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杀
老库2018-11-17 20:034,008

  夜幕降临,李成梁府内静悄悄的。毛文龙接到传令来到了李成梁的密室。李成梁把他拉到了一边。帐后灯光照射两个人影,李成梁在向侍卫毛文龙密授机宜。

  李成梁叮嘱道:这次如果你杀他有功,俺会上报朝廷给你记功。记住!要等到三更后,神不知鬼不觉地……

  毛文龙点头离去,李成梁从帐后走出。

  李成粱走回寝室, 九奶奶(即牡丹夫人)侍奉李成粱更衣就寝。

  她说,大爷何必大动肝火,一个小小的奴才,有天大能耐不是也寄你篱下。咋说翻脸就翻脸呢?

  李成梁边脱衣服边说道:你一个女人家怎知朝中大事儿。前日俺进京,宫廷里有传言说,钦天监官观星相观察到一险象,据说是天狼星现于东北方,扫帚星横扫中原。这两星主刀兵水火,有社稷安危之虞。 牡丹夫人道:那和小汗子有啥关系? 李成梁道:现南方李自成已现出大患,东北方尚且不明,朝廷密谕各地督抚大员注意巡查,发现异人异象随时向皇上奏报。

  牡丹夫人道:那大爷怎样发落这小畜生? 李成梁道:改天押送进京,让皇上发落吧。 牡丹夫人道:大人好狠心哟,小汗子八岁进府,侍奉大人多年,平时你们情同父子,不能如此绝情吧。 李成梁道:人生如战场,现在不杀他,日后他必杀俺。别看俺把他收到门下。他不会忘记他姥爷王杲是死在俺手里,俺与他家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哪有什么情可言。 牡丹夫人道:别人有无情义俺管不着,大人对牡丹可不能无情啊! 李成梁道:不会不会,牡丹是俺的心肝。

  说罢,一把搂过牡丹,吹灭灯火。室内一片漆黑,只听到喘息和喃呢。

  三更梆子响后,牡丹夫人把烛火点亮,灯光照着牡丹的娇容,一双美丽的眼睛和润滑的嘴唇。,她看了一眼熟睡的李成粱,轻声呼唤道:大人,大人。总兵!

  李成梁酣声大起,并无回应。

  牡丹悄悄披上衣裳出了门,她急匆匆穿过耳房,来到李府议事厅,到公案上取一支金令箭,一双眼睛四下看去,然后匆匆出门。

  关押努尔哈赤牢房前,有几个士兵在那把守。牡丹夫人正要现身,忽见一人匆匆走过来,是毛文龙。

  毛大人好!看守向毛文龙打个招呼。

  努尔哈赤有什么反常情况没有?毛文龙问。

  看守道:回千总话,努尔哈赤从进来到现在一言不发。没什么异常。

  毛文龙道:把门打开,你们俩个睡去吧,这儿交给俺了。说罢,毛文龙拔出刀。

  看守道:是,千总大人。

  毛文龙看着两人离去,然后四下看了看,看见没有人,便走进牢房。

  牢房内,努尔哈赤尔哈赤坐在草上,神情十分沮丧。外面响起三更梆子。他见毛文龙进来。便站起身来,两人对视。

  毛文龙抽刀架在努尔哈赤脖子上。

  努尔哈赤道:你要杀俺?

  毛文龙道:不错。

  努尔哈赤道:为什么?

  毛文龙道:没有为什么,俺是奉命行事。

  努尔哈赤道:是李总兵让你来杀俺的?

  毛文龙道:你已是他心头大患,除掉你,他才安心。

  努尔哈赤道:可俺不是你心头大患,你俺情同手足,同在李府三年有余朝夕相处,难道你下得去手么?

  毛文龙道:休要多言,李大人等着见你的人头呢。说罢,手腕一抖,就要下手。

  住手!牡丹夫人出现在门口。

  毛文龙收回刀,向牡丹作揖道:九奶奶深更半夜为何来此?

  牡丹道:毛千总,你深更半夜来此枉杀无辜,你该当何罪?

  毛文龙道:俺是奉命行事。

  牡丹道:小汗子脚下有七颗痣,这是帝王之相,要杀了他,不怕遭天谴吗?

