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混力
北方冰儿2019-01-12 08:093,546

  这个时候我意思到,会不会晚了呢?

  白石看着我。

  “我觉得你行。”

  “你是想让我死吗?今天我不坐,离开了,你肯定就得把我弄死。”

  白石一下就笑起来。

  “你是害怕了,你想多了,白家现在这样,就是需要你的帮助,我是真诚的。”

  我看着白石的眼睛,经历得太多,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他能把内心的世界隐藏起来,人说眼睛不会说谎,那要看什么人了。

  我看着,这大金之椅,确实是太漂亮了,当年白家到底有多少钱?

  这让我实在想不出来。

  在南方,这样的大家还真有不少,富可敌国了。

  我犹豫着,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真是一个纠结的问题。

  白石说,坐上去,那下册有的骨书就会出现,这是在引诱我吗?

  骨书是关于预位之书,那是怎么样的书,我不知道。

  上册在扶工手里,那如同宝贝一样,看来确实是很重要。

  我最终还是坐下去了。

  三步台阶,金台阶,走上去,那是怎么样的感觉,我形容不出来,或许说,只是心里的感觉,那和石抬阶并没有什么区别吧?

  我坐上去,感觉说不上来,硬,凉,不舒服。

  我所担心的,会出现什么事情,粉身碎骨,尸肉成水,或者灵魂灭失,都想到了,可是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现。

  我听到有声音的时候,侧头看,在侧面的墙上伸出来一个小平台,一平方左右。

  白石冲我点头,让我下来。

  我走下来,白石已经走到那个小平台那儿,我过去。

  那儿摆着一本书,确实是书,书的大小。

  “骨书的下册。”

  书的封皮刻着字,那些字我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见过。

  北方族类太多,大多数都有自己的记事文字,很古怪。

  我伸手去摸,那是骨头的,什么骨头不知道。

  “你可以拿走研究了。”

  我侧头看白石,确定吗?

  这书可是珍贵。

  “我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帮着我们白家。”

  “我心力。”

  拿着书出来,白石带我到了门口,让我等一会儿。

  一会儿,白石出来,拿了一个盒子。

  “送你的,来了几回了,我也没有送你什么东西,你还是去203弄住,明天天亮你就离开这儿,不要让人看到,是最好的。”

  我走了,并没有去203弄,我开了宾馆住,我感觉203似乎不安全了。

  我拿到骨书,并没有当时就看,我很紧张,这骨书回重要,说白了,拿了它也要命,惦记它的人,恐怕不止我一个人。

  我要尽快的离开上海,回去会安全一些。

  我回去后,就把骨书放到了锦色布店,我觉得哪儿会安全一些。

  晚上,我上车,心里一直是不安的,总是担心扶工会让人来找我的麻烦,对于扶工的措力我还是非常的害怕的,哪种力,我是不懂的,预位力太复杂 ,恐怕穷尽一生,也弄不明白。

  预位力, 变化万千的力。

  下线,回家,我没有去喝酒,我感觉 到了不安。

  回家坐在书房发呆。

  我听到院子里有声音,从窗户往外看,竟然有一个人进了院子,我打开窗户,那个人听到了声音,抬头看了一眼,从围栏翻过去,匆匆的走了。

  这个人手脚很利索,我没有看清楚这个人的脸。

  看来这个人,对我的生活规律并不了解,应该是我不熟悉,或者不认的人。

  我猜测,有可能是扶族人。

  扶工知道骨书,知道骨书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早晨起来,我就去了逸云寺,扶雪开的门。

  她带着我进的客厅,我问扶工,她告诉我,扶工出门了,有事和她说。

  我本来是要说骨书的事情,我没有说,而是说了,白家主支的事情,这个扶工肯定会和她说的。

  扶雪也承认,事情是那样的。

  我的意思是让她们放弃,他们弄他们的预位,别再伤害百家人。

  扶雪看了我半天不说话。

  把我看得有点发毛,不知道她是什么想法。

  “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也不是救世主,别太装了。”

  扶雪说话难听了, 这是有些事情让她不开心不了。

  扶雪对我是非常不满的,这也正常,这毕竟和我没有关系的事情,扶苏族在白家当生客,发生了什么我毕竟不知道。

  不过,白石求到了我,信任我,给我的那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一颗珠子,有乒乓球大小,我不管是求财也好,还是其它的,这事我要管。

  我把我的意思表明了,扶雪非常的生气,她把刘文叫来了。

  刘文说,这事谁也阻止不了谁,让我去折腾。

  刘文是不想管,还是看明白了?

  我说见扶工,扶雪的话我不相信。

  “叫他出来吧。”

  刘文说。

  扶雪更生气了。

  “我说过出门了。”

  我摇头。

  “是在修预吧?”

