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冷遇
老库2018-11-28 11:573,405

  大道上,叶赫小旗分别插在两辆车上,一个丫鬟四个护卫随行。努尔哈赤和臭李子换了衣服混在其中。前车内,丫鬟掀开轿帘,一边看着努尔哈赤,一边回头与东哥边走边聊。<p>  丫鬟道:格格,俺看努尔哈赤对你有心思。东哥道:你咋知道?丫鬟道:没见他总偷偷看你呢。东哥道:偷看俺的男人多了呢,有啥稀奇的。丫鬟道:他和别人不一样,看你脸红,还总是躲着你的眼神。东哥道:你这死丫头,还看还怪仔细的。<p>  后面骑行队伍中,臭李子也在和努尔哈赤说着话。<p>  臭李子道:主人,这东哥真是太好看了,俺都看傻了。努尔哈赤道:你这人就是见酒就喝,见女人就爱。不过,这个东哥也真是太好看了!你看傻了也白看,你知道咱们女真人里有多少男人在惦记着她。臭李子道:惦记也是白惦记,俺看她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只怕是她早就心有所属了。主人,你想办法娶了她得了。努尔哈赤道:等俺做了建州之主,俺一定向他哥哥提亲,那时娶了她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臭李子道:自古漂亮女子多事端,不见得那么容易。努尔哈赤道:你这乌鸦嘴,什么时候到我这儿就是容易。就冲你这话,我这辈子不娶她势不罢休。<p>  前车内,东哥于丫鬟也在议论。丫鬟道:俺看这努尔哈赤挺好的,人长得不一般,日后准能成大器。东哥道:你看好了让他娶了你得了,俺有布占泰。丫鬟道:格格真是坏脾气,布占泰再来,俺告诉他,好好归拢归拢你。东哥道:越说越不像话了,看俺回去不好好收拾你,<p>  丫鬟咯咯地笑着。<p>  东哥道:是啊,俺有俺的布占泰哥哥,别人走不进俺的心里。<p>  笑声惹得臭李子一个劲儿地伸头朝前面看。<p>  努尔哈赤嗔怪道:得、得、得,别那么没出息,死个丁地盯着人家看啥,让人笑话了。臭李子道:笑话就笑话吧,反正俺看见叶赫格格这样好看的就想看,谁让咱是男人了。不知道谁造的物,造了男人还造了女人。还给女人造得香喷喷的,闻着都诱人。<p>  说着,臭李子的鼻子还朝前嗅了嗅。<p>  努尔哈赤道:瞧你这点出息,真要命。<p>  到了岔路口,东哥下了车,走到努尔哈赤面前道:前面都是叶赫的地界了,辽东的人走不到这边来。你们拿着我的琵琶,叶赫人见到上面的字,都能给你们方便。<p>  说着,东哥将琵琶递给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接过道:谢东哥格格。<p>  东哥离去。<p>  努尔哈赤望着东哥的背影,若有所思。<p>  臭李子凑了过来道:看看,主人,你还说俺呢,你不是也被她弄得魂没了吧!努尔哈赤道:俺在想,要想成事儿,必须得到东哥。臭李子道:为啥啊?<p>  努尔哈赤道:叶赫部是女真人最大部落,得到叶赫的格格,就等于得到了一半辽东。建州和叶赫两大部落联合,复兴女真大业就成了一半。臭李子道:俺只相中东哥的美貌,没有主人想得长远。<p>  英额布演武场中央,十三副盔甲一字排开,一面大旗在风中飘扬,上写道:讨伐逆贼 兴我建州。<p>  院中,十几个桌子上摆满了酒菜,每桌各有一坛酒,努尔哈赤与臭李子边走边聊。<p>  臭李子道:昨天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建州各部首领发去了请帖,玛父觉长安过去的部下一个都没有落下。<p>  努尔哈赤道:好!痛饮之后,共同杀敌,让尼堪外兰不得好死。<p>  消息很快传到了抚顺城李成梁府。<p>  哈哈!李成梁与尼堪外兰得意地大笑。<p>  尼城外兰道:想讨伐俺?乳臭未干,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李成梁道:未来的建州之主,俺考考你,这事儿你怎样应对?尼堪外兰道:嘻嘻,不瞒大人,俺已经以你的口气给各部送一封信,想必各部都已经接到。李成梁道:好!即然建州各部都收到了俺的信,俺看看到底谁敢去英额布那个小地方凑这个热闹。尼堪外兰道:是不是派些人马拿他回来?李成梁道:不行,俺知道那个地方,咱们兴师动众地去,到地方他早跑山里去了。这深山老林地,去多少人也抓不着。尼堪外兰道:那也不能让他在那兴扬了。李成梁道:先让他瞎鼓捣,等差不多的时候,俺让他死都不知道咋死的。<p>  尼堪外兰道:高!李总兵就是高人一筹。<p>  太阳渐渐落到了山里。英额布四处依然静悄悄的。努尔哈赤来回走动,情绪十分不好。<p>  林隐士立在一旁不作声。<p>  努尔哈赤道:林道长,你确定那些请柬都能送到吗?林隐士道:主公放心,肯定能送到。