  毛文龙犹豫。

  牡丹继续道:你高抬贵手,放小汗子一条生路,日后为管他做了做不了帝王,你必得好报。

  努尔哈赤道:你放了俺,到啥时俺们都是你兄弟。

  毛文龙道:其实俺与努尔哈赤友情很深,俺也并不想加害于他,只是总兵命令怎能违抗。

  努尔哈赤道:这也是李成梁嫁祸于你。你杀了俺。然后回到府上他必杀了你,接着可以向朝廷说你毛将军在辽东作乱杀女真人,被他诛杀。接着,你老父毛大人在朝中就不好说了。这是他的连环计,你不能不想。

  毛文龙有些犹豫。

  牡丹道:你放了小汗子,拿俺回去交令,把责任都推到俺身上就行。

  毛文龙道:九奶奶,文龙不敢,文龙甘受军法,决不连累九奶奶。

  牡丹道:毛文龙,俺说不连累你就是不连累你,俺就是因为这事儿被李成梁给杀了,俺也会感激你的。

  毛文龙道:唉!也罢,九奶奶都知此大义,俺又怕什么呢?说起来也是因为俺多嘴说出努尔哈赤的七星痣才引来杀身之祸,如果今天不放过你,倒叫天下人耻笑俺毛文龙不义。耻笑俺堂堂大丈夫反不如女子所为。(向牡丹抱拳)九奶奶放心,文龙甘愿承担罪名。努尔哈赤,你走吧!努尔哈赤道:感谢二位大仁大义,此恩他日必涌泉相报。(欲走)

  毛文龙道:俺先去看看守走没有,小汗子你快些离开。

  毛文龙走出。

  努尔哈赤看着毛文龙出门。转身,牡丹扑进努尔哈赤怀里道:小汗子,你俺从小青梅竹马,俺这次冒死救你,只怕是李成梁知道后不会饶了俺。俺没有别的要求,等你成事儿以后,不要忘记牡丹妹妹就是了。

  努尔哈赤说,妹妹的恩情和感情俺都记下了,等俺有了能耐,就来向李成梁要人。相信,会有一天咱们天天正大光明地在一起。

  俩人紧紧搂在一起,热烈地亲吻着。

  努尔哈赤欲走,牡丹夫人叫住:小汗子等等,你打算去哪?

  努尔哈赤道:只好先回老家建州费阿拉。

  牡丹夫人道:不行,李成梁一定会追杀到那血洗费阿拉。你惹祸上身,家人也会受你连累。努尔哈赤道:那咋办?

  牡丹道:依俺看,你还是先去英额布,到俺表哥那去。那地方很隐蔽,可做藏身之所。

  努尔哈赤道:李成梁追到那咋办?

  牡丹道:你在那待过,你还不知道咋地。那三面环山,四周都是密林,去人找你,你就进深山密林里躲一躲。

  努尔哈赤道:也好,那是俺祖爷爷原来待的地方,那有藏身洞,咱们小时候常去玩,没有几个人知道。好!就这么办。

  牡丹道:俺后院那有关两条大青狗,让它给你引路。

  努尔哈赤道:大青二青?俺认得路。

  牡丹夫人道:它们原来是英额布守护粮仓的护卫犬。对英额布的路很熟,可以操一下近路。俺再写一封书信,让大青先传到英额布,表哥臭李子收到即会来接应你。

  努尔哈赤再次伏地道:牡丹妹妹大恩大德俺永世不忘。

  这时,四更梆子响,努尔哈赤朝外看了看。

  牡丹夫人道:快走吧,不然天亮就走不了了。

  努尔哈赤道:走。

  野外,天光渐亮,风瑟瑟,努尔哈赤带大青奔逃。 远处,传来追兵喊杀声,是李成梁带十余骑打马急追。

  努尔哈赤与大青拚命奔逃穿过树林

  李成梁十余骑穿越树林。

  努尔哈赤与大青翻过山冈。

  李成梁等十余骑追过山冈。

  努尔哈赤的面前出现一条河,大青急得吱吱直叫,努尔哈赤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追兵马蹄声呼喊声渐近,情急之下努尔哈赤跃入水中,大青跟着跳进水中向对岸游去。

  李成梁带兵追到岸边,见努尔哈赤已快游到对岸,冲江中喊道:小汗子,你回来,不要听信他人挑拨,你俺情同父子,俺怎会加害于你。你回来,咱们坐下来慢慢商量。

  努尔哈赤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回身道:李大人,你仅凭俺脚上的七颗痣就将俺拿下。你真是无理又无情啊!这几年,俺认你为养父,忠心耿耿毫无二心,你还这样无端加害于俺,俺怎能相信你?

