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野种
雨宫冥烟2021-05-19 03:512,974

  月魅想甍的离开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为了他人付出更有价值。还有他刚刚所说的暗女是什么?没听说过,在地球我看过的书里就只有高贵的圣女。这大陆的东西名称都怪模怪样的。还是先把这黑蛋和黑焯玉藏好,听甍的话别多惹事。

  整理好一切之后,月魅出了屋子正巧撞上了急匆匆的雨宫熙宇铿强有力的胸口,被撞在地上的月魅低头捂着别撞了的头骂道:“没长眼睛啊,姐的头你也敢撞。”

  说着月魅并没有听到来人的倒歉声,看到的是某位玉树临风的雨宫熙宇摄这肚子,弯曲着腰一副傻气样的大笑,抬头看着并用手指着月魅嘴里还断断续续的说:“哈哈……魅儿你才几岁就在哥面前称姐,哥会把持不住……哈哈……”

  月魅发彪了,她还从小没让人这么戏弄过,起身昂头挺胸收腹大步向前走还对雨宫熙宇啷啷道:“走了!吃饭去,我吃穷你。”

  说完月魅嘟着小嘴只顾自己走,其实她是不想熙宇进屋去,看到不该看的,会有危险。而雨宫熙宇拍了拍衣袖,摇摇头想着:这才是我认识的魅儿,她天真的样子真可爱。“之后狼狈的起身紧跟着月魅。传说中的跟屁虫称号非他莫属了。

  与此同时跟在月魅身后的黑衣人说道:“这还是天赋高超的雨宫熙宇和冷默淡定的雨宫月魅吗?那屋子里倒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月魅二人走远了,黑衣人自个儿进了小屋,可刚进屋入眼的就是与主上被困的地方的空间十分相似,漆黑无比,仿佛只要你一进去就万截不负。

  这倒底怎么回事?难道是雨宫月魅搞得鬼,不可能啊,她可是废材,他得马上去报告少主。让少主来调察这事,为主上找出凶手。接着一速黑影劣过小屋往北而去。

  月魅二人因为筱沁还在魄兽精店,所以回到了那里。月魅一进店直奔厢房而去,后面跟着的雨宫熙宇为了求心目中的女神月魅的原谅,不牺血本对着台前的掌柜喝声道:“把所有好吃的,都给我拿去厢房。”

  “是的,熙宇少爷。”掌柜抖擞的说心里早就把月魅骂得狗血淋头:这雨宫月魅,没事把熙宇少爷给得罪干嘛,可怜我还得受气。

  上了楼,月魅一脚踢开房门。筱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看自家小姐气呼呼的坐在沙椅上,(沙椅:一种近似于沙发的椅子,大陆上大多厢房或着有钱人的家里都有。)筱沁在三关心的问着:“小姐怎么了?谁惹您生气了,筱沁跟她算帐去。”

  见筱沁一副见义勇为拔刀相助的小样,月魅哈哈大笑起来,筱沁这下可是知道她家小姐在戏弄她,她见机快速将手放至月魅中腰间,轻轻捏动,月魅更是笑得厉害:“呵呵……筱沁。我错了呵呵……不玩了……”

  筱沁一下子就心软了:“那小姐不许再耍筱沁。”

  “好的你快放手……呵呵。”站在门口的雨宫熙宇看着难得小孩子气的月魅微微笑,他的魅儿如果总是这样该有多好啊。

  停下手来的月魅二人看着门口傻愣着的雨宫熙宇真像是个傻冒。月魅又装着生气的样子肃着脸说:“我要吃食,小子准备好没。”

  熙宇反应过来这丫头还装,还敢叫我小子,于是虚虚的说:“小子我没钱。”月魅又怎么会不知道熙宇的想法,怒怒的说道:“没钱吗?不知道谁说要请客请我来,还说给我买个高级魄兽蛋,难道我是幻听?不可能能,哎……堂堂男子汉怎么会说话不算话呢,你说对吧,筱沁?”

  月魅抛了个自己与众不同的眼神给筱沁。还特意把“筱沁”的名字拉长音,筱沁默契的回答:“当然不会说话不算话咯,对吧,熙宇少爷?”

