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轻视
老库2018-12-06 12:463,271

  努尔哈赤突然跪在地上,给臭李子叩了个头。吓得臭李子连忙伸手扶起。<p>  臭李子道:主人,你这可折杀俺了。<p>  努尔哈赤道:按理说,俺努尔哈赤的命是你给的。没有你相救,俺的命早就交待到大泡子旁边了。哪还有今天?<p>  臭李子道:那也不能这样,俺是你家的奴隶。<p>  努尔哈赤道:不,过去是,可现在俺们是兄弟。你听俺说。俺到英额布养伤,你端屎端尿地照顾俺,甚至把家里滋补的好嚼果都拿出来给俺们吃,这才恢复了元气,都是你的功劳。不,都是你和二妞的功劳,俺感恩不尽,铭记在心。<p>  可是,你这回因酒误事,差点绝了俺爱新觉罗氏的根,俺一时性气,打了你。下手重了些。还望你不要记仇,日后哥好好待你,永远记住你的大恩。<p>  二妞道:主人,其实他总是心太大,你打他也是他活该。不过,俺也不怕冒犯主人。其实俺们穷人家一天到晚图个啥,就想过个安稳的太平日子,没想那么多。打不打败尼堪外兰,俺这辈子都是你家的奴隶,能多吃点好的,穿点好的就知足了。<p>  臭李子道:二妞别乱说。咱们生是爱新觉罗家的人,死是爱新觉罗家的狗。<p>  努尔哈赤含泪紧紧握了握臭李子的手。掏出一些银子,放在炕上。<p>  臭李子推辞道:主人,这可不好,这、这真不好意思。<p>  努尔哈赤拍拍他道:好好养伤,有空再来看你。<p>  努尔哈赤转身离去。<p>  二妞端过药碗,欲给臭李子上药,臭李子起身穿衣服道:不上了,这点小伤啥事没有。<p>  二妞道:刚上完药,你穿衣服干啥?都蹭衣服上去了。<p>  臭李子道:努尔哈赤家眷都在这山上,俺得去巡视一圈。<p>  二妞道:哼,俺还不知道你,有俩钱儿又出去嘚瑟。<p>  臭李子忙把银子放到身后,嘻皮笑脸地蹭着墙边往外挪。<p>  二妞道:把银子留下!<p>  臭李子道:让俺出去顺顺手,弄两把。多长时间没玩了。<p>  二妞道:给俺拿来!<p>  臭李子的手在身后摸出三块碎银,往炕上一放道:给你!<p>  二妞走到炕前,把碎银捡到手里。臭李子趁机跑出门。<p>  努尔哈赤的家具到了罗家沟以后,过了隐居的生活。对于女人和孩子来说还过得去,可是对于男人来说,委屈在这山沟里实在是闷得慌,这天,努尔哈赤的舅舅萨木占和叔伯龙敦来到了英额布演武场闲聊。<p>  远处,努尔哈赤走过来,向两位长辈子拱拱手道:叔伯、舅舅好!<p>  萨木占道:巡哨啊!<p>  努尔哈赤:是啊!<p>  龙敦道:这地方叫啥?<p>  努尔哈赤道:没名。<p>  龙敦道:起个名字就叫丧家犬藏身沟吧。<p>  努尔哈赤一脸迷茫。<p>  萨木占道:在英额布的山沟里,没有名不行。<p>  努尔哈赤道:那也不能叫那名字。<p>  龙敦道:怕啥,家当烧得啥都没有了,就这几条老命了,还怕啥?叫啥也没有现在到处跑东躲西藏磕碜。<p>  努尔哈赤道:咱们还没多少实力,先委屈二位长辈,李成梁要是围攻过来,咱们打不过,还是先猫一阵儿好。<p>  萨木占道:你说叫啥?俺猫也得猫在一个有名的地方,要不日子过得憋屈,死都不知道自己死在哪。<p>  努尔哈赤道:俺已经取好了,取家族的最后一个字,叫罗家沟。<p>  萨木占与龙敦对视一眼,露出鄙视的表情。<p>  努尔哈赤瞧见,没再说话,低头走开。<p>  萨木占和龙敦看着努尔哈赤离去。<p>  萨木占四下看了看道:唉!这啥破地方,以后咋待呀!连姓都改了,不是咱们爷们作,哪能受这罪?龙敦道:唉,还说啥,都是因为你那顿酒。萨木占道:别提那茬,就小汗子干的那么多事儿,个个都是杀身大祸,李成梁收拾他是早晚的事儿。龙敦道:爱新觉罗家个个混到这地步,也真是没脸见老祖宗,还咋光宗耀祖啊!萨木占道:能在这儿狗延残喘活着就不错了,还想那么多。龙敦道:太悲观了吧。俺看小汗子的劲头,在琢磨东山再起,当女真人的大爷呢。<p>  萨木占哧了下鼻子道:切,就这两头烂蒜,成个屁气候。<p>  远远的,臭李子由远而近走来。<p>  萨木占看了一眼,指着臭李子道:你看看他身边这些人儿,就这主儿,一天喝得五迷三道地,能有多大出息。还说辅佐小汗子干大事儿呢。就这脑袋,让人卖吃了都不知道。<p>  龙敦道:那是啥脑袋?<p>  萨木占道:猪脑袋呗。<p>  龙敦道:他是代你受过,你还不觉着。