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的再次初遇
一方弯月2018-11-16 22:302,293

  我过完了每天帮妈妈摆夜市的短暂假期,要准备回到学校开始的高三大补习了。

  外婆站在门口,一个劲的跟我讲,努力就好,不要太累。

  妈妈默默的给我收拾了一大包吃的,“你这次要一个月才能回家,你一定不要舍不得吃。”

  爸爸在门抽着烟,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外公说着话。我知道,他们都想送我去学校,无奈家里的三轮车又破又旧,谁也不想在我去。我猜想,是在维护我的自尊心吧。

  刚上六年级的弟弟,背着我妈妈,朝我包里塞了五十块钱,还有一张纸条。

  在家里人的护送之下,我上了公交车,看见外公用力挥动的手和那张笑的皮皱皱的脸。我的眼睛突然酸涩了起来。

  我打开弟弟给我的纸条,“姐姐,你拿去买双新鞋吧!”

  我低头看了看我泛白的球鞋,叠好手里的五十块钱。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好好读书。

  可是,在什么时候,我买一双新鞋都成了一种奢望了呢?

  当我提着我丑到掉牙的口袋,走进宿舍的时候。她们突然安静了,齐刷刷的看着我。满脸通红的我,在他们的注视之下,把手里的口袋塞进了柜子里。慌慌张张的跑出了宿舍。当我站在宿舍的门口,我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她们报以雷鸣的笑声。

  我做错了什么呢?只是因为土,因为穷吗?是因为,我春夏秋冬的衣服,只有校服吗?

  越是难过,我就越是能清楚的看见你的脸。

  我一个人坐在靠在走廊窗台的第二排,没有同桌,因为我不爱讲话,成绩一般,她们都不太喜欢我。

  我正拿着书本发呆的时候,有人敲了旁边的玻璃。

  我寻声望去,就看见了你摇头晃脑的冲我笑。活脱脱的像一条摇着尾巴的狗儿。

  我正讶异你的出现的时候,你已经坐在了我的旁边的空位置上。

  “你,你怎么进来了啊?”

  “当然是来上课啊,陈右,我们又见面了。”

  “啊,你就是他们说的,要转进来的校长的儿子。”

  “陈右,我叫吕舒然!以后,我就是你的同桌了。”

  “真好,我也有同桌了。”

  你对我微微的笑着,就像才升起来的太阳一样,让我的心头暖暖的。

  读报课的铃声响起,代表着我们高三的生活过正式开始了。

  班主任带着他的金丝眼镜,揣着他的圆滚滚的大肚囊,腋下夹着“语文课本”。他走进来,指了指,你。

  你从我身边站了起来,这时候,班里的同学,才注意到你。果真,你那么耀眼的一个人,跟我坐在一起,都变得黯淡了呢。我沮丧的低下了头,听到了你铿锵有力的发言,“大家好,我叫吕舒然,以后和是大家的同学啦!”我听见有女生在小声的夸你帅,听见有男生在说你是校长的儿子,也听见有人说想换来和你坐。我更加沮丧,把头低的更低了,紧紧的捏着笔盖。

  班主任是什么表情我不知道,只听见他说:“你就坐那里吧,挨着陈右,她呀,也可以辅导辅导你倒霉的语文。”大家笑了起来。是啊,我这个人身无他长,只有语文成绩让我感到骄傲。

  我现在长舒了一口气,心里开心,我有同桌了,那个同桌还是温暖的你。

  你轻轻的拍了拍我,然后凑近,一边挑眉,一边笑着对我说,“借一下你的书呗,我明儿去领。”

  我不敢抬头看你直视你,低着脑袋将语文书递给了你,你接过书,很美好的说了一句谢谢。

  你越是美好,我就越是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词,“甜”。你是一个甜甜的男孩子。

  我转过头,看着你认真的看书,睫毛在灯光下闪耀着,黑亮黑亮的头发也像被点亮了似的。

  和你坐同桌的第一节自习,老师在滔滔不绝的讲着高三的紧迫感和使命。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脑海里全是你对我的自我介绍和名字。

  我真的很想有足够的勇气和自信站在你面前,穿一条好看的裙子,搭一双和你一样昂贵的球鞋,抬着头,对你说,“你好,我叫陈右。”可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自信呢?我现在可是一个连问你是如何知道我名字的勇气都没有的人。

  我一边懊恼着如何主动跟你说话,一边在心里责怪你为何不主动告诉我。转念一想,我这么久以来,和谁说过话,又有谁来和我主动来往。我一度觉得自己是一个丧失交际能力的现代人。

  一节课,在老师唠唠叨叨中很快过去了。天也已经黑透了,你合上书本,转过来面对着我。你一只手撑着你的头,“陈右,我们来说说话呗。”我放下手中的笔,内心极度雀跃,转过头,但还是一脸冷酷的来了一句,“你要说什么?”其实,我是想问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可是我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哈哈,你为啥下课了也坐着。”

  “因为,我一个人除了自己发发呆,还能做什么呢?”

  “你没有朋友的吗?”

  朋友这个词,对我来说,是多么遥远,又是多么渴望啊。

  “没有。”我的心一下子又沉了下来。

  突然,教室里传来一阵尖叫声。我看过去,原来有同学吐在了地板上,班长扶着他,旁边的同学捂着鼻子。班长扶着生病的同学走出去,大概失去医务室吧。她还是用着往常一样尖锐的嗓音跟我讲,“穷小白,你去把地板上的脏东西擦一下吧,太脏了,只有你能去解决了。”她没等我开口拒绝,扶着生病的同学出去了。我站起身来,让你让我一下。你一把拉住我,问我要去做什么。我说我要去打扫那个同学的呕吐物。你问我,你凭什去,难道没有值日生,没有他的朋友帮她善后吗?你突如其来的指责让我很害怕。

  “你放开我,班长已经让我去打扫了。”

  “她叫的穷小白,管你什么事。”

  “我就是他们口中的穷小白。”

  你放开了我的手,“我和你一起去,要上课了。”

  我看着你冲出去的背影,眼睛突然湿润了。怎么每次的狼狈都被你看见呢?

  明明才见了你两次,怎么感觉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呢?所有的问题,都悄悄变成了蝴蝶,藏在了我的心里。

  高三的号角正是吹响,我也在慢慢的向你靠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欢你的很多一百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欢你的很多一百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