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酷罚
老库2018-11-17 11:443,458

  抚顺府城外刑场,北风呼啸,黑云压得很低。

  风中,一面明朝大旗在风中招展,上面印着“总兵”几个大字,字的旁边印有黑虎,张牙舞爪随风飘舞。旗下,一员大将穿着盔甲立于高处。他就是大明朝镇守辽东总兵李成梁。旁边立着三名青年偏将。一个是李成梁之子李如柏、另两个是侍卫毛文龙和努尔哈赤。

  这是一个乱石场,周围士兵执兵刃围了一个圈,圈的中央,一群身着破烂女真族衣衫的众人跪在地上。

  一员偏将跑到李成梁面前道:报!总兵大人,女真部落古勒寨阿台阿海及其同党已押到刑场,请大人监刑!

  李成梁发号施令道:好!行刑!

  大砍刀在磨石上刷刷左右磨过,一只大手掠过锋刃。

  多名刽子手执刀向在押众人。被押众人连哭带叫,一阵混乱。一人高叫道:都不要哭了!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躲不过去了,哭有个屁用?听俺 台的,咱女真人死也死出个样来!说罢,阿台冲着李成梁高喊道:李成梁!你这个吃人肉不吐骨头的禽兽,今天俺阿台要是怕了你,就不是好汉。来吧!要杀要刮随你的便。

  李成梁大怒道:临死还嘴硬,如柏,看看是他的牙硬还是铁器硬。。

  李如柏道:遵命!

  李如柏走到阿台面前道:把他给俺按住。

  几个刽子手将阿台的头按在石台上。阿台不住地叫骂。

  李如柏拿过一个锤子,按住阿台头道:我让你骂!

  一锤子抡下来,砸在阿台的嘴上,顿时阿台的嘴鲜血喷出。

  毛文龙及努尔哈赤都眉头紧皱。

  阿台吐了一口血,血在石台上夹杂着敲碎的牙齿。阿台继续骂。

  李如柏道:骂得好!把他脸翻过来!

  刽子手翻过阿台的脸。李如柏冷笑着,又一锤子砸下,阿台满脸是血,骂声变得模糊。

  一旁的阿海高叫着道:别砸了,总兵大人。看在过去古勒寨年年给你进贡献宝的份上,你就饶了俺们吧!

  李成梁大笑道:饶了你们?你们无问问自己还有何用?让你们上贡军粮,进贡那点东西还不够俺塞牙缝地。一群将死的猪还有肉可食,你们连猪都不如。

  阿海道:这些年你们在辽东除了杀就是抢,各寨已贫困不堪,杀掠人畜殆尽,哪还有好东西上贡了呀!且不说俺兄长阿台的古勒寨,就是俺的莽子寨,一年当中饿死无数,哪还有上贡的粮食了?

  李成梁道:刁民!把你们这伙女真刁民杀绝了,辽东就没有和俺们军队争口的山猫野兽了。

  阿海大哭。

  李成梁道:这哭的动静太难听,快别让他出动静了。

  李如柏拿过一个带钩子的短兵器,走到阿海身边。另一只手捏住阿海的嘴,阿海不得不张开嘴。钩子刨到舌头上。阿海疼得大叫。

  阿海舌头被拉出,李如柏拿地一把短刀,一挥手,阿海的舌头被割下。

  阿海唔唔叫着。

  李成梁不耐烦了,他挥了挥手道:女真猪都给我俺听着,你们三天内凑不齐进贡的粮食,统统都活埋了。

  李成梁目光扫了一眼众人,见一个个吓得不知所措,吼道:俺说的话你们不懂是不是?那好,让你们看看。

  说罢,对李如柏快让这俩个东西痛快见阎王去吧!俺看着不舒服。

  李如柏问道:爹爹怎样处理这俩东西?

  李成梁冷冷地道:活埋!

  一个大坑呈现在人们面前,阿台与阿海被推进坑里,众士兵填土。

  俩人不住嚎叫着。

  傍晚,抚顺城内渐渐暗了下来,辽东总兵李成梁府门前挑起的大灯笼把门楼照得通明。努尔哈赤带四个兵守在门口,他心焦地来回走着,忽然他闻到了酒味。

  马蹄声响,臭李子的送酒车到来,努尔哈赤老远打招呼道:臭李子,你这酒十里飘香,大老远就知道你们来了。

  臭李子跪地叩拜道:唉呀!小的给主人请安。努尔哈赤上前拍了他一掌道:臭李子,别和俺扯这个,小时候咱们玩到大,谁不知道谁呀?

