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脱险
老库2018-11-21 23:003,518

  且说大厅内,努尔哈赤看到厅中央停放着两个尸体,用白布盖着。奔过去,拉开脸上白布,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和玛父觉长安两张面孔显现。

  努尔哈赤正跪倒在地低声哭泣。

  他没有注意到,塔世克父子的脸,一点点嘴角在上翘,一副笑的怪模样。

  努尔哈赤一点没有查觉,依然在诉说道:用不了多久,俺将迎请玛父阿玛还家,有朝一日俺让所有人都来朝拜二老,齐尊你们为圣祖……

  尸体突然嘎嘎怪笑,回荡在厅上空,与此同时,白布飞起,两具尸体从身体下面拔出剑,朝努尔哈赤刺去。

  努尔哈赤大惊,措手不及,抑倒在地,眼看两柄剑刺来。

  当!当!两只剑被两颗嘎拉哈荡开。是臭李子扔的。

  努尔哈赤还傻呆呆地看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臭李子拿个棍子一边抵抗一边喊道:主人,快起来,咱们上当了,他不是你玛父!

  棍子被一点点削成一截一截。努尔哈赤缓过神来,拔剑加入战斗。

  刺客被逼到一角,努尔哈赤道:你们是什么人?

  “塔克世”与“觉长安”又是一阵怪笑,然后撕掉假脸皮,原来是两个年青高手刺客。

  刺客道:阿真阿丘奉李总兵之命,在此等你多时了。来人!

  从两面洞口涌来无数士兵,刀光剑影中,众士兵将二人团团围住,数十只枪尖直指二人。

  后面传来李成梁的声音道:努尔哈赤,你跑不了了,快扔下手里的家伙,乖乖投降吧!

  努尔哈赤剑放下道:没想到俺们会死在这里,唉!天灭俺女真哪!。

  臭李子道:主人,先保住性命,再做打算。

  说罢,往地上一蹲,双手抱膀,等候就擒。

  努尔哈赤也扔了剑,站在那里不动。

  臭李子塞给努尔哈赤一个布包小声道:用它捂住嘴。

  士兵正在靠近,只见一物件在眼前一闪,空中炸开一股浓烈烟雾,周围士兵纷纷倒地,四周火把皆灭,洞内一片漆黑。

  臭李子拉着努尔哈赤顺着洞向原道跑去,发现道己被封死,二人又转身向深处跑去。黑暗中一时弄不清方向。跑了几个通道都是死胡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二人十分沮丧地坐在地上。

  几个士兵咳嗽着跑出来,一阵混乱。

  李成梁被几个士兵搀扶着,坐在洞口边咳嗽。吐了一口痰,他喊道:给俺封堵洞口,用火给俺烧!俺就不信这回他还能逃出去。

  士兵搬来柴草,在洞口点燃。

  大火熊熊,映照着李成梁狰狞的脸道:给俺往里扇风,不给他们弄得五迷三道的不算完,呛死他们!

  众士兵用片状物品向洞内使劲扇。 一阵浓烟滚滚,努尔哈赤与臭李子用布堵住嘴,强忍咳嗽。

  李成梁大笑道:上次想来个烤全羊没烤成,这回,咱来个熏耗子,俺看他们再往哪跑。大家都给俺看好了,别给俺弄秃噜了,这两个大耗子跑出来给俺按住,谁抓住一个重赏白银五百两。

  努尔哈赤与臭李子正无路可逃时,忽听头顶有人呼唤。

  二人抬头,见一个黑影在头顶,那黑影顺下一个绳子喊道:小汗子,快爬上来。

  努尔哈赤、臭李子往上一看,臭李子叫道:是大福晋!

  努尔哈赤道:哈哈扎青?!你怎么来了?

  佟佳氏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爬上来再说。

  臭李子让努尔哈赤先爬,二人一前一后上了洞顶。

  努尔哈赤上望去,下方远处可看到洞口忙着烧洞的那群人。

  臭李子道:臭李子见过大福晋。你们先唠,俺去喊一声毛文龙。

  努尔哈赤点头,臭李子离去。

  努尔哈赤把佟佳氏拉到一处僻静处,问道:你怎么来的?

  佟佳氏道:你俩走后,进来一些辽兵,他们搜了半天也没见你人影。他们走后,俺放心不下,就出来打听你的下落,在抚顺城待了一天了。晚上,俺看到这儿起了火,猜想你一定在这儿,就赶过来了。

  努尔哈赤紧紧抱住佟佳氏道:来得真是及时,要不然命就交待这儿了。

  臭李子带着毛文龙走了过来。

  努尔哈赤拱手致谢。

  毛文龙道:你们快走吧,这地方不是你们久留之地,让他们瞄着就完了。俺得赶紧回去加入煽风点火行列,不然李成梁就会怀疑俺了。

  努尔哈赤道:毛文龙兄弟,大恩不言谢,咱们后会有期。

  三人与毛文龙分手离开。

  努尔哈赤与臭李子带着佟佳氏奔逃至一处稀疏的树林中,寻得一处空地倚树而坐。

  努尔哈赤道:李成梁这个王八蛋,早晚有一天,俺会让他知道女真人是不好惹的。

  佟佳氏道:别着急,女真人复兴大业要抻悠着来,瞎忙乎没用。

  努尔哈赤长叹一口气道:你说说往后咋整?

