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雌雄莫辩
流云遮天2021-05-19 03:412,169

  “守山。”

  欧阳云帆摇头,抬手止住守山的动作。

  守山高大的身形一顿。爷的听力向来不错,对他传音阻拦时,他心念才一动还未有动作。

  只是……他移开目光,担忧地望向那个不断变换着姿势,趴在门缝里使尽浑身解数往里瞧的家伙,他眉间的担忧更深了。爷出行向来隐蔽,这个人鬼鬼祟祟地在外徘徊半天,到底……有何居心?

  “守山,你太紧张了。”欧阳云帆淡淡一笑,“门外的小家伙,根本不会武功。”

  易随安哪里知道自己的轻手轻脚看在人家眼里直接变成了鬼祟小贼的形象,她本就是武道外行,哪里懂掩饰自己呼吸,况且,她也不会。

  此刻她一心想的是如何从哪里找得一小丝缝儿,让她一解心中的好奇。可是,找来找去,两扇门之间闭合得密不透风,根本就没有她想要的捷径。

  哟呵,这木匠,活儿做得不错啊!寻缝儿未果,易随安只得站直身体,对着关闭严实的木门干瞪眼。

  接下来,她要怎么做呢?

  正考量间,高手的房门开了,易随安下意识地往里面一瞄。

  一身着墨蓝衣着的壮实男子立在门口,皱着眉头略带惊讶地打量着她。一条豹纹风格的系带绑在他额间,看他的打扮,一看就不是使唤人的正主。不过,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出刀替狗东西剃度的人,毕竟,主子动口不动手嘛!易随安暗自思忖。

  “你是何人?有何贵干?”守山满脸不悦。听说街头的小混混很多很难缠,可是,就这身板来闹事……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我?”易随安挠挠脑袋,“啊,我是来道谢的。”

  “哦。不谢。”守山不打算多问,双手一合就准备关门。

  易随安一看,这哪成?急忙将双手撑在门上,“诶诶诶,等等,大侠。除了道谢,还有一事相求。”

  “明日。”守山说罢,推开她欲将门关上。天色已晚,爷的身体又不宜劳累,怎能让外人叨扰?

  手才刚放在门上还未使力,墨衣男子脸上就是一怔,继而无奈地松了力道,还微侧了身体。使劲儿推门的易随安哪里料到事情会一下子出现转机,整个身体顺着力道往前一跌,差点儿摔在地上。

  呃?墨衣男子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易随安自己也是莫名其妙一头雾水。正此时,一道朗如明月,润似清风的声音从墨衣男子身后传来,“守山。”

  待站稳后,易随安忍不住朝声源望去。结果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她眸中闪过几缕惊艳。

  声音的主人来自一位坐在桌边的少年,眉间朱砂鲜艳欲滴容色出尘,一身日月缎绣云水金边夹衫更衬得他气质清华。墨眉之下双眸璨若星子好像时刻都带着笑意,这种仿佛一切都在掌握的强烈自信,令她深感震撼,并心向往之。

  少年笑吟吟地看着她,她却顿生不妙,可是……已经迟了,后颈凉风骤起。

  糟糕!

  “敏之弟弟怎么还未回来?”

  子卿眼睛往外瞟了瞟,这时辰都过了两刻,怎么还不见人影?莫不是真的不好意思享受美人恩?不过话说回来,她年纪确实是小了点儿,但聊聊天儿听听曲儿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如玉笑眯眯地看过来,“子卿既然如此担心她,为何不去找找?”

  “哼,去就去。”子卿站起来,“诶,我说,你们也太无聊了吧,谈论半天不是质疑她的身份和意图,就是怀疑她是个女子,结果还不是什么结论都没有?”

  浅胜舟只是笑笑,也未作阻拦,倒是尚月起身道了福,然后跟着子卿后面出去了。

  “敏轩,你说,敏之弟弟这会儿也不见影,该不会是被这楼里的花娘缠住了吧?”如玉把玩着手里精致的茶杯,随意调侃道。

  这个温如玉。看到他眉间划过一丝担忧,浅胜舟不免有些好笑,“你要是想出去转转我也不拦你。”说罢,他拥着依柳起身,“东西都准备好了罢?我们进去,今日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

  依柳含笑点头,湖蓝色的衣裙像是柔波微漾,通身娴静的气质一向是浅胜舟最欣赏的地方。他拉过她的手,往里间去了。

  如玉轻轻一笑,放下手中的茶杯,“秋韵,你和红绡留在这里,还是与我一同出去走走?”

  静夜里,一灯如豆,一室沉寂。

  “爷,她……”守山被自家爷眉梢的凝重感染。气氛凝滞,他心中却颇为好奇。

  从小到大,爷瞧过的病哪一样不是疑难杂症,可从来没见爷皱过一次眉头。每每有人慕名冒死求访,鲜血淋漓地过关闯阵,跪在爷面前苦苦哀求,爷总是风轻云淡地一笑,该救治的便抬进山谷,不该救治的,爷连看一眼都不会。

  守山心里直犯嘀咕,这个被他劈晕的家伙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如今躺倒在地不省人事,爷金丝诊脉面色凝重,难道——

  “爷,是不是守山……出手太重了?”他一脸懊悔之色,小心翼翼地开口,脸上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冷酷。一个高大壮实汉子,仿佛瞬间成了憨厚老实的庄稼汉。

  欧阳云帆缓缓摇头。扬手收回易随安腕间的金丝,他盯着昏迷的易随安眸色沉沉,面色复杂,“取我的冰髓针来。”

  守山忙取过冰髓针放在他手中。

  “把她搬至榻上,除去全部衣物。”他把玩着垂直胸前的一缕鬓发,目光忽然落在易随安光滑的喉间,霎时一愣。见守山毫不迟疑地准备替易随安解衣,他急忙抬手制止,“罢了,只将她袖子挽至肩头便可。”

  守山不疑有他,爷是他心底中敬重的人,就算是刀山火海,只要爷一句话,他也不会多说半个字。

  欧阳云帆将易随安仔细端详一番,手指搭上她的脉搏,嘴里喃喃而语,“真是奇怪。”

  守山做好一切后便退至一旁,此刻见欧阳神色惊异,不由得出声,“爷,这人……”

  “守山,你可知她是男是女?”欧阳云帆含笑挑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