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真神
老库2018-11-17 20:063,011

  直唱到晚上,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臭李子、何矮人在人群的最后走出屋子。<p>  关上门。臭李子回身见何矮人往怀里装供桌上的供果。他挥手打了他一下道:完蛋玩意儿,一天像饿死鬼似地,一完事儿好吃的都让你狼吞虎咽地弄自己个肚子里了。那边小汗子还没吃呢。<p>  何矮人道:别白话。你还少吃了咋地?再说,俺是你搭档,乡亲们给的也有俺一份。<p>  臭李子道:你还知道你是搭档啊!你不孝敬主角行嘛?<p>  说着,臭李子拿起供桌上的酒,一仰头饮进。然后拿起另一杯,正要饮,何矮人在下面看见,拉住他的胳膊道:这杯是俺的,你咋还都喝了呢?<p>  臭李子扒开何矮人的手道:这酒进你肚白瞎了,一点品不出滋味。<p>  何矮人死死拉住他的胳膊道:你咋这么不讲信誉,说好好的,你主角俺配档,各得一碗酒。一完事儿你就独吞,啥玩意儿呢。不行不行。快给俺!<p>  臭李子再次扒开何矮人的手,急三火四把酒饮进。<p>  何矮人见酒喝光,索性一屁股坐在臭李子的脚面子上,双手搂住臭李子的腿,大声喊叫道:你还俺的酒!你还俺的酒!<p>  臭李子想走,却带不动何矮人。俩人在争执,吵闹。<p>  二妞见努尔哈赤听到了两人的吵嘴,拉开挡帘大声喊道:行了行了!臭李子,你个死鬼,丢不丢人?快过来,努尔哈赤醒了。<p>  臭李子与何矮人急忙争先进屋。走到门边,俩人挤在一起,还是臭李子有劲,先挤了进来。<p>  努尔哈赤躺在那里不能动,冲两人点点头。臭李子一看高兴了道:哎呀,真的醒了。<p>  努尔哈赤道:这是英额布吗?<p>  臭李子道:是,主人,俺是英额布的臭李子,他是何矮人。<p>  努尔哈赤看着他们。<p>  何矮人道:主人,现在安全了,大青狗救你,俺们给你背回了英额布。<p>  努尔哈赤道:这儿真安全吗?<p>  臭李子道:主人,你尽管安心在这儿养伤。现在这是辽东董鄂部何和理大人屯粮和养生的地方,没有人能知道你在这里。<p>  何矮人傻笑着。<p>  臭李子扒拉他一下道:还傻站着干啥?快去堂口那把那些供品拿过来给主人吃。<p>  何矮人应了一声,出去到刚才那个屋,取来果品和肉。臭李子送到努尔哈赤面前。吃吧吃吧,咱们这儿是个穷地方,离州府远,买啥都够不上。不过,乡亲们给的好吃好喝的还有。<p>  努尔哈赤拿过一个鸡腿,啃了一口。见臭李子等在旁边看着,示意让他们也吃。臭李子道:主人多吃,吃这个身体好得快,俺这两天还能弄回来一些。你尽管吃。<p>  第二天早上,一群乡里乡亲的人早已等在那里。又一拨拉场子戏在进行中。<p>  臭李子与何矮人在唱。<p>  臭李子道:……五党老祖辟的地,盘古大将开的天,安天没有天模样,狼牙锯齿一样般,共工二世打一丈,一脚碰到不周山,女娲娘娘来补天,当时没有星和斗,红尘老祖就把星辰安,他把东斗四星西斗五星,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子午并星安排全,三星出来分上下时,许星出来不见天,鸡星人星分四季,水平星出来一二三,一道天河分两岸,牛郎织女就把天桥看,伏羲老祖托八卦,八卦图上风雨最全,玉帝爷留下了龙驹凤攒……<p>  努尔哈赤听着,眼前出李成梁追杀他的情景。<p>  臭李子很卖力的在唱道:⋯⋯王母娘娘留下女嫁男,仓颉造字传天下,五音六率实旷边,神农氏采药品百草,留下苦辣和酸甜,老君留下打铁将,木匠本是鲁班传,<p>  长耳定光仙留下吹鼓手,青云童子留下广月施贤,申公豹送太阳就在卜三国,唐二祖留下供祖先,风磨王留下腰令鼓,人磨王留下腰令盘,……<p>  一曲终了,人们散去。<p>  何矮人抢先把两杯酒都喝了进去,呛得直咳嗽。臭李子抢过酒杯,空杯子没有一滴酒。他斜眼看一眼何矮人。何矮人眯眼笑着。臭李子拍了拍他的脑门。<p>  忽然传来努尔哈赤的呼唤。