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释怀
爱吃火锅de2018-11-18 12:314,280

  一日的星法练习时间,今日的念寻很早完成,随着古兰村冬季的将至,天色微凉,夕阳早早在从西方山头落下,将半山腰边的山谷天空渲染成彤红,似画中一般。

  这段日子以来,念寻已经很少在山脚处遇到村民了,而山上的肉食也比往常,更少的在森林之中活跃。

  虽在入冬之前,古兰村民都已经备好了用的食材,可在以打猎为生的古兰村内,食物也总是远远不够整个冬季的,他们没隔几天就得要上山一次,以维持所需。

  回到古兰村的道路上,天色渐暗,念寻手中提着一头猎物,同时背上载着一头猎物归来。

  因这些年的不断地锻炼下来,念寻的气力也同龄之人大上了许多,到如今更是可以随便背个数十斤重的猎物,在山林间稳步如飞。

  此刻在二头猎物重重压力之下,却也有些力不从心,头上汗珠凝结。

  从数百步间休憩一次到每数十步间就得休息一次。

  好在脚下这条山路,自己早已走过无数遍,驾轻就熟。

  ……

  古兰村中,赵大牛的家中。

  “赵叔,这是今日打回到的柏犬,待会你给大家拿去分下。”汗流浃背的念寻终从山下赶回,来到大牛家后,忙将背上的肉食重重卸下,摔放在了地面,说道。

  看向后院中,赵叔今日好像不在家。

  大牛本在屋内玩耍,一听念寻咣当进门声,闻声就放下手中之物,忙跟了出来瞅瞅,一双细手在猎物肚皮上捅了捅又拍了拍,才说道:“念寻,今日这些,少说也有七八十斤了吧。”他一副认真模样打量着柏犬。

  二人一起摆放好柏犬,坐回在桌前,念寻是累的一动不想动,而大牛却是在一旁兴奋的样子,忙不停追问着今日上山的种种来。

  此之那些听故事的孩童们还要积极三分。

  大牛的这些问题,就像是念寻每日的汇报工作,一到大牛家必定会被追问。

  念寻都将之一一对答如流,满足了大牛的渴望与猎奇,至于故事中提到与猎物打斗时的场景,什么拳拳到肉感,纯属于他瞎编胡闹。

  平时与猎物接触时,自己都在极远处,偷射出一道‘土箭’,十箭九死之下也难有需要肉搏的机会出现,自然是没有拳拳到肉机会。

  只有他星力稍有没控制好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一击之下,猎物能做到只伤不死,念寻才会动手试试,那时的猎物早已不如‘狗’壮实多少。

  赵婶闻声从内屋端出茶水,扭动着桶腰一步步走来,招呼道:“念寻,你赵叔他有事出去了,先喝口热茶,暖暖今日的身子,待会留家里一起吃个便饭再走不迟。”说完步入后院准备着,寻思着都快到饭点了,家里那口子也该回来了。

  知道赵婶准备饭菜去了,可念寻今日却无意在赵叔家吃饭,只想稍做休息就赶回家中,因为今日对他来说是个特殊日子。

  “念寻,和你说个事,等过完这个冬季,我也能和你一样,去上山打猎了。”桌前,大牛终是没忍住话意,嘻嘻笑道。

  自念寻第一次从山中带回肉食,大牛就非常向往,为此多次与赵叔商量过,可赵叔对待这个问题上,表现的从来都是不退让,不妥协,不办事。

  念寻对此也最清楚不过为何了,自己因什么才能在山上活下来,自己最清楚。

  三年前的他,可是差点丢过小命的,自然能理解到当初赵叔做下的决定。

  “可如今却不是很理解,赵叔为何突然改变了往日的主意。想来不会是大牛天天烦着赵叔,赵叔无奈下先行应付着大牛的吧。”念寻心中连想道,也不好明说,怕浇灭了大牛往后的希望,只好装傻充愣了起来。

