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变脸
老库2018-11-17 20:004,583

  李成梁府内,李成梁大咧咧地斜躺在太师椅上,九奶奶(牡丹夫人)在一旁侍候,李成梁儿子李如柏立在一侧,另有努尔哈赤和毛文龙两名侍卫立于账前。明朝特使在向李成梁宣读大明皇帝诏书。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辽东总兵李成梁效力边陲有年,克勤国事,忠贞不贰,英毅骁健,今平北建州三地,馀众远徙,遂空其地。录功,进秩一等。蟒衣金缯岁赐稠叠……

  没等使者念完,李成粱不奈烦地挥了挥手道:算了算了,东西收了,你下去吧。

  使者还要说话,被侍者强行引下。

  九奶奶从背面贴着李成梁,嗲声嗲气地道:大爷,你一心为国,功高盖世,不在乎皇帝的赏赐,真是高风亮节。

  李成梁道:啥高风亮节?俺在边关得到的这点东西,还不如在朝中的那些瘪犊子们一个零头。每打一次胜仗,内到五府六部,外到当地各级官员都可以一起领受封赏。特别是东厂那群王八犊子,得的比俺还多,不提倒好,一提这事儿俺气不打一处来。 九奶奶道:你在辽东可是比皇帝还皇帝呀! 李成梁道:你们女人就像燕雀,哪里知道俺鸿鹄之志。九奶奶道:你已经是辽东的鹰了,女真人才是燕雀。李成梁道:这些个女真鸟人,把他们镇住了,这帮奴才才能乖乖地把东西送到俺李府上来,而不是送到朝廷东厂那里去。 九奶奶道:是啊,这些女真人都怕你总兵大人,他们送美女巴结大人,大人身边还会有更多女人。 李成梁道:瞧俺的小宝贝,又成醋坛子了不是。 九奶奶道:哼!俺才不吃醋呢,辽东哪儿还有俺这样的美女。 李成梁道:你不一样,你是女真人唯一的小美人儿。九奶奶道:是啊!除了俺,女真人里哪儿还有俺这等美女,其他如猪狗。章

  听了这话,立在一边的侍卫努尔哈赤动了一下,引起了李成粱的注意。

  李成粱道:小汗子,俺说得不对吗?

  努尔哈赤慌忙伏地道:干爹说的极是,小汗子也认为九奶奶是最美的女真女人。

  李成梁道:你除了奉承,你真没有一点说法吗?

  努尔哈赤并不抬头道:大人高看了俺们女真人是真的,小人实际就是大人的一条狗,大人说什么狗都得听从,俺知道怎样为大人像狗一样效忠。

  李成梁道:小汗子,你变得越来越乖呀!

  努尔哈赤道:承蒙义父教悔!

  李成梁思量一下问:小汗子,你到我总兵府有几年了?努尔哈赤道:回义父话,自打8岁进府,至今己有十年有余。李成梁道:是啊!想当年你姥爷王杲领一些女真人作乱,被俺灭了,在断头台上,俺发了善心,收养了你做义子,也算是你命中造化。努尔哈赤道:义父善恶分明。那王杲不服大明天朝管,罪该万死!你不计前嫌赐我祖父建州左卫指挥使,待我如亲子无异,小的感激不尽。李成梁道:你做我奴才不觉得屈?努尔哈赤道:小的不屈,他日定当滴水之恩以涌泉相报!李成梁道:报恩?俺看你不报仇就不错了。努尔哈赤道:大人说哪里话来?小的怎敢造次。李成梁道:你打算怎样报恩呢?努尔哈赤道:只要义父需要小的做的,小的万死不辞。

  李成梁道:那好啊!今天不让你死。你来给我吃点东西。

  他伸出一只脚 ,放在前面的桌上道:看我的脚这痒啊!郎中说长的烂脚疮,听说狗舔舔能治好,你现在就给俺舔舔。

  努尔哈赤把手伸进嘴里,打了个口哨,大青,二青摇头摆尾跑了进来。努尔哈赤跪下,引导两条狗跪爬到李成梁身边,伸出双手欲捧起李成梁的双脚。

  李成梁吓得往后退缩,身后的九奶奶娇嗔地推了李成梁一下道:看你,你不是说让狗舔舔嘛!这两个大青狗可是俺老家的看家狗,听话着呢。李成梁道:那是你的看家狗当然听你的话了,俺是想看看俺的看家狗听不听俺的话。

  努尔哈赤全身俯在地上道:小人甘愿做大人的一条忠实的狗。

  李成梁哈哈大笑道:好啊!