努尔哈赤道:俺还派了一些人去催促一下,也该回来了。<p>  天黑了下来。<p>  “报!”<p>  一个送请柬的二牛子回来。报大人,王甲部的请柬已送到,但是……<p>  努尔哈赤道:但是什么?<p>  二牛子道:王甲部长说他们正在收田地里的粮食,不能前来赴宴。<p>  “报!”又一个送信的三牤子回来道:报大人,董鄂部首领何部长的人说何和理部长去了长白山打猎还没有回来!<p>  “报!”又一个送信人回来道:报大人……<p>  努尔哈赤挥了挥手道:算了,你回去休息吧,俺知道了。<p>  他低头思考了片刻,突然抬起头,他已泪在眼眶。他搬起一坛酒,没命喝了起来。喝毕,将坛子重重地摔在地上。<p>  坛子碎片四下散去。<p>  努尔哈赤道:俺无能啊!俺努尔哈赤真不如尼堪外兰啊!就现在这个样子,和要饭的有啥区别?还请人家喝什么酒?人家嫌你穷嫌你脏啊!<p>  他狂笑着。<p>  林隐士:主公休要难受,事还是从长计议。<p>  努尔哈赤道:小汗子啊!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单凭你阿玛头顶上的建州都督的头衔就让各部部长来和你一起讨伐尼堪外兰?哈哈哈,天大的笑话。你有什么能耐让他们听你的?你是谁?努尔哈赤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一个逃难的小毛孩伢子,狗屁不是,你想复仇就复仇了?你啥也不是,无能!没用!<p>  他伏在桌子上大哭。林隐士等人上前劝解道:这刚刚开始,以后会好起来的。<p>  努尔哈赤哭毕,又捧起一个酒坛,被林隐士拦下。<p>  努尔哈赤再次伏在桌子上大哭不止。<p>  这时,臭李子和何矮人化好了妆,手拿太平鼓跑了出来,两人乐呵呵地跑到桌前道:等人到齐了,俺俩好好给各部长们表现表现,卖卖力气,好好地唱一出。<p>  何矮人发现努尔哈赤满脸是泪,扯了扯臭李子的衣服。臭李子也发现了异常。站在那里四下看去。<p>  桌上丰盛的菜肴。<p>  空空的凳子。<p>  臭李子道:这是咋了?人呢?<p>  林隐士挥了挥手,示意不让臭李子再问。<p>  臭李子明白过来道:这帮瘪犊子一个个都是势力眼,一个也不来?看不起俺是不是?哼!不来也好,咱们哥们儿自己喝。<p>  他抓过一个坛子,往四个碗里倒上酒。自己先端起一碗道:来!主人,别人不买你账,俺英额布的兄弟买你的账,你就是俺们的主人,到啥时你说啥俺们都听。来!俺敬你一碗。<p>  臭李子端碗,往努尔哈赤面前的碗一碰,自己一抑脖,先喝了进去。<p>  林隐士欲制止,被努尔哈赤拦住。<p>  努尔哈赤道:是啊!俺有你们这几个好兄弟俺还怕啥?今天,别的咱什么也不想了,咱们今天就来个一醉方休。把二牛子他们几个兄弟也叫过来吧。<p>  臭李子道:好!兄弟几个今天就是个喝。来来来!喝!<p>  说罢,他冲着远处喊道:二牛子、三牤子、四喜子,你们都过来吧,咱们不等别人了,好酒好肉自己喝个够。<p>  林隐士、何矮人和几个酒工聚过来,几个人碰杯,喝酒,满桌子的菜竟无人动一下。<p>  努尔哈赤喝着酒,眼泪顺着眼角流下。<p>  众人皆泪流。<p>  臭李子擦一把泪道:大家喝酒高兴,俺给唱一段。<p>  说着,他敲响了太平鼓。<p>  臭李子含泪唱道:<p>  大唐老祖坐金銮,<p>  保驾全凭文武百官,<p>  文仗徐茂公能掐会算,<p>  武仗瓦冈山的众英贤。<p>  众人都跟着他唱,歌声不齐,跑调,只是为了发泄。<p>  罗成走进卦棚里边,进了卦棚仔细看,有位道长坐那边,走上近前身施礼,口尊先生你听言,俺到此不办别的事,把俺生辰八字找一番,要让先生给你算,把你生辰八字报一番,俺本是甲午年生甲午年长,五月十五正晌午时添,报完时辰一旁站帮兵你带笑开了言。<p>  何矮人晃动腰间的铃,也跟着唱道:<p>  为人占了一个午,不少吃来不少穿,为人占了两个午,腰中不缺银子钱,为人占了三个午,定是朝中王侯官,卦主你一人占了四个午,你本是白虎星降临凡,生在罗门为贵子,秦氏太太把你添。<p>  一岁两岁娘怀抱,三岁四岁跑着玩,五岁六岁贪玩耍,七岁八岁念书篇,九岁那年学枪法,十岁枪法学的全,十一岁随父去扫北,杀死鞑子有万千,十二岁去把登州打,箭射金钱中状元,十三岁卖过丝绒线,秦氏府里住儿男,十五岁你投唐保二主,扶保大唐锦江山。<p>  你保唐二主整八载,今年整好二十三,过去事情你算的对再算俺阳寿多少年。<p>  先生连说俺不敢,说出恐怕你把脸翻……<p>  歌声在夜空中飘荡……<p>  远山蒙蒙,阴云密布。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筹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