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陷害
老库2018-11-18 23:003,613

  夜幕降临,抚顺总兵府内, 毛文龙穿过矮墙,进了茅屋。<p>  牡丹道:是毛千总?<p>  毛文龙道:是俺,九奶奶。<p>  牡丹道:快坐,小玉,给毛将军倒茶。<p>  毛文龙道:俺来告诉你,努尔哈赤有消息了。<p>  牡丹道:真的?<p>  毛文龙道:嗯,英额布派来信使,说努尔哈赤现在正在英 额布养伤,一切安好。<p>  牡丹道:小汗子受伤了?<p>  毛文龙道:受了箭伤,现已无大碍。<p>  牡丹道:那就好,他大难不死,一定能成大事。<p>  毛文龙道:不过,李成梁并没有罢手,正设计陷害努尔哈赤的阿玛和玛父。<p>  牡丹道:这个天杀的,他要把事做绝。得想办法救他们。<p>  毛文龙道:俺原来想请命去建州,被别人抢去先去了。<p>  牡丹道:谁?<p>  毛文龙道:女真人出了个败类,叫尼堪外兰,这人一肚子坏水,就是他出了很多坏主意。<p>  牡丹道:得想办法让已小汗子知道。<p>  毛文龙道:俺让英额布信使带去了口信。<p>  牡丹一只眼睛向天,很虔诚地道:愿老天保佑他们。<p>  毛文龙道:唉!只能听天由命了。<p>  阳光照射在仙人台。<p>  努尔哈赤与臭李子边走边谈。<p>  努尔哈赤道:这次俺大难不死,就是你等鼎力相助。俺一直担心牡丹因为俺受牵连而吃苦头。<p>  臭李子道:俺己让酿酒的弟兄前去打探,一路去李府,让信使设法接近李府毛千总,另一路去费阿拉,告知你的情况,让你阿玛他们有所防范。另外,俺在辽东的女真各部落都派了兄弟,有风吹草动就会回来禀报,现在也该有消息回来了。<p>  正说着,何矮人来报道:去抚顺李府三牤子回来了。<p>  努尔哈赤道:让他速来禀报。<p>  酿酒工三牤子回道:报大人,小人前去见到了毛将军,据他说,李成梁因牡丹夫人放走了努尔哈赤,将她的一只眼睛刺瞎,现在府内一所茅屋里艰难度日。<p>  努尔哈赤的心一阵刺痛道:这个心狠手辣的王八蛋!俺一定让这个恶魔下地狱。<p>  臭李子道:草他八辈儿祖宗的,真狠啊!<p>  努尔哈赤道:臭李子,给俺一匹快马,俺和李成梁拼了。 臭李子道:主人,要从长计议。三牤子,还打听到什么消息?<p>  三牤子道:毛将军还带给主人口信,说有个叫尼堪外兰的人,给李成梁献计要谋害努尔哈赤的玛父和阿玛。<p>  酒工二牛子回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唉呀妈呀,可不好了。<p>  臭李子道:二牛子,你喘匀了气儿再说。<p>  二牛子拿瓢喝了一瓢水,才说道:唉呀妈呀。尼堪外兰带人马攻打古埒城,小人探得努尔哈赤的阿玛、玛父等人也在其中。<p>  努尔哈赤道:古埒城城主阿太章京是俺堂妹夫,俺阿玛怎么会去攻打他?<p>  臭李子道:一定是李成梁的诡计。<p>  努尔哈赤道:不行,俺得去救俺阿玛。<p>  臭李子拦住道:主人不能去,那无非是自投罗网。<p>  努尔哈赤正要说话。忽见又四喜子急匆匆来到道:大人,小人探得确切消息,古埒城被攻破,努尔哈赤的阿玛和玛父死于军中。<p>  臭李子道:四喜子你说什么?<p>  酒工四喜子道:俺到古埒城,那已被攻破。努尔哈赤的阿玛和玛父死于战乱中。<p>  努尔哈赤道:给俺详细说清楚。<p>  四喜子道:俺到古埒城里时,正赶上尼堪外兰围城,俺看见努尔哈赤玛父和阿玛进城,阿太章京放他们进城,城门刚打开,城外伏兵四起,冲进城内,两军搏杀完事,小人看到尼堪外兰亲手割了两颗人头,进城了。<p>  努尔哈赤听到这儿,一声大叫,仰面倒地人事不知,嘴角流出一行鲜血。<p>  众人急上前,一阵呼叫。<p>  土炕上,努尔哈赤睁开眼睛,周围一群人关切地看着他。<p>  努尔哈赤双目流泪道:此恨不报俺枉为人哪!<p>  臭李子好生劝慰道:主人,仇是要报,这仇恨不是你一人的恨,是俺女真人的深仇大恨,主人,你要扛起反明大旗,为女真人打出自己的天下,这才是你要做的。<p>  努尔哈赤道:俺现在是要人没有人,要钱没有钱,家破人亡的,咋能成就大事?<p>  臭李子道:主人,俺的家就是你的家。主人要做的是先把身体养得倍儿棒,咱们再一起对付李成梁那个犊子。<p>  两人对视,努尔哈赤的手紧紧抓住臭李子的手。<p>  消息没有报错,两颗人头放在总兵府的地上。<p>  李成梁弓身细细观瞧,用手指点着道:噢,这个是觉长安,这个是塔克世。<p>  尼堪外兰道:这两个蠢货真他妈好唬弄,俺布置好了兵马,他俩就进城了,一点也没有怀疑,哼!做了刀下鬼还蒙在鼓里呢。这智商真做不了建州指挥。<p>  这家伙一边说,一边比比划划,十分张扬。李成梁看着他心里暗笑,但是嘴上却说道:好!好!尼堪外兰,你攻打古埒城大捷,还一箭双雕,足见你出众才干,日后俺把整个建州都交给你看来没有问题了。