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偷袭
老库2018-12-07 13:483,143

  努尔哈赤和佟佳氏亲吻了一阵,佟佳氏推开努尔哈赤道:好了好了,你今晚不能在俺这睡。

  努尔哈赤道:为啥呀?

  说罢,又要亲热。佟佳氏再次推开他,点燃了油灯道:你忘了,今天是你和富察氏衮代“收继婚”第一夜。

  努尔哈赤道:俺对她没有那意思,就是你主张让俺收了她。俺只是为俺叔伯兄弟照顾一下他的老婆孩子。

  佟佳氏道:不行,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她孤儿寡母的,看着怪可怜的。你快过去。那边,俺都让人把你们的新房给布置好了。

  努尔哈赤道:不,俺不去。

  佟佳氏下了地,硬给努尔哈赤拉起来,俯下身子,给丈夫穿上靴子,然后推着他,走出了门。

  从富察氏新宅外面可见屋内红罗账在烛光下喜气洋洋。窗上,映着富察氏坐在窗前,看着烛火。

  佟佳氏推着努尔哈赤一步步走到门边,嘭嘭敲门。

  富察氏迎出。佟佳氏道:昂拉呢?

  富察氏拉过儿子道:快叫大额娘。

  昂拉道:大额娘。

  佟佳氏道:哎。孩子,快叫阿玛。

  昂拉低着头,没有说话。富察氏拍了昂拉一下道:快叫啊。

  昂拉怯生生地道:阿玛!

  努尔哈赤点点头。

  佟佳氏一把拉过昂拉道:走,孩子,今晚跟大额娘一起睡去。

  努尔哈赤还没动地方,佟佳氏将他往屋里一推,随手关上了门。

  窗外,佟佳氏目光落到窗上。窗上,努尔哈赤与富察氏的影子走到了一起,吹灭了灯。

  佟佳氏站在外面,眼泪欲流出,她咽了咽口水,长嘘了一口气,含泪拉着昂拉离开。

  富察氏房内,努尔哈赤躺在床上。身边,富察氏搂着努尔哈赤,脸贴在他的胸脯上,美滋滋的样子。努尔哈赤两眼望着天棚,一动不动。

  英额布罗家沟的这一夜,努尔哈赤想得依然是大福晋,他深深体会到大福晋佟佳氏是那样的完美。过去,他对佟佳氏疼爱的只是相拥而睡而已。而今天,在他与富察氏的洞房花烛夜时,他怀中搂着富察氏衮代,却感受到了在福晋佟佳氏患难中相濡以沫的温馨暖热。

  此时,他没有想到,危险,正在向他一步步靠近。

  英额布老树杈处,冷风吹着树梢。两个黑衣蒙面人走到树林边,躲在树后,手做口哨道:咕咕,咕咕!

  “咕咕,咕咕。”黑暗处有声音回应。不远处,出现一个白骷髅脸黑衣人。

  三人会到一起小声说了几句话。

  白骷髅脸道:你们是李成梁派来的?

  两个黑衣人向白骷髅脸道:李大人想让我们谢你,敢问你是哪位?

  白骷髅脸道:废话!我想让你知道还蒙着脸干啥?

  黑衣人甲道:是,那领俺们去哪?

  白骷髅脸道:努尔哈赤正在新娶的二福晋那睡觉,去罗家沟。

  黑衣人道:那就不问了,干掉努尔哈赤。

  白骷髅脸道:走!

  黑衣人随着白骷髅脸向山上爬去。走到英额布罗家沟附近山岩边,白骷髅脸指着对面对两个黑衣人小声说道:我不能再往前面走了,那边第一个茅屋就是努尔哈赤的二福晋住处。他们睡北炕,头朝里,离前窗最近,只要开窗,一刀就可致命。

  两个黑衣人提刀向指的方向悄悄走去。白骷髅脸人隐去。

  罗家沟的山路上,臭李子跟几个酒工一起巡山。由于没有正规训练过,步伐十分散乱。小队行至二福晋门前,臭李子把扎枪递给前面的三牤子道:

  三牤子道:嘎哈,又想偷懒。

  臭李子道:偷啥懒,上茅房,拉粑粑。

  三牤子接过扎枪道:懒驴就是屎尿多。

  三牤子等人接着走。

  茅房里,臭李子在蹲着屙屎,借着朦胧的月光,只见前面有两条人影,手执明亮亮的利刃,紧贴着墙根,正在探头探脑。

  我的天哪!这怎么还上的人了?

