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可怜虫
一方弯月2018-11-18 02:082,577

  暑期补课很快就要结束了,这一个半月里,你动不动就会拿出奶糖在我眼前晃。你给我的糖已经装了整整一个罐子。我们偶尔会不吃晚饭,偷偷地跑到秘密基地去补习对方的短板。你给我讲数学,我给你补语文。偶尔也会翘掉一节自习课,去操场看才进来的小学妹们军训。我们肆无忌惮的在她们面前喝着冰可乐,吃着冰西瓜。这一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暑期补课的结束,意味着我们就有了两天的短暂假期。本来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可是我却没那么兴奋。一想到要和你分开整整两天,一想到我可能会想你想到发狂,我就很难过。

  “陈右,放假了耶。我们出去放松放松怎么样。”

  “不行啊,我回家得帮我爸爸妈妈。”

  “那好吧,那你记得,回家用电脑跟我聊聊天哦。”

  “会的啊!”

  在这个手机已经开始普及的年代,我还是没有手机,拥挤的出租屋里,只有一台用了很久的电脑。

  你一直具有魔力,要不然,怎么会在送我上车的时候,又塞给了我整整一袋奶糖。

  “陈右i,这两天的糖。”

  “你要甜死我?”

  “才不是,怕我不在的时候,你接了别人的 糖。”

  傻瓜,我怎么可能会接受别人的糖,有你的就够了。

  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别,都让我受不了。那直到你完全离开我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回到家天已经快黑了,我妈妈又要推着车到夜市上去摆摊了。作为一个没有文凭,没有技能的中年妇女,只能靠着摆地摊来补贴家用。爸爸在工厂里上着夜班,弟弟在家里带着,外公外婆在守着水果摊。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刻,只有爸爸从厂里下班回家的早晨。

  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会有说不完的话,可命运从来没有安排更多的时间让我们坐在一起。忙于生计,疲于奔波,真正在一起的时候,只有我和弟弟叽叽喳喳的争吵。每当我看到他们为了生存而两眼无神时,我就打消了买鞋的念头。

  妈妈来到固定的位置,摆出了各式各样的袜子,十块四双。等着下课的专科生来这里选购,好在这周围就只有我妈妈一家专供袜子,所以每天都有固定的收益,只是利益微薄,卖来的钱也只够我们一家人一天的饭钱。我跟着母亲收了摊,然后回家的时候顺道要去帮外公外婆收掉水果摊。外公似的跛脚,左手,也在前些年受了伤,根本没有办法使劲。所以,挑着水果担子回家的任务就交给了我的母亲。

  我家里就是个这么情况,有时候,我母亲也会挑着担子在大街上吆喝,没有城管的时候,她就歇一歇,城管来了,她就挑着走。早些年,弟弟还小的时候,她还得牵着我的弟弟。即使这样的努力,家里的经济状况也没有好起来。我深知母亲的不易,所以从来不曾要什么。

  回到家,收拾好,已经十点半了。我打开电脑登上我的QQ,就看见你一直在发消息。

  “陈右,你在不在。”

  “陈右,陈右,呼叫陈右。”

  “小煤球,我才忙完。”

  “十点半了才忙完啊,累不累。”

  “不累。”当然不累,一想到你在等着我,怎么可能会累。

  “陈右,这个周班里组织活动,你去吗?”

  “我不知道啊。”

  “我们有个群,你不知道吗?”

  “我没有那个群,小煤球。”

  “没事的陈右,改天,我给你建一个超大的群。”

  “你要好好玩儿哦?晚安”

  “你要睡了啊,那我也睡了。”

  我关掉电脑,心里空落咯的。在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大概就是,我不仅不能参与进他们的现实生活,我连进入他们的网络世界的资格都没有。一个被两个世界排斥的我,只能用心去建造我们两个人的世界。只有自己建造一个新的世界,我才有地方可去。

  夜渐渐深了,家里只有两台空调,一台给外公外婆开着,可他们到了后半夜就会起来关掉,因为舍不得用电。我妈基本不会开空调,我们三个人睡在一起,吹着一台风扇。很讽刺是吧,我们一家人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并且过了很多年,再努力也没有用。努力透了也不会有钱有权。有时候,连起码的尊重也没有。我听着风扇转动时发出的吱吱呀呀的声音,全然没有了睡意。“为什么活着,活着又为了什么?”

  看着身边睡着的母亲,突然明白。

  这就是向死而生吧。

  眼泪划过我的脸颊,我不敢发出抽泣的声音,我的妈妈会惊醒,然后惭愧到不能入睡。

  我能做什么呢?只能隐忍一切不公和委屈,并且还要努力的不卑不亢的活着。

  睡意逐渐袭来,我听见有个少年对我讲,“吃糖吗,陈右。”

  我伸手接过糖时,那个少年化作了烟雾飘走了。

  是你吗?吕舒然。

  两天的假期很快过去了,从那天晚上过后,吕舒然再也没有上线过。

  是偷偷的消失了吗?

  我来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很迟了,可是你的位置空空的。我一阵慌乱,鼓起勇气像胡洛洛开口问起了你。

  “班,班长,你知道吕舒然去哪里了吗?”

  “你问我做什么,你们不是很熟吗?”

  “你们不是出去一起玩了吗?怎么会不知道呢?”

  “你有病吧,别问我,我不知道。”

  “陈右,有人找你,你出来一下。”

  我走到教室门口,只看见了吴超。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不知道我们班长对吕舒然有想法?”

  “可是,吕舒然去哪里了呢?”

  “他让我别告诉你。”

  “你说。”

  “他在医院,那天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质问胡洛洛为什么总是排挤你,然后吵起来了。吕舒然太激动,差点和班里的男生打起来,被人推了一下,碰着了头,但是你放心啊,没啥事,就是他家里人非得让他在家静养,通讯工具都给收了。”

  “怎么会想着去质问她呢,明明说好了要出去好好玩的。”

  “好啦,陈右,你可别说是我说的,他就轻微脑震荡,没事的,估计过两天就来了。”

  “谢谢你,吴超。”

  我可怜吗,好像有人护着,也不太可怜

  我走进教室,有女生开始尖着嗓子,阴阳怪气了,“哎呦,有些人啊,就是害人精。”“是呢,是呢。”

  还能忍?大概是该反击了吧。

  我指着她的鼻头,“你不会用正常的语气说话吗?是害谁了呢,也就是害你不开心了吧。善良点不好吗?做个健全的不好吗,非得做一个缺德的人?”我听见有男生吹起了口哨。

  大概是没想到我会反击吧,班里炸开了锅。

  “吵什么吵,多学学人家,好好学语文,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是,班长说的对。”

  我坐在位置上害怕的发抖,双手不受控制的抖动。害怕到恶心反胃。

  如果没有你,我大概一辈子都学不会反抗语言暴力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欢你的很多一百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欢你的很多一百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