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喘息
老库2018-11-17 20:053,580

  臭李子何矮人急转,马也掉头,往回走。而林隐士还继续往前走。

  看守走出,看到三人道:唉,唉唉,都给俺站住。

  三人站住。

  看守道:你们这是去哪?

  林隐士道:道观里有一个师兄在桥那边摔伤了,这两个师父给送回来了,俺过来接。

  看守道:接啥接呀?没看这都设卡了吗?不让你们过去?

  林隐士急了道:你看看,这师兄就是旁边的三仙观里的,,你就让俺把他接回来吧。

  看守道:少啰嗦!不让你们过就是不让过,告诉你,桥这边刚刚着过大火,努尔哈赤都被烧死了,他们过来也是人荒马乱地,小心把小命丢了。

  臭李子会意道:那么严重?那俺先不回三仙观了,不过去了。你还是回道观算了,俺们把这受伤道士抬回原地,等消停了再送回来。

  看守道:快走快走,一会让百夫长看见把你们一起抓走!

  林隐士装做一副无奈的样子道:唉!这日子过地,喝西北风都塞牙。

  他对臭李子说道:二师弟,你们回去吧,俺也回三仙观了。

  臭李子道:俺说不来你偏偏来,咋样?过不去白费事吧。

  两人转身往后走。

  臭李子与何矮人边走边偷笑。被看守看见,问道:你们笑啥?

  林隐士高声叱责道:死懒死懒地,就爱在外面闲逛,不回来就高兴是吧?早晚得回来,你等到时候看俺怎么收拾你们。

  林隐士点燃了大烟袋,一边抽一边目送两人牵着马顺利过桥,渐渐远去,然后,他用鞋底叩了叩烟袋,把烟荷包缠在烟袋杆上,背着手自己回了草堂。

  总兵府内,李成梁在逗鸟玩。

  李如柏进道:禀总兵大人,女真人尼堪外兰求见。刚才见父帅午睡,他一直在外候着。

  李成梁道:让他进来。

  李如柏道:是。

  尼堪外兰跟在侍卫身后进来,形同哈巴狗,四下点头。到李成梁近前,全身伏地道:图伦城主尼堪外兰给大人请安!

  李成梁乜斜着看他道:尼堪外兰,听说你有要事禀报?

  尼堪外兰道:回大人,听说努尔哈赤从大人府上反了,逃跑时让大人给杀了。

  李成梁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尼堪外兰道:这事儿在辽东已经传开了。

  李成梁道:大家都咋说的?

  尼堪外兰道:外面说啥的都有。有说他犯了星相,也有人说努尔哈赤恩将仇报,不思大人养育之恩,却色胆包天,与九奶奶私通,做了为人不耻之事,才让大人处决了。

  李成梁道:你说得不错,努尔哈赤这畜牲,俺也没想到如此下作。

  尼堪外兰道:确实丢尽了女真人的脸,俺作为女真人感到汗颜。所以俺这次来,带来些俺建州的虎皮鹿茸人参等贡品孝敬大人,代表建州女真人表示忠心,俺们永远是大明天子的子民,俺尼堪外兰永远效忠李总兵,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说着,他再次跪地叩头。叩首毕,回头宣道:将贡品呈上来!

  两名尼堪外兰的随从挑担上,并打开担子里的物品。

  李成梁笑咪咪地走到近前,拿起虎皮,摆弄着虎皮说道:好!建州还真得有你这样一个能降虎的人俺才能安心。尼堪外兰,你真心想为俺效力?

  尼堪外兰道:愿为大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李成梁道:你现在身居何职?

  尼堪外兰道:卑职现统领苏克素护部,世居图伦城。

  李成梁道:嗯,图伦城主,像你这样效忠本总兵的人,应该做建州之主。

  尼堪外兰急跪倒道:谢大人恩典!

  李成梁道:你先不要着急,凡事都事出有因,出师有名。希望你尽心为朝廷,建立功勋,俺也在表奏皇上时言之有物。

  尼堪外兰道:大人说得极是,小人尽快为大人建功。

  李成梁道:你去吧!

  尼堪外兰道:是,大人,听俺的好消息吧。

  尼堪外兰领命退下。

  李如柏目送其背影离去。对李成梁道:爹,你相信这女真人?俺怎么看他都不地道。

  李成梁道:你真以为俺会相信他吗,一个咬同类的狗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回头咬你一口。俺会相信他?告诉你,俺是让他们自相残杀,咱们坐收渔利。只能利用他,然后再宰了他吃肉。懂吗?

  李如柏道:还是爹爹高明。

  李成梁道:儿啊,你要学的东西多着呢,俺早对女真人有防备,在他们的各部都有俺的眼线,像尼堪外兰这样的人,他有一点对俺不忠,俺就灭了他。

  毛文龙注视着图伦城主离开,他没有进总兵府,直接奔后院的一个普通的破旧平房走去,这里住着已经被李成梁抛弃的牡丹夫人。

  牡丹左目已瞎,眼睛上缠着药布,她身穿粗布衣裳躺在床上,一个小玉在一旁侍候。

  门响,九奶奶道:小玉,你看看是谁?小玉开门,见是毛文龙道:将军请进!