  臭李子赶紧提起裤子,也不吭气,从地上捡起两块石头,蹑手蹑脚走过去,举起手中的石头,拍在黑衣人甲的头上,只听“哎哟”一声,那家伙脸朝下栽倒在地。

  黑衣人乙一愣,举刀向臭李子砍来。臭李子将另一个石头砸向了他。黑衣人躲过,又向臭李子劈来。臭李子跑到树边,三两下爬了上去。

  黑衣人在树下也要往上爬,臭李子在树上往下蹬。黑衣人向上砍他。他在树上放开喉咙,大呼小叫起来道:“有坏人啊,快来抓坏人啊……”他那大嗓门,吵得四下里顿时一片喧哗。

  两黑衣人一看不好,转身跳入草丛中,跑掉。

  暗处木杖子后,骷髅脸黑衣人看着刺客狼狈逃去,转身长叹一口气,悄悄隐去。

  几日后的早晨,罗家沟密营路口,臭李子走过来,有家丁挥刀阻拦道:站住!干什么的?

  臭李子道:是俺,大师。

  家丁道:这是爱新觉罗家内宅,外人一律不得进入。

  臭李子道:俺是英额布山大王,俺哪都能去,你们能拦得住俺?

  说着,他就要往里闯。家丁横刀阻拦道:昨天来过刺客,防得紧呢,谁也不让进。

  萨木占走了过来道:这不是臭李子吗?让他进来。

  家丁撤到一边。

  臭李子一拱手道:拜见萨木占舅舅。 萨木占道:拉倒吧,跟俺俩还用整这个。臭李子道:虽然咱们感情很好,辈份和等级还是要有的。萨木占道:还谈什么辈份等级,你因为俺挨了一顿打,还赢了你一堆银子,俺过意不去。

  臭李子道:该打、该打。

  萨木占道:以为那是打你呢?那是打俺的脸。俺还是知趣的。俺是哈赤的舅舅,他说不得骂不得,只好打你了,打你不就跟打俺是一样的么。臭李子道:这说哪去了。不说了、不说了,咱们还是看看大福晋去吧。

  大福晋佟佳氏居中而坐。

  臭李子在萨木占的带领下,走进内室,单膝下跪道:臭李子拜见大福晋。

  佟佳氏道:大师快请起。不必大礼。

  臭李子道:小的前来向大福晋谢罪,前些日子,费阿拉被烧,全是俺的责任,让大福晋受苦了。佟佳氏道:不要再自责了,你受到那么多的责罚,俺很过意不去。这一大家子人全都投奔到英额布,没有你张张罗罗的,俺们娘们哪有安身之处。臭李子道:实在委屈大福晋了,这么简陋的地方让你们住,实在不好意思。等过一段时间,咱建一个像费阿拉那样的房子,亮亮堂堂的,保管让大福晋满意。佟佳氏道:这就不错了,事要一点点办,咱们一个心思往前看,没有问题的。

  臭李子向里面望去道:都督怎么不在? 佟佳氏道:他带人去打图伦城没有回来。 臭李子道:去了一整天都没有回来? 佟佳氏道:是呀!图伦城离这也就六十来里路,按理说,天黑前就该回来了。臭李子道:他带了多少人? 佟佳氏道:六七个人吧。臭李子道:嗨!这哪成啊,不是去自投罗网吗? 佟佳氏道:是啊!林隐士劝了他半天也没劝住,跟着他一起去了。

  臭李子大叫一声道:唉呀!可毁了。

  且说图伦城尼堪外兰府外,几条黑影在草丛中飞奔而过,没等门前站岗的卫兵反应过来,两人就被两名黑衣人割了喉,一声不响地倒在地上。

  两名黑衣人示意,草丛中多名黑衣人一跃而起,冲进府内。领头黑衣人冲到床前,拉开帘,照着被子一顿猛砍。忽觉不对,拉开被子仔细一看,大吃一惊。

  为首的两名黑衣人拉开面罩,看出是努尔哈赤与林隐士。

  努尔哈赤道:不好!俺们上当了。快撤!

  两名黑衣人刚冲出门口即被射倒。

  努尔哈赤和林隐士急忙退回,从窗户探头一看,周围房上都是人,各拿一把弓箭,不断射出利箭。门口已被封住。

  林隐士打开后窗,正欲跳出,又是一顿箭雨。

  努尔哈赤道:前后都有埋伏,和他们拼了。

  林隐士把他拉住。从门边大锅上拿起锅盖,又示意道:快进来!

  把大锅拔下来,四个人顶着到院中,大锅在缓缓移动,下面两条锅盖在侧面遮挡,有多条腿在最下方快速倒换。像一个大盖盖虫。房上,尼堪外兰喊道:不要停止射箭,下去几个人砍了他们。

  十几名士兵持刀迎击,却被锅下面的人出刀砍伤,余下的人不能近前。很快锅移动出了射程。众黑衣人逃进草丛树林中。

  房顶,尼堪外兰狞笑道:跑吧!俺看你们到底能跑到哪去。走,咱们等着那边的好消息。

  山路上,月光下,努尔哈赤等人在仓皇奔逃。

  林隐士见后面没有了追兵,停了下来,大喘着粗气道:都督,后面没有追兵了,可以休息一会儿。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 断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