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归族(五)
爱吃火锅de2019-02-06 16:055,775

  后街。

  时刚辰末,行人渐集。

  幽僻构巷深内,乍现五位熟陌身影,急往废宅方位绕来。

  若念十同在此,心内必会大感奇异。

  心内最担心不出的一幕,此刻竟在提前上演。

  其中大步走在最前面,脸孔瘦长犹似马脸的一位中年男子,冷冷道:“今日,雁管事已下最后通碟,念老鬼之事今日务必办妥。”

  身后一人亦发出一声怒哼,表达出心中不满,咕哝道:“若非管事对此事态度上,始终磨决不定,我等亦何须次次会门。”

  再下一个构巷后。

  步停。

  领头马脸男子指向废宅大门道:“进。”

  闺房内,二女私语着女儿家家,床沿上念白灵却觉眼前的念族‘小妹’始有心不在焉。

  于她俏秀双目下,满怀忧情!

  顺着她目光方向望去,念白灵手指向房墙那道半掩而闭的门缝,有点俏皮地道:“小妹,是在担心那里的人吗?”她没有说是谁。

  念剑柳娇躯轻颤,修长的脖颈像天鹅般垂下,在床前偷看了眼这便宜‘大姐’一眼后,便急欲避解开原由。

  此时耳膜内,忽闻阵阵脚步乱声急急迫近,念剑柳长身而起,道:“有人进来了。”

  念白灵刚欲补说些什么,念剑柳已走至门前。

  正要步出,一道破锣般的难听怪声亦由屋厅之外传进。

  “死老鬼,出来。”

  念白灵愕然,这般难以入耳之音,她方知来是何人。

  已无给她再多思考时间,为何‘小妹’能先听到来人步音。

  急跟其后来到屋厅外。

  “大哥,是那死老鬼的小孙女。”

  念百灵甫一露头。

  瘦马脸男子左侧身后的一位四十多岁,面容宽厚,中等身材男子,绕过眼前少女,直指着刚踏出房门的念白灵道。

  他们认得出她,而她亦忘不下他们五人面貌,喝道一声。

  “坏人。”

  领头马脸男子脸容丝毫不动,心中不知作何想法。

  气氛莫名僵硬。

  念剑柳一人拦站五人去路。

  片刻,里间屋内照看着念寻的念剑晨与念十同,闻怪耳音同由房内快步走出。

  念十同眼中闪过怪异的神色,低声问道:“你们今日来此作何?”

  若换了它时,他自不会有此多问。

  但在念海渊刚走后不久,这群人就如涌而至,时间恰若分点。

  心知这群人自上回督催过后,按常时必至少还得间隔二日后方至。

  领头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念老头,何必与我们这些下人做起糊涂来呢。我们家主的条件依是不变,五颗中品星石换你之废宅,这么些日子过去了,您老考虑如何了?”

  念十同心内大震,他不惧来人以蛮横行为行事,这是属于对方的一惯作风。

  震的是,来人今日废宅内的客道说辞言语,亦或是不属于他们的先理行为,愈反其们往日的一惯行径。

  知今日之事反常,恐对方是备而来。

  更因大人的突然离开,留眼下这群尚未成年的幼童独留在于此,今日之事说什么也不能将念族三人给牵扯进来,否则的话……

  在念十同心有果断之际,但想到念白灵自小的幼灵深处,竟留有眼前这群人种下阴霾。此刻的他,若再将两人相祖屋变卖掉,无疑更会使她内心雪上累霜。

  念十同坚石后的心再现动摇,面容遂渐转出一丝冷寒,道:“你们离开吧,大宅我是不会卖的。”