  扶雪转身离开了。

  刘文让我等等,他去叫。

  我等着,没有料到……

  我感觉到房间里有预力出现了,而且很强。

  我没动,看来他们是想弄死我,还是控制我,还是想试验我?

  那扶工根本就没有离开寺里,尤其在这个时候,他更不能离开了。

  这个预力有点奇怪,和以前的完全不一样,往心里钻,把你的心弄得很杂,不过我很快就平静了,似乎我得到过的力,在平衡着这种奇怪的力。

  这种预力在加大着,我感觉得到,但是越大,我感觉其它的力也越大,在平衡着这种力,如果不平衡着这种力,恐怕我能被这种力 撕碎了。

  看来这恐怕就是措力了,那扶工会,那肯定是在某一个地方发的这种预力,他并不是弄死我,就是想控制住我。

  那刘文也说不定是被控制着的,那白家主支,就是这种力控制着,十分的可怕。

  我感觉到这种力分离的时候,那种措力,也叫杀力,竟然在分离的时候,被吸收了一样,和我的那些力混合在一起了,又被拉了回来,揉合到了一起。

  慢慢的这种力消失了。

  扶工进来,是扶雪和刘文扶着进来的。

  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

  扶工坐下了,扶雪和刘文站在他的身后,扶工冲我笑了一下。

  “你来有事吧?”

  我看了扶雪和刘文一眼。

  扶工让他们出去,把门关好。

  两个人出去,我看着扶工,脸色白得吓人。

  “骨书你只有上册。”

  扶工一愣。

  他说确实是这样,而且就是上册的骨书,他也只看明白一些,似乎有上下合看才可以的。

  他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说我有下册。

  扶工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后就消失了。

  他低头,半天抬起头来。

  “真对不起,我刚才发了措力了,想……”

  我看着扶工。

  “我知道。”

  扶工摇头,叹了口气。

  “这么些年我都干什么啊。”

  这话是出自于内心的吗?

  都说预位之毒毒于心,心毒最大,摆脱不了的毒。

  “现在放过白家主支的人,还不晚。”

  “还谈什么放不放的,我想控制也没有能力了,措力已经没有了,被人的那些力融合走了。”

  原来是这样,我没说话。

  扶工叫扶雪进来。

  他们两个就在外面站着,怕扶工有事。

  扶雪进来了。

  “你去把骨书拿来,给张光。”

  扶雪一愣。

  “爷……”

  扶雪叫爷。

  “去吧。”

  扶雪出去了,一会儿捧着一个盒子进来了,把盒子放下了。

  “爷……”

  扶工摆了一下手,扶雪出去了。

  “这骨书送你了,我们不会再参与预位的事情了,就在这寺里住着。”

  我离开逸云寺,没走多远,刘文就追上来了。

  “把骨书给我放下。”

  这小子火气十足的。

  我看着刘文。

  “这是扶工给我的书,本身这书也不是你的。”

  “你放下。”

  这小子竟然在路边捡了一块石头,举起来。

  我慢慢的把盒子放下了,我不想被砸死,这刘文真是中毒了。

  我放下盒子要走的时候,扶雪匆匆的跑过来,叫住了刘文,耳语了半天,刘文就和扶雪走了。

  “你的盒子。”

  刘文没理我,回头看了两眼,走了。

  我抱着盒子去了锦色布店,两个盒子放在一起,是一样的。

  哈妹看了我一眼。

  “你把这些拿回别墅去吧,有空就看吧,机会来了,就不要错过了。”

  我点头。

  那天回家,陪着哈哈玩,哈哈和哈妹睡了后,我进了书房,泡上茶,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

  我打开白石给我的盒子,是那本书,另一个盒子也打开了。

  我把骨书拿出来,和我想的不一样,我以为是可以翻的,不是,就是一块骨板,两个有文字,那些文字我看不懂。

  两本都是一样的,密密麻麻的文字。

  我用放大镜看,一点一点的记录着,这些文字没有见过,肯定是北方某个小族的文字。

  北方蛮夷之地,是北方气候造成的,极寒之地,让人的性情也是豪放,冷若三九,热如三伏,都说北方没有文化,事实上并不是。

  北方的文化,文字众多,只是在后来的发展中,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努尔哈赤平定众从的族人后,把文字就给统一了。

  这些文字应该是某一个小族的,字实是在太怪了。

  我记录了一部分后,就休息了,准备明天让陆地看,他见多识广的,也许能认识。

  第二天,早早的就去了陆地那儿,他看过文字之后,告诉我是什么族的文字,我愣住了。

继续阅读:第145章 吐浑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2路公交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