器的玉牌,而像任杰手中持有的这块就更加珍贵了。

  “看好了,免死玉牌,别说是杀死他一个人了,杀死你们全家也只是私人恩怨,只要没造反就行。”

  “任家老祖宗当年跟随我超太祖开创明玉皇朝的时候竟然得到了一块免死玉牌,而本家主还有一位超级牛逼了不起的老爸,他竟然在二十年间得到了两块免死玉牌,明玉皇朝千年历史一共有五块免死玉牌,我任家有三块。这玩意儿除了造反不好使,别的事情都没问题,这玩意儿多了也没什么意思,就跟赚钱之后如果不花一样很郁闷,本家主一直想找个机会试试用一下这免死玉牌,看看到底是什么感觉。”

  “当……”任杰说着,直接将这块免死玉牌往地下一扔。这块玉牌不是一般的玉,经过淬炼不会轻易碎裂,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此刻却震撼着所有人的心,包括刚才被打还在笑,刀架在脖子上割入肉中依旧自信满满的高鹏。

  静,此刻皇宫外的巨大广场前,一下子静了下来。

  谁都没想到任杰还有这一手,甚至连任君阳他们都呆住了,他们也完全没想到任杰竟然拿着这个,还要用……

  不少人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免死玉牌啊,这玩意儿只是听说过,又有几个见过的,而今天这任杰竟然…拿出来要用。

  身在外围的高战渊本来还想再次威胁、逼迫任杰放人,但此刻话硬生生被顶在喉咙中,喊不出声来了。有这免死玉牌在手,如果今天这任杰真是横下心来要杀了高鹏,也绝对不会引起什么太大麻烦的,怎么会这样,怎么办、怎么办?

  这玩意儿还有提前使用的,简直太…太…

  太刺激了!高仁在一旁,感觉呼吸都开始急促了,完全没想到任杰会把实情闹得这么大,原本以为只是口头上争辩一番,他心中还想着如何帮任杰羞辱这个笑起来让人看着不舒服的高鹏,没想到事情就变成这样了,太刺激了。

  铁塔在一旁双拳紧握,太过瘾了,怪不得老爹总说当年跟随老家主如何如何……

  一旁的方炎、文子豪甚至二皇子也都傻眼了,事情太出乎意料了,这任杰还真不是一般的疯,他没事带着免死玉牌干什么,难道他真的早就想找个人试一下?

  疯了,真的疯了,此刻在外围已经从车上下来却也被近卫队的人挡在外边的任君阳、任翰林、任文旭也都傻在那里。

  这还是之前被他们消减零花钱就要死要活,为了每个月多个一两万两银子,也就一两千玉钱就跟在他们屁股后边不断说好话的任杰吗?

  “我数三个数,跪下、给本家主哭,否则这块免死玉牌送给你。”任杰在周围人都被惊到的时候,缓缓抬起手中的战刀:“一”

  “任杰你敢,来人,准备……”外边的高战渊一看,猛的反应过来,喝令手下就准备冲过去。但即便他也是神通境存在,面对任家的近卫队他也知道,就算有在多人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冲过去,何况高鹏还被童强抓着。

  这家伙太他妈嚣张了吧,好与坏,幸福与否是要对比的,此刻二皇子突然感觉任杰对自己刚才的态度还算蛮不错的,至少相比此刻。

  身为皇子,他第一次感觉到在玉京城,竟然有人能比自己还嚣张。

  “任家主请刀下留人,否则休怪在下动手了。”方炎知道,此刻如果再没有所表示可不行了,至少话先说出去,不管后边怎样自己都可以有退路,一会不行出手就算被重伤也行。

  外边怎么样反应的都有,但身为被童强抓住,就在任杰刀下的正主儿,高鹏此刻原本自信满满,一切尽在把握的心终于开始动摇。

  不由得想起自己之前的分析,这家伙以前只是跟一些不如他自己,比他差许多的人吃喝玩乐,在他们这些真正纨绔眼中他连纨绔都不算。但现在,他却让所有人震惊,不只是纨绔,他甚至有些疯狂了。

  “二…”就在此时,任杰的刀已经抬到最高。

  怎么办?怎么办?

  这一刻高鹏的心终于开始动摇,这家伙简直疯了,就像当时高飞的情况,高飞当时真有可能被砸死的,难道是因被被高飞打过之后,这家伙脑袋不好使了,真的有些疯狂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自己跟一个疯子较劲,如果真的死了都有可能白死。白死,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竟然被这个家伙逼到这种地步,自己还有伟大的梦想,自己要做的事情足以让世人震惊,自己怎么可以被这个疯子就这样杀死。

  不,自己不能就死在一块免死玉牌下。

  “扑通!”跪下,高鹏终于跪下了,在跪下的同时他的眼中泪水也流出,这是屈辱的泪水、是不甘的泪水,他此刻心中的怒火快要将他焚烧。

  “跪下了,让我看看有没有流泪。”任杰说着低头看了一眼,很满意的道:“不错,跪下哭了。”

  “看把你吓的,哭什么哭啊,跟你闹着玩的呢。本家主一家之主,怎么会为难你一个小孩子呢。”说着,任杰弯腰捡起免死玉牌,起身用手拍了拍高鹏的脸:“你舍得死,我还不舍得这块免死玉牌呢,实话说你不值,刚才只是吓唬吓唬你,因为看到你那自以为是的笑脸本家主就很讨厌。”

  活着才有一切,在任杰拿出免死玉牌疯狂威逼之下,高鹏放下一切尊严跪了下来。但他的心中已经快被怒火焚烧,哪怕是被蓝天那等逆天变态的家伙夺走了状元之位,哪怕是有方炎、方琪他们这些人存在,他都并不放在心上。

  因为他要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一时得失他根本不在意,反倒是因为能提早跟这些人接触,了解他们的情况而暗自谋划。

  只是就在他已经完成玉皇学院所有学习,再有一个月就正是离开玉皇学院入仕,想到了各种变故,甚至连未来五年的发展都已经想好,却从来没想到过会有今天这一幕。

  一次临时起意的试探,却被一个纨绔、疯子一般的傀儡家主逼到了这种份上。

  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高鹏此刻恨不得将这任杰生生撕裂,活活吞入才能解恨。

  忍,一定要忍,他一直认为自己能如上古名将,那些受辱帝王一般,遇到任何屈辱都能暂时忍下,最终取得最后的胜利,但当这种屈辱跟打击真的来临之时,他才发现这有多么的困难跟痛苦。

  如果说刚才他淡然看待任杰的纨绔跟疯狂,起了杀任杰的心思,那么此刻他已经有一种要将周围所有人都灭杀的心思,任家,免死玉牌是吧,我要让你们任杰彻底灭亡,彻底…灭…亡!

  “嘎嘣……”暴怒之下压抑的怒火让高鹏眼中的泪水在流,心中却在怒火中燃烧,高傲的他几近崩溃,但他却支撑着。但是当任杰剑气玉牌说出逗他玩,真的如同对待小孩子那般语气说话,不值得这些话一出口,愤怒之下牙齿发出嘎嘣、嘎嘣碎裂之声,竟然有几颗牙齿被他硬生生咬碎,可想而知他此刻的心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