  领头马脸男子首现愠火,但却又被他的天生马脸给掩藏至深涡内,人畜无害般的面容连向兄妹二人道。

  “你们是那家来人?此宅地乃是被我雁家早已看上之所在,你等家族难道不知?还是说妄想同分羹不成?”他心中已近乎能笃定今日的念老不死底气何来。

  与此地内,多出的两小孩必有所关联。若非如此,今日该死不死的老鬼,又何能以如此坚硬口气回绝给他们五人。

  必是早已选好了合适下处。

  马脸中年神色亦不着痕迹环目四顾,心想道:此二人稚嫩,若非必要,不应开罪。

  在瘦长马脸心中,已将念氏兄妹二人地位上升至与他同等。

  不,应是更加高。

  他虽可在身后这群人中占有一席地位,但却也只是雁家内部的高一层次般仆从存在。

  像他这种世俗外人般的存在,在雁家内部,即使能常年身处在主宅,但所行所言皆有考究。

  而观对面二人,华丽衣饰出行,虽皆非特别贵重星材料铸成,但却已非寻常家仆所能佩穿。

  若是奴仆之类,自不该蔽主之辉。

  无论何地!

  在雁家管事的时限督命之下,瘦马脸已然忘了如非必要,不可将家族身份暴开出去的重要使命来。

  此刻只是想着,尽早将眼前之人的背后星武者家族压下,以便他顺利完成此行任务。

  “雁家?”少女努力的样子,认真回想着,却是在记忆中找不出丝毫有关联。

  想起平时父亲多与四哥他们几人说起风阳镇内事,不由转头问道:“喂,剑晨你知道雁家是那个吗?”

  念剑晨哭笑不得她胡闹,就算听过,你又怎知他口中所说的,与我所知的会是同一家。

  况且风阳镇内,光是念族就有十几个雷同,更何是找出一个雁家。口中却道:“是否是城南那家雁南铁器铺?”

  话毕。

  脸孔瘦长的马脸男子脸更渐阴冷,就连一旁的念十同也都深感到废宅大院内的气氛不对。

  城南方向到底有没有他口中说的雁南铁器铺,他不知道。但眼前这出自雁家内的五仆,虽不清在家族内的身份地位如何,却极大可能是走自星力武者家族。

  如此明目讥讽与人家,怕是很难不让人误会。

  此时大人又不在,若自己眼前这二人再因此而出什么事故来,他无法去想象接下来会面临到什么?

  眼下,刚想说些什么时。

  领头马脸男子未答一语,站其身后一人闪跃而出,已然代其含怒出手了,直攻向老者身旁的念剑晨,一边喝道:“侮辱主家,让我管教管教你的嘴。”破锣般的声响后,却是人如其声般的丑陋大汉。

  虽口中连喝道‘管教’,下手却是力不留分毫。

  若人对他之话语攻势有点滴轻视,亦如对他人之丑貌视而不待,必会为此承其极大创伤。

  负生死大价!

  领头马脸男子对其身后丑汉会有如此莽举,似并不见意外,嘴角轻见一抹阴冷笑意。

  老者感到眼前将有大不妙发生,奈何早已经见识过马脸身后的丑汉心性,知晓其人虽丑出天际,但却天生具有一副蛮力好体质附身。

  其,力无可阻。

  昔日宅院盛景,眼前落破霞影,早已为他拙见眼前。

  可惜的是,从此人言语举止都好似别扭非常,并非镇内原生之人。不然若能让他度过引星之龄,必会成又一星武者中的强者存在。

  但也因此缘故,丑汉不知何故为马脸男子马首是瞻。

  老者心中只剩长叹。

  为接下来的一幕而绝望之际。

  一道娇弱仟细的身躯,黯然横档在丑汉与念剑晨二人尺许中间。

  这一切发生太快,又兼且事起突然,念剑柳尚未能完全熟络的星力仓促发力,一掌运起,迎向丑汉拳影。

  掌拳交接间,一阵气劲暴响后。

  念剑柳身子猛向后踉跄数步之远,直到被身后的念剑晨两手稳拖住才止。

  那丑汉亦讶然由眼前瘦弱形影而递发来的怪力,身形不由被逼后一步止。

  缓慢再退至到马脸身后,亦不再出手。

  让人亦无法从他神态上,更多判断他是否有无伤创。

  在他本不具更多表达喜与讶的情绪丑容肉脸下,此刻的讶然眼神亦属为数不多能让他人分辨出的神彩。

  雁家五仆同鸦雀静声。

  连领头的马脸男子,不知见惯了多少类似的场面,在那一点星芒闪耀额头霎那之间,脑中也出现了短暂空白。

  “星力武者。”

  马脸男子一改其常态,双腿原地打摆,差点在自己所想之下吓软塌跪地,眼角余视后看,才发觉自己身后平时横行市井,向来勇武见称的另三名得力手下,早已噗通在地,连头也不敢抬起来。

  在他们看来,无故惹怒到星力武者,不亚于行走在荒垠上招惹一头天地妖兽。

  有死无生!