<p>  臭李子与何矮人连忙跑过另一个屋,见努尔哈赤坐在炕上,臭李子很高兴,对何矮人道:快去把那屋的菜拿来,俺家屋里还有好酒,咱们一起吃。<p>  炕上有酒有菜。努尔哈赤与臭李子、何矮人相对而坐。<p>  努尔哈赤看了看道:这是乡亲们给的?<p>  臭李子扭下一个鸡腿边吃边说道:吃吧吃吧!百家饭吃着才好呢,有大家保佑,干啥都顺。<p>  努尔哈赤举杯道:兄弟,承蒙鼎力相救,俺努尔哈赤没齿不忘,这碗酒借花献佛,敬兄弟。言毕一饮而尽。<p>  臭李子道:可别说谢啦,你是俺的主人,哪能见死不救。<p>  努尔哈赤道:唉,俺跟丧家犬没什么两样,什么主人不主人的。<p>  臭李子道:主人,俺有一事弄不明白,当年李成梁征讨建州首领王杲时,血洗了全城百姓,唯独留下你一人,今又为啥对你起了杀心。<p>  努尔哈赤道:唉!都是俺脚上的七颗痣惹的祸,说俺犯了天相,所以不分青红皂白派人杀俺。<p>  说罢亮出脚下红痣。<p>  何矮人一见慌忙跪倒下拜道:主人,你这是北斗星下界,俺是立堂口的,俺懂这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p>  努尔哈赤上前扶起道:你们是俺的救命恩人,怎的如此客气?折煞俺了。<p>  何矮人道:你是北斗星神,小人日后鞍前坠蹬效犬马之劳。<p>  努尔哈赤道:俺虽然身在李府,却身在曹营心在汉。近几年眼看着俺们女真人被李成梁一伙欺凌,实不甘心,希望能有出头之日。我等联手,干他个天翻地覆。<p>  臭李子道:俺们也正有此意。<p>  努尔哈赤道:那咱们兄弟就没啥说的了,一起联手<p>  臭李子道:主人太客气了。<p>  却说李成梁总兵府早上刚刚打开大门,图伦城主尼堪外兰急匆匆走了进来。一见到李成梁,他伏下身去问道:总兵大人,俺想起一件事儿,不知当问不当问。<p>  李成梁道:有话直说。<p>  尼堪外兰道:努尔哈赤的事不知觉长安知道吗?<p>  李成梁道:哪个觉长安?<p>  尼堪外兰道:就是建州左卫指挥觉长安哪。<p>  李成梁道:俺倒忘了,努尔哈赤是他的长孙,塔克世的儿子。<p>  尼堪外兰道:大人想到过没有,觉长安知道他的孙子被你追杀,他肯善罢甘休吗?<p>  李成梁道:切,小小建州女真,能奈俺何?<p>  尼堪外兰(有些尴尬)道:俺是说,他若知孙子努尔哈赤被你赶出了门,一定能来找你问个明白,那时大人如何对付?<p>  李成梁道:来一个俺杀了一个。<p>  尼堪外兰道:不可,他毕竟是朝廷封的三品命官,随便杀了朝廷会怪罪下来。<p>  李成梁道:这,这倒也是,这么说你有好主意?<p>  尼堪外兰道:大人,俺有一计,可让大人除去心腹大患。<p>  李成梁道:你说。<p>  尼堪外兰道:近些日子,古埒城城主女真人阿太章京与边境汉人因贸易时有磨擦,争执不断。大人可搜集一些那的不是,上奏朝廷借此讨伐,此事便有了眉目。<p>  李成梁道:这与觉长安有什么关系?<p>  尼堪外兰道:阿太章京的大妃就是努尔哈赤的同族胞妹,觉长安的孙女。<p>  说到此处,尼堪外兰四下看了看。<p>  李成梁喝令侍从道:退下!<p>  众人退。<p>  尼堪外兰上前,附在李成梁的耳边道:大人在攻打古埒城时,可派觉长安父子去进城劝降,他父子若不去,作为同党借机杀之。他父子若进城,俺们借机攻城,乱军之中派人刺杀,他觉长安父子人必死于乱军之中,即除了大人的心头大患,对朝廷也好交待。<p>  李成梁道:好计!<p>  尼堪外兰道:事不宜迟,趁努尔哈赤的消息没传到觉长安人的耳朵里才好。<p>  李成梁道:那俺就给你五千人马,命你为征讨古埒城主帅,即日起兵。<p>  尼堪外兰道:谢大人!<p>  李成梁道:如柏。<p>  李如柏应声进道:孩儿在。<p>  李成梁道:你去一趟建州,带俺手谕,命觉长安父子即刻前往古埒城,协同尼堪外兰作战。<p>  尼堪外兰道:大人且慢,这事还是俺去妥当,俺是女真人,觉长安不会起疑心。<p>  李成梁道:那你就先走一趟,要周密妥当。

继续阅读:第八章 谋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