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返程
老库2018-11-19 21:373,038

  在努尔哈赤的一再坚持下,臭李子答应了他的想法。

  野外乡间路上,两匹马并行,一个是臭李子,他装扮着女真富人模样,另一个是化妆成随从的努尔哈赤,脸上粘了一圈大胡子,很难看出原来的样子。

  努尔哈赤道:前面不远就是俺老家费阿拉城,俺们先去看看俺家人,然后再说。

  两人压低帽子,向费阿拉走去。

  到了费阿拉城附近,从山坡上远远望去,可以看见一个不小的女真建筑群落。这就是努尔哈赤的老家建州左卫都督府。

  努尔哈赤越看越产生的怀疑,他对臭老李子说道:家咋这么静呢?

  臭李子道:越静越不是什么好事儿,要小心点儿。

  宅院内,努尔哈赤与臭李子从后门进入,又掩上门。他们穿正房,过厢房,悄悄走门房,进入四合院。这里的房柱皆插地,门向南开,高大宽敞。努尔哈赤带臭李子等人从堂屋西墙开门,从窗户向内看去。

  只见为南、北、西三面构成“万字坑”的坑上正中坐着努尔哈赤的奶奶和额娘(觉长安和塔克世的妻子)西墙供有爱新觉罗祖宗牌位。西炕为窄炕,不住人,下通烟道。南北对面炕。上铺炕席,或糊炕纸刷油。炕梢置衣柜,柜内装衣物,柜上叠置被褥、梳妆用品。

  北炕分坐努尔哈赤的大福晋佟佳氏和努尔哈赤的嫂子衮代。(墙壁贴有纸画。南北墙上有窗,窗户纸糊在窗棂外,多“高丽纸”,纸上淋油或盐水,免得为雨雪淋湿脱落。窗棂及门上窗棂构成各种图案。窗户分上下两扇,上窗可用棍支起通风。房梁上悬有悠车)大儿子褚英与富察氏儿子昂拉在悠车旁边与放在悠车里的婴儿弟弟代善,炕上摆有长方形的炕桌,几个男人围桌盘膝而坐在商议着什么。

  努尔哈赤进屋,屋内众人都吓了一跳。

  努尔哈赤摘掉帽子道:别怕,俺是努尔哈赤。

  众额娘、叔伯、妻儿兄弟姐妹都戴着孝,围了上来。

  努尔哈赤大福晋佟佳氏带儿子禇英走上前。努尔哈赤用手抚摸儿子褚英的脸道:哈哈扎青,你们怎么也在这儿,

  佟佳氏道:唉,别提了,阿玛和玛父出事儿后。俺在佟家庄的家里来了一些人找你。一打听才知道,你从李府逃出来了,俺就天天在家里左等右等也没见你回来。就从佟家庄赶来了,可是,你也不在,俺一个女人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等你回来做主呢。

  努尔哈赤看着大福晋佟佳氏,默默无语,似乎心中都有千言万语却一直不知从何说起。

  堂叔龙敦和娘舅萨木占走到努尔哈赤面前。

  努尔哈赤道:堂叔!舅舅。

  两人各自点头。

  龙敦道:你总算出现了。家里出了这么多的事儿,就你无影无踪,也不知道上哪疙瘩能找到你。你是这家的长子,都等着你来处理你玛父阿玛的后事。

  努尔哈赤道:俺阿玛他们在哪?

  龙敦道:还在李总兵府里,说是要奏请皇上后才能交给咱们。

  努尔哈赤道:欺人太甚。不杀李成梁俺誓不为人。

  萨木占道:现在不是杀不杀谁的事儿,你得想想这个家以后咋办?

  努尔哈赤道:放心,俺会让全家人过得像俺阿玛、玛父在世时一样的好日子。

  萨木占哼了一声道:你有多大能耐?吹牛冒泡的事儿你小时候干了不少。

  努尔哈赤道:俺要起兵,杀了他们重振俺女真族人雄风。

  萨木占道:想法还行,你想到过没有?尼堪外兰也这么想,不知道谁能成气候。

  龙敦一脸不快。道:不过,一天到晚靠吹牛拉风没啥用。

  努尔哈赤道:尼堪外兰这个败类!他也想当女真人的领袖。

  佟佳氏道:昨天他带人来过了,拿走了玛父的那十三副盔甲。

  努尔哈赤道:他想嘎哈?那是俺祖上的宝物。

  萨木占道:他们来得人多,硬抢去的。走时还扔下一句话。

  努尔哈赤道:他说啥?

  萨木占道:他说有能耐让努尔哈赤到图伦城去取。

  努尔哈赤眼里冒火。

  正说着,突然,外面敲门声起,喊声吵杂道:不要走了努尔哈赤!

