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援救
老库2018-11-17 20:043,457

  天空泛白,旷野里一片沧茫,余烟升腾,天空有一只乌鸦在盘旋,留下几声惨叫。<p>  叭!李成梁一只穿皮靴的脚踢在牡丹的胸口上,一旁还跪着毛文龙。<p>  李成梁道:你这贱人,放走努尔哈赤,对你有什么好处?<p>  牡丹道:老爷,俺是给你留条后路,努尔哈赤既然脚下有七颗红痣,是他命不该绝。<p>  李成梁一个嘴巴打在她的脸上道:放屁!他现在已经到阎王爷那签到了,还有什么七星运。只是害得俺奔波一夜。<p>  李成梁转向毛文龙道:俺让你去杀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怎么还跑了?你说!<p>  毛文龙看了看牡丹,牡丹点点头。<p>  毛文龙道:回大人,大人让俺过三更去杀他,但是俺去时人已不在。 李成梁道:那你为什么四更天才向俺秉报? 毛文龙道:小人搜寻了半天,不得已才来报告。 李成梁道:那你可曾见到这贱人? 毛文龙道:没有见到。<p>  牡丹道:是俺在三更前把令箭交给努尔哈赤后就回来了,路上谁也没有看见。<p>  李成梁看了看毛文龙,又看了看牡丹道:好!俺现在就把这个贱人交给你,给俺拖到郊外,乱棍打死。<p>  毛文龙大惊:九奶奶纵有过失,请总兵看在往日的情份上,饶了她这一回吧!<p>  李成梁道:你舍不得?李成梁用脚托起九奶奶的下颏,冷笑道:这小脸俺还真没喜欢够。不过,俺得给她留点念想。<p>  说完,突然从腰间拔出短刀,刺入九奶奶左眼。九奶奶大叫,满地翻滚。<p>  众人都目不忍暏。<p>  李成梁疯狂地大叫道:你们给俺看清了,这就是背叛俺的下场。<p>  众人齐跪下不敢抬头。<p>  李成梁道:俺还给她留下一只眼,俺要让她看看,背叛俺的努尔哈赤最后是什么下场。<p>  咱们放下牡丹姐姐被李成梁折磨这一段不细表述,且说野外芦苇烧过的草地中,二青引着两骑飞奔而来,于池塘不远处停下,走进可以看出是臭李子、何矮人。<p>  两人四下张望。臭李子道:这地方刚刚被人烧过,一定是努尔哈赤在此遇到不测。<p>  二人下了马。臭李子拍了拍二青道:嗅!嗅!<p>  二青向池塘边一路寻来,臭李子人后面跟随。<p>  二青发现了努尔哈赤和大青,向臭李子吠起来。<p>  臭李子二人跑到池塘边,见努尔哈赤和大青都倒在那里一动不动。<p>  臭李子道:努尔哈赤,你怎么样了。努尔哈赤仍不动。<p>  二青用爪拨大青,不住唔唔哀叫。<p>  臭李子把手放在努尔哈赤脸上一探,鼻息还在,拿过腰刀在自已手掌中一拉,鲜血涌出,臭李子一手托住努尔哈赤的头,将滴血的那只手高举,血一滴滴进入努尔哈赤口中。<p>  努尔哈赤苏醒。<p>  主人!<p>  臭李子兄弟!<p>  努尔哈赤道:多亏了你家大青,不然俺就被他们烧死了。<p>  众人目光齐投向大青二青。<p>  大青已没有了气息。二青围在它身边,转了两圈,用爪子挠大青,似乎知道它的伙伴再也起不来了。<p>  二青围着大青转着圈儿,吱吱的叫着,眼里有泪,痛苦地仰天长啸!<p>  天空 旷野回荡着这长啸。<p>  长啸悠长悠长⋯⋯<p>  弯弯曲曲的小路上,臭李子牵着马,马上驮着努尔哈赤。与何矮人走着。<p>  二人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的桥上,有几个大明的士兵设了卡子,旁边有个小屋,里面有个士兵看守。<p>  臭李子急忙示意何矮人躲到路的一旁。臭李子道:来时候有吗?何矮人道:没看到啊。你不是会扔嘎拉哈吗?就一个人,打掉他算了。臭李子道:不行,那就暴露行踪了。李成梁很快就能追上来。何矮人道:那咋办?臭李子道:看来这还真不能走了。何矮人道:不走这儿走哪,也没有别的路。臭李子道: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别总问俺。何矮人道:你那些鬼道哪去了,一到这时候就问俺。<p>  臭李子用手打了何矮人脑袋一下:谁鬼道,你瞅你,都让心眼给坠成这个头儿了,快想想招,要不要你有啥用。<p>  何矮人道:没有招,除非你飞过去。<p>  忽然远处传来簘声。<p>  臭李子和何矮人向上看去。<p>  山上,一座在树林间,箫声不断。<p>  臭李子道:有了,上林隐士那。<p>  三仙峡崇岭环抱,耸峰林立,玉峡腰系。山上松柏滴翠,山花烂漫,泉溪叠潭,悬水飞瀑。<p>  臭李子用马驮着努尔哈赤往山上走。<p>  在很远的山下,就看到山峰上一个道士模样的人蹲在悬崖顶端,一动不动地吹着箫。