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筹备
老库2018-11-29 12:013,453

  远山蒙蒙,天光渐亮。

  努尔哈赤一脸的疲惫,林隐士,臭李子跟随在身边。二青狗跟随。

  林隐士道:主公,凡事都要放宽心,从长计议。昨天我想了一晚上,在建州这个地方,没有人比你阿玛的官大。可是,你阿玛和玛父都已故去,尼堪外兰投靠了李成梁。俺想,建州各部未必倾向咱们一方,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李成梁得罪不得,主公日后能成多大气候也不好说。所以,俺看,昨天各部都没到场正好反映了他们的心理,人家都不想蹚这路混水,谁强他们随谁。努尔哈赤道:俺想也是这样,所以,昨天俺也一夜没有睡。左思右想,俺琢磨还有一条路可走。

  林隐士道:主公有什么好主意?努尔哈赤道:借兵。林隐士道:向谁?努尔哈赤道:向叶赫借兵。林隐士道:主公,俺觉得这事儿难。臭李子道:俺也觉得不容易。不过,能不能从东哥那找点办法。林隐士道:东哥一个女人家,不会有太多胜算。臭李子道:你做了他家的姑爷就啥都解决了。林隐士突然很急的样子道:臭李子你心思那玩艺就没边没沿的。

  努尔哈赤道:不,他说得对,俺一定要娶东哥。

  林隐士听了这话,显得很不安道:那是后事,先考虑眼前吧。咱们与叶赫没有多大关系,怎会借兵给咱。努尔哈赤道:俺阿玛在世时,与叶赫关系很好,每到年节,相互走动。林隐士道:主公,昨天你也见识了,你阿玛毕竟过世,人走茶凉啊!努尔哈赤从旁边取过琵琶轻轻地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拨了一下道:唉,走投无路了,不妨试一试。

  林隐士拿过琵琶,站在那里显得十分不安道:这事我觉得不妥,你带臭李子去叶赫,俺替你在英额布看山。

  林隐士转身低头,心事重重的样子。

  臭李子看着他道:这臭隐士咋地了,怎么一提叶赫魂不守舍的。你不会也看上叶赫第一美女了吧?

  林隐士停住道:你臭李子一天就知道胡咧咧。

  努尔哈赤继续往山上走。

  林隐士追上道:俺还有点事儿,你们先上山,俺肚子不好,在这儿坐一会儿。

  臭李子道:懒驴就是屎尿多,你待着吧,俺领主人看看山上的地势。

  臭李子顺手把琵琶放在林隐士的怀里道:你先替俺们拿一下,回来再还给俺们。

  林隐士接过,看着他们向山上走去。

  臭李子边走边讲道:俺们唱小调的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必须一样不差。俺想,主人现在只差人和。那咱就在这上下点功夫。没啥大不了的。

  努尔哈赤道:怎讲?

  臭李子道:你看,天时,可以说的时机,也就是人该履行自己任务的时候。地利,可以说代表时晨到位。人和,代表着人和天地之间紧密联系与沟通,也代表着人完全达到成事所要求的心性。

  努尔哈赤道:说得好!

  二人边说边向前走去。

  二人身后,林隐士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个石头上,将琵琶小心翼翼地放在腿上,轻轻地抚摸着,眼泪顺着脸流下。

  叶赫贝勒府内,东哥的哥哥布塞坐在主位上,二贝勒纳林布禄在身边立着,还有布塞的堂弟弟金台石,布扬古。努尔哈赤和臭李子站在地中央。

  布塞道:借兵?多少?

  努尔哈赤道:借俺五千骑兵就行。

  布塞道:五千?你用五千兵马去打尼堪外兰。

  努尔哈赤道:是。

  布塞道:你能打赢吗?你知道尼堪外兰有多少人马?

  努尔哈赤道:他有七千兵马。

  布塞道:可你面对的不是尼堪外兰的七千兵马。你还可能面对的还有辽东总兵李成梁的十万大明精兵。你用俺五千兵马去打尼堪外兰就是以卵击石。你以为俺那五千精兵是大风刮来的?所以,这事儿不能这么办。

  努尔哈赤道:兵不在多而在于勇,叶赫兵马向来有当年成吉思汗的遗风,不是一般兵马能抵挡得住。况且,俺建州还有点人……

  布塞道:算了,你年纪不小了,口出狂言,让俺感觉你这个人就不靠谱。要不是你对东哥有恩,俺现在就把你赶出去。

  努尔哈赤道:这、这。

  布塞道:这什么?俺叶赫兵马是神勇,可是,不会让你拿去白白送命。

  努尔哈赤跪下道:大贝勒,论辈份,你是俺同一辈的人。今天,俺就是求你来了。(伏地痛哭)俺阿玛在世时,与你父如同兄弟,彼此来往密切。如今俺家有难,俺想到了你。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前辈们的交情,你就帮俺这一回。如今俺阿玛尸骨未寒,你这次帮俺一把,俺这辈子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恩情。

  布塞挥了挥手道:这算什么事儿。俺不出兵是本分。还要要挟咋地?