  佟佳氏道:回老家费阿拉是不行了,那里天天都有李成梁的眼线来回转悠。俺看,要不去俺佟家庄暂时躲一躲。

  努尔哈赤道:不行,李成梁一定会派眼线在那守候。

  臭李子道:还是先去林隐士的三仙峡那再做打算。

  他们来到三仙峡草堂旁,草堂内传出木鱼鸣响,再往前走可见草堂内烟火缭绕,林隐士手执一物敲着木鱼。

  臭李子带努尔哈赤夫妻两人进。林隐士闭眼还在敲,嘴里念着什么。

  臭李子走到他身边,贴脸看了看。

  林隐士还是闭眼。

  臭李子用手捏住他的耳朵道:你个臭隐士,装模做样的,给俺装啥?

  林隐士疼得直咧嘴道:慢点慢点,疼,疼。

  臭李子道:还装不装了。

  林隐士道:不装了,不装了。

  臭李子松了手道:你看看俺带来个朋友。

  林隐士看了看努尔哈赤道:这不是那天抚顺府跑出来的那个受伤的人吗。

  臭李子道:少费话,快弄点吃的,饿死了。

  林隐士道:一天跟饿死鬼似地,供桌上的供品是今天新供上的,拿去吃吧。

  臭李子赶紧上前,拿过一个果子咬了一口,又将其它的供品往怀里装道:嗯,好好,俺就爱吃这个,好吃好吃!

  几个人先在这儿住了下来。

  早晨,三仙峡旁江边,努尔哈赤与佟佳氏在一起,依着木栏向着远处。

  山下,江水波光鳞鳞。

  努尔哈赤长叹一声,再不作声。

  目光盯着地上的树叶。树叶在动,一只癞蛤蟆露出头,看着两个人。

  努尔哈赤盯着癞蛤蟆道:难道是我错了?女真人的事儿我担当不起。就像这癞蛤蟆一样,不能想得太高了。

  佟佳氏手搭在努尔哈赤的背上,安抚着丈夫道:凡事别太着急了,俺支持你,也看好你,你一定能成大事儿。现在咱们和李成梁毕竟差距太大,实力悬殊,还得从长计议。努尔哈赤道:先不说能不能恢复女真大业,眼前这家仇不能不报。不然,俺白活在世上。

  佟佳氏道:俺看,你先别把仇家尼堪外兰放在心上,他并没有什么本事。阿玛被他所害,是得了李成梁的帮助,现在他们联合起来,势头正旺,而咱们要兵没兵,要钱没钱,所以咱们不可硬攻,只可智取。多动动脑筋想想办法才是。

  努尔哈赤道:俺想先取回玛父留下的十三副盔甲。那是俺阿玛的遗物,俺要穿着它杀李成梁这群败类。那盔甲为朝廷所赐,尼堪外兰拿走它是想借机号令建州,让人看着名正言顺。

  佟佳氏道:尼堪外兰是个小人,诡计多端,如果去取,只怕图伦城的凶险不亚于抚顺城。

  努尔哈赤道:今儿没有见到阿玛、玛父,再取不回他们的盔甲,俺有什么脸面见建州父老?

  佟佳氏道:你想再闯一次图伦城?

  努尔哈赤道:此次去图伦城路途凶险,不知道要遇到多少麻烦,扎青,你先回佟家庄,俺取了盔甲回去找你。

  佟佳氏道:好吧,你路上可要小心。

  努尔哈赤道:媳妇保重!

  佟佳氏道:这辈子嫁给你就没得安生,这日子还不知要折腾到啥时候呢。

  林隐士与臭李子站在水边,看着夫妻二人。

  臭李子道:都是你出的臭招,差点没让俺俩送命。

  林隐士道:你说俺出这招就让李成梁给识破了呢?是不是有内鬼呀。

  臭李子道:有个屁内鬼。俺看主要是你的狗屁计策根本就不是计策,完全是馊主意,俺早就想到李成梁早有防备。

  林隐士道:你就是事后诸葛亮,早知道你咋不早说呢?

  臭李子道:俺说?俺要是说了你还不得和俺发火呀。你这人平时就吹牛冒泡,啥时候听过俺劝。

  林隐士道:唉,你不是上知天下知地吗?俺问你,你知道努尔哈赤咋那么听他老婆佟佳氏的?

  臭李子道:你得说请教请教李大法师。

  林隐士道:呸!知道点破事儿瞅你这个拿把。

  臭李子道:俺就是比你知道得多。告诉你吧。 他这老婆佟佳氏,名叫哈哈纳扎青。是富商塔木巴晏之女。努尔哈赤小时候后娘对他不好,他十六七岁的时候一直没回费阿拉,去给佟佳氏当了赘婿。

  林隐士道:啥叫赘婿呀?

  臭李子道:就是上门女婿,跟你这粗人说话真费事。

  林隐士道:你就说上门女婿就得了,还拽啥臭词儿。

  臭李子道:你听还是不听,不听不给你讲了。

  臭李子欲走,林隐士拉住道:行了行了,俺听俺听。

  臭李子道:就是因为当了赘婿,很多人管他叫佟·努尔哈赤。

  林隐士道:看来,这佟佳氏的家父挺有能耐呢。

  臭李子道:那可不,那是个多口大家,家业老大了。

  林隐士道:佟·努尔哈赤。

  臭李子朝江边看了一眼道:别吵吵,他听到伤自尊。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损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