  继续与大牛聊着村里上的其它趣事来。

  好在没一会儿,赵叔就从门外走进。

  进门就看到念寻,知道是这小子今日又是从山上带了东西回来了,不然他不会出现在这的。

  几人围在桌前,赵叔喝口热水后,指着一头柏犬吩咐道:“大牛,选一个大的给你张婶那家先送去,我刚从外回来,她家怕是已快熬不住了。”

  “赵叔,还是我去吧。”念寻闻言说道, 此刻的他早已休息好了,正好也要顺路回家。

  赵叔挥手道:“没事,该让这小子也锻炼锻炼,如果连这点累都受不了,如何能成为村中猎手。”

  说道猎手,念寻也刚好有话想找赵叔确认 ,不再坚持。

  大牛闻言,兴奋的走过去,一把将地面上稍显壮实的柏犬,一把抱起扛在肩头,向着门外夺步走去。

  到了门前,还不忘回头对念寻道:“念寻,等我回来咱们继续。”

  看见走远的大牛,念寻忍不住心中疑惑,对着赵叔问道:“赵叔,我记得你可一直不赞成的,今日为何又…?”赵叔望着大牛的背影,说道:“大牛这孩子虽然年纪还小,力气却没少长,将来的话也一定能成为出色的猎手。”话音一转,再道:“念寻,你可知道,在三年前,在你第一次上山时,我也有去找过念老阻止此事。”

  当有人再提及念老时,本以为可以忘记的心,又再次被心中情绪点燃,目中渐渐有些模糊了。

  “他当时给了我一句话。”赵叔,道。

  “什么?”念寻脱口道。

  “如果我有能力的话一定会。”赵叔回忆着那日情景,又续道:“大牛就像那时候的你,与其最后让他一个人偷偷上山,不如让他跟在我身后,至少我还能做到保护他。”

  赵叔的话,让念寻迷惘往复的日子,突然间被一缕阳光照进,温暖地填满了他整个心坎。

  “他知道的,他说的我都会去做。”

  “而我也知,我说的,他同样会做。”

  “最终大家都没有准备开这个口。”念寻心中,哏恨道。

  念老知他。

  而他不知他!

  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大牛也未回来。

  念寻无心留下吃饭,便与赵叔郑重道了声谢,回到家中。

  在念寻走后不久,大牛这小子也从张婶家,吃饱喝足了才慢悠悠步入家中,显然已经忘了自己走时,还说过的话。

  看着大牛的身影,赵叔心中泛起一道苍老的背影:“我的能力,就是让他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成人,念老头你的呢?又是什么?”。

  回到家中的念寻,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感悟星力,因为今日对于念寻来说,是个重要日子。

  念寻从记事起,就不识自己的亲生父母,更不会有自己的生辰。从小也只能羡慕地看着村内其他人在自己父母双亲的陪伴下,一起度过那一天。

  直到念老开口:“我在古兰村外遇到你的那天,就是你的出生。抱起你的那一刻,是你的时辰。”往后的日子,念寻在古兰村才有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生辰。

  而今天,是念寻出生的第十四个年头。

  和以往的不同的是,这个生日是一他个人去过。

  ……

  而此时边城内的一座酒楼包间里内,一中年壮汉带着两个小孩,围着桌前大口吃着晚餐,桌上摆放的菜肴虽不是很多,可全都是风阳镇内的名贵佳肴,任意一道菜都能抵上,城中普通居民半月所需的星币。

  酒楼外的牌匾上,注有五颗星辰图样,格外醒目。

  “二叔,你说我们都从家族中出来三天了,到底还要等到何时才能出发?”五星酒楼包间内的一名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抓着一块刚撕咬开的兽肉,在桌前漫不经心的道。

  那少年对面座的,是一位懵懂稚嫩般的青涩少女,细长雪白的小长腿,单腿搁在长木板凳上,将头埋的很低,一头琉璃色秀发自然披落下来,嘴里不时还传出几句闷里话来:“嗯,这道菜还行,这道也不错,这道比昨天那一家,口味上就差了那么一丁点。”评头数尾间将一块块美味吃进腹内。

  直到听见对面少年刚才之话,才将埋低的头猛然抬起,恶狠狠眼神盯着少年道:“四哥,你的样子很像很急的吗?”