<p>  萨木占道:这种人你一天耍着他玩还行。俺想,努尔哈赤刚才上他那一定给了点银子,你看俺再给他弄过来。<p>  臭李子走近。<p>  萨木占道:哎,臭李子,正想去看看你呢,你这是嘎哈去呀。<p>  臭李子双手捂着怀里的东西,急匆匆地走过来道:看俺干啥,俺皮子紧,让努尔哈赤给梳一梳很舒服。刚才睡了一大觉,想玩两把去。<p>  萨木占道:那还往哪走,俺也好这口,喊俩人儿就在这开弄。<p>  臭李子拉着萨木占道:走走,上酒坊那玩去。那兄弟多,玩着热闹。<p>  酒坊内,热气扑面,臭李子与萨木占及一群造酒工赌钱。龙敦在一旁看着热闹。旁边的一个方桌上,一只大碗扣在桌子上,众人的眼睛盯着大碗,大呼小叫地呼喊着道:<p>  大!大!大!<p>  小!小!小!<p>  大花碗掀开,臭李子失望地把银子扔在桌子上。萨木占很得意地收起。<p>  又一轮开始 ,众人还是大呼小叫。<p>  太阳渐渐落山,赌局还在进行。灯光下,窗上映着几个人的影子到了半夜赌局大呼小叫中结束。<p>  萨木占与龙敦走出。<p>  萨木占满脸得意,抖了抖手里的银子道:你看,就这一会儿,像变戏法似地,小汗子给他那些银子全跑这儿来了。龙敦道:俺看了,那个跳大神的那脑袋十个也玩不过你。萨木占道:你说,就这脑袋,还不是吃屎的货。龙敦道:也是,小汗子想在英额布成事儿,俺看够呛。<p>  夜幕降临抚顺城李成梁府门前静悄悄的,突然,嗖第一声,一个飞镖插在门上,家丁出来,拔下飞镖,见上面有个字条,于是,飞奔至李成梁住所。<p>  李如柏从飞镖上取下字条展开念道:<p>  今日努尔哈赤“收继婚”第一夜。英额布少于防范,可派人来袭,明晚三更后在后山老树杈处接应。<p>  李成梁坐了起来道:这是谁呢?来了两次这消息了。<p>  李如柏道:俺也糊涂了。不过,这个字条和以前的一样,后面有上次同样的符号。<p>  信的背面显示出一个像虱子的图案。<p>  李如柏道:这是啥?<p>  李成梁道:草爬子。东北的一种虫子,叮身上能死人。<p>  草爬子是东北人对一种叫蜱的昆虫动物的一种称呼,草爬子也叫壁虱,鳖吃,俗称狗鳖、草别子、牛虱、草蜱虫、狗豆子、牛鳖子等。蛰伏在浅山丘陵的草丛、植物上,或寄宿于牲畜等动物皮毛间。不吸血时,小的才干瘪绿豆般大小,也有极细如米粒的;吸饱血液后,有饱满的黄豆大小,大的可达指甲盖大。蜱叮咬的无形体病属于传染病,人对此病普遍易感,与危重患者有密切接触、直接接触病人血液等体液的医务人员或其陪护者,如不注意防护,也可能感染。有很大的侵害性。<p>  李如柏看着这个字条,仔细琢磨道:他说的能准吗?<p>  李成梁也拿过来看了看道:嗯,上次说努尔哈赤要进城,还是说得很准的。我觉得这个消息准。<p>  李如柏道:我也觉得这人是努尔哈赤身边的人。<p>  李成梁道:那就相信这个消息,派两个杀手上去,能偷偷结果了努尔哈赤更好。<p>  李如柏道:我马上去安排人。<p>  努尔哈赤道:让阿真、阿丘去,他俩箭头子准。<p>  夜幕降临。<p>  烛光映照。努尔哈赤躺在床上,佟佳氏偎在身边。努尔哈赤拢了拢她的头发,很歉意地说道:爱妻,让你受苦了。<p>  佟佳氏道:不苦,俺十四岁嫁与你,那时就看中你心智体魄,相信你是个能成就大业的人。你现在只是时运不济。你只管考虑大事儿。罗家沟有俺操持家业,家里的事儿不用你操心。努尔哈赤道:俺这么多年四处奔波,你在家里含辛茹苦,从内辅助,真是个贤妻良母。俺内心甚是歉疚,直到现在,你一直没有跟俺享受过一天安乐的日子。佟佳氏道:你在英额布密营好好谋划,前程就不可限量,不要想家里的太多杂事儿。<p>  努尔哈赤心头一阵暖热,爱抚着佟佳氏道:唉,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有你这样善解人意的福晋,让俺心里安定了很多。在咱这个大家里,你又当母亲又做侍婢,对老人关怀体贴、无微不至。对下人你慈悲满怀。现在是战乱之时,你就是个女人,不然,你的才智足足可以做军师。<p>  佟佳氏道:俺不当军师,只当你福晋就够了。<p>  努尔哈赤吹灭蜡烛,要搂过佟佳氏睡。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 偷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