  唯行此跪伏之举,方能感到消轻对方一时盛火。

  马脸中年心内暗骂‘废物一群’,却也无怪手下今日丑态来。

  知其们平时在后街内作威作福惯了,全赖以他人对雁家主人身份的畏惧下,不予深究。更以从孤村中寻得一位已达到过练体十段的丑汉在身边护身,平时的他们可没少在一群不识务,而却又蛮横非常的人身上发泄过。

  唯独在数年前的一个早晨,接到雁管家的命令后,方感余生内的憋屈不已。

  顿有千均力,苦无落踏点。

  念十同是风阳镇内第一大族的身份,虽是两者血脉联系早已稀薄断裂数代人之久,但却也让后街的雁家主,为此事不由踌豫数年之久,方敢做踏出最后一步的无后路之举。

  何曾想过谨慎若干年的雁家主,常年打雁究被雁啄了,更招惹出不该招惹的存在。

  星力武者的头上。

  以凡逆星。

  东圣国之内,本属大不敬!

  星力武者自有滥杀谕令制限,无法对寻常人贸然出手,此刻的马脸男子亦感,‘那东西’护不了如今的他安然。

  若非平时被他自喻是自己最仰仗的丑陋汉子,此刻依如初见般泰守不移地护立在跟后。

  如今的马脸男子长脸表情,非与他身后跪地的一群手下们比,也好不上哪去。

  但目识过两相捉力撞击的情形下,却是那女星力武者甫一接触,即刻倒退数步的样式。虽使令人难以相信眼前的发生,但却看得出的是,女童在那时的碰撞下,显也没讨好。

  想到这,马脸男子心头不由一震,脸色兀然转换出一种劫后余生般的死灰复燃,是对生的渴望。

  连同对那名女星力武者,最终为何会是出现那般结果下,心中亦已有了他自己的独特思量。

  没吃过猪肉,他亦有见过猪跑路。

  在这些年的侍奉雁家主日子里,他对星力武者的研究,亦非寻常世俗之人能比。

  何况当年去往附近营中引星,亦见识过那种能让人超越世俗的力量。

  星力武者之所以能超越寻常人类,成就另一与妖兽相提并论的物种,将自身平凡的‘肉体’脱变进‘星体’层次。

  皆由体内所诞生而出的一种名唤‘星力’的能量所决定着。

  ‘它’的存在,让正常人类也能拥有与妖一战之力。

  但,失去‘它’的星武者,与世俗之人比也并无异处。

  而此刻的女星武者,之所以会退败在他手下的丑汉手里,必因她体内的‘星力’有所缺失有关。

  马脸男子想到这,待他起伏不定的胸膛逐变平复后,再将身后伏身在地的另三名废物属下给重新喝唤起。一咬牙,连向后倒退至数步之远后,方喝道:“你们到底是何家族?可敢将名号留下。”

  马脸男子大感今日之事自己鲁莽了,未成将眼前的幼童与星力武者联想一块。心想此地之事既然已被星力武者牵与其中,也预示着与他这一群世俗之人再无关联。

  雁家管事那边,回去之后他亦能有所交差。

  自不想,再被此事过多涉联。

  因为已无必要,此刻只需将来人的家族身份底细,探清门路,就可从容退去。

  以待日后!