  他挥了挥手,让人把大青二青带下。然后把脚往脚踏上一放道:来吧!你现在就给俺舔舔消毒。

  九奶奶欲制止,被李成梁拦住。

  众人面面相觑,场面十分紧张。

  努尔哈赤俯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成梁死死盯着努尔哈赤道:咋啦?你刚才不是说万死不辞吗?还没让你死呢。

  努尔哈赤双眼盯住地面,额头渗透出汗珠。他知道这是李成梁对他的考验。一直以来,他潜心隐藏自己的内心,压根没让李成梁看出一些破绽,但是李成梁不会对他有信任,因为他是女真人,李成梁是汉人。在李成梁的眼中,女真人不可能是他的真正干将。之所以收努尔哈赤做他的义子,真正的目的还是笼络人心,成为要挟努尔哈赤当建州左卫都督阿珂的砝码。

  空气中回荡着李成梁阴险的声音:小汗子,今天就看看你这条狗对俺是不是真的从心底里忠诚!

  努尔哈赤慢慢向前爬。到了李成梁近前,双手捧起李成梁的脚。

  长满脚气的一个个脚趾,看上去令人作呕。

  努尔哈赤咽了咽吐沫,闭眼凝气将嘴伸向那只脚。

  等等!九奶奶叫住。她转向李成梁道:老爷,你先别难为小汗子。李成梁道:小美人,这怎么是难为他?不是要看看他的忠心嘛!九奶奶道:小汗子忠心耿耿,哪有二心。李成梁道:那就舔一舔让俺见见忠心嘛!九奶奶道:表忠心不只是用舔嘛,多埋汰。李成梁道:越埋汰越见忠心。

  九奶奶道:不埋汰也能见忠心呀!实际上,小汗子时刻把老爷放在心上,为了治疗你的脚气,他早就寻遍辽东女真各部,为老爷准备了治疗良药。

  李成梁惊讶地说道:是吗?他把脸转向努尔哈赤道:你找到良方了?

  努尔哈赤点头道:自从干爹你灭了俺姥爷王杲,八岁干爹将俺带进府上,待俺如同生父,小汗子没齿难忘,见到李大人脚痒,实际上,义父的痒早在小汗子的心里,寻了两年多,在养生谷那里刚找到一个治疗良方。

  李成梁哈哈哈大笑道:好!孝顺,没白疼你。

  努尔哈赤朝外挥了挥手,两名侍女端着一木盆,里面是热气腾腾的热水和草药。

  李成梁道:这是嘎哈?

  努尔哈赤道:请大人做药足浴。

  李成梁看了看盆里面道:这里啥玩应黄乎地?

  九奶奶道:这就是小汗子为孝敬大人从长白山里采集的上好草药浸制的良方,浴后不仅能治疗脚气,还可滋阴养肾,益寿延年。

  李成梁笑盈盈道:好,好!难得小汗子一片孝心,今天就让小汗子给干爹做足浴如何?

  努尔哈赤道:谢干爹恩典!

  努尔哈赤双手捧毛巾跪在地上一脸虔诚。李成粱一边把脚放进盆里,一边说道:“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有心计?

  努尔哈赤边洗边说道:俺幼时久居建州老白山区,俺们那嘎达(音同东北方言,地方的意思。)有此习俗,常用此疗法祛病延年。小人为了侍候干爹,特意学了一些足疗手法,足部的各部位是与五脏相通的,通过各部的按摩药疗,达到保健的目的。

  李成梁道:你说脚跟哪有相通的?

  努尔哈赤在李成梁的脚上比划着道:这部位是胃,这部分是脾,这是肾,这是、这、这……

  李成梁的足底有三颗红痣

  努尔哈赤道:大人这是?

  在李成粱后面捶背的九奶奶也过来观看道:哟!俺的大爷,难怪你做了这么大的官,原来大人有星像。

  努尔哈赤道:大人这是三阳开泰,大福大贵之相。 李成梁道:哈哈,你们说得都不对,这叫三星贯极,应了大富贵之说。 李如柏问道:小汗子,你那七颗星是咋个解法? 李成梁道:什么?如柏你、你说的是什么?七颗痣。 李如柏道:回禀爹爹,毛文龙与小汗子同居一处,见过他脚心中央也有痣,而且是七个。李成梁惊急坐起道:你说的是真的?李如柏道:儿子怎能对爹爹胡言乱语。不信你问毛文龙,他也见到过。李成梁道:文龙,你见到过?

  毛文龙点点头。

  努尔哈赤慌忙伏地道:小人确是如此。 李成梁道:你脱了鞋与俺看来。 努尔哈赤道:小人不敢在大人眼下露丑。

  李成梁盯着他:脱!