<p>  臭李子老远喊道:臭隐士,别装模作样地了,没看俺来了吗?<p>  话说这个隐士是三仙峽道观里的一个修行人士,平时自称道法高深,经常与臭李子切出下棋斗法,彼此相互不服气,却又是相互离不开的老朋友,往日两人交往甚密。<p>  听到喊声, 隐士收势,停止吹奏,放下长萧。站在高处问道:你不是那个李大白话吗?是给俺送酒来啦还是想让俺收拾你两盘棋!<p>  臭李子道:你个臭臊隐士,别瞎开玩笑了,哪还有时间下棋,快帮下忙,这是俺小时候的朋友,现在遇难了,快救他。<p>  林隐士道:你不是能唱小调吗,你给他唱一段不就过去了。<p>  臭李子道:快让俺进去,没时间和你磨牙。<p>  林隐士看了看努尔赤的伤势道:快进!<p>  三人进草堂内。<p>  他们把 努尔哈赤躺在炕上,查看努尔哈赤的箭伤,伤口血流不止。<p>  拔下箭,林隐士将一包药粉倒到伤口上。<p>  努尔哈赤哼了一声,面部有痛苦的表情。<p>  林隐士道:上了俺的金枪药,他就没事儿了。<p>  臭李子道:谢天谢地,天不灭俺建州。<p>  林隐士道:他这身衣服是辽东兵,跟你建州女真有啥关系?<p>  臭李子道:他就是俺和你常说的努尔哈赤。<p>  林隐士道:噢,咋伤成这样?<p>  臭李子道:原来在李成梁那当差,没想到老犊子翻脸了。<p>  外面传来狗叫,林隐士朝窗外看了看道:这地方离辽东守军太近,不能久留。<p>  臭李子道:俺知道回英额布安全,可是,前面桥上设了卡,过不去啊。<p>  林隐士拿出烟袋,点燃,抽了一口道:路是人闯出来的,俺送你们过去。<p>  臭李子道:那可太好了。你不是一天倒晚说自己能掐会算?你算一算从哪能过去。<p>  林隐士道:平时跟俺叽叽咯咯地,一到着急时候就麻爪子了吧?<p>  臭李子道:快想道,扯多没用。<p>  林隐士拿过一些衣服,往臭李子面前一扔道:换上。<p>  臭李子道:这,这都是道士的衣服?换它干啥?<p>  林隐士道:你要是不想过去你就别换。<p>  臭李子道:唉,你不是从后山走吗,换道袍有啥用。<p>  林隐士道:这里就一条道,你还真以为有路啊。<p>  臭李子不满地抖了几下道袍,穿在身上不太合体,十分可笑。<p>  何矮人穿上一件道袍,走了两步,由于下襟太长,一脚踩上,绊了个跟头。<p>  臭李子道:你这臭隐士,你给他拿那么长的衣服不扯淡吗?<p>  林隐士道:没有短的了。<p>  臭李子上前,扯着衣角,两手一分,将衣服扯下一半。<p>  林隐士上前看了看道:太可惜了,好好的一件衣服,让你给糟践了。啧啧,可惜可惜。<p>  何矮人道:可惜啥?你看,这才踩不到衣襟。<p>  林隐士道:给努尔哈赤也换上道袍。<p>  臭李子道:你行不行啊?真是啰嗦。<p>  林隐士道:让你换你就换,是你说了算还是俺说了算。你要说了算俺就不管了,你自己去过关吧。<p>  臭李子拿过衣服歪了歪嘴道:唉呀,这辈子,求你一点屁事儿,真拿把。<p>  林隐士得意地狠抽了一大口烟,朝臭李子脸上喷了一口,弄了臭李子一阵咳。臭李子用手扇着风道:这臭隐士,一天到晚没个正形。快别在这儿磨牙了,抓紧把我们送出去。<p>  重新来到桥边,林隐士与臭李子等在山边俯视,桥上空空的,一个大明士兵在巡视。<p>  林隐士冲着那士兵数着道:96,97,98,99,100。好,进屋。<p>  臭李子说道:都着急的火上房,你咋还在这儿数上数了?<p>  林隐士道:别胡说八道,你听我说。俺观察发现个规律,这些看守每隔一会儿出来走一趟,时间固定。大约数一百个数,他们就出来走一趟,剩下就闭目养神。<p>  臭李子道:还用你说,早看出来了。这个时间上桥,走一半一百个数就到了,咱们没等走下桥就被他们发现了。<p>  林隐士道:俺有办法,你们都听俺的,一会儿那看守回屋后,咱们马上上桥。<p>  臭李子道:你是拿努尔哈赤的命开玩笑,俺可不敢。<p>  林隐士道:让你咋地你就咋地,哪来那么多啰嗦事儿。<p>  保证让你们过桥就是了。<p>  桥上,大明士兵在巡视后,进屋。<p>  林隐士一挥手道:快走!<p>  三人奔桥走去。<p>  林隐士边走边数着道:4、5、6、7、8、9、10、11……<p>  三人牵着马,疾步快走。<p>  林隐士道:45、46、47、48、49、50……<p>  臭李子的脚疾走,何矮人一路小跑跟着。<p>  林隐士继续数道:88、89、90、91、92、93、94、95、96、97、98……说到此处他对臭李子与何矮人说道:转身,往回走。<p>  臭李子道:嘎哈,还往回走?<p>  林隐士道:少啰嗦,快!

继续阅读:第六章 喘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