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谋划
老库2018-11-17 23:003,492

  努尔哈赤在英额布的山上经过调养恢复的很快。他已经能够下地活动了。这一天,努尔哈赤推门欲出,见一些村民正朝外面走。

  努尔哈赤看了看往外走的人道:又唱戏了?

  臭李子解开身上的衣服,扔到炕头上道:转水湖后面的老李家的孩子病了,给他们唱唱小调,顺便弄点草药看看病。

  努尔哈赤道:这地方人还真得有个你这样的人张罗?

  臭李子道:咱们这一带缺医少药的,唱小调让人心情舒坦很多,再抓点小药,也算造福这一带人了。

  努尔哈赤拿过他手中的神铃,晃了晃道:就用这个治病?

  臭李子道:一场戏唱下来,病人的病就好了一半。

  努尔哈赤道:俺看你就只能治人的心病,混个吃喝!

  臭李子把手放在脸前,制止了努尔哈赤。然后跑到供桌前,深深地叩头道:各路神仙你们可别怪罪,这小汗子刚刚回来,不太懂规矩,千万别怪罪!小的在这里给您老人家陪礼了。

  说罢,又叩了几个头

  努尔哈赤满不在乎地道:至于这样嘛!

  臭李子道:嘘!俺是吃这碗唱戏饭的,堂口上这可不能随便说。咱不说不说,咱们上外面走走。

  二牛子跑过来道:臭李子、小矮子,俺家老娘病了,咳嗽了几回,今天身上滚烫。快去给俺看看。

  臭李子对何矮人道:你快去取服装。俺先去看看二牛子他娘。

  努尔哈赤道:想和你商量点事儿呢?

  臭李子道:俺先去拉场子,回来咱再说。

  努尔哈赤欲言,臭李子却急急拿着喇叭出去。

  二牛子家里,喇叭在吹,鼓铃在响。臭李子在唱。

  ……皇上面前讨过真言,白草山前吐横骨,车前马后学会人言,百米以内隐住身,托魂八窍才解见我帮班,封你们胡家老帅为帅主,巫龙报马黄家仙⋯⋯

  努尔哈赤坐在山坡上,望着二牛家,看着窗户,心绪很乱,窗户纸上大神的身影映在上面,不断舞动着。

  鼓声不断响起,臭李子舞动的影子越来越跳跃。

  ……光表老爷三太子,后表爷家三代三,三太子来有国号,三代三来有国家,老大名叫关平卯,老二名叫卯平关,老三名叫关平显,一母所生弟兄三,老大家住南极伏洲府,老二家住北京北顺天,老三家住沈阳城内小西关,钟鼓城楼炼道仙,炼仙丹不一般,口吐红火冒蓝烟,炼出红的红来蓝的蓝,红的专治男子汉,蓝的专治女婵娟,掐头去尾也有用,专治童女和童男,压下胡家我不表……

  努尔哈赤盯着,眼前舞动幻化成李成梁府内。努尔哈赤想到了李成梁踢翻洗脚的水、被押走的情景。他没想到李成梁对他下手这么早,自己在水中中箭的那时,李成梁命弓箭手不断地向他射箭,他知道李成梁是真的想杀掉他。

  这是对我下死手了!努尔哈赤捂着脸,一动不动坐在那里思考。

  小调唱毕,人们陆续走出。臭李子与何矮人见努尔哈赤一个人坐在那里捂着脸。两人走到他身边。

  臭李子道:主人,你咋一个人坐在这儿,

  努尔哈赤道:大事未了,心里烦啊!

  臭李子拿过一包包供品,放在努尔哈赤面前,又拿过酒葫芦,递给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接过,一抑脖子,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臭李子与何矮人对视一眼,忙将菜中的一个全鸡打开,扭下一只腿,递到努尔哈赤眼前。

  努尔哈赤接过,大口地吃着。

  臭李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主人,真是苦了你了。英额布闭塞,除了粮食,别的啥也没有,能吃上一顿肉都不容易。

  努尔哈赤道:谢你还谢不过来呢。这些天,把好吃好喝的都拿给俺吃了。你一日三餐吃粗粮就大葱,苦了你了。

  臭李子道:不苦,俺唱几个小调就有吃的了。

  努尔哈赤道:说真话,你真能治病吗?

  臭李子笑了笑道:说能治就能治,说不能治也不能治。

  努尔哈赤道:啥意思?

  臭李子道:听小调的心情好,心就没有病。

  努尔哈赤道:别绕弯子,直说。

  臭李子道:其实,像你说的那样,很多时候人上火染寒,都是心思重了得的。解了心病,就治好了一半。

  努尔哈赤道:俺心思就很重,帮俺治治。

  英额布仙人台,努尔哈赤与臭李子和何矮人说着话行至此处。

  这里是处于山顶的巨石平台,可放眼群山峰峦。

  努尔哈赤环视四周,十分感慨道:俺北国江山,何等峻秀,俺女真先祖建立大金王朝,那是何等显赫。而今,俺女真人倍受李成梁之流欺凌,长此以往,俺等必被灭族。

  臭李子道:明朝奸党横行,东厂恶势力无道,朝廷贪官污吏日益腐败,大明江山的顶梁椽子早己腐烂,咱们要做的只是出点摧枯拉朽之力即可成事。主人借此机会起事,重振俺女真大金昔日雄风。

  努尔哈赤道:你今天说的正合俺意,俺想先回费阿拉,招集俺父亲的人马,先了结李成梁这段恩怨再做打算。

  臭李子道:万万不行,李成梁现在以为你已死了,你若回去暴露无遗,无非自投罗网。单凭俺咱们现有人马尚无法与他抗衡。再说了,你箭伤还没好呢,经不起折腾,弄不好也打草惊蛇。

  努尔哈赤道:你有何高见?