  小玉回头道:九奶奶,是毛将军来了。

  毛文龙屈膝跪下道:谢九奶奶庇护,不然俺难逃此劫。

  牡丹道:小玉,你先到门口看着,俺和毛将军说两句话。

  小玉应道:是。

  小玉出去。

  牡丹道:毛将军,你起来吧!其实你不必谢俺,该俺谢你才是。你不知道,俺与小汗子早就有情。俺看他聪明好学,胸有宏图大略,他日后必成大器,所以,俺就想助他一臂之力。

  毛文龙道:九奶奶高见。努尔哈赤与俺同为总兵护卫,也知他胸怀大志。不过,他是女真人,这对俺汉人来说是祸是福不得而知。

  牡丹道:但愿他日后能出息,恩泽天下。

  毛文龙道:有个消息,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牡丹道:是小汗子的只管说,别人的就不必说了。

  毛文龙道:和李成梁去追努尔哈赤的人说他被烧死了,俺听了很伤心。

  牡丹道:你觉得小汗子会死?

  毛文龙道:有人说亲眼看见努尔哈赤被烧死。

  牡丹摇摇头道:小汗子吉人自有天相,俺相信小汗子不会死。

  毛文龙道:俺也希望如此。

  英额布山上,一片破旧土房子里,努尔哈赤躺在炕上。

  他慢慢睁开眼,看见身上受伤部位均做了包扎。他四下看去,只见屋子是土房子,十分简陋。

  忽然,一阵鼓响,听到一个男声音在唱道:

  日落西山那哎,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上了锁闩,大路断了马车辆,小路断了行人难,喜鹊老鹄奔大树,家雀蒲哥奔了房檐,十家上了九家锁,只有俺家门没关,扬鞭打鼓唱得欢哎咳哎咳哟啊……

  努尔哈赤从墙的木楞子的缝向对面屋看去,只见臭李子与何矮人在地上舞动。

  北墙上有一个古旧的两节立柜,立柜能有两米高,上面是油漆图画的山水画面,中间的两扇门向左右开着。在红布中间摆放着一个大香炉碗,香炉下面堆积了很多香灰,一些铜钱在香炉旁边放着,香炉前有一只烧鸡,一条鱼,一个肘子,还有一盘生鸡蛋,一大碗酒。

  努尔哈地又向左边看。在供桌旁边的炕上,坐着许多老老少少,都在兴致勃勃地听着二人表演。

  臭李子接着唱道:哎!脚踩着地来头顶着天,身穿衲袍手拎着鞭,君炉走一番,金翅展银翅颠,金翅能跑十万里,银翅能跑万万千……

  何矮人晃着身上的铃,高声唱道 道:哎!俺头顶着房扒脚踩着椽,左手拿鼓右手拿鞭哎咳哎咳哟啊,左手拿起文王鼓,右手拿起二郎鞭,文王鼓 不叫文王鼓,鞭也不叫鞭,先说鼓 后说鞭,先说鼓来不一般,

  臭李子道:……哎!叫声伙计呀,一不要你慌来二不要你忙啊,慌里慌张累得慌啊,常言说老牛拉车要稳当,有麝自来香 ,不用大风扬,搬来救兵俺才下山啦哎咳哎咳哟啊……

  何矮人道:……芝麻开花节节高,谷子开花压弯腰,茄子开花头朝下,苞米开花一嘴毛啊哎咳哎咳哟啊……

  看到这里,努尔哈赤忽然觉得伤口疼痛,他喊了两声道:有人吗?有人吗?

  哎!来啦来啦!一个很粗壮的女人端着一盆烀苞米走了进来。她用围裙擦了擦手上的水。拿一棒苞米,扒掉上面的须子和叶子,用牙用力一咬,苞米叶子被扯了下来。她把苞米递到努尔哈赤面前道:刚烀的,还热乎呢,快吃点惦巴惦巴。

  努尔哈赤道:你是?

  女人道:啊!你忘记了,俺是臭李子的老婆,名叫二妞子。

  努尔哈赤道:啊!你是李大白话的福晋。以前见过的。

  二妞道:是啊是啊,你小的时候还和臭李子玩了的,长大了你就不认识我了。

  努尔哈道:俺知道你是二妞姐。后来成了臭李子的福晋。

  二妞道:你们当官有钱的叫福晋,俺一个粗人,不好意思叫那么好的词儿,就叫俺二妞吧!

  努尔哈赤道:啊!俺想起来了。小的时候,臭李子就在你家长大的。

  二妞道:可不是。你家是大户,还能记得俺这小户人家真不容易。

  努尔哈赤道:记得记得,咋能不记得。那屋在干啥?

  二妞道:俺家臭李子没别的能耐,唱点小调挣点钱。本地叫拉场子的戏。

  二妞见努尔哈赤还有些懵,笑了笑。

  努尔哈赤点点头道:俺知道。

  二妞看努尔哈赤盯着对屋看,自豪地说道:俺家臭李子就这点能耐,这十里八屯的人得了愿意听他唱小调。都说唱得好听。

  努尔哈赤又向里屋看去,臭李子与何矮人两人唱得非常卖力气 。

  二妞自豪地道:他可能耐了,除了唱小调,还帮助乡亲治好了好多人的病。

  努尔哈赤道:俺知道,他就是能张罗的人儿,乡亲大事小情都离不开他。

  努尔哈赤再次向那屋看去,臭李子与何矮人唱毕,吐了口气,何矮人给他递过毛巾擦了擦汗,接着又唱。

  天空,辽东古老的小调在飘荡。

继续阅读:第七章 真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