  臭李子叩仨头后起身道:唉,汗子哥,再玩也是有主仆分别。小时俺在你爱新觉罗家做长工,多亏你努尔哈赤的照顾。

  努尔哈赤四下看了看道:在总兵府里别叫俺大名,在这儿还叫俺小汗子。臭李子道:现在更不一样,你是总兵府里的侍卫。俺是啥呀,一个造酒匠。努尔哈赤道:嘿,别瞎说,附近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你会请神消灾给人看病,神仙一样的人,俺哪能小看你呢?臭李子道:咱哥俩谁跟谁呀,你别忽悠我。说着,臭李子跳下马车,冲何矮人说道:把那几罐好酒先给大人和几位军爷拿下来。

  四名士兵都很高兴,接过何矮子搬下来的酒,放到门栏内。何矮子赶车向门内走去,臭李子与努尔哈赤说着话在向面跟着。

  努尔哈赤对臭李子道:卸了车去看看你表妹牡丹吧。

  臭李子道:汗子哥说得是,俺真得去看看,俺上次来给她带来的大青二青不知喂得好不好,她要是喜欢够了俺还带回英额布去。

  努尔哈赤大笑,拍拍臭李子肩膀道:只怕你带不走,她去哪儿那两狗都和她形影不离,稀罕得紧呢。

  臭李子道:是啊!俺这表妹打小就喜欢狗,大青二青是她从娘家带到英额布的,后来她到了李府就一直喜欢养这两狗。只是李成梁不让养。

  一屋内传来狗的叫声,努尔哈赤道:听!大青二青知道你来啦!。

  臭李子对何矮人喊道:何矮人,你去那边让他们把一酒卸了。何矮人应着,向另一个院赶车进去。

  臭李子与努尔哈赤来到打开院门,两条青色的狗尖叫着,欢快地迎接着它们的主人臭李子。

  “是不是表哥来啦?”一名衣着华丽的女子出现在屋门口。努尔哈赤见了上蹲施礼道:九奶奶好!

  九奶奶嗔怪四下看道:你看你,臭李子是俺亲表哥,你装模做样地干啥?

  努尔哈赤道:有些习惯了。

  臭李子道:表妹,他在李成梁身边不得不注意一下,要是李成梁知道你两小时候就好,那可坏了。

  九奶奶与努尔哈赤对视一眼,九奶奶含蓄地低头笑了。

  臭李子来往里走,见到了大青二青,这是两个本地土狗,长得粗壮,见到臭李子,兴奋得不住嗷嗷直叫。臭李子俯下身,两个大青狗扑到他的旁边,不住地㖭着他的脸,嘴巴里发出呜呜地叫声。

  九奶奶和努尔哈赤看着臭李子与两条狗如此亲近,也很感动。努尔哈赤道:狗真是忠诚,无论主人贫富贵贱,它都不离不弃,真是难得。

  九奶奶长叹一声道:是啊!它本来是该在英额布自由自在,没办法,我在这儿侍候李成梁,成了笼中鸟儿,它也跟着我一起受罪。

  努尔哈赤道:姐姐同样是申明大义,为了女真人少受屈辱,在这受罪,小汗子一样钦佩!

  酒都卸完,臭李子和何矮人吃过晚饭,打算返回英额布。

  驾!臭李子与何矮人赶车走出,努尔哈赤送他同出。

  臭李子道:唉!汗子哥,真像你说的,表妹她说,她很寂寞,大青二青都不让俺带走。

  努尔哈赤道:牡丹夫人其实在这过得并不好,思乡情难断。你就将就将就一下她吧。臭李子道:她说得是,要不是为了俺建州女真人能少受李成梁的欺负,她才不会忍辱负重。努尔哈赤道:唉!难得她小女子心怀大义。

  臭李子道:汗子哥你也不易,小时候咱们在一起尿尿混黄泥摔泥娃娃玩,她就稀罕你,你家人也稀罕她,要不是这样,她早就成了你的人了。

  努尔哈赤制止,四下看了看,小声道:可别乱说,让人听到就坏事儿了。

  臭李子道:真的,俺这条命也是你给的。当年俺额娘生俺时,正赶上大明士兵来英额布抢粮杀人。俺娘生下俺后,藏在臭李子树下,大明朝士兵杀了她。是你阿玛从大明士兵手里救下了俺。给俺放在英额布二妞家,俺才偷生到今天,可以说俺这命都是你爱新觉罗家给的,有用得着俺的地方,俺真的是万死不辞。

  努尔哈赤道:这点事你总挂在嘴边上,不要总想过去。要往后多想想,啥时你能让咱们女真人扬眉吐气。这才是报答的最好办法。

  臭李子道:汗子哥,你想法挑头干吧,俺跟你干。

  努尔哈赤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李成梁势力太大,咱们就是起事儿也不是对手。今天他们还杀了阿台阿海,场面没法看,这老东西对咱女真下手太狠了。只要他统治一天,女真人就多流血一次。不过,你不用着急,你知道俺这么多年在他府上做他侍卫,一天到晚低三下四地为了啥?

  臭李子道:为啥?努尔哈赤道:就是为了有一天击败他,为女真人争口气。臭李子道:你在打埋伏?努尔哈赤道:俺现在在他府上的目的就是学和看,把他们的东西学到手,然后才能击败他。臭李子道:那啥时是时候呀?努尔哈赤道:不会太远。臭李子道:好!就盼着这一天。

  努尔哈赤交给臭李子一个包袱说道:这是两卷书,一卷是《水浒传》,另一卷是《中华智慧大全》。我让人抄录下来,你带回英额布,好好研读,日后,我们干大事儿时一定有用。

  两人说着话,已走到李成梁府大门外。不远处有几辆马车驶来,大旗上写着道:大明皇帝御驾特使。

  努尔哈赤道:朝廷派来的钦差到了,你先回吧,俺在这迎候他们。

  臭李子和何矮人赶车离去。

  朝廷特使马车到,努尔哈赤跪地道:恭候钦差大人。

继续阅读:第三章 变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