  不日雁家内的星力武者存在,必会为今日之事有所行动。

  此事了后,也将与他再无任何关联,一想到这是他处理最久的事,终于此刻也要落下句号了。

  远处响动,一阵破空劲风,伴随风中极影飞掠墙楼。兀地声影现,可眨眼间又鬼魅如影般现身在十米开外,脚点在构巷顶层的瓦砾上,借点力道,‘嗖’一声贴着楼层的高度极速前掠。

  念剑柳星力初运,又负有伤在身,此刻凝神对峙,亦感无力。

  引星之日的提前,星体的未及巅峰期,让她‘凡体’三段吸收的星力,无法后劲补足强提已身,就已到临界缺点。

  拳掌交锋间,以力对抗她已落他人下风。此刻体内近日不及消耗完的仅余星力,以试着再次提动。

  忽感周围风之星力波动起变,似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在不停地快速接近着她,念剑柳神情微动,抬头道:“是二叔回来了吗?”

  众人愕然!

  如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望向早已大开的静谧门院外,除了风声相伴落叶,再无其他传来。

  一旁早已看的出神的念白灵,眼中闪出不一样的异样神色,已有过一次闺房中相似经历的她,却感念剑柳的话应不会出错。

  但在她的心中,也觉得那大门外,不像会再有人出没的迹象。

  原来早在雁家五仆出现之后,构巷内的周着街邻门,早已熟练地各自闭门谢客,更加不会有人在此刻串门。

  有甚者的附近人,更在自家二楼窗台处,开出了一道过眼的窗缝出来,凭窗望往下面的念家废宅庭院内。

  马脸中年男子见对面未答话,有心想立刻调头带头回去,但却在未问出对方底细前,也只能按耐住回头的冲动,再次喊道:“既已选择了出头,为何不敢将家族名号报上?”哪怕到了这等地步,他说话语气亦不欲将对方咄逼。

  那尚未出手的少年,若与那少女同是星力武者的话,那他们今日这群来人有一算一,恐将无一安然。

  而这种莫名可能性,在他看来是一种极高的风险。

  若能的话,他的选择必会是再多退几步。

  只是再退之后,对方传达过来的话,却不便听清。

  念剑晨刚要说话。

  突然,现场一阵气凝。

  无尽的压力,压得雁家五人鸦雀无声。

  在那一瞬间,马脸中年脸色顿变。

  他看到了疑点。

  在他紧盯着眼前回答的双目中,莫名沉压的到来,压的他无力去思考变故。

  只是在那另一方对峙之人眼中,却似无一人身陷自己同等异样。念头还未转完,一个沉雄厚重的声音由远而近道:“南玄街,念海渊在此奉……陪。”

  最后一字重音落下,远方一道熟悉身影,伴随破空呼啸迫停,灼灼光照透身迎面而来,昂然立于废宅高檐之峭。

  马脸众人虽未能抬头得见此人模样,但却早在压力逼命之境,对这股专属于高星武者的‘沉压’而胆破心惊。

  念剑晨兴奋的声音,望着高空处道:“是二叔。”

  “大人回来了。”老者亦寻着他目光望去,激动着身子连道。

  等到众人再望,念海渊身早已原地消失不见。

  一人大步入院。

  困缚雁家五仆身上的‘沉压’,也随着念海渊精气神的收回,而悉数退去。

  马脸中年男子适才能抬起头来,正好对上来人慑人心魄的虎目上,一看下本能的吓了一跳。

  来人身形雄伟,本就有六尺以上。但背上却背了个比寻常人还大的特大包袱,可想其内沉重。让人无法不将目光注意放到他的身上。

  那人环目一扫而过,却知五人的来意为何,淡喝一声:“将话完整带回,你们可以滚了。”

  领头马脸本意如此,此刻话音刚落,哪敢再留。虽未亲眼目见来人星力浮现迹象,但那能让人窒息的感官,仿若溺水中的错觉,却犹是难忘。

  雁家五仆仓惶夺门而出,转瞬不见。

  念海渊走向众人,关切道:“大家,都没事吧。”刚才匆匆一瞥,却是未能看出太多。

  众人也同愕然地,望向此刻大包小包在身的念海渊。

  念剑晨双目瞪大,一声呼叫道:“二叔,你背后的大包小包,都装的些什么啊?”

  念海渊微微一笑,知道他们有时间去关心‘它’说明也无大碍,走前道:“走,先往厅内再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