  努尔哈赤无奈脱鞋示足。脚掌中心七颗红痣排开,形似北斗。

  李成梁打了个冷战,脸一下子变阴天。

  努尔哈赤再次跪倒道:小人这痣与大人不同,俺阿玛说此为凄凄惨惨之相,俺天生穷命,与这几颗红痣有关。

  李成粱面色越发凝重。

  努尔哈赤脚心的七颗红痣出现在李成梁的眼中。李成梁的脸立刻阴沉下来。突然,李成梁一脚踢翻浴盆,大喊:来人!把这个杂种给俺拿下!

  帐下冲出几名武士兵将努尔哈赤擒拿。

  努尔哈赤道:干爹,拿俺干什么?俺咋地了呀?

  李成梁冷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俺养虎为患这么多年。也好,今天就把虎锁住,免得日后伤人。给俺打入大牢。努尔哈赤道:大人,我视你为生父,俺愿意像狗一样待你,足见俺的忠心,你不能杀我呀!李成梁大笑道:这就更该杀。以史为鉴,俺更不能留你。

  九奶奶道:大人,史上也告诉不能杀忠臣哪!李成梁道:休要啰嗦!来人!给俺拿下!众士兵道:啧!四名卫士不容分说将努尔哈赤绑上后推下。李成梁道:毛文龙,你带本队人马看好小汗子,不得有误。

  毛文龙道:是!

  毛文龙带人退下。

  李成梁回头看一眼九奶奶道:你也回房去吧,俺一会就回。

  九奶奶退下。

  厅里只剩下李成梁与李如柏父子。

  李如柏道:爹,儿不明白爹爹今天如此反常。李成梁道:你知道,一个人要是到了连畜牲的事儿都能做这种地步,那他就是个畜生,他就啥事儿都能干得出来,哪怕他对你恩重如山。

  李如柏道:请爹爹赐教!

  李成梁讲,战国时,齐国已屹立世界之颠,当时齐桓公最宠爱的三个人,易牙、卫开方、竖刁。三人对齐桓公可谓是忠心耿耿。齐桓公有次对易牙说,大王我什么都吃过,就是没吃过人肉。晚饭时,易牙就端上一盘肉,齐桓公吃了后大赞爽口过瘾,问是什么肉。易牙回答说是他儿子的肉。齐桓公感动的不得了。卫开方本是卫国的公子,不远万里来到齐桓公身边,全身心侍奉。齐桓公曾问他,你远离故土,抛弃父母妻儿,难道不想念他们吗?卫开方回答,这一切跟您一比,就是粪土。齐桓公为之哽咽。而另外一个叫竖刁的,自愿阉割自己来宫中伺候齐桓公。齐桓公始终把这三人当成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李如柏道:三个人如此作为,都可信任。李成梁道:错!如柏,你脑袋瓜子得转个弯了。

  李如柏不语,有些迷茫。李成梁道:俺跟你这么说吧。你说我将来会把位置传给你,还是传给一个陌生人?李如柏道:当然是传给儿子俺了。李成梁道:对了,问题的要害就在于此。人性都是自私的,先爱自己,然后是爱自己的妻儿,然后是爱自己的父母。竖刁把自己给阉割了,对自己都敢下狠手,何况对别人?易牙连自己的儿子都能杀,何况对别人?卫开方连自己的妻儿都肯抛弃,何况别人?李如柏道:噢,是这么个理儿。李成梁道:这就对了。当时宰相管仲就劝他说,人爱自己胜爱别人,这是天性。如果有人爱别人胜于爱自己,那就是伪,就是违背天性,不近人情。因为一个人没有人的性情了,那和禽兽就无异,那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李如柏道:爹爹说的极是。李成梁道:当时,齐桓公对管仲的这段话大大不以为然。管仲死后,他继续宠幸这三人,结果是,当他生病在床,无可救药时,三个“高风亮节”的人发现效忠他已不能带来利益,立即锁闭宫门,活活饿死了他。李如柏道:够阴的。李成梁道:是啊!抛妻弃儿去养活别人的妻儿,拯救别人而割自己的肉。乍一看,让人感动,细思一下,就会感觉极为恐怖。李如柏道:还是爹英明!李成梁道:这个小汗子就是这样的人,俺杀了他的外祖父,他还要像狗一样舔俺的脚,你信他的忠心嘛!李如柏道:孩儿明白了。李成梁道:事不疑迟,必须尽快了断。李如柏道:孩儿去宰了他。李成梁挥手道:不!他爹爹还是朝庭钦命的建州左卫都督,不能直接把火引到咱们身上。李如柏道:那如何是好?李成梁道:转嫁给毛家。这样的事儿让毛文龙去干。

继续阅读:第四章 追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