<p>  尼堪外兰道:全靠总兵大人栽培,等俺当建州都督那一天,俺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建州宝物和美女给大人寻个遍,让大人尽情享用。<p>  李成梁装做生气道:怎么说呢,俺们是为了朝廷出力。<p>  尼堪外兰道:小人懂得,小人懂得。<p>  李成梁道:俺这就命人写折子奏请皇上,请封你为建州都督。 尼堪外兰听李成梁这么一说,高兴的意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道:那太谢谢总兵大人了。(欲走,忽然问)这两人的尸首怎么办?<p>  李成梁道:要厚葬,明白吗?两人毕竟是朝廷册封的三品都督,既然战死在疆场,不能让人说出咱们的不是来。<p>  尼堪外兰道:小人明白,你还可以向朝廷请领抚恤,大人真是高明之极呀!要不要把努尔哈赤那狗崽子的尸首也收回来凑凑数?<p>  李成梁道:那火烧得那么大,还不给他烧成灰了。再说,就是不成灰,野狼闻到了烤肉的味道,只怕他早都成了他们争抢的美餐了。<p>  尼堪外兰道:两个人头先寄放总兵这儿,俺想替大人走一遭,取点努尔哈赤的烤肉回来,咱也尝尝鲜。<p>  李成梁道:你去吧,顺便带回点骨头给俺养的老虎打打牙祭。<p>  当天下午,李成梁左搂右抱在与众小妾嬉戏,忽然,侍卫报道:大人,尼堪外兰回来了。<p>  尼堪外兰急匆匆进道:大人,不好!努尔哈赤的尸体不见了!<p>  李成梁推开女人们道:没找到?<p>  尼堪外兰道:小人按大人说的那疙瘩去找,但是找遍了没有找到努尔哈赤一根骨头。<p>  李成梁道:俺眼看那片芦苇都烧光了,会烧不死他?<p>  尼堪外兰道:俺带人搜遍芦苇荡,见到一个水塘边有一圈没有烧着的芦苇,像是有人先把芦苇弄湿,火烧不到那,俺想,他是这样逃过此劫。<p>  李成梁道:怎么会让这小子跑了?这不可能啊!继续派人给俺搜,通知各城主设卡盘查,他就是上天入地了,也要给俺弄出来,弄死他!<p>  一场针对努尔哈赤的大搜捕开始了。这天早上,努尔哈赤和臭李子正在说话。忽然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马蹄声止。调人听见何矮人在外面与人打招呼道:何和理大人好!各位军爷好!<p>  这是干啥呢,在这儿贼眉鼠眼的。另一个声音说道。<p>  臭李子朝外看了看,回头对努尔哈赤道:是董鄂部部长何和理带着几个总兵府的士兵。<p>  努尔哈赤伸手抓刀道:他来干啥?<p>  臭李子示意他别动道:看来李成梁到处派人搜你的踪迹。<p>  透过门缝向外看去,只见一个武将带着四名总兵府的兵在与何矮人对话。<p>  何矮人显得很慌乱道:回、回大人,俺在这儿晒太阳,没啥事儿。粮囤子都好着呢,酒也天天酿着呢。何大人你就一百个放心吧。要不,俺带你去酒坊看看去?<p>  何大人道:不去了,俺这次来,是奉李总兵之命,回英额布察看有没有努尔哈赤余党进入。<p>  何矮人道:大人,俺们按你的布置一直在这守着粮仓,没有人上山。<p>  努尔哈赤道:何和理是旧交,让他进来!<p>  臭李子趴门缝看了看道:不行!他还带了很多随从,好像是李成梁的人,要是发现你在英额布就完了。<p>  努尔哈赤道:那俺还是躲一躲。<p>  臭李子道:你别动,俺出去和他说。<p>  臭李子走了出去。<p>  努尔哈赤听着臭李子在与何和理说话。最后臭李子的声音道:生孩子是大事儿,可不能冲着。<p>  何和理大声说道:好吧!既然屋里有人要生孩子,就别进去搜了。免得冲着人家的喜。臭李子,你们几个酒工好好在这儿给俺酿酒,去取几坛给李总兵的这几个军爷带着。<p>  臭李子道:好咧!何矮人,你快去快去!拿那几坛陈酿老酒。老好喝了。这几位军爷真有口福。快!都跟俺来。<p>  好咧!何矮人招呼着,把几位军爷领走。<p>  何和理目送其他人走远,<p>  臭李子小声道:不瞒何大人,努尔哈赤在里面。<p>  何大人道:啊!俺听说他从总兵府跑出来了。不是被烧死了吗?<p>  臭李子道:何大人,是这么回事儿……两个人扶着耳边说了一阵子话。何和理不住的点头。然后,向屋内拱拱手道:兄弟有要务在身,不便久留,你先在这儿养伤。日后再来看你。<p>  说完,一夹马身子,离去。<p>  臭李子招呼着道:何大人慢走,咱英额布固若金汤,别是一个大活人,就是一只鸟想飞进来都难。<p>  望着何和理一行远离,努尔哈赤松了一口气。<p>  臭李子回屋道:打发走了。<p>  努尔哈赤道:咱们不能这么待着,明天你陪俺下趟山。<p>  臭李子道:去哪?<p>  努尔哈赤道:先回老家。<p>  臭李子道:不行,外面太危险了。<p>  努尔哈赤道:再危险也得去看看,家里老老少少一大家子人呢,俺怎么能在这待得住。

继续阅读:第十章 返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