  李成梁道:这孽障,看来是铁了心了,弓箭手阿真阿丘,给俺射杀此贼。

  阿真阿丘两弓箭手应声而出,搭箭弓满弦。两箭齐发。一箭中努尔哈赤右胸一箭射中努尔哈赤左臂,努尔哈赤大叫一声,倒在水里。大青上前咬住努尔哈赤的衣裳,拚命向岸上游。

  努尔哈赤也强忍疼痛游着。

  李成梁大喊道:所有人操弓,给俺射死他!

  一阵箭雨,努尔哈赤背后又中数箭,他挣扎着,背后流出一线红色血水。

  努尔哈赤渐渐游出了射程,箭落到了后面。

  上了岸,努尔哈赤带着满身的箭,踉跄站起来,拔出佩剑,剑指对岸,冲天呐喊道:李成梁,你听着,俺努尔哈赤自十六岁入李府,你教俺这个女真人学会汉文化,俺懂得以德报恩,想有朝一日报答恩德。但是,你一向心怀叵测,一直疑心重重。今天你恩断义绝,陷俺于绝境,真是不仁不义,天理不容。俺告诉你,只要天不灭俺,定当以牙还牙!

  李成梁哈哈大笑道:有意思,俺倒要问问你,你形同丧家之犬,即使你逃过今日,又能奈俺何?

  努尔哈赤道:俺若有出头之日,定当将你等汉人败类斩尽杀绝。

  李成梁道:你在痴人说梦,你真以为你会成真龙天子呀!

  努尔哈赤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他踉跄着站起身,在地上划了一条线,剑指李成梁道:李成梁,俺现在与你划地绝交,世代为敌。终有一天,让你死在俺的手里。

  李成梁大怒道:速找浅水过河,不能让这祸害跑了。

  李成梁等向河上游寻路。努尔哈赤忍痛急奔河边芦苇深处。

  李成梁至浅水处策马过河,至努尔哈赤过河处,却不见努尔哈赤踪迹,茫茫的芦苇荡前,战马直打盘旋。

  李成梁道:不能放了这乱臣贼子,给俺放火烧。

  火,点燃芦苇,漫延开去,映着李成梁狰狞的脸。

  一时间,芦苇荡中浓烟四起。努尔哈赤带着箭踉跄奔逃,大青随之。烟雾弥漫中,努尔哈赤不住咳嗽,加上箭伤,他疼痛难耐,痛苦不堪。

  燃烧的芦苇,熊熊烈火映照着努尔哈赤流汗的脸。他听到了李成梁狰狞地狂笑。

  努尔哈赤终于支持不住,倒在芦苇丛中。

  大青围着他吱吱直叫。

  烈火袭来,大青急得用嘴叼住努尔哈赤的衣裳向水塘方向拉。

  烈火映照,努尔哈赤一点点移动。大青在拚命拉。

  地上,一道血水痕迹。

  大青四下扑,周围芦苇纷纷倒地,形成个圈。

  大青跃入水塘,再回努尔哈赤身边,抖毛,水花四溅,大青又入水,反回抖毛,往返数次,倒地的芦苇全部湿。

  烈火烧至,见湿芦苇即灭。

  一个时辰过后,李成梁面前呈现出一片烧过的芦苇荡。

  李如柏道:爹爹高见,那努尔哈赤难逃此劫。

  李成梁哈哈大笑道:努尔哈赤这个孽障恐怕现在成了一只烤羊了,把他留给野狼,让狼尝尝人的熟肉是啥滋味。咱们回府。一行人策马而去。

继续阅读:第五章 援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