  被少女喊做四哥的少年,嘴中嚼咬着一块腿肉,支支吾吾的声音传来:“柳妹,要不都因为你…我们早就到了,也就不会…嗯嗯嗯……”

  “哼~又没人要你跟来的!”那少女虽没听清,依旧不服气的将小脑袋一撇,小嘴嘟囔道。一副是你自找的和我可没半点关系样子。

  少年不以为意将手中的食物,往嘴里头继续送,一边说道:“你以为是我想来的啊,要不是父亲逼着的话…”

  “哼!父亲父亲,我就知道,平时就不让我出门,整天让人家待在家族里,这次好不容易让二叔答应了带我出来一趟,还派出你这个狗腿子来监视着。”少女一脸不高兴,打断他说。

  “剑晨,你妹妹从家族出来一趟不容易,这次就随她性子,多玩几天也无妨。”一旁中年壮汉,忍不住帮着少女开腔道。

  “二叔,父亲知道你平时就惯着这丫头不少,这次知道你要带她出来,忙让我一路跟着,就怕她给您惹出些什么事来。”那少年嘿嘿一声。

  “不然,要我回去的话,让父亲知道派我出来不做事,可不好向他交待了。”少年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

  “四哥,这几天我们都在一起的,事情真要耽搁了,父亲问起来,你也有一半的责任。”少女青涩的脸颊越发通红,气呼呼地说着:“我们不过在路上多绕了点路,多花了点时间,还能耽误二叔的事不成。”她向中年壮汉看去:“二叔,你说是吧。”

  “二叔,你看这丫头,这还是一点路吗?照这丫头的方式走下去,你我指不定那天还得回到这里。”少年指着少女道。

  想起昨天在青阳街时,遇见了自家堂哥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好在当时街道人多,自己躲的也够快,真怕照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能在街道口遇见自己父亲。

  三人酒足饭饱后,中年男子这才从怀中掏摸了几下,是一张破旧的老式地图给捣了出来,平放在了饭桌上,

  众人向着地图望去,上面密密麻麻用妖血刻画着许多大陆的山川土壤,地势风貌。

  中年男子注视许久,才指着地图上标注着的一块大型山脉周围,对着两人道:“这是我们此行的目的范围,距离我们并不算太远,大概需要出城二日的行程,你们二人明日都看下自己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做好随时出发前的准备。”

  少年没有问题,想着这种日子总算是可以早点结束了,不然照这样一路吃下去,那怕是二叔,星币怕是也不能扛住吧。

  这三日的一连耽误下来,感觉自己身体都已经被绣到了,也不知道家族里的那些人,此刻是否还在不停的进步。

  “星武者,再有不到三年时间我也可以引星入体了,到时候一定要让他们看看,血脉根本就无法决定自己的未来。”少年双目中闪出一道精茫。

  “剑晨……你!”正当少年出神之迹,少女乌溜溜的眼珠,瞪的快要凸出来似的凝视着少年,一字一句道。

  “二叔说过这次出来,足足有一月的时间,这才三天就让你给搅了。你真是父亲派出来的…”

  “柳妹,父亲大人的性格你也知道,我要是在此什么都不做的话,回去让父亲知道的话还不得剥了我的皮,不是吗?”少年回过神后,差点把家里的那家伙给忘了,大哥二哥三哥那边都还好说,有父亲压着,也无需惧怕他们。可想到家中的另一个魔王存在,她若知晓定能先揍自己一顿再说,不由摊开双手,无奈道。

  “哼”提起家中父亲,少女落落的心情,方有所好转回来。

  “好了,柳妹。”少年不由安趣着:“等二叔早点完成这次任务,不一样还有更多的时间让你游玩吗。”

  “嗯!”

  少女一愣,随后想到什么后,才转换笑脸,试着道:“二叔,要不我们明日就出发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