  雨宫熙宇无语了,这主仆二人也太能吭人了,我不请岂不是应了自己不是男的。

  终于雨宫熙宇忍不住开口道:“好,我请!你们等着。”说完转身离去摧伙计快点送食来。

  开心耍了雨宫熙宇,筱沁又替他说好话:“小姐,这熙宇少爷对您真好。筱沁看得出他对小姐有意,小姐您要是嫁给他,那该多好。”月魅实在受不了筱沁竞帮她做起媒来:“筱沁,感情的事不好说,况且我们是表兄妹,这不可能。”

  “谁说表兄妹不能结婚的?小姐你难道不知道赤炎大陆上表兄妹结婚是常有的事。”筱沁觉得自从受伤回来的小姐像是失亦似的忘记了很多事。月魅这才知道不能用地球人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

  “筱沁,你越轨了。”

  “是,小姐对不起”筱沁埋着头谦意的说,坐在沙椅上的月魅看着站立着的筱沁,怜惜的说:“好了,坐吧,食快来了。”

  见筱沁过了很久也没反映,月魅直接用手拉了把筱沁,却见筱沁跪在了她脚下,月魅急了也蹲了下来问:“筱沁,你怎么了?我没生气你不用这样。”说完双手扶着筱沁的肩。欲想拉她起来。

  “小姐,筱沁实在看不过小姐在府上就连一日三餐都要老爷他们吃剩下的,每过年,老爷都不让小姐出面,就连夫人也陪着月灵小姐,而月秀小姐总瞒着大家爱把您关在小草屋,小姐您总不会去告状,久而久之,您每到过年您就会孤独的困在小屋内仰头看着星空,每次筱沁看到小姐孤僻的身影就无比心疼。现在筱沁真心希望小姐幸福。”

  筱沁的话深深的感动了月魅,她知道筱沁一直把她当姐妹看待,她亦同样也是。但她更不想筱沁她受伤害。月魅看着清秀可人的筱沁狠下心来说:“你我是主仆,做好你内的事,我的事你别管。”

  听着月魅果段不留余地的排斥,筱沁瘫倒在地。口中傻喃着:“主仆?只是主仆吗?”月魅则是不带一点留念的离开了。

  月魅独自一人回到府上累了一天打算去休息,刚到大门口打算进去时,门口正笔直站立着的家丁伸手拦下她:“小姐,老爷在大厅等您,请移步。”这家丁倒是很会处事,现在还对月魅敬重,让月魅另眼相看。现在的月魅没权也没力,只好跟着冰晾着脸的家丁进大厅。

  三老爷望着走近的月魅不留颜面的大骂:“臭丫头,还敢出去,脸都被你丢光了!”

  不管怎么骂月魅在一旁无动于钟。“你让雨宫族蒙羞,让月灵差点自杀,现在还如此不尊重为父,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不理会父亲的指责,和胡乱的罪名,月魅冷言冰语道:“无语。”

  “你……”雨宫三老爷气得脸都胀得通红。挥手正要去打月魅,月灵出乎意料的挡下了三老爷的毒爪,口中跟着急切的说:“爹,妹妹无知,请爹爹牢了妹妹。”雨宫月灵的话显然引起大家对月魅的反感。

  “月灵小姐不但人长得美,心地也如此善良。那雨宫月魅真是不知好歹。”大厅旁边的仆人群里的声音虽小但还是有人听到。比如月灵,她心里可是乐得很。

  雨宫三老爷又怎么不知道月灵的想法他自然是配合的说:“灵儿,你让开我今天非要教训她不可。”说完便拿起桌上的长鞭朝月魅挥来,月灵识相的躲开哪儿还管月魅。

  月魅唇边狠狠抽起,她可不相信雨宫月灵会真挡,真是个虚伪的主。月魅本想躲开可衣裳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踩着了,抬头看去是雨宫月灵,雨宫月灵很聪明,懂得将脚踩在裙后,这样大家都不会看到。

  在月魅看来雨宫月灵这么做不是一般的恨月魅她……“啪!”月魅感觉肩上突然火辣辣的,衣服也开了花。这该死的雨宫三老爷,竞将魄气引入鞭中。

  长鞭内透示的颜色和测试那天雨宫二老爷脚下的色彩相似,看来月灵他爹也是个魄宗。下如此重手分明是想杀了她,她和月灵两人的处境真是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

  “啪!”又是重重的一鞭,不带丝毫犹豫。鲜血就这么在破了皮内的红色肉体中出,月魅感觉全身麻麻的,想反抗可她因为封印的解除,现在如同废人。不过幸好有了易容戒,月魅的血液才没让他们发觉。

  “啪!”同样又是一声巨响,月魅的娘亲溪柔实在忍心不过,掠起裙边跪向眼前拿着青鞭的男子张嘴求道:“老爷,求你牢了魅儿,她还小不懂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