  臭李子看不下去了道:俺说叶赫头儿,你就帮个忙可以不?人一辈子说不准谁求着谁,前两天东哥在道上遇到坏人,还是俺们救的呢。

  金台石道:哎,这谁呀,像个要饭花子,这哪有你说话的份呀。俺叶赫的金枝玉叶怎能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布塞道:行了,别跟他们废话,俺最讨厌这种无赖的人了。送客!

  布塞拂袖而去。

  努尔哈赤愤愤地离开了叶赫,并没有人把他当客人送出。臭李子道:这年月,真是人情淡泊。努尔哈赤道:唉!啥也别怨,就怨咱没能耐。臭李子道:还什么金枝玉叶,要不是碰见咱们,早就成残花败柳了。努尔哈赤道:哼,总有一天,俺让他的金枝玉叶变成侍候俺的人。

  林隐士道:主公,还是说点正事儿吧。以你的资历,想要在建州确立你的地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接替你阿玛做建州都督。

  努尔哈赤长叹一声道:唉!俺也想过,俺现在是有家不能回,李成梁到处追杀俺,俺还哪能妄想当都督。

  林隐士道:俺也想过,可不可以试着绕过李成梁,直接拿回都督大印。

  努尔哈赤道:李成梁执掌北方统帅,没有他上奏大明皇帝,接印的事儿咋能行得通?

  林隐士道:俺有个好主意,俺想一定能成。

  努尔哈赤道:你说说看。

  林隐士道:现在大明真正掌握实权的不是这些大臣,而是皇帝身边的东厂党羽,提督东厂

  努尔哈赤道:那一群坏种,荼毒天下,他们的心思就是在百姓身上盘剥榨取,哪有一个好东西!

  林隐士道:我的想法是想办法打通这个关节。

  努尔哈赤道:不行,东厂的名声太不好。

  臭李子道:咱们只是利用他们,并不和他们一样干坏事儿。干成了咱们再灭了他。

  林隐士道:要知道,这些人权力极大,可以凌驾于各地的巡抚、巡按之上。努尔哈赤道:咱们与他们没有任何瓜葛,他们怎么会帮咱们。林隐士道:事在人为,只要你想去做,就没有做不成的事儿。努尔哈赤道:唉!也罢,俺们就走一遭,碰碰运气。林隐士道:要说运气,臭李子这鬼东西运气好,带着他,咱们一起进京。臭李子道:这臭隐士还行,没说俺坏话。有事儿还想着俺。努尔哈赤道:进京要有进贡的东西,现在俺是一无所有,总不能两手爪子空空去呀。东厂这群走狗就吃这口儿。臭李子道:想法多带点银钱才行。努尔哈赤道:好!咱们先张罗贡品,齐了就起程。

  吉天阁内,钟声不断响起。

  大雄宝殿内道:一个钵在林隐士的案子上,上面刻有“八方聚财阵”字样,里面装着一些零散的铜钱。

  林隐士仔细端详,不时拿着一支笔细细描着。臭李子与何矮人进,臭李子悄悄从后面走近,偷偷看了看。突然在林隐士耳边大叫一声。林隐士急忙收笔。

  林隐士不满地说道:嘎哈玩应,吓人叨怪地。臭李子道:还没完没了整这盆呢?俺看看弄多少钱了?林隐士道:别乱动啊!这可是给主公募集的钱。一分也不能少。

  臭李子道:你募集这点钱得猴年马月才能凑齐贡品。林隐士道:你不信道自有人信。这几天善男信女来得不少。听说吉天阁助主公复兴女真,一传十,十传百。俺看也用不上几天,也能募集得差不多。不过,深意还不止于此。前日俺求得一签,说集齐八八六十四万枚沾满众人汗臭的铜钱,然后再祭在长寿龟身上八八六十四天,以玉蝉为阵眼,石敢当为催功法器,功成之日八方来财便可富甲天下。

  何矮人道:俺说这几天找俺看事儿的人少了,原来都让你给忽悠这儿来了。这英额布四里八乡都被你要了个遍了吧。林隐士道:别臭白话,你再往里扔点。何矮人抢先上前道:好好,支持,一定支持。林隐士看一眼臭李子道:你咋没事儿似的,也扔点。臭李子道:一见着就让往里扔,俺这两天弄点铜钱儿全给你了,这两天兜都空了,哪还有?林隐士道:你天天东跳西跳的,英额布这家那家的铜钱都让你挣了,连这几个子都舍不得,真是为富不仁。就你这熊样,以后想听好听的一句都没有,对你全是难听的嗑。

  何矮人往兜里一掏,一大把铜钱扔进钵里。林隐士往里看了看,喜形于色。

  林隐士道:你俩一起拉场子 你看看人家。你还真不如那何矮人,别看他平时抠抠嗖嗖,哪一天不给我几个,到上真章的时候才辩得出谁是真朋友。

  说完,林隐士拂袖而去。

  臭李子站在那里,一脸的尴尬道:这、这给多少次都忘记了,一次不给就成王八犊子了。俺这一天到晚是挣点钱,可都让二妞揩得溜干净,哪能天天有钱?这杂毛隐士真是的。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启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