  臭李子往门外一看,遍地是火光道:不好!一定是李成梁的人,快走!

  佟佳氏打开后窗道:快从这儿出去!

  努尔哈赤抽刀欲冲出去拼,被佟佳氏拦住道:你快走,他们要抓的是你,不会把俺们怎么样。

  努尔哈赤和臭李子越出窗外。

  努尔哈赤与臭李子跑到了一个僻静的山坡上,见后面没有人追,两人停了下来,回头向费阿拉望去,那里已静下来。

  臭李子道:看来没大事儿了,人都走了。

  努尔哈赤道:这帮犊子,是想赶尽杀绝呀!

  臭李子道:躲着走,他们抓不到咱们。

  努尔哈赤道:不能总躲,咱们去抚顺城。

  臭李子道:哎呀,认出来你咋办?

  努尔哈赤道:他们想不到俺还能回来。

  两人消失在林中。

  抚顺城门口上三个大字“抚顺城”

  努尔哈赤和臭李子来到这里。发现门口有李成梁的士兵盘查,凡是路过的人都要脱鞋示脚底。

  臭李子低声示意努尔哈赤道:以前没有盘查这么紧,看来还是因为你的事儿才这样,多加小心。

  努尔哈赤道:俺知道,领头的那个人常出入李府,他认识俺。

  臭李子道:委屈主人一下,你只做哑巴,一切都由俺来行事。

  两人随人流行进,至城门处,百夫长拦住臭李子道:做什么的?

  臭李子道:军爷,俺是建州王甲部的买卖人,想进城买点家用东西。

  百夫长道:做买卖?你身后是啥人呀?

  臭李子道:俺的随从,他不仅是个哑巴还有点彪。

  努尔哈赤傻笑着,看准身后老汉赶的老牛拉的一泡屎,一脚踩上。

  臭李子主动脱下靴子,出示脚底。努尔哈赤也将带有牛粪的鞋伸到百夫长的眼前。

  没等百夫长说话,臭李子啪地甩过去一鞭子道:你这蠢货,把你那臭脚丫子拿一边去,别恶心人家军爷了。说着,随手掏出一颗人参塞给百夫长道:军爷,这颗四品叶的老山参是少有的上品,专门带来孝敬军爷,没别的意思,等俺贩回布匹时,想带点违禁的大烟土,军爷高抬贵手,来回都不会亏待爷。

  百夫长用手掂量掂量人参,心满意足道:嗯!女真人里并不都是死脑瓜骨,像你这样明事理的人俺喜欢。当差就是这样,当大官的拿大头,小官拿小头都理所当然的,像俺这职位的你还尊称俺一个军爷,实际屁用没有,俺能看管好城门,还能弄点你们心甘情愿送上来的小钱儿,养活家小也就足了。

  臭李子道:那是那是,以后小人想着,发了财就来孝敬军爷。

  臭李子两人顺利进城。

  臭李子道:主人,俺不得已这样做,不生俺的气吧?

  努尔哈赤道:为俺复仇,感激还来不及呢。

  此时,李府大门,两名卫士兵持枪而立。

  哧——叭!一只飞镖,钉到门上,镖尖上扎着一封信。士兵吓了跳,四下查看,没有人影。拔下飞镖,取下信,见上面写有道:李总兵亲启。一名士兵拿着它慌忙跑进李府。

  一个骷髅脸黑衣人从树上轻轻落下,飘然离去。

  李成梁正在于记明天将商量事情,侍卫急进道:报总兵,小人在门上发现一封信,请大人过目。

  李成梁腾地从太师椅上坐起。毛文龙接过信,递到李成梁手里。李成梁接过,打开一看,上写道:努尔哈赤现已进抚顺城!

  李成梁道:信是什么人送来的?

  士兵道:是有人用飞镖传书,没有现身。

  李成梁道:看来尼堪外兰说的真没错,努尔哈赤这孽种没有死。

  毛文龙道:嗯,大人,这小子真是福大命大。

  李成梁道:逃过上一劫,难逃这一劫,即然送上门来,就不能再让他跑了。唉,文龙,你说小汗子又回来做什么?

  文龙道:他是找大人复仇。

  李成梁道:哼!他那点缚鸡之力敢来以卵击石?不可能。

  毛文龙道:小人才疏学浅,实在想不出来。

  李成梁道:俺算定,他肯定是为了他阿玛玛父的尸体而来。他还算是个有良心的孝子贤孙。

  毛文龙,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李成梁道:道:那俺就张开罗网,等这小畜牲来!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探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