  何矮人道:李大白话早有想法。他对臭李子说道:你成天和俺白话那些和主人白话白话吧。

  臭李子道:好!俺想了很久,今得主人到此,与你说来。依此而行,建州女真就有希望光复大金国。

  努尔哈赤道:你且说说看?

  臭李子道:主人跟俺们到酒窑,那里有个图。

  三人走入地下酒窑。

  臭李子道:主人,俺英额布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董鄂部何大人在这里常年囤积粮草,历年无恙。主人,你欲成大事,不可回费阿拉,林隐士在这留有一个地图。俺给你看看。

  努尔哈赤道:谁是林隐士?

  臭李子道:噢,主人,你那时昏迷着,所以你不知道,俺往英额布运你时,幸亏林隐士帮助,才过了那个设卡的桥。

  努尔哈赤道:他在哪?

  臭李子道:离这儿有40里的三仙峡,林隐士是我的老伙计,交往多年,脑袋里有些道儿,你看!

  臭李子拉开密室墙壁上的档帘,一幅地图显现。

  臭李子指着地图道:费阿拉此地南依朝鲜,东临辉发,北居乌拉,西有叶赫,处扈伦四部包围中,更有李成梁抚顺明军大兵虎视耽耽,加上其他女真苏克素等各小部落的各怀心事,一旦起兵,有八面临敌之险……

  努尔哈赤目不转晴地看着地图。

  臭李子接着说道:此地处于长白山脉山谷之间,无任何防御屏障,林隐士说这是兵家大忌。

  努尔哈赤点头。

  臭李子道:再看俺英额布,三面环山,只有一条进山通道,有一夫当关万夫难开之利,进可攻、退可守,此山原为近几年屯粮重地,粮草充足,是天然屯兵修养之圣地。俺们可以此建一处密营。屯粮、养生。战可由此发兵,各地可达。战事不利退此山中可守。此外,你考虑过没有,当你的战将四处征战时,亲眷放哪?放在费阿拉,城中空虚必遭偷袭。放在此处免去将士后顾之忧,这正应了地名。

  努尔哈赤道:英额布?

  臭李子道:对,英雄和格格、额娘住的地方。

  努尔哈赤道:好,真是天意!

  三人走到桌前,臭李子拿过酒坛,三只大碗倒满酒。

  努尔哈赤道:有二位兄弟相助,何忧征途艰险。刚才听兄弟一席话,如梦方醒,臭李子之才可比三国诸葛,水浒吴学究。

  臭李子道:大人过奖了,俺哪敢与古书中人物相比。

  何矮人道:别夸他了,这大神经不住夸,他狗肚子里就那二两油。

  说着,他抽鼻子吸气闻了闻,肉烀好了,你们来喝着,俺去取。

  何矮人出去。

  臭李子举起大碗道:来!主人,臭李子愿随主人重振咱们女真人大金国时的雄风。干!

  臭李子与努尔哈赤一饮而进。

  臭李子再将酒倒满,端碗正欲说话,只见何矮人端上一盆肉。后面跟着二牛子、三牤子和四喜子。几个人争相欲上盆里抢肉。努尔哈赤鼻子一闻,陡然色变,啪!地一声将酒碗摔在桌子上道:这是啥肉?

  何矮人吓得一时说不出话。

  臭李子站了起来,不知为什么会这样,都战战兢兢地在一旁大气不敢喘。

  努尔哈赤盯着何矮人道:你告诉俺这是啥肉?

  何矮人道:是狗肉。

  努尔哈赤道:哪来的狗肉?

  何矮人道:是、是俺看努尔哈赤大人身体虚弱,俺把死了的大青炖了汤给你补一补。

  努尔哈赤回手拿过鞭子,啪啪!何矮人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两鞭子,脸颊上留下两道血痕。

  何矮人当即跪在地上。

  努尔啥赤道:你这个不仁不义的东西,大青是为了救俺而累得力竭死去,这是大义犬,你们竟然吃它的肉,还长没长心,人不讲了义字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众人都不做声。

  努尔哈赤对众人道:大青二青义搏云天,没有它们相救,俺努尔哈赤就死在大火中了。从今日起,建州以犬为尊,绝不再食它的肉。俺要让女真人都以大青为尊,俺要是光复了大金国,就起国名叫大青国。

  地上,二青看着眼前的一切,并没有任何反应。

  努尔哈赤看了看两人,接着说道:以后谁敢吃狗肉,俺把他的牙一颗一颗拔下去,让他满地找牙。

  说罢,将鞭子重重地摔在地上,怒气冲冲离去。

继续阅读:第九章 陷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